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武漢肺炎首發在美國

人隻不過是一根蘆葦,是自然界最脆弱的東西;但他能夠思想。
打印 (被閱讀 次)

如果武漢肺炎首發在美國
    -比較美國H1N1反應和中國新冠肺炎反應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國2009年是如何應對H1N1疫情的?也許經驗可以借鑒。

2009年H1N1的發源地是墨西哥。2009年3月30日,一個加州兒童出現流感症狀,一周後康複。接診機構發現無法判斷病毒類型後,立即上報加州公共衛生部門,加州於4月13日通知CDC(美國疾控中心),14日送達病毒樣本。CDC當日確定是新流感病毒。加州另一病童3月28日就診,4月17日CDC收到樣本後立即檢測並告知加州各公共部門。隨後,CDC追蹤兩個案例的感染源,發現沒有豬接觸史,懷疑這種病毒已經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4月18日,CDC上報世界衛生組織。
4月21日,在接到第二個病例的第四天,CDC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布疫情。啟動疫苗研發;要求加州上報所有不能分型的流感病毒。
4月22日,CDC啟動針對H1N1疫情的緊急行動中心。
4月23日,CDC收到德克薩斯州提交的另外2例H1N1病例。同日,CDC完成墨西哥送來的病毒基因序列測序,確定是H1N1病毒。
4月24日,CDC將2009 H1N1病毒的完整基因序列上傳至國際流感數據庫。
4月25日,世衛組織宣布2009年H1N1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4月26日,美國政府宣告H1N1為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警戒級別為0,相當於WHO的Phase 5。CDC發貨抗病毒藥品。

報警和啟動緊急響應是防治流行病的最關鍵環節,再看美國對H1N1的防控。美國是聯邦製國家。CDC負責啟動警戒,試劑分發,藥品調配,疫苗開發和防治指導書,具體防控權限都在地方政府。根據各地疫情的嚴重程度,地方政府采取了隔離病患,停止公共集會,暫時關閉學校等不同措施。歸根結底,H1N1是一種流感,遠小於新冠肺炎的影響,不必采取封城等極端措施。有人根據CDC的預測模型,說由於對H1N1防治不利,美國六千萬人染疫,1萬4千人死亡。澄清一下,這個數字是基於數學模型的估計,不是實報的確診和死亡數字。實報數字是確診115,318 人,死亡3433人,包括並發症死亡。這和每年發生的普通流感相似。據環球時報報道,中國科學家在《柳葉刀》發表文章,估計中國每年因流感死亡的人在84200-92000之間,遠遠高於CDC估計的美國H1N1流感死亡人數。

再看中國的2019新冠肺炎的時間線:

中國自2004年就在硬件上花費了三千萬建成全球規模最大的傳染病疫情網絡直報係統。宣稱任何一個傳染病病例,從縣衛生院一級直達北京的疾控中心,隻要4個小時。

2019年12月1日,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出現。12月8日首例病人就診。12月疫情迅速增加到40多例。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將情況匯報給區疾控中心。12月27日廣州微遠基因公司測出這是一種與SARS相近的新型病毒;12月29日院長夏文廣直接向湖北省衛健委、武漢市衛健委疾控處報告;疾控處指示相關醫院展開流行病學調查。12月31日,武漢市疾控中心發布情況通報。發現47例中14例無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同日國家衛健委派專家赴武漢調查。

