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醫生離婚了

打印 (被閱讀 次)

周末shopping風雨無阻, 何況今日豔陽高照呢。

因為曾經硬擠著把車開進車庫, 導致汽車門漆落, 車庫門也險些掉落,從此後先生便命令我不得私自開車進車庫, 特別是周末, 直接泊車在 drive way 上就好, 以利於自由出行。

剛剛將買回的東西放進家裏, 鄰居Nancy看見我, 就搖手招呼,我也回禮招手致意。 

哪知Nancy 從她家草地上穿越而過,直接來到我家車庫前麵。

這是自疫情以來第二次見Nancy, 第一次大概是五月份, 也是在我家的車庫前邊, Nancy 手裏拿著一個揉得皺皺巴巴的口罩, 跟我打招呼, 說要去Costco, 我說Costco進出人都有限製, 而且必須戴口罩。 Nancy說她戴口罩, 回來就洗口罩的。 我看了嚇了一跳, 那種藍色的口罩根本不是能洗的, 就告訴她我去給她拿一盒口罩來。 

今天也許是Nancy為了表示感謝而專程走過來, 所以我就站在那裏, 準備開啟聊天模式。

果然, Nancy從感謝開始, 接著就是將前後左右的鄰居近況逐一介紹, 我對鄰居的了解一般都是通過Nancy知道的。 Nancy育有二女一子, 一生沒有工作, 相夫教子,但鄰裏街坊大事小情沒有她不知道的。

當她告訴我前邊第一家著名血液科醫生Frank 離婚近三年了, 我是真的大吃一驚。 小個子Frank 估計已經快60歲了吧, 這個年紀離婚是不是有點“作”?

Nancy看出我的驚訝, 說她也是才知道, 對於消息靈通的Nancy來說Frank離婚快三年她才知道比Frank離婚更讓她懊惱。

我和Frank沒有交往, 頂多就是見麵揮手致意而已。 但是五年前Frank從醫院帶走五名血液科醫生自己建立醫院之事還是在local 引起小小轟動。 

小個子Frank 頂多1.6米, 走路行色匆匆, 倒是看得出是一個利索人物。 

最近幾年來Frank 家各種service的車輛來來往往, 幹洗店的、 家政服務的、 種花草的、 噴農藥的、 各種餐館送餐的絡繹不絕。

看來私家醫院挺掙錢, 錢多了, 是不是就想著換老婆了, 這個好像中外沒有區別, 所謂飽暖思淫欲是也。

據說現在醫生的離婚率超過20%,如果是兩口子都是醫生的, 離婚率更高。 

突然想到先生的同學成, 也是做完住院醫,開始掙錢後甩的老婆。 

成的故事挺俗套的,有人說是現代陳世美的故事再現。

成北京大學醫學博士畢業後來美國繼續深造做博士後, 未幾就將妻子及兒子接到美國,開始了恩恩愛愛, 同甘共苦再建新家的路程。 

剛來美國時很苦,記憶中最深的一件事是成說剛來美國沒有汽車, 走著去商店買麵包和其他日用品, 回家時麵包已被擠壓成碎末。 

 成非常努力, 不滿足於實驗室貧窮的博士後生活, 很早就考上了護士學校, 又因為學費問題, 一直遲遲沒有去上學。 但一直悄悄準備著住院醫考試。

後來在得知我先生考上住院醫以後, 信心大增,隨後也申報了住院醫, 有幸很快也進入了紐約某醫院的住院醫隊伍。 

其時成的兒子已經上了大學, 在美國出生的小女兒也五、六歲。成妻和女兒本可和成一起搬到紐約的, 但成妻感覺極不適應紐約的嘈雜和生活的昂貴, 還是堅持留在了原來的城市, 過起了兩地分居的生活。 

完成三年住院醫後的成努力想回到原來的城市, 奈何沒有得到任何offer, 隻好在鄰州的某個小鎮醫院工作。 從小鎮到成妻所在城市大約兩個多小時的車程, 成隻能兩周回去一次。 

如果說造化弄人也不全是, 成妻在某種程度上的貪圖小利也成了最後事情發生的最後一根稻草。

成妻堅持留在大城市, 名義上為了女兒, 但工作強度大,天天睡在醫生值班房的丈夫連一頓熱飯熱水都沒有, 這樣的日子還沒有盼頭, 如果這時有一個姑娘天天問寒噓暖, 送飯送菜, 能不動容嗎?

