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麗婭為什麽能主持春晚?伊犁的“兒子娃娃”骨子裏都是倔強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1月22日,2020鼠年春晚進行了第五次聯排,作為已經官宣的主持人之一,佟麗婭如約亮相。

(image)

從被公布擔任數年春晚的主持人後,關於為什麽最終花落佟麗婭,是外界關注的焦點。從演員跨界主持人,這個新鮮的嚐試對於春晚來說,是近年來的頭一回。

(image)

即將與任魯豫、尼格買提等合作,佟麗婭的這次跨界也並非完全無跡可尋。2019年,正值事業巔峰的她開始發力舞蹈劇,而曾經被認為是古裝小花的她也一度徹底扭轉路線嚐試正劇,佟麗婭從來不願意被定格。

(image)

外界都說,為什麽是佟麗婭?佟麗婭說:她也想過要跳舞,但是她覺得每次都要有一些新的嚐試。

(image)

誇漂亮不如誇“兒子娃娃”

佟麗婭和春晚並不陌生,她與秦嵐、王麗坤、馬蘇的舞蹈《國色天香》被認為跳出了古典韻味的極美。佟麗婭在其中扮演的貂蟬妖而不媚,手持兩根翎子起舞,梨渦淺笑,美不勝收。佟麗婭長得很柔美,一點都看不出她是西北姑娘,粉絲們都愛喊她丫丫,顯得格外俏皮,一點也看不出她的倔強。

(image)

近年,佟麗婭貼上“美而不自知”的標簽,似乎還有點不夠自信的味道。比起別人媽媽開口就誇女兒漂亮,幾年前,佟麗婭做客李靜的節目,她媽媽寫的信裏就隻字不提女兒漂亮,用的是“拚搏、努力”

(image)

佟麗婭好不好看,這個不需要多形容。但是在她媽媽的信件裏,可以看出原生家庭的教育觀——美貌並不是表揚的重點。所以佟麗婭從來都不覺得“美貌”值得誇耀。因為出生在新疆伊犁,打小就在馬鹿背上長大,對佟麗婭來說,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是他們生活的常態。

(image)

12歲,她坐著卡車從老家伊犁走出來,道路左邊是冰川,右邊是懸崖峭壁。路上突然開過來一輛大卡車,眼看就要相撞,她拿手緊緊抓住門框把手,直到兩車交匯走遠後才發現自己嚇哭了。大伯下了車,說了一句“這丫頭還挺勇敢的,是個兒子娃娃”

(image)

“兒子娃娃”是當地的漢語土話,本來是誇男孩子勇敢,後來就成了耿直義氣、豪爽熱情、敢於擔當、敢於奉獻、大氣忠誠這一係列詞匯的總名詞。

(image)

所以越是被大人越誇是“兒子娃娃”,佟麗婭就越來勁,不允許自己像個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她時不時冒出的那份倔勁也不是突然就有的。

(image)

佟麗婭在21歲時,為了報考中戲,佟麗婭辭去舞蹈團工作。父母得知卻潑冷水:就你還能考上?趕緊回來吧!周圍人也紛紛勸解:這麽好的鐵飯碗,太可惜了。

(image)

不僅如此,她還大了同屆考生三四歲,唯一的優勢就會跳舞。佟麗婭很倔強,她想要做的事情,如同曾經努力走出大山,她想要做的,就一定會堅持。考上大學,但她在成名之前也並不順利,雖然漂亮,但當時很多導演覺得她有點異域風情的臉蛋會有違和感,曾被很多劇拒用。甚至有導演直接放話說,長成她這樣,根本沒法當演員

可她偏要打破這個觀念,別的同學跑10個組劇,她就跑100個劇組,隻要有機會,她就積極爭取,隻要努力能做到,她就付出120分的努力。於是當給了她飾演趙飛燕的機會時,當她完美詮釋了“回眸一笑百媚生”後,誰也沒想到,原來佟麗婭演古裝可以這麽美。

(image)

於是,就有了 《宮鎖心玉》裏為愛癡狂逐漸黑化最後墜入深淵的年素言。

(image)

對於很多人來說,古裝路線打響就趕緊要站定這個路線,可佟麗婭很快就變成了《北京愛情故事》裏的沈冰。

(image)

都市偶像劇拍火了,她頭也不回的去拍正劇《平凡的世界》,她喜歡田潤葉這個角色,因此甘願推掉IP、減少片酬來出演。

(image)

佟麗婭不僅僅是強,有時還有點軸。當年丫丫和楊冪一起上《真正男子漢》,第一天進錄製,楊冪就記下了所有教官的小檔案,聊天時不是喊班長“小威威”,就是跟教官聊家鄉,嘴甜到不行。

佟麗婭有她自己的堅持,班長就是班長,絕不叫外號。教官的話要無條件執行,手都抖成篩子了也要堅持俯臥撐。

(image)

楊冪使出渾身解數纏教官,想要一瓶防曬霜。教官說部隊不允許帶化妝品,還問:防曬霜屬於化妝品嗎?隻有佟麗婭直愣愣地回答:當然是。

(image)

因為在隊列裏不小心動了一下,被教官提醒,她立馬趴下開始做懲罰動作。

(image)

很多事情,撒撒嬌就可以過去了,可佟麗婭不幹。她跟大部分女演員太不一樣,所以才導致網友覺得佟麗婭美而不自知。佟麗婭很早就說過,她從伊犁來到北京,“我不是來享受的。”

(image)

所以,即便遇到再糟糕的事,在她那裏,最壞的結局就是做回舞蹈演員,依然能夠自給自足。

(image)