2020年1月1日,國家衛健委成立以主任馬曉偉為組長的疫情應對處置領導小組。同日,武漢公安通報8人因散播疫情的“不實消息”被傳喚,3日訓誡李文亮等多位醫生。
1月2日,武漢病毒所確定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這是事後最早宣稱的測定時間)。
1月初,國家疾控中心向中央領導通報,認為不明原因肺炎,有傳播風險,應立即采取行動,包括在公共場所防控等。該病毒與沙士病毒相似度極高,中央應及早行動。
(根據中國疾控中心發布的的流行病學回顧調查,2019年12月31日前,全國已有104例患者發病。)
1月7日據習近平自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對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但要求不要因此造成恐慌而影響春節節日氣氛。新華社發的會議報道隻字沒有提武漢疫情。
1月9日,武漢大學尚重生教授接受央廣湖北記者站站長左艾甫采訪,內參反映已發生公共衛生事件,政府部門必須啟動危機管理的有關程序。
(根據中國疾控中心發布的的流行病學回顧調查,截至2020年1月10日,疫情已擴散至全國20個省份的113個縣區。1月1日-10日已出現653例。)
1月15日,國家疾控中心內部將反應級別提升到1級,但是隻作為內部準備,內緊外鬆。
1月17日,中央仍沒有升級警戒,習近平於此日開始訪問緬甸,19日回國後繼續到雲南考察直到1月21日返京。
1月20日,鍾南山肯定有人傳人現象。習近平當日批示疫情防治工作,強調“加強輿論引導, 堅決維護社會大局穩定,確保人民群眾度過一個安定祥和的新春佳節。” 同日,衛健委發布公告,新型冠狀肺炎被納入法定乙類傳染病,按甲類管理。
1月21日,國家衛健委收到全國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病例291例,疑似病例54例。
1月22日,湖北省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二級響應。
1月23日,習近平在全國春節團拜會上發表講話,但內容並無涉及武漢肺炎疫情。同日,武漢封城。
1月24日,湖北升級為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
1月31日,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宣布此次疫情為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綜上所述:美國H1N1疫情從醫療部門到州衛生部門再上報到CDC,大約兩周。但決策係統相當快。 CDC在收到兩例病例後立即追蹤感染渠道,懷疑人傳人。4天後收到4例病例立即發布警告,立即上報WHO。從最初的兩例患者,到WHO宣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隻用了26天。而中國,從第一例感染病例就診開始的第26天,正是李文亮被訓誡之日。

美國缺乏完備的傳染病直報係統,各州自成體係,各自為政, 高度碎片化。但CDC總負其責,決策公開透明,媒體監督通暢。州一級衛生部門和CDC沒有隸屬關係,隱瞞或延遲上報,沒有任何好處,上報CDC更會得到聯邦在疫情防控的資源和支持。政府部門和疫情防控各司其責,多元化領導,分權製,不會利益衝突導致隱瞞疫情。沒有維穩考慮,疫情發布不受掣肘,疫情發表快捷果斷。

對比中國這次疫情從首例就診到上報到省級衛健委,花了三星期,直到積累了40多病例後才啟動上報。其中14例無病源接觸史,也沒有懷疑人傳人。4小時速報係統如同虛設。因為責任太大,誰也不敢負責,速報係統無人敢於啟動。由於醫生等專業人士在微信群上發消息被訓誡,誰也不敢承擔喊第一聲“狼來了”的責任,基層醫院維穩第一,顧慮重重。不像美國醫院,職責明確,沒有顧慮,發現無法分類的新病毒,就立即啟動上報。

不過基層的遲緩並不嚴重,隻比美國H1N1反應慢了一周。似乎也沒有有意的瞞報。與美國相比,中國反應最慢的是在最高層決策。

更慢的是決策大腦。12月31日,國家衛健委和國家疾控中心接到報告,1月2日,新病毒全基因組序列測出。為了在春節團拜會的中國夢的重要講話不被幹擾,為了穩定,為了春節氣氛,疫情被今上留中不發。按照中國的傳染病防治法,宣布大城市為疫區需要國家最高層決策。但是大權獨攬,自上而下的一元化專權造成延誤。關鍵的1月17-21日,天子在外麵巡視。直到1月20日,在雲南巡狩的今上發出指示後,國家衛健委才敢發布公告,新型冠狀肺炎被納入乙類傳染病,按甲類管理。1月22日,湖北省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二級響應。但是20多天過去了,武漢已糜爛,不得不封城。到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此次疫情為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已經過了32天。到啟動緊急事件響應也用了23天。最高層的不作為,流失了黃金響應窗口。相比美國對H1N1疫情的CDC同樣的響應時間的8天和9天(見下表),中國最高決策層像得了老年癡呆症。

中國雖然有巨資打造的完備的傳染病直報係統,但人工啟動門檻高。決策係統不透明,決策人不受媒體和輿論的監督。政府職能和疫情決策都由自上而下的一人拍板。大權獨攬,維穩,經濟和祥和氣氛的掣肘,疫情決策就這麽被拖延了。即使有最好的神經反應係統,但是麻木的終端觸覺讓啟動滯後,最致命的是遲鈍的大腦反應,終於造成疫情大麵積擴散。

