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柳蟬:七年之癢

(2005-10-02 15:11:22) 下一個
七年之癢 依漣二十三歲嫁給明哲,今年三十歲,正好進入第七個年頭。   剛結婚不久,夫妻兩人雙雙到美國留學,依漣在國內學醫,聯係了生物專業,不久美國便開放外國人考醫生執照,依漣就邊讀博士邊考醫生。明哲原來讀的是物理,看看沒什麽前途,毅然放棄,幾經轉折,聯係到商學院博士生獎學金。   兩人都很年輕,結婚前又是處子,屬於初嚐禁果,又來到這自由世界,免不了租了幾盤黃帶學習學習。這下是如魚得水,夜夜沉浸在愛河之中,甜蜜了好一陣子,這種甜蜜持續了幾年,最終導至了依漣懷孕,而且在依漣懷孕以後,兒子出世以前,達到了高潮,再沒有懷孕的恐懼,明哲在一種完全放鬆的情緒下做愛,更加樂此不疲,恨不得依漣永遠處於懷孕中,可惜好景不長,兒子出世後,或許因為生產,或許因為忙著照顧兒子,依漣就變得沒有什麽性趣了,每次明哲有所要求,總是拒絕。明哲不知所措,痛苦萬分,最後隻能強求,倒給他摸出一個規律,拒絕雖然是每次拒絕,如果照做不誤,依漣還是有高潮,但有個兒子夾在中間,兩個人牛郎織女,夜夜笙歌做不到了,地上情隻能轉為地下情,甚至有一種偷情的感覺。   偷情歸偷情,感情還是在的,明哲博士畢業後,很順利地在投資銀行找到一份收入頗豐的工作,隻是很忙。依漣讀完生化博士,也考到醫生執照,做了兒科實習醫生,更是忙得團團亂轉,小家庭沒有一個家樣子。兒子從生下來就交給保姆,跟保姆倒親過父母。明哲一直反對依漣工作,無奈以前是學生,口氣不硬,現在腰杆挺直再次提出,依漣看看老公總算有了出息,開始掙大錢,憂豫了很久,終於依了他,下決心辭職回家,辭退了保姆,專心當起主婦來,很多中國人覺得她太可惜,依漣倒是不後悔,兒子總算跟自己親了。工作以後買了房子,好好在家享受吧,女人沒辦法才會在外麵拚,如果沒有必要還是守著家好。   小家庭平平靜靜了好一陣子,直到兒子三歲,上了學前班,交了小朋友,依漣也就被動地跟小朋友的家長有了來往。   兒子有一天,拖過一個小男孩,鄭重其事地介紹給媽媽:"媽媽,這是David。"   David後麵跟著一個男人,看到依漣,大叫一聲:"哇,林依漣,怎麽是你!"   依漣也叫一聲:"哈,王家鈞,世界真的這麽小?"   世界真的很小,王家鈞的兒子不僅和依漣的兒子是同學,而且兩家住的很近。   說起王家鈞,在醫學院時和依漣同在一個小組,倆人合作得非常愉快,家鈞動手能力強,依漣理論好,一個動手,一個查書,度過了六年時光。家鈞親眼看見依漣從一個黃毛丫頭發育到該凸的地方凸起來,該凹的地方凹進去,又挨得那麽近,怎能不心轅意馬,有一陣子依漣突然臉上發光,更漂亮起來,接著就看見她和明哲手拉著手,一起去食堂吃飯,家鈞回到宿舍,懊惱不已,恨自已近水摟台還是讓別人搶去了。畢業前夕,終是不死心,鬥膽寫了三封情書,沒有回音,其實依漣二十歲遇見明哲,一見鍾情,早已不把別人放在眼裏。拿了家鈞的情書讀給明哲聽。直誇寫得好,應列入情書大全供人參考。明哲以前也讀過別人寫給依漣的情書,都沒放在心上,說說笑笑就過去了,這回倒有點認真,不高興起來,一把搶過家鈞的心血,撕成碎片扔了。依漣也沒在意。大學畢了業以後各奔東西,沒有來往。現在居然都來到美國,因為兒子的緣故,又碰麵了。