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三十四)01

(2012-07-05 11:56:10)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阿明穿著嶄新的意大利皮鞋,走走停停地自我欣賞著,隻是說話的聲音有些怪:“這鬼佬的鞋,就是地道。穿在腳上,軟軟的,好有彈性。”他一把扯下嘴上的皮口罩,臉已憋紅,急速地喘了兩口氣說:“留兩個洞給我透氣兒會很麻煩嗎?這東西要是不透氣,會憋死人的!”

    “小混蛋就是不喜歡你那張臭嘴!瞧咱這搭配,一看就知道是使槍的。”林庭帶著單眼罩,雖說成了獨眼龍,可配著那件非常搶眼的意大利皮夾克,還真挺有型。他略有所思地說:“這一走可就千山萬水嘍。你說這小混蛋,他怎麽知道我喜歡這個款式的皮夾克?”

    隻有海生,一隻胳臂掛在脖子上,一聲不吭地走著。

    “哎,想什麽呢?那麽有型的馬褲,咋不穿上?”林庭拍了一下海生的肩膀,打趣地說:“你這‘禮物’特別,隻要騎馬不摔斷了膀子,還能當皮帶用。”

    海生傷感地望著遠方:“難得她把今日的離別愁變成了開懷酒。”

     “多餘操心!李總要是不想小混蛋兒走,會有辦法的。” 阿明無憂無慮地說。

    “隻要找到了薛寧,帆兒就再也不會呆在雲海啦!”海生顯得有些無奈。

    三人陷入了沉默。。。

    午夜的街道,除了偶爾會有一兩輛車從他們身邊經過,再就是大道兩旁的霓虹燈了。。。

    三人心裏都沉甸甸空蕩蕩的不想散去,便來到了阿文的“灣仔兄弟”。他們一個晚上的話題也沒離開江帆。

     “駱總回來,李總讓我們一起去為他接風,大家不熟,方不方便哪?”林庭喝了口啤酒。

    “李總想讓大家和帆兒多聚聚。駱總待帆兒視如己出。”海生答道。

    “去就去啦,想那麽多幹什麽。到時不方便再走嘍。”阿明邊吃邊說。

    這時,海生的call機響了。

    “這麽晚,該不會是小混蛋兒吧?”林庭說道。

    “那還能誰?” 阿明看著海生。

    海生低頭看著腰間的call機讀到:“睡了嗎?”然後抬頭看看林庭和阿明:“是帆兒的!”

     “還說什麽啦?”林庭問。

    “就三個字!”海生答道。

    林庭在桌上掃了一眼:“電話都扔車上了。你去前台給她回一個吧。”

    海生起身去了收銀台,轉眼兒就回來了,神態看著有些不對。

    “怎麽說?”林庭關切地問。

    “她馬上過來。”海生憂心忡忡地喝了口啤酒。

    “你去接她吧。”林庭掏出車鑰匙,扔到桌上。

    “不會有什麽事兒吧?”阿明見海生皺著眉頭。

    “等著吧。”海生有些茫然。

    林庭沒再多問,他看了一下手表,已經淩晨兩點了。。。

***

    夜黑風高,涼風陣陣,在雲海鄉野偏僻的海邊,一隻漁船綁在岸邊,被海浪卷著,漂浮不定。浪濤拍打著海岸,陰森可怕。

    這時已經淩晨兩點了,有倆個人站在岸邊,四下張望著,看似等待著什麽。

    不多時,從亂草叢中步履沉重地走出三個人。。。

    一個披散著頭發、看不清麵容、昏迷不醒的女子被抬往漁船的方向。海風吹拂著她那淩亂的頭發;一顆子彈墜從頸上滑落,懸在空中悠蕩著;手臂上布滿了青黑色的傷痕,在暗淡的月光下,清晰可見。

    等待中的倆個男子打著冷顫,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其中一位對另一位說道:“如果遇到意外,把她丟到海裏,千萬不能給大哥惹麻煩。”

     “放心吧輝哥,剛給她打了混合藥,劑量很大,到港以前她都開不了口。如果運氣不好遇到巡警,我會把她喂鯊魚。”


***


    寧靜空曠的街道上,除了幾個時隱時現的夜女郎,再沒有行人了。整條食街除了兩家做夜生意的,也都收了檔。

    不到十分鍾,一輛出租車就停到了路邊。

    江帆下了車,“砰”地關上車門,匆匆走進了“旺仔兄弟”。她披散著頭發,一件長身黑色風衣裹著全身,光腳穿著拖鞋。

    阿明趕緊起身,拉出身邊的椅子,海生給她倒了杯熱茶。

    江帆一臉的懊惱與喪氣,看上去心亂如麻。她坐下來,端起海生麵前的大半杯啤酒,一口氣喝了個精光,

    三人互相對望了一眼,知道一定是出事兒了。

    “別急,慢慢說。”海生見江帆的臉色如此難看,馬上安慰著。

    “寧寧失蹤了!我不該讓她自己出去。” 江帆語氣非常低沉。

    “說仔細點。”林庭叼上一支煙。

    “今天一早,她說去取證件。可到現在,還沒回來。她走時,我把電話號碼和鑰匙都給她帶上了,並再三囑咐說,要回來晚,給我來個電話。 可這都兩點了,連個動靜都沒有。”

    “會不會。。。”

    海生的話剛出口,江帆便一擺手:“什麽都不會,什麽可能都沒有,她就是失蹤了!寧寧看著任性,可她非常懂事兒。這個時候沒電話,一定是出事兒了!”

    林庭一聽,感覺事情還不算太糟。

    “那會不會是偷偷地走啦?”阿明小聲問道。

    “絕對不會!她知道,要是那樣,會把我急死。就算是,她也會來個電話,做個交代。如果這麽晚連個電話都沒有,就是出事兒了!”江帆邊說,邊從桌子上抓過香煙和火機,給自己點了一隻。她的手有些發抖。

    “給她披上。”林庭脫下江帆送給自己的皮夾克,遞給海生,接著又長長地吐了口煙,把胳臂放在桌子上,看著江帆:“她今天臨走前,都和你說了些什麽?一字別漏。”

    江帆使勁抽了兩口,把煙息在了灰盅裏。低著頭,穩了穩情緒說:“我和寧寧準備後天啟程去廣州,可她說她的證件在一個叫財哥的人手裏。。。”

    “你說誰?” 林庭一皺眉頭。直覺告許他,薛寧真的出事兒了。(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三十四)02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7/4181.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