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拜,從此隻能夢裏見

打印 (被閱讀 次)

2023-11-19

 

世上有一句四字言,所有人都不願聽到。我手機響時正在辦公室開會,聽到這句話似乎也沒有震驚,居然還不慌不亂地把手頭上的工作處理完。這句話是:"媽媽走了"。這天與我爸爸走時盡管相隔十幾年,卻恰巧同月祭日後一天。難道是她特意等到過了這個日子,與爸爸有什麽靈魂的約定默契?

 

自從去年底心梗緊急送醫院後,媽媽得過新冠,也得過腦梗、肺炎、腎肝衰弱等各種炎症和器官疾病,幾次急診和病危通知,多虧至親盡心照料,居然都撐過來了。熬過幾年新冠疫情鎖國之後,我幾個月前回國去醫院看她。她幾乎無意識,形容憔悴,以藥物維生,我心裏經常為一個念頭掙紮:值得繼續嗎?我以為她長期臥病昏睡已經喪失意識,可有一天她居然難得地睜開眼看我,還叫得出名字。這是什麽母子心靈的感應嗎?我又開心啦。最近她又進醫院急救,盡管我早有預感,真到聽到那句話的這一刻,下意識仍不相信,腦子似乎仍照慣常運轉工作,直到一個接一個的電話和信息打亂思緒。我早就想過幾十遍,以為有充分的思想準備。現在卻不願意去想,也不敢想,可一人獨處時卻不由自主地又去想。回家翻起積塵的舊相冊,一邊看,一邊腦海裏回放一幕幕:

 

癱在白被單下,戴著插著管子麵罩的枯槁的無助病人;

新冠疫情鎖國期間,反複問兒子什麽時候回去的期盼聲音;

因為耳聾說幾遍也聽不清而道歉,但聽懂後笑容燦爛的老太太;

最後一次“陪兒子”坐火車走親戚,精神抖擻憶當年的老媽;

年過七旬與老伴又去照相館,穿白紗、紅袍結婚禮服的“新娘“;

退休後到處旅遊,坐在咖啡館前悠閑喝咖啡的優雅女士;

拉著蹦蹦跳跳的小孫女,在小區裏散步散太陽的慈詳奶奶;

為招待兒子媳婦回家忙前忙後,指手劃腳的家中領導;

不怕招兒子煩,在各個景點總拉著子女擺拍合影的旅遊大媽;

在昏暗燈光下,默默為兒子織著新年毛衣的辛勤織女;

全家圍坐一邊包餃子,一邊誇小幫手餃皮擀得好的正能量大廚;

在高淡闊論的男人身邊靜靜地聽著,並不時微笑點頭的賢慧妻子;

因為愣頭少年兒子口無遮攔,而氣得躲在床角落淚的無奈家長;

借一盤石磨讓兒子幫忙,一起水磨糯米粉包元霄的能幹主婦;

在叮叮咚咚的工地上戴著柳條安全帽,指揮工頭的幹練建築師;

自行車後座上帶著小孩,在漫山梅花盛開中兜春風的颯爽騎手;

在照像館裏抱著胖小子,年輕洋氣的美麗少婦;

在校際專業交流會上,靚麗容貌閃瞎一位男士雙眼的新晉女教師;

梳著兩條粗大辮子,青春無敵的清純女大學生;

……。

有幾幕我沒親眼見過,隻聽人說過,我腦補畫麵,或者在照片上見。媽媽曾經也是位超級美麗又聰明的美少女耶。

 

親人逝去,中國人傳統要悲哀已失去的美好,西方人傳統則要喜慶曾擁有的美好。據說壽命超過90歲是喜壽善終,我應該欣慰釋懷的。可是一堆理智的自我安慰,似乎也不完全有效。獨自空坐,莫名一波悲哀夾雜後悔從我心頭翻滾而起,又奪眼框湧出,止都止不住。媽媽應該也希望我們快樂吧。我會感恩她帶我到這個世上,一起享受許多曾經有趣又美好的時光,那許許多多現在想起來仍會開心的回憶。爸爸十幾年前走了,又曾在我夢裏回來。也許有天堂、有轉世、有祖宗之境、有另外一個世界。人生歸宿在哪裏,是我感興趣的問題。現在媽媽也走了,媽媽去見爸爸了嗎?我將來還能再見到媽媽嗎?不知道。我隻知道立即買機票回去,見媽媽最後一麵,再說一聲謝謝。送媽媽的骨灰,去和爸爸的靠在一起。也許靈魂真的永生呢。

 

今生今世從此以後,隻能夢裏見。媽媽,拜拜!

……

今晚我會做夢嗎?

 

 

 

望遠鏡2015 發表評論於
寫岀來自己的感受,好很多。謝謝大家的安慰!
雪狗2014 發表評論於
媽媽好漂亮。 RIP
藍鯨芸 發表評論於
優雅知性的美麗媽媽,解脫了病痛和天國的父親相聚你要感到欣慰,人生在世終有一別。
藍鯨芸 發表評論於
優雅知性的美麗媽媽,解脫了病痛和天國的父親相聚你要感到欣慰,人生在世終有一別。
微風拂麵來 發表評論於
媽媽年輕時端莊美麗,老了也優雅大方。解脫了為她和老父團聚高興。不要悲傷。保重。
亮亮媽媽 發表評論於
兒子思念母親的好文,讓人感動。每一幕都是母親的愛,溫馨的回憶。望節哀保重。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