明哲看見家鈞陰魂不散又追過來心裏老大不高興,家鈞每次帶著兒子來串門就沒有好臉色看,家鈞並不去理會明哲的臉色,聽說依漣考過醫生執照又放棄了,大覺可惜,不實相地當著明哲的麵說:"依漣,你是我們班成績最好的,英文又好,我們班來美國的有幾個考了好幾次都沒通過,丁民,張建中過了也沒找到工作,還在實驗室裏打下手,我也是考了兩次才通過,都不敢去兒科,隻敢做病理這種不用接觸病人的醫生,你怎麽就輕易放棄了?"   依漣笑笑指著明哲:"我嫁了好丈夫嘛。"   家鈞沒話好說,看來人家當初的選擇沒有錯。   家鈞前腳出門,明哲馬上大怒:"好容易才把你勸回家,有個安穩日子過,他又來搞破壞。以後不許你跟他有來往。"   大人不許來往沒有用,兩家的兒子偏要常常在一起玩,明哲是不管小孩的,家鈞的太太正在讀書,所以漸漸的變成每個周末,依漣和家鈞,在play ground守著兩個小頑童,依漣畢業後早早地結了婚出國,跟同學沒什麽來往,現在正好無聊之極,抓著家鈞打聽同學的事,誰跟誰結婚了,誰又離婚了,聊得熱火朝天,有好幾次,被人誤會成是一對夫妻。   有一回依漣問家鈞:"從哪騙到那麽漂亮的老婆,老實交代。"   家鈞說:"有什麽好交代的,追你沒追到,連個回音也沒有,娶誰都一樣,這個是我媽托同事介紹,回國娶的。"   依漣想起家鈞的情書被明哲撕了,很過意不去。   明哲發覺三十歲的依漣有了一個根本的變化。不僅不再拒絕,一有機會,就把明哲按在床上,揚言要強奸他,當真是女人三十如狼,正好結婚七年,現在又出來一個家鈞,莫不要出事?   依漣跟家鈞接觸多了,回到家裏,毫不掩示地在明哲麵前大讚家鈞:"你看家鈞,工作也忙,帶小孩做家務還都是他,當他的老婆才幸福,什麽都不用操心,還可以去讀書,怪不得看上去那麽年輕。"   或者:"我現在才發現家鈞什麽都會,你什麽都不會。要是你象家鈞那麽能幹,我也不至於放棄大好前程,弄得現在隻能做家庭主婦,家鈞的老婆學電腦,畢了業很好找工作。"   明哲聽著很不是滋味。是不是後悔沒有嫁給家鈞。   常常看見依漣等家鈞下班,帶著兒子跑出去,家鈞帶著兒子立刻跟出來,兩個人站在那裏說個不停,明哲問:"你跟他有什麽好說的?"   依漣理直氣壯地回答:"討教信息呀,家鈞什麽都知道,還不是為我們家好,誰讓你什麽也不知道。"   依漣越來越迷信家鈞,漸漸的,家裏有修修補補的事,依漣便不客氣地叫了家鈞來修。   家鈞倒底是個醫生,不是professional修東西的,每次修完後,東西照壞。不得不找professional來修,明哲在家裏大罵:"王家鈞是個王八蛋,不懂裝懂,哪一次修好了東西,倒頭來花了錢還欠他的人情。"   依漣樂了:"你最恨家鈞,是不是因為我老誇他。"   家鈞倒是羨慕明哲,娶了那麽好的老婆,難怪年年加薪升職,自己老婆廢物一個,家裏大小事管不好,英文也不會說,還要花錢給她去讀書,水平在那裏,讀死了也沒用。   當初娶不到依漣,也沒心思娶別人,弄到不得不回國娶老婆,好在娶到美國後還沒有跑掉,真是幸運,漂亮是很漂亮,萬裏挑一的,但婚前兩人沒有見過麵,談不上有感情,家鈞又總覺得她是為了出國才嫁給他。新婚之夜發現老婆不是處女,國內的女大學生誰沒有一些經曆,家鈞沒問,她也沒有做任何解釋,家鈞嘴上不說,心裏總有一個疙瘩解不開,花了這麽多錢娶來,還不是處女,一來後就不肯呆在家裏,吵著鬧著要去上學。