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水影: 寂寞夜雨

(2005-10-04 14:47:47) 下一個
水影: 寂寞夜雨 窗外淅淅瀝瀝地下著小雨,雨點敲在窗子上,流成了彎彎細細的水線。 江薇坐在窗前,望著窗子上流動的水滴發呆。 女兒發出均勻的酣聲。今晚楊毅本來說好要來的,所以江薇早早把女兒哄睡了,還特地洗個香浴化妝了一番,誰知楊毅剛才打電話來說兒子病了,不能來了。 呆坐了好一陣,江薇長歎一聲,走到浴室裏,開始對著鏡子卸妝。鏡子裏一張依舊白皙姣好的臉,隻是眼角眉梢已是無法掩飾的歲月痕跡。 她用卸妝水輕輕洗去剛剛精心上的妝,心裏湧過一陣懊惱。很多次她真想從此再也不理楊毅了,可是每次他打電話來,聽見他的溫柔的聲音,她就是沒有辦法拒絕他。這種偷偷摸摸的日子,欲罷不能,任之卻又是如此寂寞心酸。 江薇洗完臉,又按摩了一陣,然後仔細地擦上了資生堂的護膚霜。夜又些涼,淅瀝的雨聲更增添了幾分寒意。江薇裹上一塊披肩,從床頭櫃拿出一本書來。她的心裏卻又是無端地鬱悶起來,她放下了書。她想起剛才楊毅匆匆忙忙的電話,連聲對不起都沒說。她知道他在家打電話會不方便,可是心裏還是很受傷的感覺。人家的男人,她喜歡的男人是人家的男人。她把頭埋在膝蓋上,淚水無聲地從臉頰滑落。 “都是你,程輝,害我受這麽多的苦。”江薇喃喃地說道,她從床頭櫃裏取出一張照片,凝望了很久,又很生氣地翻轉了。 照片上是江薇的前夫程輝。江薇和程輝是高中同學,畢業後程輝去了北方讀大學,江薇去了南方的大學。大學四年,兩個人一直斷斷續續地通著信。江薇在大學裏,追求她的男生也不少,可她好像總是找不著感覺似的。大學快畢業的時候,程輝給江薇寫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婉轉地說:“學校要送我去德國留學,很希望你也能和我一起去。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去德國?”短短幾句話,卻是在江薇心裏碧波海湧,她知道她一直在等的就是程輝。她回了信:“隻要有你的地方,我都願意去。” 那一個夏天,花兒輕舞雲兒微笑,江薇和程輝沉浸在熱戀的幸福中。兩個人手牽著手,倘佯在家鄉的青山綠水間,說不完的愛語呢喃知心話。兩家的老人看著這對相愛的小鴛鴦,滿心的歡喜和欣慰。江薇象個小妻子一般,為程輝準備出國的用品。江薇的大弟說,姐姐你好有本事,找到這麽厲害的男朋友,我和他下象棋他讓我三子我都下不過他。大弟是個象棋迷,常常無往不勝。小妹也說,程輝哥哥好神啊,問他的問題沒有不知道的。江薇的臉上心裏都笑開了花。 程輝在德國一年後,回來和江薇結婚,把江薇也帶到了德國。過了兩年他們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程輝拿到學位後,留在德國工作,江薇也在德國找到了工作。程輝在事業上節節上升,江薇則把重心放在了女兒身上。 程輝的公司要到國內去開一個廠,公司派程輝去擔任廠長。江薇為了女兒,留在了德國。資本主義初期的中國,紙醉金迷,燈紅酒綠,年輕有為的合資廠長自然會有許多捧場的人,也有許多投懷送抱的女子。程輝在香霧紅粉中迷失了。其實海龜們有誰不逢場作戲的,可是程輝卻對一個叫金枝的女孩任了真。 金枝沒有上過大學,長的也不是特別漂亮,卻是個媚到了骨子裏的女人。那白嫩嫩的掐的出水來的臉上,一雙丹鳳眼看起人來斜斜地瞟上一眼,似喜非喜,似嗔非嗔,柔婉若水,風韻天然,男人們大都擋不住要心旌搖蕩一番。金枝在一個餐會裏遇到程輝,程輝談吐不凡,事業成功,使她暗生傾慕。程輝一直在工作學業中忙忙碌碌,哪裏見過如此柔媚的女子。那金枝柔柔地看著程輝,一雙美目水朦朦霧迷迷含情脈脈,程輝的心也融化成水了。當金枝柔軟光滑的身子若綢緞一般在他的懷裏滾動纏繞的時候,程輝已經整個被金枝的柔絲纏住了。 一日,程輝回家,看見金枝坐在桌子前撅個小嘴象是在生氣,看見程輝回來了也一動不動的,不似往日總往他的懷裏送上一個溫存。 