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一夜虧掉褲衩,是誰逼迫企業停產遣散員工?

打印 (被閱讀 次)

上市公司博匯股份(300839)6月13日發布停產公告,原因是“基於經營資金困難,於2024年6月12日起芳烴抽提裝置、環保芳烴油生產裝置及相關配套裝置進行停產”。

但在專業人士看來,博匯股份停產的原因,並不是簡單的“經營困難”,而是“和消費稅有關”。

2024年3月29日,博匯股份發布公告說,消費稅是按稅目表征稅的,即稅目表中列示的產品要征稅。企業產品“重芳烴衍生品”不屬於“重芳烴”,因此不屬於消費稅應稅消費品,不應該繳納消費稅。

博匯股份之所以發布公告,是因為財政部、稅務總局於2023年6月30日發布《關於部分成品油消費稅政策執行口徑的公告》,其中規定:對混合芳烴、重芳烴、混合碳八、穩定輕烴、輕油、輕質煤焦油按照石腦油征收消費稅。

博匯股份認為,他們的產品是“重芳烴衍生品”,而非“重芳烴”。假如要求企業按“重芳烴”繳納消費稅的話,那麽,公司2023年度的經營狀況將由贏利轉為巨大虧損。

從大多數觀點認為,“重芳烴衍生品”和“重芳烴”肯定不是同一種物質,不能將重芳烴衍生品直接作為重芳烴征收石腦油消費稅。

如果企業在生產環節,利用重芳烴生產重芳烴衍生品,則可能觸發自產自用應稅消費品征收消費稅的規定。

比如,稀飯要收消費稅,幹飯不收消費稅,如果在煮飯過程中,先形成稀飯,再變成幹飯,那麽算不算存在自產自用稀飯這項應稅消費品要交消費稅?

同樣飽受詬病的,還是稅務政策。對於此次事件暴露在公眾眼裏的2023年第11號公告,發文日期是2023年6月30日,並且自發布之日起執行。什麽意思呢?

就是說,博匯股份的產品7月1日之前不用交稅,7月1日之後突要交稅。要交稅這事,還是6月30日才公布的,對於博匯股份來說,他們很可能是8月1日、9月1日才知道要交稅這事。

要交稅,按照立法的應循程序,要提前向社會公告,給企業留出時間。假如企業一評估,看看不賺錢,可能就不上設備,不幹這一行了,或者跟客戶報價時把稅收成本加上去。現實卻是,財政部、稅務總局悄無聲息地就給企業設好了一個圈套:“稅收辦法改了,你不知道那是你的事,跟我們無關,你不交稅就違法,治你的辦法有很多種,警稅聯合作戰中心聽說沒?聯合作戰招呼你!”

對於博匯股份而言,企業固定資產都已經投下去了,高管股權激勵計劃都按照之前的預測業績做的,結果發現要交3個億稅,由盈利變為巨虧。

有人打比喻:如果對窗戶征稅,早點說大家造房子就不開或少開窗戶,也沒提前說,房子開了許多窗戶。結果突然說房產要按窗戶麵積征稅,嚇得房主趕緊把窗戶封上,稅局說封起來的窗戶還是窗戶,也得交稅,這就違背依法治稅本身應有之義了。

感覺財政部、稅務總局出台《公告》就像是小孩子過家家,他們想要雞蛋,哪管你這雞蛋是怎麽來的,你養雞下蛋也好,雞殺取蛋也好,統統跟他們無關。他們今天逼著你把家裏的雞殺了,明天再到別的養雞廠找茬去。

還記得《小兵張嘎》裏麵的那個胖翻譯官:“別說吃你幾個破西瓜,老子當年在城裏吃館子也不問價。”

對此事件,有網友神評論:“企業總資產才6個億,讓他補繳5個億的稅款,打劫嗎?”

油翁 發表評論於
齊風獵的文章言之鑿鑿,揭露了博匯股份遭受的稅收困境,財政部、稅務總局的行為令人不解。感覺就像小孩子過家家,隨心所欲!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