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人士並不喜歡林徽因

打印 (被閱讀 次)


林徽因作為官二代隨父親遊曆英倫,她在那裏與已婚的徐誌摩談戀愛。這幾乎直接導致徐誌摩下決心與發妻張幼儀離婚,甚至逼迫身孕在身的張幼儀打胎。張幼儀保住了孩子,但是徐誌摩最終實現了中國近代史上的首宗離婚案。

這可不是值得提醒的行為,徐誌摩不改對林徽因的癡迷,最後連喪身都與她有關。與林徽因輔佐專製政權不同的是,徐誌摩有詩歌傳世,還是民國最早識破蘇俄共產專製政權的知識分子。

林徽因的留學賓大也是靠的父輩之權勢,基本上是開後門才能取得的結果,因為她初試鋒芒在康乃爾夏校就學得不好,她沒有資質讀全美最好的建築係之一的賓大建築係。

原來這就是林徽因的代表作《你是人間四月天》,確實像哈佛老爸說的比徐誌摩的《再別康橋》差遠了,但是也還不錯。不像是寫給死去的情人徐誌摩的,應該是寫給出生不久的兒子的。如此短卻被使勁地吹捧,那些詩評的家夥們真是沒了良心。典型女性寫的詩,可以說為無病呻吟的朦朧詩帶了一個不好的頭。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林徽因

——一句愛的讚頌

我說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笑響點亮了四麵風;
輕靈在春的光豔中交舞著變。
你是四月早天裏的雲煙,
黃昏吹著風的軟,星子在
無意中閃,細雨點灑在花前。
那輕,那娉婷,你是,
鮮妍百花的冠冕你戴著,
你是天真,莊嚴,
你是夜夜的月圓。
雪化後那片鵝黃,你像;
新鮮初放芽的綠,你是;
柔嫩喜悅,水光浮動著你夢期待中白蓮。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
是燕在梁間呢喃,
——你是愛,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
是燕在梁間呢喃,
——你是愛,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從我博文後關於林徽因的精彩留言,可以看出民國人士對她的評價,但願天下的母親都不要學她:

文學城網友texasredneck的留言:

“就像魯迅所說,中國人對名人不是捧殺,就是棒殺。當然,沒有人能殺死人,但是那種極端總是那樣。
我母親是30年代的大學生,在北平和杭州都讀過書。那個時代的許多名人她都見過,像魯迅,冰心等等,還包括江青。但是,她從來沒有談過林徽因。
文革以後,她的一些老朋友都相互走動。有一天,一個老先生來看我母親,是母親的同學。我母親對我說,你不是想知道林徽因,問他,他們非常熟悉。
老先生說:絕大多數女人都不喜歡林,大多數男人都被她迷住,她是一個人精,如果有必要,她可以讓人對她迅速對她產生好感。不過談漂亮,比你母親差遠了。
他說這話時,母親不在旁邊,不過我有照片,深以為然,林談不上漂亮,別的我不可能知道。於是我問,你是如何,迷上還是恨?
他的回答是:都不是,我們太熟悉了。不過我可不認爲她是一個好妻子,或者好母親。
我覺得這個老先生是那種好好先生類型的人,我從來沒有聼他說過別人的不好,而且是一個死去女人。這些話是非常重的,不過也許他們有些恩怨,誰知道呢。
就像我覺得母親是見過林的,那個時候知識女性的圈子不大,非常不喜歡,所以不説。不過我母親是一個典型外柔內剛的人,除了她的孩子,她是非常不喜歡讓步的。
順便說一句,我一點也不喜歡林的詩,比海子那幫人根本不是一個等級,連下一個都不是。
我一點都不懂爲什麽這麽多人捧。”

錢鍾書一家。

林徽因的私生活之不撿點,應該在京城世人皆知,不僅僅謝冰心寫文諷刺她家的客廳,那客廳之熱鬧也讓學貫中西的大學問家錢鍾書所不容。

錢鍾書在改革開放後訪問過紐約哥大和耶魯,他對中外文學和古典研究之精深,曾經令美國學術界震撼。在座談中,很多薩士比亞和德法作家的原文,以及中國古籍,錢鍾書都是隨口引用。

錢鍾書有小說《圍城》立身文學界,寫出《管錐編》成為學術界之經典。錢鍾書自然看不起經常出花邊新聞的林徽因,他又不好直說。隻好以小說的形式成文,傳說他們與林徽因家曾經是鄰居,並且林徽因家的黑貓與錢鍾書的貓發生過戰爭。