程輝過去從後麵摟住了她:“怎麽啦,小寶貝,什麽事不高興了?” 金枝卻依然冷個臉,淚珠兒盈了眼睫。程輝看見了桌子上有一封江薇的信。 “我算是你什麽人呢?”金枝委屈地說。 “這。。。”程輝有點摸不著情況:“我又沒有瞞過你,你本來就是知道的。” “可是當初我也沒有想到會這樣愛你,想到有一天你會離開我,我都不知道自己還能怎麽活?”金枝說著,淚珠斷了線地往下掉。 程輝一見金枝那梨花帶雨的嬌柔,心軟的早揉成一團了:“別哭了,我不會讓你委屈的。”程輝輕輕地幫金枝擦去淚水:“我會離婚的。” 程輝來到德國,向江薇提出離婚。江薇先是震驚憤怒,繼而生氣傷心,後來卻鐵了心不同意離婚。“姐姐你千萬不要同意離婚,不能便宜了那狐狸精。”江薇的妹妹在電話裏說。是呀,不能便宜了那狐狸精,江薇每每想到程輝摟著那狐狸精卿卿我我,便心如刀割。還有一個原因,江薇沒有明說。她不想失去程輝。程輝是江薇的初戀,也是她唯一愛過的人。她深愛他,不想完全失去他。如果不離婚,也許他還會回來。 程輝磨破了嘴皮,把難聽的話都說完了,什麽我跟你在一起沒意思,我已不愛你了。你這個人木頭一樣,我對你沒興趣。可是無論他這麽說,江薇就是不同意離婚。程輝筋疲力盡地回國了。 程輝見到金枝有些汗顏,答應的事情沒有做到。金枝卻也是個解人的人兒,看見程輝灰頭土臉的樣子,一句話也沒怪他,隻問了聲:“累了吧?”以後也就沒有再提起這事,程輝對於金枝卻是越發的伶愛。 江薇經過幾個不眠之夜,下了決心帶著女兒回國了,她想要挽救這場婚姻。程輝是書香門第,他的父母一直很喜歡江薇這個兒媳婦,聰明賢淑,名校畢業,不象金枝連大學也沒上過。程輝的父親是個威儀的老人,在程輝的心裏還是有一定的份量的。老人家胡子一抖,對兒子說:“你怎麽能夠做出這麽不懂事的事,你怎麽對的起江薇,對的起你女兒。好好的一個家,你要鬧成什麽樣?”老人家下了命令:“你給我跟江薇和好了,否則看我怎麽治你!”程輝的母親雖然疼他,卻也是責怪他這事做的不對。在父母的壓力下,程輝又回到江薇身邊。 程輝雖然身子回來了,心卻沒有回來。家裏的一切使他覺得厭倦。他整天沉悶個臉,話也懶得說。江薇的心也越來越涼。這一日程輝的生日,江薇做了一桌好菜等他,可程輝直到深更半夜才回來。程輝回來看見江薇坐在一桌涼了的菜前,眼圈紅紅的,心裏也有些過意不去。他在江薇的對麵坐了下來,輕輕地說了一聲:“對不起。”江薇也沒回話,淚水卻忍不住滾了下來,抽動著纖瘦的雙肩低低地哭泣起來。 “我也沒有辦法。”程輝抱著自己的頭說:“我沒有辦法再象以前那樣過日子。放我走吧。” 江薇知道再說什麽已是多餘,能做的她已經都做了,她在離婚書上簽了字。 江薇離婚後心情低落,便想換個環境。在朋友的幫助下,她來到了美國。憑著名校電腦專業的底子,她很快找到一份工作。過了一陣,把女兒也接了出去。國外生活空間大,江薇和女兒相依為命倒也過的清靜。隻是一個女人飄泊在外,免不了有些孤寂。這天下的男人其實本質都一樣,國內的男人有條件,情人二奶遍地開花。國外的男人沒條件,偷香竊玉的心卻一點不少。公司裏來了個姿色尚佳的離婚女子,不少已婚男人心裏蠢蠢欲動。 楊毅是上海人,比江薇要小一歲。他的太太在國內是學曆史的,到美國後一直就呆在家裏,相夫教子,把那兒子教的出類拔萃,小小年紀,卻已經在小學跳了一級。他們在美國置了房子,楊毅的太太花了不少心血,把家裏家外布置的溫馨可愛又美麗。江薇的到來在楊毅平靜的生活裏漾起了漣漪。江薇聰明大方,清秀的臉上又總帶著一絲憂鬱,楊毅不知不覺地開始關心起她來。不過楊毅有著上海男人的細膩精明,他不象其他男人那麽顯山露水的,他隻是不動聲色地觀察著江薇,在江薇需要幫助的時候及時地拉上一把。楊毅的技術不錯,江薇也喜歡向他請教一些問題。楊毅在生活方麵也幫江薇很多,什麽東西該去什麽地方買,什麽東西什麽牌子好,他樣樣精通。漸漸地他們常常在一起聊天,午飯後一起在外麵散步,兩個人越走越近,江薇發現一日不見她就會想念楊毅。 一次楊毅出差去了,江薇坐在辦公室裏就是覺得心裏空落落的,一種難言的寂寞襲上心頭。她想念楊毅。過了兩天,楊毅給她打了電話,聽見楊毅的聲音她欣喜萬分。他們象往常那般隨意聊了會,楊毅忽然說:“我想念你。” “我也想念你。”