疫情事件
 
從首例就診到上報到國家疾控中心的時間
 
從國家衛生部門接到病例到啟動緊急事件響應
 
從國家疾控中心接到病例到WHO啟動緊急事件的時間
 
啟動疫情防控時的病例數
 
確定疫情人傳人的病例數
 

美國2009 H1N1
 

2周
 

9天
 

8天
 

4
 

2
 

中國2019新冠肺炎
 

3周
 

23天
 

32天
 

291
 

>14
 

比較上表列出的中美在疫情中的反應時間,中國最慢的是在國家一級的對疫情緊急響應啟動。

在明末崇禎帝有三次可以挽救亡國的機會,遷都、議和,封李自成西北王分天下。但因為皇帝和大臣都不想承擔責任,承受罵名,君臣互相推諉,爭當縮頭烏龜,三次機會都被延誤錯過。崇禎帝有一個毛病,喜歡甩鍋,找替罪羊。弄得部下在決策之時,都不肯負責,能推就推,能躲就躲。寧願大船沉沒,也不先淹死自己。於是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的行為發生了。我們常說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但是在錯誤的機製下, 三個諸葛亮,不如一個臭皮匠。三個和尚沒水吃。每一個人都是明白人,在一起做了愚蠢的決定。這是決策機製的問題。如果龍椅上坐著一隻豬,就更糟糕了。

lzr 發表評論於
現在的情況和當時的估計類似嗎?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三顆石頭和dell_dell' 的評論 : 城頭登了,你們的消息是環時胡總編加工源自日媒的假新聞。轉發之前,要腦子想想,用常識過濾一下,看看來源,就少了很多不負責任的轉發。事後也該大膽站出來,來個光明磊落的澄清。別讓他人為你們不負責任的假消息,浪費時間。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ochii' 的評論 :沒錯。
oochii 發表評論於
在中國的官場上,不管是在哪一級,或是在什麽部門,大家想的都是不要出錯。沒有政績沒關係,隻要不出錯,官位不會丟,福利少不了。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下,要讓這樣的官員做出有重大疫情到來的決定是非常困難的,所以最後從國家衛生部門接到病例到啟動緊急事件響應花了很長時間。實際上這是一種瀆職罪。
jay_walker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獨裁體製的短板!這次起碼聖上頭腦還算清晰,過幾年再老點,象太祖那樣,腦袋糊塗點,更要麵子,國家有難反應會更遲鈍!老百姓會更遭殃!當然,獨裁體製也有些長處,是一把雙麵劍。
思蘆 發表評論於
聲明:這個平台不散布任何沒有根據的傳聞。請不要在這裏傳播未證實的傳聞。清先用腦子想一想,如果有的話。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ufficient' 的評論 : 你的數據不準確,這是 CDC的數據 https://www.cdc.gov/flu/pandemic-resources/2009-pandemic-timeline.html,
4月26日,美國政府宣告H1N1為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警戒級別0,相當於WHO phase 5.
空泛的指責沒有任何實據支持隻能表明你的bias立場。
你引用的文章也是一個基於模型對世界範圍的估計。一家之言。
sufficient 發表評論於
You are cherry-picking and making up facts to fit your arguments. For timeline should reference to the timeline in the following link:

