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 between Lakes (39)—— 雪花水晶球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沒有想過你會對我說這些話,”我看著Tim說:“別忘了當初你居無定所睡在汽車尾箱裏做dirtbag的時候,我從來都沒有說過你什麽,也沒有對你指手畫腳過。”

“我那時候才23歲有本錢做dirtbag,你呢,Terri,你現在幾歲了?”Tim不肯讓步地說:“我很清楚我現在已經30多了,所以我有工作,還有房貸車貸了。要說我很喜歡這樣,那也未必,隻不過經過了Jason的事情我再也沒有了過去的無所畏懼,在攀岩上也再無可能更上一層,隻能向生活妥協,我也認了。”

Tim抓著我的袖子晃動兩下,說:“Terri,Wake up,差不多該回到現實裏來了吧?你不能為了逃避,就躲在這個地方一輩子!”

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麽一直以來我都不希望有人來看我,包括弟弟Dylan。因為他們會把我千方百計好不容易拋開的現實生活,瞬間帶到這個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來。不過,我也知道這是躲不久的,Tim已經來了,很快Dylan也會來,之後就肯定是我的父母。

爸媽當初讚成和鼓勵我來Moon dance,是建立在我生死一線的基礎上。當生死不再是問題的時候,生活就是最大的問題。我媽一來跟我說,我知道我一定會妥協,收拾包裹跟她走,重新開始我應該過的生活。別問我為什麽,我也不知道為什麽。

“我了解你,Terri,你以後會後悔的!”Tim看著我的表情,放軟語氣對我說:“這裏是度假的好地方,就當你來度過一個長假,調整好以後還是要回家的,那裏才是你應該在的地方。剛才,Bruce告訴我,你那個野馬是100天的challenge,訓完了是不是就差不多了?我知道你喜歡馬,休假可以過來嘛,再說,舊金山也不是沒有馬場,不對嗎?”

“你說完了沒有?”我問他:“到底還要不要騎馬?”

Tim不搭理我的問題,自顧自接著問道:“如果在這裏沒有那個男朋友,你自我恢複了以後會不會回去?”

我咬了咬嘴唇,Tim嘴角抽動一下,聳肩道:“See?”

“你沒有經曆過這段日子我在這裏經曆的事情,”我對他說:“所以,你這樣的假設沒有什麽意義。如果沒有他,我未必能活到現在。”

“我覺得你可能是誇張和高估了一段關係,當然,你可以不承認這點,”Tim克製自己,耐心地說:“他這樣的類型我很熟悉,隻是站在男人的角度上告訴你一個事實,如果你離開了,他在這裏一樣如魚得水會過得很好。你不過是過眼雲煙,一個fling,最多,想起來的時候是個約會過的很有意思的外國女孩。而你,回到了本應屬於你的地方,也會過得很好,說不定過得更好。”

我長歎一口氣,無奈地說:“Tim我不知道怎麽跟你說話,而且,你說的這些東西,聽上去有毒。”

“那是因為我說的就是事實。”Tim說道:“你現在生活在一個聖誕雪花水晶球裏麵,晃一晃就有美麗的雪花落在美麗的城堡上,哇,金光閃閃,你以為這個就是現實生活了?No,it’s not.”

我跟他僵持了好一會兒,Tim伸手摸了摸Crema的臉,問我:“馬鞍什麽時候裝上去?”

“不裝了。”我把cross ring 摘下來,說:“You are DONE!”

這時候,Angel牽著Maya過來在另一個cross ring上拴好,對我說:“Carter說你今天不需要saddle,對麽?”

“對,”我點頭:“把籠頭和韁繩給我就行了。”

Tim看著我送Crema回去,掙紮著說:“你別這麽小氣啊,說句實話而已,馬就不讓我騎了?”

我看都不想看他,隻顧著檢查一下Maya前腿上的繃帶,要確保纏好以後再箍一層brace支撐。她恢複得挺不錯的了,所以需要壓一點重量上去。我把bit喂進她嘴裏,然後套上籠頭扣好兩個搭扣,Maya甩甩腦袋嚼吧嚼吧著讓bit進入她最舒服的位置。

我聽到Carter和Bruce聊天的聲音由遠到近,他們看到隻有Maya上了籠頭,奇怪地問:“怎麽了?Tim不騎了嗎?”

“不騎了。”Tim主動地說:“Terri不願意把馬給我騎。”

Carter看著我,對Tim說:“不好意思,那就沒辦法了。”

“她好像生氣了,”Bruce八卦地問他:“What did you do?”問完,他立刻改口道:“不要告訴我,這種事情還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Carter踢了一個木頭箱子給我,讓我站上去,跨一條大腿在Maya背上壓一壓。Maya看起來無動於衷的樣子,我就橫趴上去試一下full weight,她看起來還是無所謂的態度,那就比較放心了,我翻身上了馬。

Carter移開箱子,握著我的腳踝幫我把小腿貼到肩膀後的凹槽裏,然後壓下腳跟,抬頭看著我說:“保持這個姿勢。”

“好。”沒有了馬鐙,我的腿就像麵條一樣掛在兩側,沒有了著力點。

“大腿內側夾緊,但是不要僵硬。”Carter退開兩步,說:“Start walking.”