家鈞懷疑她上了學自己獨立後就要跑了,好在來了第二個月懷了孕,生了個兒子,有了傳種接代的兒子使得家鈞一度狂喜不止,老婆趁機再次提出上學的事,家鈞一口答應了。上了學後心好象更有理由不在家裏,大小事不管,一點也沒有賢妻良母的樣子,哪有一點能與依漣相比。   跟這樣的老婆在一起過日子真是很累,辛辛苦苦在外麵掙錢,回到家裏還要給她當傭人,她隻是想出國讀書,自己又沒本事,家鈞覺得自己象是帶了兩個孩子的單身父親。   依漣聽了家鈞的苦腦,深有同感,覺得自己象是帶了兩個孩子的單身母親,好在一個大孩子還可以掙錢。   熱戀中感覺不到,結婚後才知道明哲完全是個寵壞的大孩子,生活不能自理,家務一樣不做,裏裏外外全靠依漣一個人撐著,這幾年吃了不少苦頭。   依漣自己功課好,總要找個更好的,這點家鈞就欠缺了一點,當年托福總考不好,而明哲,一張托福滿分的成績單,不知征服多少女孩子的心,誰知婚姻大事,不是象托福成績單那麽簡單。   現在看到做家鈞的老婆有那麽舒服,依漣倒真有點眼紅。   家鈞更是人前人後誇依漣:"能幹,裏裏外外一把手,下得了廚房,出得了廳堂,真是太能幹了。"有一次party,家鈞老婆沒來,家鈞當著眾人的麵,說:"我老婆是個大笨蛋,娶到依漣這樣的老婆才是福氣。"   依漣趕緊打岔:"怎麽能這麽說你老婆,當心我去告訴她。"   明哲回家後大笑:"王八蛋配大笨蛋,還是個雙黃蛋,真是絕配,喂,他不知道你做的飯其實難吃得要命,好象又在打你的主意了,小心七年之癢。"   依漣其實心裏癢癢的,卻掩飾說:"癢什麽?你不癢我就不會癢。"   明哲說:"怎麽不會癢,你又是三十如狼的年紀,大好的機會,當心失足。"   說到失足,就有了一次機會。家鈞在Whole sale club裏買了一隻大洗衣機,很劃算,依漣看了,很喜歡,就跟明哲商量想把家裏這個小的也換成那樣的。明哲不同意:"家鈞買的東西都是好的,你要換可以在電器店買,Whole sale club不送貨,那麽沉的東西,誰幫你搬?又不缺那幾個小錢。"   依漣不樂意了:"能省為什麽不省,就你跟錢過不去,掙幾個臭錢了不起了,家鈞也掙錢,不是照樣算計著過日子。"   明哲說:"反正你別想讓我幫你搬。"   依漣說:"什麽幫你幫我的,還不是給你洗衣服,這麽多年來你都沒洗過一次衣服,連洗衣機是什麽樣的都不知道,家鈞家的衣服是他洗的,所以他買的洗衣機是不會錯的。趁著周末,你就幫我搬一下吧。   看看明哲端坐在電視機麵前,沒有任何反應,氣得她一跺腳:"我找家鈞搬去。"   出了門後,看到天氣很好,依漣的心情也就好起來,想想明哲說的也沒錯,那麽沉的東西。搬起來確實很麻煩,也可能真省不了多少錢,但是現在吵架出來了,不如先找到家鈞再作計較。   走到家鈞家,家鈞不在,太太說:"我剛考完試,今天可以在家看小孩,他去圖書館查資料了。"   依漣告辭出來,本該回家,回到家卻沒有進門,鬼使神差開了車去圖書館,看到家鈞在那裏看書,依漣也不知該不該叫他,家鈞好象有第六感覺,抬頭看到依漣,驚喜萬分,書也不看了,收拾了東西出來,依漣才把洗衣機的事說了。家鈞二話沒說:"你喜歡我們現在去買,我幫你搬沒問題。"依漣看家鈞堅持,也同意了。   兩個人開了家鈞的Van,半小時的車程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好容易到了,正要下車,家鈞見大好時機,一把抓住依漣的手:"漣,你知道我一直喜歡你。"   