江薇衝口而出,說完不覺紅了臉。 兩人是一陣長久的沉默。 過了一會,楊毅說:“我會給你寫伊妹。” 傍晚的時候,江薇收到了楊毅的伊妹。楊毅說他很想念江薇。他經常作一個夢,夢見他們在一起。江薇讓他重新感覺到那種久違的心動的美麗。他愛上她!滾燙的字句燒紅了江薇的臉,她對楊毅也是有很深的好感。被自己喜歡的人喜歡,江薇的血脈開始奔流,身體裏湧出一陣陣波濤起伏的暗潮。江薇離婚後,自信心受到很大的打擊。她覺得自己一定很不可愛,很沒魅力,所以程輝如此堅決地要離開她。看了楊毅的伊妹,她除了激動以外,也有一份飄飄然的開心。她還是很有吸引力的,不是嗎?楊毅比她年輕,也很優秀。他說他愛上她。江薇跑到洗手間,鏡子裏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子,臉泛著桃紅,一雙眼睛亮晶晶的烏玉一般。她自己也看呆了,愛情使人如此美麗。 江薇回到辦公室,腦子略微清醒了一些,楊毅是有婦之夫。她斟酌了一下字句,給楊毅回了伊妹:“謝謝你的話,這對我來說意味著很多。我也有個同樣的夢,但是我們隻能讓美麗留在夢中。” 可是楊毅並不想隻停留在夢中,他繼續用浪漫來轟炸:“你吸引我,俘獲我,你聰明美麗,占據了我整個心。我沒有辦法不想你。我不想再隱瞞我的感覺。我想你,分分秒秒都想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這些話若雨露滋潤著江薇幹枯如沙漠般的心,江薇擋不住了。她開始熱烈的回應:“我也想你,很想念你。你走近我,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為我攜來溫暖的火苗。” 楊毅:你才是火苗,點燃我心中寂睡的明燈。 江薇:那你是春風,染綠我心中無際的荒蕪。 人一陷入情網,都變成了詩人,怎麽酸這麽說。兩個人伊妹來來往往,後來嫌伊妹太慢,索性就用微軟的聊天通。想你,愛你,吻你,吻遍你全身。反正網上說話不嫌肉麻。兩個人燒得激情四濺,烈火熊熊,不成灰燼,決不罷休。 楊毅回來的第一天,先來到了江薇的家。兩個人的眼裏都燃著火苗。楊毅的唇落在江薇的額上,然後輕輕地咬住了她的唇,兩個人噬咬著,纏繞著,在一個又一個浪尖上滾動跳躍,江薇這些年的孤寂渴望全部釋放出來,激起了大朵大朵的浪花,一道亮光閃過,兩個人同時崩裂,從浪尖飛到雲端,又化作雨露灑了下來。 之後楊毅時不時地來到江薇的家裏。每個周末都會借口要去書店了,晚上有時也撒謊去加班什麽的。他的妻子竟一點也沒起疑。江薇本是個第三者的受害者,現在自己又成了第三者。 一日江薇躺在楊毅的懷裏,問他:“難道我們就永遠這樣下去嗎?” 楊毅想也沒想就說:“這樣不是挺好的嗎?結婚了就沒意思了。” 江薇的眼圈紅了,她知道楊毅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和她結婚。 楊毅見江薇不高興了,便又溫柔地說:“你知道我愛的是你,我心裏有的隻是你。就是和我老婆在一起,我心裏想的還是你。” 女人書讀多了,聽見“愛”呀“心”的容易犯迷糊。楊毅溫柔甜蜜,細膩體貼,江薇很有些依戀他。兩個人的關係也就一直這樣維持下來了。 窗外依然飄著長長的細雨,江薇的心也如這夜雨一般散著憂憂的寂寞。她打開電視機,轉了幾個台,都挺無聊的。她在床上坐了一回,不曉得該如何打發這一個清冷的長夜。最後她把自己蜷縮在一床大大的毛毯裏,把所有的無奈和心酸都包裹在了其中。她翻了個身,程輝的照片無聲地滾落到了地毯上。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valium1 Best pharma portal
All about cars and car insurance,

Googletestad monitor query,
Best ringtones,

Pussy Cat Doll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