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糞二十年 風雨夜歸人 五,躊躇滿誌

打印 (被閱讀 次)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南加州的經濟狀況不錯,移民人數劇增,房地產行業更是木秀與林。我隨老板南北加州上下跑,一個月跑兩個來回舊金山灣區到南加州橙縣是常事。仗著年輕氣盛,精力充沛,曾經有過一天跑一個來回,八百多英裏相當於1300公裏。送老板夫婦北上舊金山,他們兩天後會從舊金山飛離美國。早上從南加州橙縣動身,顧及他人性命不敢開快車。旅行車特別定做,五排改四排,後麵拆掉三排,換成兩排單座沙發椅,第四排可放倒睡覺,便於長途旅行,也安裝了電視錄影機給他們老兩口打發旅途中的無聊。中途休息兩次,包括吃午飯。大老板平時再凶再王道,坐上我開的車,一切由我安排,一切行動聽指揮。有時帶一車人去旅行,都是長輩,七老八十,七嘴八舌各有主意,老板讓都閉嘴,吃住行全交給我們這兩個後生負責。正副駕駛法定屬於我們倆,便於商量安排行程,其他人在後麵盡管開開心心閑扯蛋。當然,我們也會詢問大家的意見,吃好玩好住好,人人哈皮。

五號州際高速公路穿過洛杉磯市中心,翻山越嶺,之後一馬平川,縱貫加州中穀,沃野千裏,膏腴之地。超過四分之一的美國蔬菜水果產於這裏,整個加州支撐了全美國將近一半的產量。我爺爺三十年代生活在香港,加州著名的新奇士Sunkist橙子那個時候已經漂洋過海了。我有個房客,是南美洲來的移民,貸款買了輛集裝箱車,每個月往東部各州送貨一兩次。很多第一代移民非常勤奮,通過不同途徑在美國打拚。第一代移民是最好的房客一群,包括老墨。中加州重鎮是Fresno,我們來看過房子,順便買點新鮮的菜蔬瓜果,采摘櫻桃,摟草打兔子捎帶著。不過,Fresno是窮農業縣,看過報道,有一個年份九分之一的人吃政府補助,這樣的地方搞房地產不會有好果子吃。

離灣區還有一個多小時路程,在Stockton 以南轉580freeway向西,過十幾公裏長的半島東灣大橋,直奔目的地。Stockton 是許多灣區華人房地產投資的新興外圍城市,房價一度哀鴻遍野,熬過艱難困苦已經起死回生。

傍晚時分直接開到港式名餐香滿樓,飯後回到著名的富人區希爾斯堡家中,安排好接班。老板的朋友,斯坦福大學教授,深度近視,眼鏡像燒酒瓶子底,在我來美國之前是他負責接待。年齡也快到退休了,老板坐他開的車不放心,才啟用了我。此次臨時幫著送趟機場,老朋友之間不可能像我年輕力壯,可以24小時待命跟隨。

然後和老板夫婦告辭,孔席不暖,墨突不黔,北京大白話就是屁股還沒坐熱乎就顛了。開另一輛大奔五百,風馳電掣,午夜狂奔,六小時一口悶,一杵到底,淩晨回到橙縣。第二天要出庭打官司,是替老板和房客打官司,屬於擦屎的爛活。這樣的玩命事情不能說,老板還以為我戀家,急著回去呢?這次是獨自駕車,家裏那位有課考試沒有跟來。

上法庭的事情不能延誤,更不能當兒戲。24小時的反差有點大,前一晚還在北加香滿樓鮑參翅肚觥籌交錯,第二天西裝革履人模狗樣正襟危坐在南加法庭上,中午三明治果腹。自己有房子之前的幾年裏兼職PM,有一堆趕人出庭的爛事。每天都是眼前和苟且,時而會憧憬詩和遠方,還沒敢去想躺在沙灘上數錢。

老板給我簽了一份授權書Power of Attorney,把給兩個孫輩的房產由我全權負責。其實我比他們大不了幾歲,和我妹妹差不多年齡,老板強迫他們叫我叔叔。富家子弟正在波士頓念書,生意上的事情不聞不問,隻是寒暑假飛過了來找我們,跟我們一家一起去旅行。老板事先從國外電話打招呼:

"他們嫌我們老,不願意和我們出去,boring,就想跟你們,自由。但要適當要管束一下他們,不能讓他們胡來"

老板娘寵孫子女,每一次都要仔細詢問細節,除了叮囑安全,也授意在消費上寬鬆一些。這沒有問題,又不花我的錢。他們有時帶男女朋友,我盡量幫他們打馬虎眼。他們家是開大酒店的,不稀罕住的高檔,我帶他們住country inn,別有特色,有些是包早晚餐,half board,很有歐洲風味,一幫二十來歲大學生高興的要死。但是country inn的硬件設施不行,有的房間沒有獨立衛生間,要共用,這些人圍著我們拍馬屁:

"Uncle,帶浴室最好的大房間你們住,我們有個地方睡覺就行,睡沙發打地鋪也沒關係!"