佟麗婭為什麽是美的,恰恰是因為她並沒有設想過人氣和走紅都是美貌必有的,也因此她從來不願意被定格。

婚姻波折讓兒子娃娃醒了

強,通常有兩麵性,無論是作為優點的一麵還是作為缺點的一麵,都是一種固執。佟麗婭的強,讓她在愛上陳思誠時,固執的認為,這個男人及其優秀有才。

(image)

於是,她在愛情麵前卻變得卑微了起來。正如張愛玲書說的那樣:喜歡一個人,會卑微到塵埃裏,然後開出花來。從前,陳思誠喜歡仙仙的佟麗婭,連在家也要求她時刻保持完美狀態,甚至對剪頭發這件小事也嚴加管教。

(image)

陳思誠的夜會風波後,幾乎所有人都為佟麗婭叫屈,認為他們的婚姻失衡。所有人都以為佟麗婭的婚姻會一拍兩散,但佟麗婭還曾經為陳思誠被拍到與女子深夜挽手而澄清。

(image)

此後,陳思誠的風流無人不知,這段婚姻裏,佟麗婭卻始終沉默。突然有一天,她剪去了陳思誠喜歡的長發,以全新的麵孔,或者說真實的自己,重新站到了大眾麵前。慢慢地,她又做回了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兒子娃娃”。

(image)

此後,兩人第一次公開合體現身是在2017年的某會議上。有張圖很生動,佟麗婭向後排的楊穎展示手機裏的內容,陳思誠站在一旁笑得很樂,他們之間的關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傲嬌的陳思誠似乎成為了婚姻中主動的那一方。

(image)

兩人還被拍到一起去遊樂場,陳思誠也顯出了幾份婦唱夫隨的味道。

(image)

細看佟麗婭這幾年的變化,她並非外界所認為的愛到卑微,而是逐漸與陳思誠勢均力敵和旗鼓相當。不久前,陳思誠、佟麗婭再度現身同場活動,在發表獲獎感言時,陳思誠大方致謝佟麗婭:“丫丫也在下麵,感謝她對我工作的支持。”再度擊碎離婚傳聞,台下佟麗婭的笑容裏比起幾年前確實多了太多的從容。

(image)

(image)

在社交平台上,陳思誠已經連續8年準時為佟麗婭送上生日祝福。唯有第8年的這條祝福中,佟麗婭回複了三個加油的表情包,罕見隔空互動。

(image)

要知道在此之前,丫丫已經很久沒有回複過陳思誠的生日祝福了。

(image)

佟麗婭這幾年都在大眾視線裏,她的變化其實很難被發覺,但是曹可凡曾說,她從已經從曾經的“小公主”變身。

(image)

可凡說的並不是佟麗婭的容貌變樣了,而是她的精氣神和狀態,他感歎當年初見時的“小公主”如今竟然長成了“大姐大”。聽到“大姐大”這個詞時,佟麗婭的眼睛都亮了,她覺得這是一種誇獎。

(image)

從不定義自己

佟麗婭變了也不是突然而然的事,她骨子裏從小就要強,所以,說她被愛情拘泥或者被角色限定,都絕非她願意的。她是獅子座的女孩,骨子裏有自己的霸道。古裝造型走紅之後,諸如此類的劇本紛紛找上佟麗婭,但是她推掉了好大一部分。在諸多邀約中,她主動去爭取出演《平凡的世界》的田潤葉。劇組向她詢問可否參演時,她第一時間回複:不管是哪個角色,請一定讓我參與。

(image)

在娛樂圈裏,人氣高昂的小花想轉型卻非常難。但佟麗婭卻是個例外。但影視演員並不是佟麗婭職業規劃的唯一答案,12歲時到烏魯木齊學跳舞,她想著要站上真正的舞台。

(image)

15歲時,出眾的長相和舞技讓她代表家鄉的方陣踏上了盛大的舞台,舞蹈是她的驕傲。

(image)

因為曾經擔心舞蹈演員是吃青春飯的,所以佟麗婭選擇報考中戲是想給自己多留條出路,但內心裏從沒想過放棄舞蹈。影視劇這條路,她已經走得很順。2019年,擔心再不跳就老了,佟麗婭推掉了很多戲,留出了半年多的時間用來演舞蹈劇。經紀人曾擔心操辦舞劇的諸多事宜,會導致她的影視劇斷檔。而佟麗婭卻堅持自己的想法。經紀人問她: “你為什麽非要堅持?你最終的目標是什麽?”佟麗婭不假思索就回答:“夢想”、“我先把舞跳好,戲以後有機會再補。”最終說服了經紀人。

(image)

作為《在遠方,在這裏》的策劃和主演,四個月來佟麗婭不僅與演員們同吃同住同排練,還要操心團隊上下的生活雜務,眾人眼中本該嬌生慣養的女明星,儼然成為了裏裏外外一把手的大管家。

(image)

2019年11月初《在遠方,在這裏》首演獲得成功,時隔多年,丫丫再次以舞者的身份出發,站上舞台,那一身的光華和氣度讓人難以忽視。

(image)

丫丫在舞台上的氣質和早些年稍顯怯懦的她判若兩人。

(image)

從不被看好的長相,到不被看好的婚姻,再到不被看好的舞蹈劇,佟麗婭硬是一步一步地強出了一個個成績。佟麗婭的許多決定,看起來都有點任性,隻是如今再看,或許你就明白她已深思熟慮。所以,問為什麽是她能主持鼠年春晚,答案就在她過往倔強裏。

(image)

另外,此次的春晚可以說有了許多大的改變,讓更多年輕藝人有機會登上大舞台。看起來一切都在突破常規的印象,所以主持人動用跨界的方式也是一次不錯的嚐試。在佟麗婭前,演員張國立、王剛、劉曉慶等多位演員都曾擔任過春晚主持人。時隔多年後再次有演員跨界,或許也是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