依漣沒想到他會這麽直截了當,想掙脫又覺得手被他握著挺舒服,象觸了電一樣全身一下就麻了,整個人酥軟下去,手根本抽不出來,心撲撲地跳,欲望的火焰一閃一閃就要燒起來,家鈞趁機摟住她,車頭一轉,開到一個汽車旅館,依漣迷迷糊糊被家鈞扶著進了旅館,看著家鈞開了房間,又被家鈞摟著進了房間。   家鈞關上門,轉身一把抱住依漣,深情湧出來:"漣,我想你有十年了。這還是第一次可以抱你。"   偷情的快感象電擊一樣傳遍了依漣全身,三十歲女人強烈的欲火使得她什麽也不想顧了。她甚至想快點完事,趕緊回家,把這種感覺詳詳細細地描述給明哲聽,家鈞已經開始吻她,嘴裏含糊不清地說:"漣,你嫁給我吧,這次一定嫁給我了。"   依漣已完全控製不住自己,瘋狂地回吻家鈞,家鈞把十年的夢一下子抱在懷裏,笨手笨腳地不知道該怎麽辦,慌亂中一下扯斷了依漣脖子裏的珍珠項鏈,嘩啦一聲,珍珠灑了一地,這項鏈正是十年以前,明哲掏出全部財產,在青島的地攤上買了送給依漣的,這根珍珠項鏈,雖然不值錢,卻是依漣唯一的首飾,從那天起就沒離開過依漣的脖子,依漣還記得曾指著這串項鏈發過誓,一生隻有明哲一個男人,現在卻要違背誓言,而項鏈偏偏在這時斷了。   依漣並沒有要離開明哲,嫁給家鈞的意思,對明哲的愛這麽多年沒有變,明哲除了不做家務外,不抽煙,不喝酒,不搞女人,業務上一直拔尖,是個很好的丈夫。而家鈞顯得婆婆媽媽,想不到請他幫幫忙,卻陷進了情網,還是婚外情。   依漣也不知道最後怎麽掙脫了自己欲火,也掙托了家鈞:"家鈞,你看,我們倆都太強,好管事,所以娶的嫁的都是不管事的人,日子才過得下去,有時候也想嫁給你就好了。不用那麽累。可你也有主意,我也有主意,聽誰的呢?兩個人在一起,不打架才怪。我們還是做好朋友合適。"   兩個人安靜下來,緊挨著坐了一會兒,家鈞幫著依漣把項鏈撿起來,放在包裏。如果不是這串項鏈,兩人現在已成為一人,以後的生活,不知會變成什麽樣。家鈞問:"項鏈是明哲送的吧?"   依漣點點頭,家鈞又說:"這就是命呀。"   依漣說:"退了房吧,還去買洗衣機嗎?"   家鈞說:"為什麽不去,明哲不管事,以後有事你還來找我。"   依漣說:"不敢找了,再出這種事怎麽辦?"   家鈞說:"不會了,我心裏愛你,生理需要找我老婆。"   依漣說:"可是我還是愛明哲。"   家鈞痛苦地說:"我知道,否則今天你也不會在這種情況下拒絕我,我一直愛你,愛這種事說不清楚,也強求不得,答應我,以後需要幫忙就開口,看見你累我會心疼。"   依漣在家鈞臉上輕輕吻了一下,點點頭。   洗衣機終於搬回家,家鈞走後,明哲臉沉下來:"去了這麽久,有沒有搞事?"   依漣坦然地說:"倒是想搞來著,我還是頂住了。"   從來不需要向明哲隱瞞任何東西,家鈞一定做不到吧。以後還能找家鈞幫忙嗎?   全文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6)
評論
valium1 Best pharma portal
All about cars and car insurance,

Googletestad monitor query,
Best ringtones,

Pussy Cat Doll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