當然,這也是在我拿到兩個執照之後,屬於licensed person,擺脫了做粗工的勞動人民。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有資格做PM-property manager。我給他們成立個有限公司corporation,有什麽難事自己一人扛,不讓老板和其他人操心,也不計較個人得失。再說,別人知道也沒用,幫不上忙還瞎著急,添亂,更會動搖我做事情的決心。

這也離不開老板的絕對信任,僅一兩年後,南北加州五輛車子和兩處豪宅包括保險箱(裏麵可有好東西)的鑰匙悉數交給我們手裏。一年裏大多半時間老板不在美國,我們一家人的生活比較輕鬆自在。自己的房地產生意剛剛起步,手裏管理別人的也就二十幾個,說實話,管這點房小菜一碟。即使有空房出來,我一個人油漆清潔維修都搞定了,需要人幫忙隨時去Home Depot門口抓一兩個小墨來用。

有一次正粉刷油漆一個公寓房,猛然想起老板下星期駕到,勞斯萊斯Rolls-Royce還沒有換機油。於是放下手裏的活,提車開去做服務維修。名貴車汽油錢一般人也伺候不起,一加侖走九英裏,本田豐田走三十多沒問題。先去加油站加滿油,加油站那廝狗眼看人低,見我穿一身油漆服,灰頭土臉開輛勞斯萊斯,居然跟我要駕照看看!

我這個人臉皮厚,能屈能伸,到美國後不久就考下駕照,第一輛車是雪佛蘭-傻太仙Chevrolet Citation。雖是破舊的二手車,家有敝帚,享之千金。$880美元,6缸,出過次車禍,對方是一輛日本豐田闖紅燈,被我的這輛有如坦克給撞爛,我的車安然無恙。第二輛是station wagon,便於攜帶工具,略好點,三千塊錢。讓太座開破車沒麵子,她的第一輛車是嶄新Honda Accord,第一代老留學生來了就開新車的恐怕也不多。她這個人愛惜東西,自己的車舍不得用,如果我有時間最好是讓我接送,坐我的破車也沒關係,有時候我也用老板的車。

換好機油,辦完事情,順路去學校接老婆回家,剛好和幾個台灣香港同學一起出來在停車場。看她上了我開的勞斯萊斯,可以想象當時的場景,眾人頓時驚呆錯愕!第二天見麵就追問,昨天來接你的是什麽人啊?港台學生富有也沒有開勞斯萊斯的啊!

沒聽說過任何一個煤礦工人靠挖煤又多又快能當上了煤老板,給別人做馬仔也不可能搖身一變發財致富。於是鬥膽向老板借錢,掙紮一下,試圖改變命運。沒敢大開口,提出借十萬。老板很不爽,冷冷的一句,你拿什麽還我?看的出來是擔心我翅膀硬了後飛走,我首先做出保證,如果不被雷決不離開。其次是給具體方案,從工資裏每月扣除$1000本金加上利息,當時三年以上定存有9%,活期4%,大致按活期算,$400的利息,每個月從工資裏扣除$1400。

老板準奏,讓我從他帳戶裏轉十萬出來到我們的帳戶。您也許好奇,我的兩千薪水扣完還剩幾百怎樣生活?首先住房是我們最大開支,不用花錢;其次兩人之一要保持學生簽證,不管誰上學老板認為他有責任,學費包了;還有一切生活開銷包括吃飯和擦屁股紙都從老板帳戶出,再說老婆周末還打份零工。所以,我拿到十萬塊錢後,沒有顧慮,躊躇滿誌,準備耗子玩牛,大幹一場。

老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海澱網友' 的評論 : 你說的對,我的確做過些出格的事情,我老板也說我,你的膽子太大
海澱網友 發表評論於
》新美洲虎 發表評論於 2021-09-14 16:05:10 大哉老朽,因為在美國當地主

=====

初生之犢不怕虎。您讀到了他說的,沒有讀到他沒說的。Good luck.

老朽 發表評論於
再次謝謝各位閱讀,更希望聽些糾正錯誤
key_east 發表評論於
老朽雄文,一出必讀!風趣幽默,把掏糞一事寫成老少皆宜,大快朵頤的樂事
新美洲虎 發表評論於
看了老朽幾年的帖子,第一次留言。大哉老朽,因為在美國當地主,竟然當成了眾地主的偶像!
ID的D主 發表評論於
從細微處可以看到老朽成功的必然性。
老朽 發表評論於
謝謝各位閱讀評點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不簡單!
逍遙白鶴 發表評論於
有誌(+智)者事竟成,厲害!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好博文,讚一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