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抓狂的貝佛利

打印 (被閱讀 次)

貝弗利是韓國人,絕對的原裝正版,看到她的人很難把她錯認為是中國人或者日本人,她的韓國氣質非常典型。不過這樣說也不完全對,我接觸過的其他的韓國人表麵上還是很謙和的,而貝弗利有點像那些韓劇裏壞脾氣的韓國人,和謙和一點點都不挨邊兒。

 

我和貝弗利在學校曾經共同修過幾門課,知道她是嫁給了一個去韓國教英語的加拿大人,修課的時候她剛有了孩子,邊帶孩子邊學習,非常能吃苦。貝弗利說英語口音很重,不過不影響她和別人聊天,最後貝佛利是MBA畢業的。

 

後來很多年我和貝弗利沒有交集,一直到我換到現在這家公司,貝佛利居然也在這裏,才又聯係上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麽,貝佛利並沒有重逢的熱情,見麵就如同不認識一般,把我想和她套近乎的想法直接扼殺在萌芽狀態了。

 

誰知道緣分這種東西真是說也說不清,後來單位機構調整,貝弗利分到了我們組,我們還共同負責一個客戶,終於我和貝佛利又抬頭不見低頭見了。不過這次共事帶給我了入職以來最不堪回首的一段經曆。

 

因為我和貝佛利平級,大家負責的是同一個客戶的不同方麵,我們各自對老板負責,客戶是老板的客戶,所以理論上來說我們兩個除了會同時出現在客戶那裏,工作上並沒有太多交集,我不需要了解她的工作進程,她也不需要審核我的工作情況。誰知貝佛利會查看我上傳到共享文件夾裏的文件,然後提出質疑,還抄送給其他組員和老板。說句心裏話,貝佛利對我那一塊並不了解,質疑的問題也隻是浪費我的時間給她解釋,所以我給她解釋過三次以後,她再發送我類似的郵件我就拒絕回答了。

 

這些我以為無關大局,所以並沒有給老板說過貝佛利給我帶來的困擾,可是沒有想到的是貝佛利去老板那裏告狀說我不回她的郵件。我的老板是個講究政治正確的老好人,就問我怎麽回事,我隻好把事情的前因後果給她講了一遍,好在之前貝佛利發郵件也有抄送給我老板,所以老板多少知道點矛盾的起因。我告訴老板我不可能回答貝弗利的每一個問題,因為這不是她的business,老板說她會和貝佛利聊一聊。

 

那一段時間我盡量避開和貝佛利同時出現在客戶那裏,她也知道我不會再回她的郵件,所以慢慢這種騷擾就少了。後來有一回我們又一次同時出現在客戶那兒,貝佛利非常友好地請我喝星巴克咖啡,還調侃自己說她是更年期有時侯會控製不住自己。我以為她改變態度這件事可以翻篇了,誰知道後來我們要去給客戶遞交一份文件,她偷偷告訴我老板我的文件有問題,結果遞交之前老板又讓我打開給她重新過目。我當時已經不願意再拿職業精神來控製我的憤怒了,我告訴我的老板這份文件我之前給她看過,裏麵的內容是她批準的,我不理解為什麽貝佛利會知道這個文件有問題,她連看都沒有看到過。老板可能也覺得說不過去,就讓我把文件重新封好遞給客戶。

 

後來回去我專門找機會和老板聊了一次,貝佛利的這種針對性已經帶給我很大的困擾,我不願意也沒辦法再和她繼續負責一個file了。我建議老板把我們招到一起討論一下,能解決問題解決問題,解決不了就換人。老板說她了解過情況,知道這是貝佛利的原因,所以她決定和貝佛利再談一談。最後我老板還抱怨說她也是第一次處理這種事情,要找有經驗的人先谘詢一下。

 

沒過多久貝佛利換組了,然後不少同事也多少知道我們之間的衝突,不時有人會過來給我講貝佛利之前在別的組怎麽給其他同事找麻煩的,我聽了既感謝又遺憾。我在想如果貝佛利來我們組之前有人告訴我她會刻意尋釁,我也許就會多少小心一些,也不至於到最後傷敵一千,自傷八百。更令我困惑的是那些經理層為什麽要維持表麵一團和氣,給貝佛利機會在辦公室可以這麽囂張,想找誰的麻煩就找誰的麻煩。

 

不過據貝佛利現在的同組同事說雖然有我的慘痛教訓在前,和貝佛利同一組的同事還是沒有躲過她的無差別攻擊。貝佛利一樣給她現在的老板發郵件說和她負責同一個客戶的另一位同事做的東西不對,雖然這也不是她的職責範圍而且那位同事的專業知識是我們辦公室公認的超強。有一次他們去客戶那裏工作,這位同事早上到了給貝佛利打招呼,貝佛利直接忽略。這位同事比我彪悍,衝著貝佛利又說兩遍早上好,貝佛利還是頭都沒抬。這位同事坐下就給他們組的頭發了一封郵件投訴貝佛利的態度,結果沒想到貝佛利也給她們頭發了一封郵件投訴這位同事早上上班給她打招呼,影響了她的工作效率。他們組裏私下議論說她是不是韓國的貴族,所以對別人才如此之傲慢無理。我不知道韓國有沒有貴族,不過就算有,我也不認為和貝佛利有關係。

 

我聽到這些傳言,一邊提醒自己再也不要和貝佛利打招呼,一邊真的是很慶幸不用再和貝佛利一起共事,也衷心的祈禱千萬不要再有機會和她共事了。

 

嵩山南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快樂紅寶石19' 的評論 : 謝謝紅寶石。握握手,氣候原因是會造成精神壓抑的。
快樂紅寶石19 發表評論於
韓國人就是非常無禮的,這個可能與他們的地理氣候比較惡劣,飲食比較單一有關。你做的非常棒!
嵩山南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灣區範兒' 的評論 : 灣區範兒好。有這種可能性,雖然我覺得她采取的手段並不會帶給她多少安全感,隻是損人不利己而已。
嵩山南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人參花' 的評論 : 花花好。他們這種告狀的習慣太討厭了,還好你的老板能夠維護手下,要不然真的就像被蚊子叮了一樣好幾天都不舒服。
灣區範兒 發表評論於
她對自己的job security 有concern,才會這樣吧。因為她和你負責同一客戶。她去其他組,也是和其他同事負責同一客戶,怕自己的業績被人比下去了。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韓國的男人更甚。有個博士後挑戰我就因為我是女的。和你這個一樣告了他的老板然後他的老板找了我的老板,但是我老板頂回去了。他們男尊女卑很厲害,女的也卑女的。同情你。
嵩山南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湖以北' 的評論 : 五湖兄早上好!這位韓國同事就是經常撲克臉,他們組的人才猜她是貴族。我私下認為她人品太壞,最好徹底拉黑:)。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寫得很生動。也遇到到不同的韓國人,好的好得見麵就聊漢字,差的就是撲克臉,不願交流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