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回憶過去的點點滴滴
博文
(2018-07-14 01:24:13)
我這人沒有毅力,做什麽事都是三天新鮮兒,喜歡就去做,喜歡夠了就扔一旁,再去尋找另一個能讓自己感興趣的事。學習也是一樣,初一開學的時候我又淪為好學生,期中考試全班第二,第一是我同桌,一個學習時卡著方框眼睛的女生。我和她的區別是她一直第一直到初中畢業,而我覺得為了保持亞軍位置付出那麽多努力得不償失,有那麽多可以做的事,幹嘛非跟那些習題[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8-07-13 06:00:10)
說六爺終於正式有了神界認可,前麵種種不解種種疑惑都了了,而且溫大姐又給解說了一番,六爺頓時信心百倍隻不過不知道從何開始才能一顯身手。溫大姐說這都是水到渠成的事,用得著你就開始了。六爺晃著膀子從溫大姐家出來,站在大門口不知道該去哪,立了良久才想起來該[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8-07-11 22:23:19)
寫所謂的回憶錄是最難的,二十歲寫太早,沒啥可寫的,六十歲寫又想不起來二十歲時發生的事,刻骨銘心的經曆真沒幾個,刻骨銘心都是騙人的,小小的震撼興許有,還得是心思重的人,我這樣沒心沒肺的主除了對某些事有點小內疚,其它的全都忘了。那誰真是有趣,昨天敲了篇大院她很高興,回頭就說想看範城隍,雖然我以編瞎話著稱,可這穿梭於真話和假話之間難免有[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8-07-11 07:36:06)
人總是在不知不覺的長大,就象我兒子,把他送進大學校門我就知道快樂人生完了,接下來都是艱難險阻,他自己還喜滋滋的以為前途盡是光芒萬丈。幼稚是病,良藥是打擊和被傷害。當年我也稀裏糊塗的就進了中學,半學期的學費兩塊錢,真不知道當年的學校是怎麽經營的。那所[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2018-07-10 08:17:57)
尹社長跟六爺說有個主意可以把欠錢消帳,六爺聽罷心裏一驚,麵上裝著微酣精神頭可提起來了,早知道這小子不會燒了借據就算完事,到底是什麽餿主意心裏沒底,反正是光腳不怕穿鞋的這身肉可以拿走,別的還真沒有。六爺點點頭算是在聽,尹社長說道:“兄弟這洋行做的是進口生意,多來於英美德法意。”六爺暗罵這他媽不是八國聯軍嗎,“日常貨單稅帳及來[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8-07-09 04:43:11)
小學的時候就有好多同學會騎自行車,有時候在出胡同口小馬路上就有孩子在學,可是形象太惡心了。我們管那種騎法叫“掏檔”,就是左腳踩左側腳蹬子,右腿從橫梁下麵伸過去踩右側腳蹬子,騎起來就像個殘疾侏儒,我覺得難看的要命,一點都沒有大人騎在車上的那種威猛,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8-07-08 07:10:53)
範青和溫大姐看黃曆選了日子,六爺聽喝讓幹啥就幹啥。祭祀用品早已備齊,什麽燒酒黃紙蠟燭生雞活鴨堆了一片,幾個人忙活半天才算停當,不知從哪請來個道士穿著法衣,背著木劍,六爺問範青這孫子怎麽回事,範青說得做個法事咱們也不懂,道士代勞了,六爺心合計怎麽不請和尚?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18-07-07 15:33:04)
遠處人聲嘈雜,煙塵滾滾,押解爾昆的車隊過來了,六爺站起來向法場跑去,老張也扔了煙跟在後麵。 隊伍最前麵是奉軍馬隊,大約有五十人,馬嘶蹄響殺氣騰騰,中間是輛敞篷軍用卡車,上麵站著爾昆,五花大綁,後脖頸插著塊牌子,上寫:要犯劉爾昆,名字打著朱叉,八個[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8-07-06 08:26:12)
趙安在聚賓樓給六爺掰扯天源當被抓這樁事,六爺心中疑問重重,自己都不知道瓶中藏珠這事官府怎麽就能確定自己會回去贖當,這事不通。趙安說六爺進天源當那天就被盯上了,後來遇到爾昆人家也是一清二楚,為什麽沒有立刻抓捕,一是因為需要人贓俱獲,二是因為得六爺在天源當把當贖出來再抓,這樣就撇清了與當鋪的關係,從當鋪裏啟走賊贓這五千大洋的損失就得當[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8-07-06 00:03:23)
球踢到這份上也就沒啥看頭了,好久不關注足球因為都是假的,到了八進四好像我能認識的就剩內馬爾,齙牙蘇,我這20年前的球迷在當今世界足壇上就是個瞎子,哎!還瘸。咱就說英格蘭打突尼斯,八分鍾進一個八分鍾進一個八分鍾進一個...我咋就那麽不信呢?看突尼斯後衛,英國人擺腿射門都不去擋也不去撞,把腿縮回來躲了,禁區裏都是英國人,好像是人家在對自己家大[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
[46]
[47]
[48]
[49]
[50]
[>>]
[首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