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爸媽在美生活趣聞

(2003-12-12 21:45:36) 下一個
爸媽在美生活趣聞 作者: 小風 爸媽早幾年就退休在家,爸每日飲茶作詩,自得其樂的過著悠閑的生活。盡管我一再邀請他們來美國小住幾月,但爸爸總是以年老需要安定來作推脫。兩年多來由於忙我沒能回家探望,媽思念我便滋生了美國之行的念頭,爸爸戲稱是“舍命陪夫人”終於到美國來走了一趟,短短幾個月的團聚,給我留下了許多有趣的回憶。 (一)入關時的小插曲 爸媽決定來探親後不巧正好在911事件過後沒多久,整個美國人心惶惶,機場是重點檢查場所之一。爸媽在國內也有所聞,於是作好了入關時被嚴格檢查的準備。爸媽為人做事十分謹慎,也許是他們那一代人經曆的太多,又或許是他們做了一輩子老師,凡事總是循規倒矩。他們小小的幾個行李箱在出發之前被媽媽一遍遍的刷選,原本要帶來的鐵鍋菜刀,和我特地要求的鐵盒裝的大白兔奶糖一律被拋了出去,他們擔心金屬製品容易被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他們的做事原則。 到洛杉磯接他們的那天,我早早就等在國際出口處,心中又興奮又有些膽心他們經受不住長途飛行的勞累。漸漸出口處接機的人越來越少,卻不見爸媽的人影,正在那裏胡思亂想時看見爸媽推著行李一搖一晃的走出來,好像兩人還在爭吵似的。我急忙招呼他們。 “你爸真正是個老古板。”媽一看見我就向我抱怨起爸來。 “我們的箱子都沒有查啊。”爸爸據理力爭。 爸爸作好了入關時被打開行李箱檢查的準備,沒想那個海關檢查人員揮揮手就讓他們過去。媽媽反應靈敏,搬了箱子便要走,爸爸卻製止媽媽說規定要檢查的不可以違反了美國的製度,誰不曉得美國人最講究法製。那個放他們通行的檢查人員看爸媽爭執還以為他們拿不動箱子,特地幫他們把行李從檢查傳送帶上搬下放到行李車上。 “我還以為美國的官員隻認法不認人。原來一樣是以貌取人呀。”爸爸並沒有因為檢查官的寬容而欣慰,反而有點”忘恩負義”的大發牢騷。 “他怎麽知道我的行李箱裏沒有炸彈毒品?” “我人雖老,難道就不可能是恐怖分子了?” 。。。。 爸爸一直到離開還念念不忘他入關是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 ( 二 ) 媽媽的語言天賦 媽媽很有語言天賦,這在我家是公認的。每次到外地探親訪友她都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學會幾句當地的方言與人溝通。記得以前有鄰居從蘇北來,媽媽沒兩天就能把“肉”發成“熱”的音與他們談家常; 也記得媽媽有一陣為評定職稱學過英語,單詞語法記了滿滿一本子。這次來美國之前,她還天天跟著電視上學英語九百句。 下班後我最愛看各種肥皂劇,媽媽來後每晚也會跟我一起在電視機前消磨時光。剛開始, 我都會把台詞翻譯給她聽,慢慢的發現不用我的翻譯媽媽也會在發笑之處笑得很開心。有時爸爸也來湊湊熱鬧。爸爸有很深的英文功底,隻是沒能一下適應美國人的發音,沒想有些他沒看懂的地方媽媽還會八九不離十的講解出來。我們都驚歎媽媽的語言能力。隻是真正了解媽媽的英文水準還是在我們到拉斯維加斯賭城遊玩期間發生的一個小笑話。 幾乎每個人到了拉斯維加斯都要進賭場拉拉老虎機試試運氣。我們一家四口到了賭城參觀完景點後便在住的旅館裏分道各拉各的老虎機,說好了玩一會在樓上房間見。等我在老虎機前盡興後上樓時見爸媽已在房間內說笑,爸爸還一個勁的笑媽媽真會濫竽充數,很是驚奇。 