世上本來就沒有柳下惠。 成也就是凡夫俗子一枚。

凡夫俗子的成在小鎮醫院工作時遇到了一個女護士, 兩個同宗同族同職業同醫院同語言的的人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女的噓寒問暖, 男的以柔相待,不用時日, 成就向糟糠之妻提出了離婚要求。 

成妻一向彪悍, 長成三歲, 向來是頤指氣使的, 聽到離婚頓時氣炸了肺, 提起菜刀和成幹了起來。 

成借機離家, 別說兩周, 一月也不回去。 

成妻開始向所有認識不認識的人哭訴求救, 我也早就搬離到北邊的州, 和成妻也是有一陣沒一陣的來往, 但是當時成妻詢問我是否跟成一起去小鎮時我是堅決支持在一起的, 兩地分居多是無奈之舉。而成妻一直強調小鎮太小, 沒有朋友, 沒有中國超市, 獨獨忘了丈夫丈夫, 一丈之外都是牆外。 

事已至此, 我兩邊勸和, 對成我還發了脾氣, 直罵其狼心狗肺,而對成妻除了勸還是勸, 辦法全無。

成妻估計遭受打擊太大, 每天以淚洗麵, 電話成了她發泄的最佳選擇。 她開始有所節製, 到後來沒白沒黑, 無窮無盡的電話哭訴,及至後來已經不管我是上班還是開會, 還是晚上10點以後, 電話像顆炸彈, 隨時驚爆。 

作為朋友, 我的生活也被搞得一團糟。 

成妻從開始的強硬到最後的軟化似乎都改變不了成離婚的決心。 

成最後付了很大一筆賬之後, 終於離了。 

後來的事情我和先生都沒有過問, 隻知道成離婚不久就和新婚妻子又有了孩子。 成妻有很長一段時間在教堂裏像祥林嫂一般跟大家訴說著自己的故事。 

成的故事就發生在幾年前。 

今天先生在整理舊時相片, 說同學們要在網上聚會, 然後他指著一張照片說: 這是xxx, 現在美國, 也是醫生, 離婚了。 

我沒有驚詫。 我的前老板也是醫生, 曾經經常聊天, 告訴我們她們係裏某個醫生離婚了, 某個醫生又結婚了。

太正常不過了。

不打算探討為什麽醫生離婚率高, 其實什麽職業也沒有的或者經常換職業的離婚率更高。

但是醫生離婚格外矚目!

上星期看見Frank雇了人修理陽台, 有可能Frank打算賣房搬走了。 

是因為退休downsize 還是準備迎接新娘?且不管他, 但願離婚後的Frank 如他所願,安享晚年。

 

 

BananaeEggs 發表評論於
許多學醫的,不是自己的與趣所在,隻是追求高薪職業罷了。等自己事業穩定,卻又不願棄醫改行,被陷在泥沼中,不能自拔。自己的職業換不成,隻能退而求其次,換老婆。
艾粉 發表評論於
看好老公,嗬嗬
何時歸故裏 發表評論於
真的像國內那種製度,醫生就不會是高薪工作了。可能略比教師之類的工作高一些而已。
Norstar 發表評論於
醫生離婚率高全都怪美國的醫學院招生製度,非要大學畢業才能進醫學院,然後又得當三年住院醫,如果要當專科醫生還得再熬好幾年住院醫。等終於熬出頭來都三十好幾奔四了。醫生也是人,需要在正常的年齡成家立業生孩子。但是在當住院醫期間,掙得太少,勉強給自己混個溫飽,高薪的professionals大都不願意找住院醫。那麽住院醫隻能找各方麵比較low的,那些女人自己一輩子沒機會往上爬,嫁個實習醫生以求以後的錢。這種不般配的婚姻,以後必然解體。美國和加拿大都該向歐洲亞洲學習,高中畢業直接考醫學院。
何時歸故裏 發表評論於
不知道為什麽一邊倒的要怨成的妻子。她那倒沒有權利選擇自己想要帶的城市,保留自己的工作麽?為什麽男的找到小鎮上的工作,妻子就要帶著孩子去投奔他?女人做出犧牲保全家庭才是正常的麽?即使成的妻子真的去了,成還是和那個護士有了情況,那麽你們是不是又要說成的妻子傻了?又要說成的妻子年紀大了,不溫柔了,甩開他是必然的?人生無常,人心常變。希望你們說別人活該的時候也能自重。
花果山莊主 發表評論於
成的離婚離晚了
HBW 發表評論於
"成妻感覺極不適應紐約的嘈雜和生活的昂貴,還是堅持留在了原來的城市"。
這個時候就該準備離婚。拖那麽久幹啥?
雪狗2014 發表評論於
別結婚了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律師也有不少離婚的。
FollowNature 發表評論於
醫生據說有很大壓力。
笑薇. 發表評論於
醫生離婚率比起律師低了許多。
hibiskus 發表評論於
謝謝好故事!成的前妻做得太過分。美國離婚率很高,傳聞50%,一重要原因是很看重婚姻質量,所以有著體麵職業和好收入的醫生會離婚一點都不奇怪。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