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河東獅說

(2008-02-15 21:48:21) 下一個
河東獅說

小蠶

如果我對一個男人說,您像一頭雄獅,他一定認為我在恭維他,因而洋洋得意,高視闊步起來。

雄獅,是一個什麽概念?威武、王氣、勇敢、堅定。

如果我對一個女人說,您像一頭母獅,她一定扇我一個大耳光,立刻委屈無窮地大哭大鬧起來。河東獅,凶悍、不可理喻,絕對不是什麽讚譽之詞。

其實,人類的這種概念完全是錯誤的。

很少有人知道,動物界在評定世界上最懶的動物時,雄獅榮獲亞軍。沒錯,雄獅是僅次於懶猴的大懶蛋!成天飽食終日,無所用心。而真正的英雄正是河東母獅。她們要生育,要撫養教育後代,要保護整個群體的安全,還要為整個家庭提供食物。她們任勞任怨,相夫教子。在評定最勤快的動物時,她們榮獲哺乳動物第一名。隻因為她們衣著平平,以至於以貌取物的人類(我懷疑主要是雄性人類)忽略了她們,誤解了她們,而花大量的篇幅去盛讚那些好逸惡勞的留著披肩卷發的家夥。留給母獅們的是一個讓人生厭的惡名。真的為母獅抱不平,河東母獅才是名副其實的賢妻良母啊!

獅子的社會是一個不平等的社會。沒有一個母獅的婦女解放運動倡導者,發動一場革命,選出一個女王,締造一個母係社會,把那些雄獅們逐出決策圈,隻能蹲在門外分一點殘羹。再不濟,為了照顧雄獅的顏麵,也應該像老虎們那樣,讓他們自食其力,獨自占山為王。

雌性撐起大半邊天的事,在人類社會裏也是常有的。當然,現代的女性越來越強,女飛行員,女航天員,女總統都不奇怪,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也能做,似乎早就被證實了。隻是很少聽說女屠戶。

我倒是見識過女屠夫,應該叫做屠婦,是在麗江。

麗江被懷疑為西遊記裏的西梁女國,不知有沒有根據,瀘沽湖邊的摩挲人至今仍然崇尚母係社會是真的。麗江的女人勞作比男人幸苦是真的,多數的麗江女人比較強悍也是真的。麗江古城裏從前有一條街,叫殺豬巷,又叫屠戶街。聽人講裏頭住的屠戶多半是女人掌刀。我在麗江時屠戶街已經沒有個體屠戶了,殺豬宰羊是公家的事,大眾隻知道吃肉,隻知道肉從食品公司裏頭一車一車拉出來。後來車少了,每個人每月一斤肉票,多數人家舍不得吃,買一斤肥膘煉油,炒菜吃。那時候的人養生覺悟底,不懂得吃肉尤其是吃肥肉對身體不好,吃素抗癌,減肥。限製吃肉,是公家對大家夥兒的關懷,等等。隻知道一個勁兒地暗中埋怨,一個勁兒地尖著鼻子覓肉吃。

到底讓那些嗅覺靈敏的發現了一個買肉不用肉票的地方——食品公司屠宰車間。每天那裏有牛頭蹄出售,不要肉票,三塊五毛一套,包括牛頭一個,蹄子四隻,下水一掛。

天大的喜訊啊。雖然三塊五毛是一個大價錢,可是幾家人湊一塊,歡歡喜喜買一副來,淘洗幹淨,用大鍋煮了,可不比過年還強! 淘洗牛頭蹄是一個重活,小孩子家幹不了, 清早起來排隊的重任就落在了我們一幹人的身上。

宰牛都在淩晨,不能見太陽的。我們背個小筐,三四點鍾就來到屠宰車間的後門口。一群人水泊梁山似地排好座次,用一個物件按先來後到排成一列,有的用石塊,有的用磚頭,有的用簸箕。完成這項隆重的儀式後,我們就四下散開,有時燒一堆野火禦寒,更多的時候則繞到屠宰車間的後麵,趴在窗沿兒上看宰牛。

  

牛被牽出來了,牽牛的是幾個穿納西長衫的阿奶姆,想必是屠戶街出身,被合營到了這裏。她們頭戴青布箍子(納西人包頭),身穿氆氌坎,披一塊舊的發亮的白羊皮,說笑著,像是去趕集。唯一不同的是她們一人登一雙黑色膠皮雨靴。車間的中間是一塊大場子,水泥地麵。

  

年歲最大的阿奶姆通常是最早出場的,她左手牽著牛鼻環,拖著步子不緊不慢把牛牽到場子中間,一邊轉圈,一邊款閑話。轉了十幾圈後,牛眼發直,像是頭暈了。隻見一道白光閃過,阿奶把藏在身後羊皮下的右手飛快亮出,是一柄短斧!一聲悶響,斧背砸在牛頭的兩隻牛角之間。黃牛晃動兩下,一聲不響地倒下了。整個過程用不了幾秒鍾!剩下的工作有條不紊地進行著,阿奶不知從哪裏掏出一柄匕首,在圍腰上擦擦,動手放血,剝皮。不到二十分鍾,一頭牛就打整好了,幹淨利落,身上一滴血跡都不沾。和繡花一樣仔細,精致。

等到地上鋪上七八張牛皮,牛肉都掛到鐵鉤子上時,我們便從窗台上跳下來,蜂擁到後門口。那裏早擺好了一張大案,收錢、結帳。把牛頭蹄放到帶來的大筐裏,等著家人安排運輸。

童年時沒有什麽顧忌,不懂得穿著長裙帶著麵紗坐在鬥牛場裏看殺牛才是淑女該做的事,而趴在屠宰車間後窗上看女人殺牛是市井小兒的把戲,很失身份的事情。不過想來那時倒也沒有什麽身份好失。現在年歲漸漸大了,牙口不如從前,肉的誘惑也小了,人也變得慈悲起來,絕對再沒有膽量去看殺牛,反而多少有些信奉起牛權主義來。隻是暗中還是很敬仰那些一斧功殺牛奶奶們的神武。

漢族女人做血活,指的是生兒育女。納西女人生孩子的血活要做,動刀子的血活也要做。大田裏的粗活要做,家裏喂豬洗碗的細活也要做。當然納西男人不是雄獅,他們也非常勤勞勇敢,可是絕少有金屋藏嬌,喂養金絲雀的習俗。納西女人亦耕亦織,但沒有半分的跋扈專橫。在家裏,上座是男人的,好吃的男人先下筷。好女人最後一個上桌,最早下桌,在飯桌上要給每一個人添飯。喂孩子是女人的事,打豬草是女人的事,砍柴是女人的事,下地是女人的事。用母獅來形容納西女人的生活,其實是很恰當的。

這麽細細想來,似乎應該好好為母獅正正名。家有賢妻良母,大丈夫出去驕傲地炫耀:“俺家河東那位百裏挑一,裏裏外外一把手。”

現代社會進步了,城市河東獅也漸漸普遍起來。女人要上班,要接孩子,要看孩子作業,要洗衣做飯,要負責家庭清潔衛生。獅子姐妹們什麽也不指望,隻是希望有一點肯定,有一點支持。可以理直氣壯地對那些懶得像雄獅的人說,河東獅怎麽啦?河東獅偉大,河東獅光榮!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沒落貴族 回複 悄悄話 去年去過麗江,據木王府的納西講解員介紹,舊時納西男人主要從事精神文明建設,即煙酒茶文化的研究。不過納西家庭是一夫一妻製的,即便是木王也隻在妻子不能生育的情況下,才會納妾。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