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09_flu_pandemic_timeline

US government did not issue national health emergency until October 2009. The resulting death was a lot higher: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swineflu/2009-swine-flu-outbreak-was-15-times-deadlier-study-idUSBRE85O1DF20120626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前後左右' 的評論 : 如果你2009年親自在美國,你應該知道H1N1是一個遠比武漢肺炎影響小的疫情。你的死亡的數字是CDC基於模型的估計,不是實報的確診和死亡數字。死亡數估計包括流感引起的並發症。CDC實報數字2千5遠小於你的數字。和每年發生的普通流感相似。每年流感都不會要求強製隔離。美國當時采取的方法是,染病者自我隔離,疫情嚴重的地方學校暫時關閉,取消集會,開發疫苗,調集藥品。我認為這些措施是符合美國當時的疫情的。這些措施和中國2009年H1N1的措施相似。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海澱網友' 的評論 : 謝謝
前後左右 發表評論於
不可否認,美國在上報方麵做的是很好。問題是然後呢?一萬二千國民死亡。在防控上,美國做的並不好。幾乎是無所作為。
海澱網友 發表評論於
OMG. 這文章厲害,直刺要害。誰寫的?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一個封閉空間不能和一個國家相比。方法之爭和偶然性其中作用很大。美國的撤僑和之後隔離就相當有效。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日本的鑽石公主號遊輪不正是如此嗎?這十幾天來的表現和感染率(>600)不是比中國差多了嗎?別忘了日本的醫療保健係統在發達國家中遠遠排在美國之前。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你的意思可以總結為:把小事拖成大事,把大事釀成危機,再舉國之力應付危機,再把喪事辦成喜事。然後厲害了我的國。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如果可以假設的話,可以明確的預期疫情在美國造成的後果將是致命的。首先,不可否認美國的控製管理診斷防控檢測等手段和方法都是一流的,很科學的,反應速度也很快的。並且,美國地大人口密度比較低,除了大城市的一些平民區之外,總體衛生條件還是比較高的,所以病毒感染等大型流行病並不容易快速的傳播開來。但不能不看到的是,如果疫情發生大規模的傳播,美國最致命的缺陷就是:第一,美國的醫生,包括護理人員,包括醫院和所有醫療保健公司都是高度商業化的,私人擁有的。醫療保健在美國是最貴的資源和商品之一。在全國發生疫情的情況下,美國政府根本上無法操縱掌控和調動這些醫療資源。想象一下美國的醫生吧,他們一輩子都是最高薪養尊處優慣了,有幾個人願意像中國的醫生一樣衝向第一線,不懼死亡威脅去為國家為人民服務。為國獻身,醫者仁心,大愛無疆對他們來說都是不可能不現實的。總之,政府根本就無法調動他們,就連護士群體也是如此。第二,美國並不像中國一樣具有巨大的軍事醫療資源。美國有140多所醫學院,軍隊僅有的一所軍醫學院擺在最後一名。看一看當地少有的 VA Hospital吧,哪有醫生願意去幹。當然,除了最後如果國家宣布進入危機狀況,一部分完全商業化的醫療資源才有可能被征用。但一點也不看好美國政府具有這個掌控和管理的能力。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oraDora2008' 的評論 : 速報係統裏有不明原因肺炎一類就是為了覆蓋這個疫情的。係統的功能之一就是為了迅速上報新的傳染病毒。20多天是從病患就診算起,足以檢測這是一種不能歸到現有分類的新病毒。
DoraDora2008 發表評論於
我說很快就說很快啊。新冠是後來才添加到直報係統裏麵的,新聞采訪說的。 不過這個不重要,因為上報已經很快了,沒有耽誤。

你說的發病二十多天,那是事後回顧好不好,當時沒人知道那些病人得的是新冠。他們12月初發病的時候,可能還在家裏挺,當感冒發燒,或者還在小診所吊水,沒人知道是新冠也沒人意識到需要上報。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公開透明,還要加上信任!隱瞞的結果,你說真話老百姓也不信了。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ell_dell' 的評論 : 美國所有死於疑似流感的病人都會做病毒測試,如果發現不能分類的病毒,樣本會送CDC。用腦子想想吧。CDC受到輿論監督是好事。
以前是地區級lab做流感病毒檢測,如果不能分類,送CDC做COVID-19檢測,時間慢。因為流感和新冠肺炎有相似征兆。CDC將COVID-19檢測下放到5個地區實驗室,對疑似流感病人,同時做流感和COVID-19檢測,是為了更快地診斷COVID-19。
https://www.infectioncontroltoday.com/hai-types/cdc-seeks-test-some-flu-symptoms-covid-19。
dell_dell 發表評論於
最近流傳的消息,說美國今年因為流感死掉的幾千人中,一部分有可能不是流感(暗示可能是新冠肺炎) ,但是被當作流感了。 當然大家都是談論假設,沒有誰知道準確的信息,不是要謠傳什麽的,覺得三石說的有道理,美國製度雖然優越,比國內強多了,但也不是完全可靠的 。 我隻是模糊有印象,當時H1n1,一博啦的時候,批評cdc 的聲音也很多。
紅米2015 發表評論於
思蘆 發表評論於 2020-02-21 01:59:17
回複 'DoraDora2008' 的評論 : 速報係統中有不明原因肺炎一項。而且覆蓋所有小醫院。速報係統號稱是直報-從最底層直接到國家級,隻要4小時。從第一例8號就診到30號報到省級,20多天,你說夠快的。是諷刺吧?

這次肯定不正常,所以要查,為什麽不用直報係統。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欽佩思蘆兄的樂觀豁達和對美國的信心,希望美國這次能夠躲過這場疫情,早日研製出疫苗。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公開,透明,無瞞報,無維穩顧慮,加上高科技(疫苗,藥品),我對美國有信心。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我同意“三顆石頭”網友的評論:“這次肺炎如果發生在美國,我覺得美國上報公開的肯定是比中國快,但是最後能不能阻止疫情爆發,倒是不一定。”

