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起飛是製度優勢還是低人權優勢

人隻不過是一根蘆葦,是自然界最脆弱的東西;但他能夠思想。
打印 (被閱讀 次)

經濟發展不能為專製獨裁背書

簡中網討論民主和極權時,常有人拿大陸20年來的經濟高速發展來為中共辯護。小粉紅們喜歡拿經濟發展作為中共執政合法性的最後遮羞布。確實,經濟發展是一個國家發展的重要目的。不論生活在任何政權下,過富裕日子都是人民的願望。

必須指出,自由民主製下的資本主義不是讓經濟發展最快的製度。如果一個國家的首要目標是中短期內的經濟增長,那麽最適合的體製不是民主製度,而是自由經濟與威權政治的結合。帝製德國、明治時期的日本、維特和斯托雷平時期的俄國、1964年軍人掌權的巴西、皮諾切特治下的智利、19世紀末期的阿根廷和納粹德國都有過這樣的輝煌。但是這種高速是不可持續的。曆史已經告訴了我們,這些國家的最終命運如何。21世紀的中國,正在走相似的道路。

這些國家的人民,缺乏自由、尊嚴和人權保障,感覺不到真正的幸福。波蘭團結工會的綱領說得好:“沒有自由便沒有麵包。而我們心裏有的不隻是麵包、奶油和臘腸,還有正義、民主、真理、合法性、人性尊嚴、信念的自由以及對共和國的改革。”

中國現製度是威權政府、不完全市場經濟以及科技能力的混合體。一個高速轉動的車輪能夠維持平衡,但隻要一慢下來,就會東倒西歪,甚至倒下。台灣、韓國的經濟能持續發展,是因為它們都能在經濟初步起飛後,完成政治上的民主轉型,有了能夠保障經濟持續發展的民主、自由,法治的環境。而中國已經錯過了政治改革的關口。隨著中國向中等收入國家轉型,高速增長不會再出現。中國積累了大量的隱性負擔。一旦日子變得艱難,中國日益增多的中產階級不可能會接受現行的家長主義體製。

中國現行的經濟快速發展,主要推動是國際投資和對外貿易。中國的經濟起飛發生在2000年取得美國最惠國待遇和2001年加入WTO之後。 2000到2010年GDP增速為11%,是中國經濟增長最快的10年。中國利用人口紅利和低人權優勢和西方不公平競爭。西方國家引以為豪的一些製度元素,比如自由金融、勞工保護、知識產權保護,全民福利, 在與中國競爭時,反而成了負擔。威權政權遵循發展至上的經濟政策,不被社會平等的再分配目標扭曲。它們不必對夕陽產業中的工人負責,或者補貼某些低效率的部門。執行優先生產,滯後消費的政策。中國用操縱匯率保護出口;因國有土地紅利而大興工業園;用市場對抗知識產權保護;用血汗工廠競爭勞工保護;還有行業壟斷、金融國有、產業補貼、出口退稅、貸款優惠、違規偷運、犧牲環保,竭澤而漁,賣地經濟、畸形房產等等。中國經濟的起飛,靠的是這種不公平的競爭。中國最近的事態表明,這種製度不公平的紅利已經被擠壓殆盡,中國經濟增長不可持續,正在逆轉。2010年後,中國經濟出現了明顯的經濟增長減速,2012年GDP增長為7.8%,2013年為7.7%,2014年為7.3%,2023年5.2%。

僅靠經濟發展不能提供一個政權的合法性。因為自由、尊嚴和免於恐懼是比小康生活更重要的。曆史上各種製度(奴隸製、君主製、貴族製、共產主義製、法西斯製等)都有各種缺陷。隻有自由民主製度在公正的基礎上滿足了人類的物質和精神需要。自由社會提供了個人之間的社會契約,包括生存權、私有財產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自由民主國家的法治,為人們提供了公平的競技場。尤其是每一個人作為自由自主的人的尊嚴得到其他人的承認。選擇在自由民主製度下生活,不僅可以讓我們自由地賺錢和滿足欲望,更重要的是,它使我們的尊嚴得到承認。

馬克斯·韋伯 說“資本主義精神是一種合乎道德倫理的明確的生活準則。”自由民主的資本主義是公正和道德的製度。資本主義藏富於民。亞當斯密說,國民財富既非軍事力量,也非國王寶庫裏的金銀,而是老百姓的平均產出。戰國時期西門豹治鄴,廩無積粟,府無儲錢,庫無甲兵。魏文侯因之問罪。西門豹說:“王主富民,霸主富武,亡主富庫。”王者之國,錢在老百姓手裏;稱霸之國,錢在軍隊;即將滅亡的國家,錢在國庫裏。美國學者菲利普·施密特說:“民主化並不必然會帶來經濟增長、社會和平、行政效率、政治和諧、自由市場。與威權政體不同,民主國家有能力根據不斷變化的情境自行修改其規則和製度。他們可能不會立即帶來上述所有的美好事物,但民主最終要比威權政體更有可能實現上述目標。”

