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 · 蝴蝶 · 劍

問題並不在有幾成機會,而在於你能把握機會。若是真的能完全把握機會,一成機會也已足夠。
《流星·蝴蝶·劍》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文章分類
正文

雅文共賞: 撒潑帶來的沉思

(2018-09-24 21:30:08) 下一個

1. 撒潑都是到華山派,從來沒有上黑木崖打滾的

(股髓自薦)

2.  當你撒潑的時候,背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

(網友明思念推薦)

============================ 

1. 撒潑都是到華山派,從來沒有上黑木崖打滾的

 帥呆的sixgod 六神磊磊讀金庸 1周前

 

文/六神磊磊

 

今天繼續聊金庸。

 

武林中,一般人解決問題都是靠打架,可是有的人就喜歡靠打滾。

 

金庸的武打小說裏就有很多善於耍賴打滾的,包括那種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喊“殺人啦”的這種。

 

比如劉瑛姑。

 

這位劉姥姥當時已經七老八十了,和楊過打架,打不過了,突然“往地下一坐,放聲大哭起來”,捶胸頓足:殺人啦,欺負人啦。

 

對麵的楊過和一燈大師眼看她打滾,無比尷尬,拉也不是,打也不是,抱起來也不是。就說抱吧,你抱還是我抱?抱起來又該扔到哪裏去?

 

要是扔回黑龍潭,回頭一上網那就成了“把老太太扔到爛泥堆裏”;要是扔回萬獸山莊,就會變成“扔到野獸出沒鬼哭狼嚎的地方”。

 

有趣的是,看多了金庸你就會發現,不管這些打滾撒潑的多厲害,卻有一個永遠不變的規律,他們從來隻在體麵人麵前撒潑。

 

瑛姑就隻在一燈大師和楊過麵前潑,她知道眼前這兩個好歹都是體麵人,不管私底下怎樣,明麵上辦事不能太出格,一指戳死自己的可能性不大。

 

她絕對不會在金輪法王麵前撒潑打滾,也不會在裘千仞麵前撒潑打滾。不然人家抬手就是一輪子。

 

仔細分析金庸的小說,幾乎無一例外,打滾耍賴事件都隻發生在華山派、恒山派這些白道門派家門口。

 

比如華山派,《笑傲江湖》裏的門派,自居白道,非要做君子,掌門人都叫做“君子劍”。

 

有一說一的是,這類門派其實也出產假君子,私底下可能也幹些猥瑣的事,但明麵上總是相對更講規矩、講體麵。結果這種門派就特別慘,跑到山上來打滾撒潑的人格外多。

 

看過書的就知道,那些江湖混混像封不平、成不憂之類最愛來鬧,明明當年立過誓不再上山攪鬧的,幾年一過卻又大搖大擺跑上來“評理”,要編製、要位子,不解決就撒潑。華山派呢?礙著白道的體麵,盡管嶽不群心裏肯定也罵了一萬句mmp,麵子上卻還要勉強應付,還給茶喝。

 

試想一下,要是有這路人來華山派旅遊,明明淩晨到,卻非不肯定當晚的房,還要在“有所不為軒”裏睡,人家不許,他們多半敢撒潑打滾,大喊大叫。

 

值班弟子令狐衝、陸大有等一看不是頭,給抬到思過崖上去,讓他們去思個過,他們便要坐在地上大哭大叫:殺人啦,打死人啦,把我們扔到十長老的墳地裏來啦!

 

順便說一句,世界上什麽物質最不可捉摸?就是這些撒潑族的身體狀況。

 

他們坐得火車、出得遠門、住得廉價旅店,夾塞占道搶座快如狗。可一等到和別人理論的時候,就往往瞬間不能正常站立行走,就要坐輪椅,就一碰便倒、癱軟如泥,而且動輒說要突發疾病。

 

金庸整部《笑傲江湖》,也都是像華山派、恒山派之類有人來撒潑。真正那些黑又硬的門派從來沒有人去打滾的。像戰鬥民族嵩山派、或者是光芒萬丈的黑木崖,聽說有人去撒潑的嗎?一個都沒有!

 

所以說,耍無賴的人都有一項看家本領,就是選擇撒潑的對象。

 

他們其實心裏都跟明鏡一樣,什麽地方可以打滾,什麽地方千萬不能打滾,都是看人下的菜碟。就好像孫博士絕不會到龍哥車上去占座,龍哥真的會抽刀子的。

 

真要去黑木崖上一屁股坐在地下大哭大叫、玩玩假摔試試?分分鍾滅了你。明天食堂早飯的包子,就是用你做的餡。

 

2。當你撒潑的時候,背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

 娜塔莎莎 娜塔莎 1周前

 