錢鍾書的小說《貓》將林徽因的三個男人全包括在裏麵,李太太是林徽因,李先生是梁思成。錢鍾書這樣描寫李太太:“在一切有名的太太裏,她長相最好看,她為人最風流豪爽,她客廳的陳設最講究,她請客的次數最多,請客的菜和茶點最精致豐富,她的交遊最廣”,而對李先生則是說:“她的丈夫最馴良,最不礙事”,真是個可憐的梁思成。

錢鍾書繼續這樣輔墊:“李氏夫婦的父親都是前清遺老,李太太的父親有名,李先生的父親有錢”。有人說《貓》是《圍城》的前篇,都是寫民國文人的,幾乎可以對號入座,這刺激效應必傷林徽因的免疫係統。

那個給林徽因的貓取名“Darklady”的詩人自然讓人想到徐誌摩,他以莎士比亞的詩為這貓取名背書,也深得林徽因的喜歡。隻是醋意很濃的“一個大名鼎鼎的老頭子”第二天又進入林徽因的客廳,他在翻過書後向林徽因貶低徐誌摩道“他懂什麽?”。這個老頭子應該是金嶽霖的化身,隻是他年齡當時似乎不老。

當時中國處於亡國的時期,這阻止不了林徽因客廳裏談論的為貓取名的雅趣。錢鍾書刻劃人物之深刻和使用語言之辛辣是出了名的,《貓》中有段裏他將人物放在中國戰亂的環境中,仍然奇怪:“但是李太太並沒有換丈夫,淘氣還保持著主人的寵愛和自己的頑皮。在這變故反複的世界裏,多少人對主義和信仰能有同樣的恒心呢?”。這裏“淘氣”是貓Darkie的中文名。

可以看錢鍾書小說《貓》的節選:

[名家精品] 《貓》作者:錢鍾書【完結】

"打狗要看主人麵,那麽,打貓要看主婦麵了--"。頤穀這樣譬釋著,想把心上一團蓬勃的憤怒象梳理亂發似的平順下去。誠然,主婦的麵,到現在還沒瞧見,反正那混帳貓兒也不知躲到哪裏去了,也無從打他。隻算自己晦氣,整整兩個半天的工夫全白費了。李先生在睡午覺,照例近三點鍾才會進書房。頤穀滿肚子憋著的怒氣,那時都冷了,覺得非趁熱發泄一下不可。湊巧老白送茶進來,頤穀指著桌子上抓得千瘡百孔的稿子,字句流離散失得象大轟炸後的市民,說:"你瞧,我回去吃頓飯,出了這個亂子!我臨去把謄清的稿子給李先生過目,誰知他看完了就擱在我桌子上,沒放在抽屜裏,現在又得重抄了。"

老白聽話時的點頭一變而為搖頭,歎口微氣說:"那可就糟啦!這準是'淘氣'幹的。'淘氣'可真淘氣!太太慣了它,誰也不敢碰它根毛。齊先生,您回頭告訴老爺,別讓'淘氣'到書房裏來。"他躬著背蠕緩地出去了。

"淘氣"就是那鬧事的貓。它在東皇城根窮人家裏,原叫做'小黑'。李太太嫌'小黑'的稱謂太俗,又笑說:"那跟門房'老白'不成了一對兒麽?老白聽了要生氣的"。貓送到城南長街李家那天,李太太正在請朋友們茶會,來客都想給它起個好聽的名字。一個愛慕李太太的詩人說:"在西洋文藝複興的時候,標準美人都要生得黑,我們讀莎士比亞和法國七星派詩人的十四行詩,就知道使他們顛倒的都是些黑美人。我個人也覺得黑比白來得神秘,富於含蓄和誘惑。一向中國人喜歡女人皮膚白,那是幼稚的審美觀念,好比小孩隻愛吃奶,沒資格喝咖啡。這隻貓又黑又美,不妨借莎士比亞詩裏的現成名字,叫它'darklady',再雅致沒有了”。有兩個客人聽了彼此做個鬼臉,因為這詩人說話明明雙關著女主人。李太太自然極高興,隻嫌"darklady"名字太長。她受過美國式的教育,養成一種逢人叫小名以表親昵的習氣,就是見了莎士比亞的麵,她也會叫他bill,何況貓呢?所以她采用詩人的提議,同時來個簡稱,叫"Darkie”。大家一致叫:"妙!",這貓聽許多人學自己的叫聲,莫名其妙,也和著叫:"妙!妙!"(miaow! miaow!)。沒人想到這簡稱的意義並非"黑美人",而正是李太太嫌俗的"小黑"。一個大名鼎鼎的老頭子,當場一言不發,回家翻了半夜的書,明天清早趕來看李太太,講詩人的壞話道:"他懂什麽?我當時不好意思跟他抬扛,所以忍住沒有講。中國人一向也喜歡黑裏俏的美人,就象妲己,古文作'[黑旦]己',就是說她又黑又美。[黑旦]己剛是'Darkie'的音譯,並且也譯了意思。哈哈!太巧了,太巧了!"。這貓仗著女主人的愛,專鬧亂子,不上一星期,它的外國名字叫滑了口,變為跟Darkie雙聲疊韻的混名:"淘氣"。所以,好象時髦教會學校的學生,這畜生中西名字,一應俱全,而且未死已蒙諡法--混名。它到李家不足兩年,在這兩年裏,日本霸占了東三省,北平的行政機構改組了一次,非洲亡了一個國,興了一個帝國,國際聯盟暴露了真相,隻算一個國際聯夢或者一群國際聯盲,但是李太太並沒有換丈夫,淘氣還保持著主人的寵愛和自己的頑皮。在這變故反複的世界裏,多少人對主義和信仰能有同樣的恒心呢?

