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11-19 17:37:26)
講幾個家婆奶奶的小故事: 家婆奶奶解放後跟著我老舅去了上海,再也不用給人做衣服了。 家婆奶奶在上海,家務之餘參加了街道上的掃盲班。掃盲班結束後,她就用那課本做字典,用一隻禿毛小楷毛筆,經常給我老媽寫信。我曾經試著讀那些信,可她老人家寫的都是樅陽話,寫的那些字,都是從課本裏找出來拚湊的諧音字,我根本看不懂。我媽說過,家婆奶奶的信不是[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11-19 12:14:06)
大家族出生的奶奶手很巧,什麽樣的家務、女紅,都難不倒她。 奶奶特會做鞋子。解放前夕,她用這門手藝養活了自己。解放後,直到1960年代,我們這些孫輩還在穿她做的鞋。什麽單鞋、涼鞋、棉鞋,方口的、圓口的,帶或不帶鞋襻子的,有沒有鬆緊的,花的、素的,既好看,又結實。在奶奶的床底下,有一大袋子做鞋的大、小萱子,一盒子切鞋邊的鋸形刀子,一把錘鞋底[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11-17 13:24:56)
小時候常聽父親念叨:“小小涇縣城,大大茂林村,村頭唱大戲,村尾不知道。” 坐落在安徽皖南山區的涇縣茂林鎮,舊時,是個遠近聞名的大村落,曆史上名人輩出,著名的“皖南事變”就發生在這裏。可惜,自從村子被日本鬼子一場大火燒掉三分之二,也有說四分之三五分之四的以後,風光不再。 公元1905年,我奶奶出生在茂林一戶“大夫及第”的[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2019-11-15 20:35:39)
家婆奶奶有了我老舅,生活比以前艱難了許多! 每當有衣服做的時候,家婆奶奶就背著繈褓中的我老舅,到顧主家做活。做活時,在顧主家借個小搖籃擺在腳邊,一邊做活,一邊不時的用腳搖一搖。對於雇主的白眼,她隻裝作沒看見。沒有衣服做的時候,家婆奶奶就在祠堂的房前、屋後、山邊邊上開荒種菜。種的菜吃不了,還拿出去賣錢。她還用蚊帳布做成小網,在小河邊[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11-14 02:32:26)
我們家稱外婆為家(ga)婆奶奶。 小時候,我最愛在夏天的夜晚,躺在自家門口的涼床上輕輕地唱:“月亮在白蓮花般的雲朵裏穿行,,,,,,我們坐在高高的穀堆旁邊,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那優美、動聽而又略帶傷感的旋律,那娓娓道來的苦難哀訴,和母親講的家婆奶奶的故事是那麽相似,所不同是,母親的故事比那首歌更真實、更悲涼、更讓[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八月底,帶著強強,拖著簡單的行李,在老媽的淚眼、弟妹們的再見聲中,我和兒子通過繁瑣的驗關、出關,終於登上了上海至日本東京的華航波音747班機,開始了初出國門的旅行。 飛機上的大多人都是第一次出國,一點乘飛機旅行的常識都沒有。 上機後,大家都各自忙亂地尋找自己的座位、擺放行李、互相打聽飛行目的地,亂哄哄的。我帶著好奇極強,喜歡亂跑、亂動[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11-09 20:30:32)
時間過的真快,屈指算來,我帶著兒子,離開故土陪老公來北美讀書已經卅餘載。 那年,京城裏發生了大事,我工作的江城XX大學,也籠罩在一片緊張的氣氛中。學生們不上課,校內校外地遊行,甚至還說,要上京聲援,如果學校不批準就臥軌。學校裏鬧的烏煙瘴氣,十歲的兒子強強放學後也不回家,跟在校內遊行的大學生後麵,屁顛屁顛地看熱鬧,回家後,被我好一頓罵[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
[11]
[12]
[13]
[14]
[15]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