民主製約束了政府權力從而有利於經濟增長。製定的政策通常具有更好的回應性,能夠反映大部分人的利益。錯誤政策更有可能被糾錯。威權國家辦大事有效率,辦壞事更有效率,對人民的汲取則有最大效率。經濟和生產力發展的動力是發明創造。發明創造靠的是人才。民主製下,教育文化和人力資本的提升速度往往更快。而威權國家為了統治,常常推行愚民政策,不利於人力資本的提升。人民用腳投票。民主、自由、法治的社會是最安全的環境,有最好的文化和價值觀。能吸引全世界最好的人,最能幹的人。民主國家下的自由環境具有更好的創新能力。而一個極權政府必然最終摧毀人們的生產積極性。隻有自由民主製度能夠提供長期穩定的經濟發展。

油翁 發表評論於
思蘆文章講解得很清楚,經濟發展不能為專製獨裁背書,民主自由製度才是真正的根基。文章道出了中國現狀和發展的關鍵。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ujing' 的評論 : 關於中印之間的比較,見我回複朝陽門的貼,不再重複。
中國農村的文盲率和半文盲率仍然很高,特別是婦女。我嶽父家的前後倆個保姆,都不識字。甚至連小數點兒都不知道。
很諷刺的是,此地用嘴投中共票的人,都在用腳投西方的票。比如你。不是很說明一些問題嗎。
確實,你們的腳比嘴更誠實。
pujing 發表評論於
中印比較,最近70年,教育水平,文盲率,原來兩國差不多,現在中國很難找到不識字的人,這能是愚民教育?婦女解放,在中國婦女作用比印度強太多了,還有GDP。中國很大,問題很多,但是幾十年發展的事實也在這裏擺著。看不到中國崛起也是很可笑的,當然看不到問題也是很可笑的。現在美國把中國當成競爭對手,難道不說明問題。至於中國經濟起飛的原因,很多,但是離不開共產黨。
mikecwu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朝陽門' 的評論 : 很簡單,用Google查一下 IQ By Country,一下就可以看到,中國人的智商平均105,印度人在85.
jameskkk 發表評論於
寫的言簡意賅,非常好。
二胡一刀 發表評論於
中國最大的問題是中共的存在,無法選擇正確的方向永遠在折騰。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ikecwu' 的評論 : 謝謝。不過對於引用他人的話,不很同意。數據照樣有錯的。所以對引用他人,關鍵不是名人,而是是否正確,是否合適。而這幾句引用都是我認同的。
diaoerlang 發表評論於
說到這類話題,簡中圈大咖們都喜歡把自己當成國師向領袖進諫出謀劃策,可惜僧多粥少而且含趙量也嚴重不足,最終隻能在編外野生圈子裏打轉自娛自樂:)
JustWorld 發表評論於
為習共辯護的經典手段,亂用對比的方法,將兩個不具可比性的事物或事件生拉硬拽到一起。

簡單問題複雜化,複雜問題簡單化。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朝陽門' 的評論 : 中印之間的比較很複雜,不是本文的題目。
這裏僅說:
1 發展經濟最快的政體是維權政府+市場經濟,中國就是這樣的政體。所以本文的副標題是不能拿發展經濟為專製獨裁背書。
2 上麵的政體的經濟發展不可持續。中國的經濟起飛是低人權優勢,不公平競爭的結果。
3 中國在減速,印度在加速。
朝陽門 發表評論於
印度還真是一個挺好的參照物。都是亞洲人口大國,印度是世界最大民主國家,中國是最大非民主國家。印度47年獨立,PRC49年建政。當時中印兩國經濟發展水平差距不大,總之都是極端窮困,文盲人口80%到90%。
印度近代未經曆大規模外敵入侵和戰亂,而且從英國東印度公司在印度開始算起,大體符合劉曉波所謂被殖民300年的標準。另外,印度外部發展條件,一直比中國好太多。但是的但是,印度現在經濟規模也就中國五分之一。就算印度這兩年GDP增長率7%到8%水平(據說是把牛糞都計算GDP的灌水GDP),比中國5%GDP增長率貌似高很多,但GDP總量差距仍然越拉越大。所以印度拿來跟中國比,確實是心中永遠的痛楚。
看下麵說,"中國人智商比印度人高很多"。這話可不能亂說的,嗬嗬。有數據嗎?印度人看著臉黑點,人家主體民族那可是Caucasian,屬於白人。這位是想說,中國人智商比白人高很多?
mikecwu 發表評論於
拿中國和印度來比,說明中國製度好,也是共產黨慣用的伎倆。中國人的智商比印度人高得多,中國曆史上一直就是遠遠超過印度的,和共產黨的製度毫無任何關係。共產黨卻把中國搞成高智商國家裏最落後的。