中國醫生把新冠病毒稱作是流氓病毒,狡猾多變,難以捉摸。隨著兩艘遊輪的美國乘客紛紛回國,美國未來幾周是否會爆發新冠疫情還說不準呢,我們隻能靠全美多個機場海關CDC官員的把關了。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三顆石頭' 的評論 : 不明白你在說什麽。普通流感的樣本不會送CDC。隻有疑似新冠病毒的樣本才會送CDC。很多東西不知道。但我知道很多中國發生的事情肯定不會在美國發生。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謝謝分享!
三顆石頭 發表評論於
最近的新聞,美國CDC開始對有流感症狀的病人進行再次排查。
之前從這些流感症狀病人那裏收的樣本,經檢測後發現,有不少樣本不是流感。
現在CDC懷疑有可能混入了新型肺炎。
現在重新結果還沒公布。。如果真有的話,那你的問題又有一個新的答案了。。
如果肺炎首發在美國會怎樣? .....美國根本不知道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三顆石頭' 的評論 : 比較的是反應速度,但疫情發生有其自身因素。每年流感都會爆發,豬流感也是一種流感。這次武漢肺炎,如果響應速度更快,控製在在黃金響應期之內,疫情規模就會小得多,染疫和死的人肯定會少得多。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oraDora2008' 的評論 : 速報係統中有不明原因肺炎一項。而且覆蓋所有小醫院。速報係統號稱是直報-從最底層直接到國家級,隻要4小時。從第一例8號就診到30號報到省級,20多天,你說夠快的。是諷刺吧?
中國疾控中心的響應是內部的,自己做過準備罷了。
三顆石頭 發表評論於
的確這次政府反映的速度有些慢,這個情況官媒,武漢市長自己也承認,如果能早點封城,可能不會是這個結果。
美國09年H1N1的疫情,
美國的疫情最在在4月加州和德州發現兩例,6月1日已經傳遍美國所有洲。
在當年7月24日,全美確認了43711名患者。美國CDC認為全美有100萬人以上感染。當然你覺得CDC估計的太多了。
在5月初,死者較少,一周10人左右,當時美國也比較樂觀,認為這就是普通流感。
然後在6月19日以後,基本每周都有40名死者。
8月28日,已經累計有556人死亡。
CDC到7月31號以後才開始公布住院者人數,從住院者的數據來看,
7月31日 5514人住院
8月7日 6596人住院
。。。。
8月21 7983人
8月28日 8843人住院。
因為美國醫療費用較高,所以一般認為住院的都是重症患者。
以上數據都來自CDC。
所以結論是,美國處理的很快,但是H1N1還是爆發了。爆發的事實是公認的。
所以這次肺炎如果發生在美國,我覺得美國上報公開的肯定是比中國快,但是最後能不能阻止疫情爆發,倒是不一定。

DoraDora2008 發表評論於
不是無人敢啟動速報係統,是新冠病毒不在速報係統裏麵。不過上報速度已經很快了,26日報區疾控,29日再報省市疾控,30日展開調查,31日向社會通報。26日以前的病例都沒有上報。看過一篇采訪文章,好多最早病例都是先去看的小醫院,小醫院當感冒治,有部分最後才轉診去了大醫院,才有機會被識別上報。

另外,中國CDC一月5日就啟動二級響應,15日啟動一級響應。是湖北省啟動應急響應滯後。
PrimeryColor 發表評論於
有60百萬人被傳染,全都是美國傳出去的證據嗎? 美國沒有認為要隔離, 既然已報who, 美國沒有禁止其他國家隔離吧。關鍵是其他國家認為隔離不劃算, 包括土共。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ito' 的評論 : 現在情況還不透明,隻采用中國官方發布的消息。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紅米2015' 的評論 : 不能簡單機械的比較。要透過現象看本質,主要看疫情的監測、報告和反應。按道理,武漢肺炎更嚴重,中國的反應速度要更快才對。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iaomiao' 的評論 : 墨西哥是首發地,美國的H1N1是墨西哥傳入的。CDC建議是自我隔離。美國迅速向WHO報告,WHO宣布公衛緊急事件後,中國采取了與墨西哥斷航保護自己。美國很少采用強製隔離的方法。是否隔離要看傳染性和易感人群。H1N1還是一種流感,流感目前的防治措施不是強製隔離。主要防治方法是疫苗。你的數字是CDC基於模型的估計,不是實報的確診和死亡數字。死亡數估計包括流感引起的並發症。實報數字遠小於這個數字。
紅米2015 發表評論於
同樣是中國,2013年H7N9的防控好像做得不錯。病不一樣,不好比。
fito 發表評論於
你的數字都是中國官方發布, 實際數字估計要在後麵加個零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