我的腳跟輕輕地點了點Maya,她立刻朝前邁步走。作為一匹很有經驗的馬,Maya顯然是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今天沒有馬鞍,跟她直接接觸著,她的每一個細微抖動都會傳給我,我的每一個輕微觸碰也都會傳給她。

Bareback riding對騎手的要求是挺高的,姿態、平衡還有腿部力量,都得超水平發揮。

幸好,Bruce攝影的要求不高。他隻需要一片幹淨的雪景,背後有馬廄的紅牆,再遠處是隱約的山峰。我騎著毛色紅亮的Maya,晃蕩著腿慢慢地走,給他做前景。

Bruce遠遠地朝我喊:“Can you trot?”

“我可以試試看,”我有些緊張地說:“給我一點兒時間。”

我俯身抱著Maya的脖子對她說:“我們倆小跑一下吧?如果你覺得不舒服,我們就停。”Maya的耳朵非常friendly地朝後貼過來,表示願意聽我的。於是,我用舌頭抵著上顎輕輕地發出兩聲“嘖嘖”,Maya前腿一抬,立刻從walking轉換成輕快的trotting。她的trot是習慣性高抬輕落,看起來就像馬術裏的盛裝舞步,非常漂亮。隻是動作大了,起伏起來比較顛簸。

不知道什麽時候,Carter把Brewski弄出來了,他也沒有上馬鞍直接坐在馬背上,一路跑過來對我說:“Bareback你也是可以posting的,用大腿內側的力量讓自己順著她起伏,這樣不會感覺這麽顛。”

我側頭看了看他的動作,學著他的樣子起伏身體,Carter對我笑笑,說:“See?是不是好多了?”

老實說,好多了肯定是談不上,跑了一小段以後我就覺得筋疲力盡了,兩條腿都在顫抖,額頭上全是汗。我讓Maya恢複了慢走,落在Carter後麵。他回頭看了看我,挑挑眉毛做了一個表情,我知道他又是想說我“那方麵技術很糟糕”所以幾下就跑不動,便扭開頭不去看他。

Bruce用對講機跟Carter講了幾句,Carter過來對我說:“他讓我們去那邊林子裏,然後從馬道拐角走過來。”

我點點頭,掉轉馬頭跟著Carter朝樹林那邊走,他靠過來問我:“你情緒不太好,是Tim跟你說了什麽了,是嗎?”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把Tim說的關於他的那部分原原本本地告訴了他。

“事實上,他沒有說錯什麽。”Carter想了一會兒,對我說:“One day we go our separate ways,the chances are, we will do just fine. ”

我停下腳步,問他:“你是這樣想的?”

“我是這樣想的。”Carter點頭道:“不等於我希望變成那樣,我隻是說,如果真的有一天走到那一步,有什麽辦法呢?難道不活了?總還是要找到一條出路的。”

盡管不願意,我還是讚同他的說法。任何一個對自己有信心的人,應該都會這樣想。

“你有過很多女朋友吧?”我突然問他。

“A fair amount.”Carter警覺地看了看我,含糊地說。

“你現在還記得她們嗎?”

“Some more than others.”

他反問我:“你想問什麽?”

“沒什麽。”我搖搖頭,說:“瞎問,我真的不知道我想問什麽,為什麽要問。”

“如果你是想問我有沒有什麽驚心動魄的情史,那,還真沒有什麽能跟你和Jason的相提並論的。”Carter直白地說:“You won.”

我把Maya拽停下,翻身下馬一屁股坐在雪地裏。Carter皺眉道:“你幹嘛呢?”邊說邊跟著翻下來,蹲下來看我。

“I didn’t win,”我抱著膝蓋說:“I survive.”

“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你知道的。”Carter拽我起來抱住,呼吸有些沉重。

“Terri,”他看了看天空,輕聲道:“又開始下雪了,我們回去吧。”

我摟著他的脖子堅決不肯放手,Carter也就不再催我,鬆鬆地圈著我的腰和我一起站在雪裏。雪片很快變大,粘在我們的衣服上帽子上,Maya和Brewski在一左一右站著等我們,一點兒也不著急的樣子。

這個畫麵又讓我想起了Tim之前說的“雪花水晶球”,美好得完全不真實,我使勁揪著Carter的領子試圖把臉塞進他脖子裏。

好一陣之後突然聽到Bruce在對講機裏喊:“Love birds!大雪天的,就算想幹些什麽事情也請回來再說不行嗎?”

“來了。”Carter回答他,隨後讓我踩著他的手掌托我上馬扶著我坐穩當,他自己輕輕一撐就翻上了Brewski的後背,對我說:“回去以後我要告訴Tim,他的visitor’s free pass has just expired. ”

 

(未完待續)

 

蟲兒 發表評論於
寫的真好,沒想到這篇故事這麽長,而且探索人心,不是簡簡單單的公主被王子救了從此過上幸福生活。Tim說的也算是作為女主的朋友會想的問題吧,他比較直白,但是無論他說不說,女主都需要麵對和思考,要自己想清楚自己要的生活是什麽。
果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哈哈,喜歡園姐的犀利評論:)
果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ongma163' 的評論 : +1這章看得有點難過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Tim過界了,朋友之間不能這麽做,EQ有些低。
dongma163 發表評論於
最讓人難過的是分開了。
生死是分開,有情人離散也是分開。
想家呀,想父母。另一種意義上的分開。
寒煙部落閣 發表評論於
偶爾瞥一眼,真好看
果苗 發表評論於
這樣的Carter很真實。希望Terri能grow up,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而不是輕易被別人的想法左右
紅巾 發表評論於
TIm說的這些東西,不是聽上去有毒,的確有毒。他沒有權力替Terri做人生取舍,沒有任何人可以替 Terri選擇以後的去向。
leeyan 發表評論於
一天更了兩章,瓶兒就是最棒的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