今天在瑞典旅行的一家人刷屏了,視頻很生動,我竟然看了三遍。無論是碰瓷還是哭喪都是濃濃的中國味道。這個視頻太親切了,我要留著,以後思念祖國的時候點開來看一看。我是個鄉下人,小時候這種呼天喊地的傾情表演看過很多,耳朵特別靈敏,誰家一吵架我就撒腿飛奔去圍觀。當然這種圍觀也有限度,如果吵著吵著到了拿菜刀或者喝農藥的地步我就不敢看了。那時候我是個很膽小的女生,錯過了很多精彩片段,現在很是後悔。但無論如何,這一套動作我是爛熟於心的。後來我到了城裏,以為再也看不到熟悉的表演了,沒想到城裏人吵架也是這個樣子。於是恍然大悟,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都是一樣的中國貨色,哪怕出了國,這套動作還是中國人吵架的標準化操作。

 

國人對於大地有特別濃厚的感情,總感覺光是兩腳站著與大地的接觸麵積太小了,搖搖欲墜,不足以表達內心強烈的感情,於是一激動就會盡力擴大肢體與大地的接觸麵積,有時候下跪,有時候坐地上,有時候躺著還嫌不夠,要一遍一遍地打滾,要用身體的每一寸皮膚去擁抱大地。說起來很簡單,就是巨嬰,沒辦法正常地站立,必須用爬行或者打滾的姿勢來解決問題。所以雖然很多人說瑞典警察沒什麽不對,我還是感覺不能這樣說,那一家子畢竟還是寶寶。寶寶說話說不清楚,道理也不會講,隻能呼天喊地來表達蓬勃的激情。

 

寶寶們文化水平低一點的用方言喊,稍高一點用普通話,這次是用英語喊的,中國文化確實在不斷地走出國門,走向世界。習慣於兩腳站著講話的瑞典人對於這種豐富的肢體動作缺乏經驗,所以視頻當中有好長時間兩位女警茫然地站著不知道該怎麽辦。

 

更讓我感動的是,外交部介入了這件事情,發出嚴正聲明,要求瑞典立刻道歉並且徹查當事警察。以前常聽說背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我試過很多次,白天回頭看,背後是人,晚上回頭簡直鬧鬼,哪裏有什麽祖國。今天想來可能是我的姿勢不對,我不該站著回頭,我應該輕輕一碰就躺在地上大叫“殺人啊!”或者坐在地上雙手向天哭喊“救命啊!”祖國才有可能出現,就像童話故事裏要念對咒語才能打開寶庫的門。

 

當然召喚祖國這事情操作起來還是有點難度的,譬如首先地點不能在國內,如果國內街頭對警察這麽一躺再這麽一喊,祖國就不是在背後了,祖國有可能從任意方向迅速襲來。其次國外也有講究,不是在任意國家都可以召喚祖國的,如果到友好的兄弟國家這麽亂喊亂躺就是我們不懂事了。祖國的邦交比我們個人得失重要得多。太厲害惹不起的國家也不能隨地亂躺,一不小心就不是在墓地附近,而是在墓地裏頭了,好在這種比我們還厲害的國家一般旅遊業都不發達,寶寶們沒事也不會去逛。最好的就是瑞典這種國家,說厲害不厲害,跟祖國也不是什麽好兄弟,一撒潑說不定祖國忽然就來了。

 

總之召喚祖國是個技術活,而且不一定靈驗,出門在外還是講道理守規矩比較劃算。話說三天兩頭出這種事情,外交部還大義凜然地攬到自己身上,我開始考慮要不要去學個日語或者韓語,關鍵時候可以擋個臉遮個羞,畢竟背包裏是中國護照,很怕人家以為我是他們一夥的。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2)
評論
亞特蘭大筆會 回複 悄悄話 哈哈,寫得好有意思啊!感謝分享了!梅花
股聾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Luumia' 的評論 :

其實這句是圍大俠引用毛太祖的一句名言:

“八億人, 不鬥行嗎?!”

語境一變,麵目全非了
Luumi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股聾' 的評論 :
是圍觀大俠嗎?可惜他好久都不寫了:-(
股聾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謝菲兒敎主,呃,博主:)
股聾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立誌作個高素質的低端人口:)
菲兒天地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明思念' 的評論 : +1:)
股聾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Luumia' 的評論 :

圍大師名言:

“不逗行嗎!”

:)
股聾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明思念' 的評論 :

在飛機上複習《笑傲江湖》,讀到 “東方教主文成武德,仁義英明,中興聖教,澤被蒼生,千秋萬代,一統江湖。。。” 不禁熱淚盈眶: 19大終於勝利召開了!
明思念 回複 悄悄話 有感於網絡語言:投胎是個技術活.
現在又流行:召喚祖國是個技術活.

對於我們歸化入籍美國華人來說,出門在外還是講道理守規矩比較劃算,無論做什麽事都要想的周全一點,小心使得萬年船.

處理突發事件能力,也是考驗人的EQ和平時的修養等應變能力.
Luumia 回複 悄悄話 哈哈哈哈,股哥你太逗了!【鼓掌】
明思念 回複 悄悄話 " 撒潑都是到華山派,從來沒有上黑木崖打滾的" 非常應景的一篇短文.

慶幸的是,這些"行為藝術" 99%父老兄弟姐妹不會有如此行為的.

其實我們祖國的同胞修養也在不斷提高,這是不可否認的.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