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26)—— 一種底頭的“底氣”

(2017-01-24 14:31:05) 下一個
 
蹲下身子去的男人遲遲未能等到身上重量的加重,知道自己現在所做的事情現在隻是自己單方麵的意願所為而己,這後麵的這個受傷且又讓自己舍不下的女人,即使是現在如此之境況,也是不願意去配合,
 
他回頭望了望,隻看到那張依舊清秀的麵龐上,還是跟以前一樣的表情僵硬不化的,未曾有多少的改變,知道事情還在“結”中,還在走著進行時,隻得一臉茫然地站起身來,然後又慢慢地轉過身去,不解而又有些疑惑地凝視著麵前的女人,臉上有些怨氣和愁悶的表情顯現出來;
 
現在的狀況是你是病人,這崎嶇不平的山路,我們在這裏沒有人知道,就是我們呼叫急救中心,有人過來了,120的急救車也開不進來,現在也隻能由我的身體來承擔此次任務,也就是說我現在就好像是120急救車一樣的護送你走出這個地方,然後再呼再叫尋找最近的一家醫院,你看這件事這樣的處理好嗎?
 
他嘴上說著,臉上的器官似乎也集中聚攏在了一起,嘴巴卻不配合地向下達拉著,那表情分明在說,
 
都到了這個份兒上,你怎麽還不配合,還在任性地使著自己的小性子呢?
 
姍然的神態已經從剛開始的冷漠疏遠慢慢地變成了一種倔著性子的不肯配合,霓暉這一蹲下身子來的行動,她的心裏其實已經甜甜的收到,就像是驟然地駛進來了一股濃濃的暖流融化在她剛才已經慢慢開始回溫的心頭,隻是現在這戲劇性的膝蓋變化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她的腦子還在緊張地思考和擔擾著自己身體的不適,而且更加害怕自己目前這種狀況持續的時間,那就是自己還能不能用雙腳自己走回家的問題,此刻她的心思分散著,注意力還在為受傷之後的前景而浮想聯翩著……
 
現在看到蹲下去的男人又轉過身子來,腦袋裏才又重回到了眼前的現實來,本來想報歉地解釋一下自己剛剛的不恭,但是轉眼又讓她看到了霓輝那鼻子眼晴都堆在了一起的不快神態,女人本身的傲嬌和半個鍾頭前所發生的不開心又一起重新湧上了她的心頭來,她似乎忘記了男人剛才做過了什麽,也忘記了剛才的曖流掠過,雖然腿上的疼痛還在持續,但是她卻不想在麵前的男人眼裏再扮成什麽弱者的角色了,張開雙臂帶著一種張揚的弧度一下子插在了腰間,臉上的表情也是伴隨著動作,不甘示弱地與霓暉迎過來的眼神僵持在了一起
 
倆個人誰也不說話,像兩個絕緣體一樣的斜對著矗立在潮濕的風中,沉默了幾分鍾之久,最後還是姍然先開始說話了,看來她還是對之前所發生的事情耿耿於懷,不肯罷休的樣子,
 
也許我早就應該知道剛開始就錯了,錯就在錯在不該身在異地他鄉的這種邂逅,錯就錯在不該妄自輕狂的自我感覺,更錯在自己不知天高地厚的先陷了進去……相愛卻不能相戀,相戀卻不相愛。這種愛不是我想要並想得到的,也是跟我的性格相悖的……
 
這…… 剛才我都已經解釋認錯了,怎麽還在沒完沒了的,我以為天再黑總該會有露出曙光的那一瞬間,這一頁也總該會有翻過去的時候吧,現在是你的腿出現了狀況,你怎麽還僵持在剛才的問題上下不來呢?難道我困在你旳心裏,交集了這麽半天還是沒有出來嗎。還是你的腿又一切恢複正常了呢?
 
這時候女人的膝蓋部的隱隱作疼陣陣襲來,讓她不自覺地顫動了一下,心想多麽希望麵前有一個人、能夠此時一下子看穿她的逞強、而卻選擇保護她的脆弱呢……
 
其實對麵的男人已經是把這一切收入到了眼睛裏,隻奈何自己現在不能夠控製眼前的劇情,心裏像是燃著了一團火,無奈的就是對方看不見又覺察不到,隻得自己小聲叨道又像是哄著什麽似的說道;
 
有時候把事情變複雜很簡單,把事情變簡單又很複雜,眼前咱們還是讓它變細變小更變軟些吧,先讓我們把眼前這棘手的事情變得越來越大些好嗎……
 
說著他把目光又投向了女人那隻受傷的膝蓋上,
 
這口吻柔和而又充滿著遷就,又帶著一種商量而又有些服軟的態勢,使處在弱勢的疼痛中還在這裏逞強嘴硬的女人,不光讓她有了台階可下,而且還送過來了一把軟軟又憐憐的梯子,她隻覺得有一股熱流慢慢又酸酸地湧了上來,眼睛也立刻被一種濕乎乎的東西遮住了,
 
也許眼淚的存在,並不隻屬於悲傷,它有時候也為了證明感動並不是一場幻覺,而是一場火辣辣的生動存在,
 
看看有人能讓你這麽的“痛苦”,說明你的修行還不夠。
 
看在眼裏的霓暉咧著嘴開著玩笑,正話反說的終於迎來了姍然的莞爾一笑,但是此時此刻的小女人還未就此善罷,她擦了一把朦朧的雙眼,在自己心慕的男人麵前,還是嘴上不繞人地緊接著又把矯情演繹了一遍;
 
告訴你不是每句“對不起”,都能換來“沒關係”,如果有一天你不珍惜你身邊的這個人。 或許,有一天當她真的永遠離開了你的視線。 消失得無影無蹤的時候,你會發現,離不開彼此的, 也許是你,而不是她。因為就會有那麽一次,在你不經意放手之後,一轉身的那一刹那,有的事情就完全改變了,太陽落下去,而在她重新升起以前,有的人,就從此和你告別了……
 
說到這裏她把頭放斜了些,挑逗地看著對方,帶著女人一種特有的得理不饒人的表情加重了口吻說道;
 
不信的話,你就再試試看!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