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回憶過去的點點滴滴
博文
(2020-12-22 07:32:33)
範五不想看見鐵鷹,他覺得鐵鷹什麽都知道。既知道自己不是什麽城隍,也不可能成為啥子城隍。還知道自己來自哪裏,同樣知道這個世界的苦難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誠如老錢所說,鐵鷹是當今奉天算命界第一人,這人為了算命事業搭上一隻眼睛,不可謂不敬業。況且他對範五的了如指掌更加能夠提升知名度,至於有關城隍的種[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2-21 11:08:17)
有人經常會這麽說:“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要先聽哪個?”這是個騙局,是人世間最最無聊的騙局。等同於過把癮就死。範五覺得自己想醒過來的唯一方法隻有死掉,雖說略感殘忍,但好歹能回去。這算是個壞消息,範五心裏采用手段蘇醒的底線隻有抽嘴巴。那麽好消息[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2-20 09:16:23)
出睿親王府,範五坐在馬車上。老李無精打采的駕著車,漫無目的的前行。在範五眼裏,這座破落的王府不像是有人在住,倒好像是蒲鬆齡老先生作品裏幻化出來的鬼宅。一無所獲的行程令人失落,範五沒有找到謝睿文,回老家的念頭戛然而止。絕塵說阿文已經不做教主,法力也弱[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2-19 09:24:17)
如果一個人,總會看見身邊人升天消失,同時又會看見有人從天而降加入他的生活。會有人信嗎?精神病院大夫絕對不會相信,隻會在藥劑用量上翻倍。石奉山說那壁君老了,一定是說那壁君糊塗了,老糊塗了。這些事石奉山一定知道,所以他樂於讓範五去看那壁君,那壁君的異常[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2-18 08:05:22)
文王鼓和趕神鞭是薩滿教請神的時候使用的法器。舉行這個儀式的時候需要兩個人,一個連唱帶跳,另一個打鼓唱曲。東北人有句土話,說某人得得嗖嗖,這本是形容薩滿大神有神上身時候的狀態。這時大神渾身顫抖,似無意識,已經完全不能控製自己。其他人會認為要請的那位神[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2-17 09:48:57)
範五得到了一駕馬車,車夫是老李。在這個世界,汽車是不被信任的交通工具,他相信石奉山有實力擁有一輛汽車,但他不相信汽車是一個小小派出所所長兼包子鋪掌櫃的所應該獲得的財產。在顯化法則裏,馬車更現實一些。老李以[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2-16 08:09:52)
“鐵鷹到底看見了什麽?”“你是城隍,還是騙子?”這兩句話幾乎是同時從範五和石奉山嘴裏出來的。兩個人都極不信任對方。範五想知道的是天眼究竟是怎麽回事,為什麽會看到他是個作者,為什麽會看到他們是書中的人物。這就如同凡人開悟,終於發現眼前的一切都是被設計出來的,真正的自己無所不在,自己就是一切。這很難,至少範五覺得很難。作為一[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2-15 08:27:01)
以範五的做派,終結就是終結,結束就是結束,屁股一拍,站起來就走。可這些明明已經完本的作品為什麽要這樣沒完沒了。完本是有證明人的,豆瓣編輯給扣上已完本的灰色大印,就意味著不能再續,想續開新篇。範五暗自慶幸這個夢境沒有豆瓣閱讀的密探潛進來,否則說不清偷[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2-14 09:38:27)
拐出幾條胡同就看見了三盛園包子鋪。範五對這裏並不陌生,因為與人民電影院相對,這座電影院是範五童年時經常光顧的場所。有一次父母帶著他,興高采烈的來這看電影。是一部至今讓範五莫名其妙的片子——《追捕》,父母好像看的很來勁,而範五隻記住一個場景,日本警察的馬隊追捕男主角的時候,馬路上有一個[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2-13 08:27:01)
徐麻子的話句句有道理,他給指出兩條明路。說實話,範五打小起就沒見過薩滿教是什麽樣子。後來在書刊和影視作品裏才知道什麽是薩滿,也就是姥姥挖苦人的時候說的那句:像個跳大神兒的。這不是一句好話,大致形容有人瘋瘋癲癲不成樣子,跳大神兒是薩滿教與鬼神溝通的一種手段,像個跳大神的不但形象可怕,還不務正業[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1]
[2]
[3]
[4]
[5]
[>>]
[首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