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遲到的支票,著急不得的人生

一生豪情掃江湖,劍氣曾為社稷初。飄落米國不老心,塵埃散盡無漢楚
打印 (被閱讀 次)

其實今天很累。早上六點就出發,因為有個超市的appointment特別早。美國的員工,真的都像少爺。因為這個appointment是昨天下午才約好的。而昨天員工早早就回家了,因為隻有一個送貨。今天也隻有這個送貨。但是我昨天晚上給他發信息,討論這個送貨,他卻說:請你當我麵安排工作,不要通過手機。

加州前段時間通過法律,公司不得在下班以後發信息給員工,除非給與薪水補償。但是,他昨天白天隻工作了不到6個小時啊!今天更是隻有五個小時。但是,他既然這樣提醒了,我就不能再繼續發短信給他,否則很容易吃官司。

製造業回爐美國,根本是不可能的。土生土長的美國人即使窮困潦倒了,也還是認為自己是大爺。這種文化不改變,實業根本在美國沒有立足之地。

然後,今天還去兩家超市拿支票。不過我有些不高興。她竟然又要求一家超市的財務一起吃飯。她其實跟這個財務關係特別好。我覺得,這樣偶爾拿一次支票,根本就是朋友之間一個小幫忙。她卻要請對方吃飯。一方麵,我心疼錢。一方麵,我心疼時間。我簡單提醒她一句:朋友之間,舉手之勞不一定都需要利益交換。她卻立刻說:我自己也想見見朋友。

坦白說,這是我真的非常不滿意的地方。她這完全是說辭。如果不是讓對方幫忙把支票提前給我們,她應該不會想去吃飯。畢竟,她現在身體都很虛弱。你說讓她接受別人的善意幫助吧,似乎非常難。她一定要立刻回報。但是,當初為了應付高利貸,她又到處借錢。連我朋友的錢,都借個遍。真是很難理解。但是,為了不吵架,我隻得閉口。

一個星期下來,又有許多的文件工作,需要整理。但是我還是有許多想法想寫一下。

首先,今天收到一張$100元的捐款支票。真是非常感動。我早就不再募捐了,還有人給我寄支票。對方郵政編碼是:33610-9148, 應該是夫妻,一個姓:H開頭,名字是M開頭。一個姓:T開頭,名字是D開頭。兩位,感謝!但是這個錢,我不能接受了。因為已經停止募捐了。所以,支票我就粉碎了。

凡是給我捐款的,我都有記錄。

前幾天說人性之惡甚於癌症。今天這樣的支票,又告訴我,人性之美甚於仙女。無他,人性之複雜。人,就很複雜。而每個人的人性,更複雜。所謂多重人格,其實就是人性複雜的一個具體化。不能因為惡人太惡,就消滅人類。也不能因為善人太善,就認為所有人都是菩薩。更不能因為一個人表現出惡,就徹底否定。又想到當初那個J,當初她明明對我們做了善事,但卻最終反目成仇。就是人性複雜性的體現。她之所以行善,是為了自我滿足。但是一旦樺樺出現拖欠,卻立刻暴露出小肚雞腸的一麵。而事實上,那是樺樺最困難的時候。高利貸公司甚至威脅她,要動用黑社會。就在那樣情況下,她還是還了J的借款的90%。現在想想,我都為樺樺難過。因為當時,我也幾乎是站在J的一麵,逼迫她盡快還款。因為我根本不知道高利貸的事情。

而也在那個時候,一位T先生,是我們的供貨商。卻被樺樺挪用了9萬美金的貨款。至今還沒有還他一分錢。他也隻是偶爾問我們一下:資金回籠如何?。從我小時候,就有一份偏見,總覺得北京人豪爽,做朋友好。而上海人比較斤斤計較,摳門。而這個J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T先生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所以,美國左派反對刻板印象,也不是沒有道理。這還是說明了人性的複雜。

多說一個香港人。我曾經寫過。他十多年前是我們倉庫的房東。樺樺在最困難的時候,找到他,看能否借款。他開了兩張支票,一共16萬。然後,等過了幾天,對樺樺說:不用還了。

這裏我想說的,隻是:每個人都與眾不同。地域歧視要不得。當然,各個地方的文化不同,會在群體特性上,有所區別。但是當我們與人交往的時候,首先應該把每個人都當作特立獨行的個體。這其實是對於自己的尊重。

不過,無論如何,都是我們對不起人家。自己掉進了陷阱,還連累了眾多朋友。

好在今天又有一個好消息。我說過的那個食品工業協會前理事長,現在幫助我們做銷售。今天通知我們,A超市要訂購三個貨櫃的水!

A超市,凡是加州的沒有不知道這家超市的吧?我當初生意好的時候,曾經專門雇了一個人,專門針對這家超市,想拿下它的訂單。一直到我生意倒閉,也沒有成功。因為這家超市不是獨立超市,他們是美國最大的連鎖超市集團、也是美國僅次於walmart的第二大零售商Kroger集團下屬的超市。所以,相對來說門檻很高。管的婆婆太多。

所以,這就是我題目的那句話的由來:著急不得的人生。曾經我夢寐以求想進入他們的係統中。現在卻在根本沒有準備的情況下,進入了。

年輕時候,我總是有一種急迫感,總覺得人生應該有所成就。做事總是追求效率。而現在,經過這幾年的磨難,覺得人生其實是急不得的。努力沒有錯,但是以為努力就會有好的成果,那就大錯特錯。努力隻是一種能量儲備。但是如果沒有機遇,再多的努力,也未必有好的成功。好比我們準備了炸藥,但是沒有點火裝置的話,這些炸藥還不如泥土有營養。

這也讓我想到網友野花的留言。我刪了一條。因為她在那一條裏,直接要我關門歇業,不要繼續做生意了。說我們不是做生意的人。其實,美國作為商業社會的典範,任何人都可以做生意。做生意的門檻,不比其他行業高多少。當然,這個行業能夠成功,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我不敢說自己過去多麽成功,但是如果沒有疫情,至少不是失敗。而現在,我們不繼續做下去,怎麽生活?靠政府福利?這當然不是我的世界觀所可以接受的。而且,福利的生活品質,如何可以和正常人的生活相比?至於還債,更不可能了。所以,繼續做生意,更加努力工作,是唯一的出路。至少還有希望。

野花後來說,她那樣的說法,是因為替我們著急。這個我承認,因為她一直是非常關心我們的。但是,就像我前麵提及的A超市的事情:人生著急不得。我們現在的情況已經正在改善。最困難的時期,還不敢說過去了,但是我很慶幸:讓一些人失望了,我們還活得好好的。我甚至沒有得憂鬱症。未來,還有什麽抗不過去的?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就是人生。能遇到誰,能遇到什麽,都是人生。急不得。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