我記得當年在中學的時候,政治老師就教導我們中國製度比民主製度好,印度就是民主製度,比中國落後。我當時就有疑問,因為我覺得中國和印度起點不同。我問老師,如果要比較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優缺點,那就應該在其它情況均等的前提下比較。當時世界上有很好的兩個例子:南韓和北韓,東德和西德。這兩對國家,同一民族,同樣的起點,選擇了不同的製度。為什麽選擇資本主義的地區遠遠比選擇社會主義的地區發達?老師啞口無言。第二天校長把我父母叫去學校訓話了。
mikecwu 發表評論於
分析得很好!一點點小建議:引用數據和研究結果闡述論點是非常有效的,但引用某些人的言論就沒有說服力。比如引用“馬克斯·韋伯”,“亞當斯密”,“菲利普·施密特”等人的原話這一段就顯得是多餘的。即使他們是名人,他們的話也是有對有錯,某人的一句話不能說明任何問題。毛澤東說過的話有對有錯,愛因斯坦說過的話也是有對有錯。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野彪' 的評論 : 現代的德國和日本的製度已徹底改造,不能說是持續。
日本帝國是民主製?你確定你說的不是胡話?
野彪 發表評論於
帝製德國、明治時期的日本、維特和斯托雷平時期的俄國、1964年軍人掌權的巴西、皮諾切特治下的智利、19世紀末期的阿根廷和納粹德國都有過這樣的輝煌。

德國和日本實際上是持續了當年的輝煌。特別是日本,如果當年不是美國參戰,大東亞共榮圈就已經形成了。

當然,像日本這樣的國家,即使那麽多人為天皇切腹自殺,也是民主製度。
ZJNB0507 發表評論於
低成本和低人權沒有可持續性,是因為在經濟層麵造成極度的貧富分化,需求萎縮,政治層麵加劇動蕩,國際競爭層麵會被更低成本的國家趕超。
ZJNB0507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發展,低人權和低成本優勢隻是很表層的原因。真正高度依賴是西方的技術,人才和資本,更重要是和西方法律和市場體製的對接。中國最有活力和競爭力的就是完成這種對接的民營企業。現在和西方脫鉤,原有的賴以發展的體係開始崩塌。歸結起來真正重要的有3條,私有產權保護,契約精神和法治。短期靠威權體製的發展如二戰前的德日,二戰後的蘇聯,沒有任何可持續性。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ujing' 的評論 : 是啊,印度2023-24財政年度的經濟增長率為8.2%,遠超中國的5.2%
思蘆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gh' 的評論 : 中國經濟的崩潰,你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是習核心指路決定的。切莫把責任推給他人。
cgh 發表評論於
現在反共的人都希望中國經濟崩潰,這樣反而使中國目前的製度很難被推翻,因為老百姓都希望穩定,發展,這樣才有好日子過,如經濟崩潰老百姓就要過苦日子。
要做反對黨也要為中國好,為老百姓生活好,老百姓才能支持你。
pujing 發表評論於
優勢與否說不清,有印度這麽一個對照物,還是可以說明點問題的。
唐宋韻 發表評論於
好文。
專製與自由經濟相結合,短時發展很快,潛在的問題,一是吃了幾天飽飯就胡吹,源自一種聲音的“正確”的輿論導向;二是缺乏糾錯機製,比如房子多得太多了才停,整個行業斷裂;孩子太少才停止計劃生育,社會的環境已經到不讓年輕人生孩子的程度了;三是能撈的猛撈,內心真正忠誠的人是沒有的,到一定時候,沒有人是捍衛這個體製的“男兒”。
xiaoxiao雨 發表評論於
the past and now and future are all China' Chinese' choice. No complaint.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建國前三十年是經濟低穀,其實比解放前還不如。所以這和勤勞沒啥關係。差別就在是不是有西方文明的輸入。
yshen05 發表評論於
沒有鐮刀教,中國老百姓早就過上好日子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