原來媽媽玩厭了老虎機準備上樓時轉身踩了一個美國中年人的腳, 媽媽用英文對她說了聲“對不起”。巧的是上電梯時媽又遇上那人並給媽把了一下電梯的門,媽出於禮貌又用英文說句“謝謝”。中年婦人聽媽媽講了兩句英文以為媽能聽會說,就在電梯裏跟媽閑聊起來。媽媽看她講的起勁卻不知其所雲,隻好對著她連連說“對不起”,搞的那個中年人滿臉的疑惑。媽媽把這個笑話講給我們聽,還說她的發音一定比較正確,否則那個老外不會那麽確信她能講英文的。豈止是老外,我們都被媽媽蒙騙,以為她的英文有多好呢,原來隻會謝謝和對不起。 爸媽探親回國好久以後,每次聽到謝謝和對不起,我都會想起媽媽和她的那個在電梯裏的小小笑話。但至今不解的是媽媽既然隻會聽會講兩個英文單詞,她怎麽能看懂肥皂劇呢?看來她的猜測能力也不簡單。 ( 三 )爸媽眼中的“怪象” 爸媽來到鳳凰城時正好是這個沙漠城市中最美好的冬季時節。冬天的鳳凰城早晚溫差較大,但白天溫和的陽光照在身上永遠是暖洋洋的,根本沒有絲毫過冬的意味。我特意選擇了這個季節讓爸媽來感受一下鳳凰城的誘人之處。 爸媽一到鳳凰城便被這裏各種各樣的仙人掌植物所吸引,從家裏的後院可以看到遠處山上聳立的大大小小的仙人掌,爸爸每天早晚都會在院子裏坐上一會,抽煙,看山景。有一晚在飯桌上,爸爸說他在院中坐了這麽多天,看了那麽多天的仙人掌,發現美國一個很奇怪的現象。我以為爸爸一定發現了這裏的仙人掌和他在自家陽台上種的仙人掌的不同之處。不想他說來了這麽多天,他隻在院子裏聽到鄰居家的狗叫聲,從來沒有聽到過人的聲音,即使他們有時出去散步,走過一家又一家,也很少聽到有人聲傳出,倒是狗叫聲不斷。爸總結這是他來美國後見到的“怪象”之一:美國的狗聲多於人聲。 家裏附近的一條大街兩旁種的都是桔子和檸檬樹,高大粗壯,冬天正是桔子的時節,黃橙橙的長滿枝頭。我們每天從路上開過看著樹開始結果,開始成熟,又看著成熟的桔子掉得滿地也都習以為常了。好像在心中認為這路上的桔子是供人欣賞的,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去摘著吃它們。有幾次帶著爸媽經過,他們看到滿地的桔子歎惜那麽好的東西白白糟蹋了。他們還以為美國人不愛吃桔子,後來在超市看到很多人買桔子的,又得出了他們看到的“怪象”之二: 桔子掉了滿地無人撿,寧願花錢買。雖然我給他們解釋那路上的桔子樹不屬於個人的,路人當然不會隨意去摘取,他們還是不能接受這浪費的現象。 我們安家在鳳凰城的西北邊,附近都是新開發的住宅區,一個個小區都有圍牆圍起來,小區有大有小,也各有名字。家的附近除了有一個加油站外,沒有其它任何商店。買菜逛街都要開車出去。我們一周買一次菜,如果隻去美國店,開車十分鍾也到了。但去中國店,每次來回加上買菜的時間最快也要二個多小時。 對於住慣了城市的爸媽,我們在鳳凰城的生活是及其的不方便。偶爾一次聽媽媽在跟國內的姨媽通電話,說美國人真奇怪,寧願多花汽油費,不住城市住郊區。又說其實美國也沒有想象的那樣好,這裏的小區就象國內農村的村莊,不方便。媽還建議應該在每個小區裏開個便民小雜貨店。 爸媽住了三個月便急急忙忙想回家了,我們極力挽留。Y 問爸爸:“在女兒女婿家不是跟在自己家一樣嗎,都是自己人啊。” 爸爸回答:“自己人是沒錯,但就象打籃球,有主客場之分。” 聽爸爸這麽說,我們也不再勉強。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相聚的日子雖短,但回憶將是永恒的。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