龍灣故事會 發表評論於
這個得在家愁國恨,個性解放的大背景下看。文人的羨慕大概率是相互的。林應該也羨慕謝受了民國政府的邀請去重慶履新。其他人則羨慕林家的熱鬧。
其實背景類似的他們是一個層級的,細分是我們後人加的,因為我們作為後來之人,沒有她們都是一個階級背景這種想法。林和謝的背景如此類似,人們應該忽略她們在才情或者美貌上的差別。所以林的美連她自己都希望別人忽視。而才情最重要的是原創,這個是生命力的體現,是流動的,化成文字的部分隻是冰山一角,這才是林的客廳受歡迎的原因,應該不是美食或者美顏。
錢塘叟 發表評論於
所謂名人名流,尤其突然冒起的紅人,都有被打造被塑造的成分,包括魯迅,如果深讀過他的文章,留下的印象絕對不可能是毛的評價,或現在的介紹。
蒲公英居 發表評論於
林徽因像鏡子一樣反射出他人的人性來。
紫萸香慢 發表評論於
我早就猜測過林徽因沒有什麽女性朋友,太太客廳的客人全是男性,準確來說,有名的知識男性。好像隻有一個美國女記者是她的女性朋友。原因很簡單,太出色了,其她女性很難不嫉妒。同她一樣有才的或有名的,沒她美貌,比如楊絳,冰心;同她一樣美貌的,沒她有才。別的女人不想做她的陪襯,幹脆都離她遠遠的。在世俗的眼裏,她的確太強勢,不是個賢妻良母,而那些以賢妻良母標準來看女人的男性(即使有個教授頭銜),也不會是她的朋友。不是所有的有學問的人都是太太客廳的客人,但太太客廳的客人一定是有學問的。能聚焦這麽一批學者的女性,必定也是不凡的。
楓葉糖漿007 發表評論於
我覺不必拘泥於科班人士的解讀,100個人有100個哈姆雷特。哪個解讀得好就是那個。再說那些科班人士要麽是文革後分配科目讀書的,不一定是自己喜歡和專長,要麽受到強力洗腦,解讀出來總是有一股黨味,還是摒棄的好。
藏龍臥虎在民間。
途中燕子 發表評論於
錢鍾書,楊絳,冰心都是酸溜溜的
矽穀工匠 發表評論於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但那個可愛的民國,起碼大家都在比家教和家傳。那時候共匪還沒有掌權。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蘋果山莊' 的評論 : 隨後文章告訴你科班人士的解讀。
蘋果山莊 發表評論於
typo:這部著作的重要性是填補了本會由西方人或日本人編纂的中國建築史
蘋果山莊 發表評論於
教授引述的這段話錯大發了:“根據耶魯家長和北大建築係校友的留言,梁思成的最大貢獻是發現了唐朝佛光寺。“梁思成最大的貢獻是曆經千辛萬苦的野外尋找及勘測後在忍饑挨餓的常態下,用6年時間完成了中國建築史的中英文編著,這部著作的重要性是什麽填補了本會由西方人或日本人編纂的中國建築史。梁思成也不是沒有保護好北京的城牆,而是他的五點重要諫言當時隻被采納了半條,即紫禁城被保護下來了。梁思成隻是個學者不是決策者,城牆未被好好保護下來不是他的責任,幸虧紫禁城被留下了,我們要大謝特謝當年那一大批吃苦耐勞的各方真正學者
石假裝 發表評論於
風酥酥 發表評論於 2024-05-28 09:21:29
楊絳的書我都當廢紙扔了
~~~~~~~~~~~~~~
真不理解人們那樣捧楊絳。是個溫和的女人,作品也是個規矩女人的白話。

錢鍾書分析事物入木三分,苛刻有趣。早期作品更是。就因為他能看透事物,所以沒被打成右派吧。
美衡 發表評論於
我為我們國家有林徽因這樣一位集品貌,才華與一身的傑出女性感到驕傲,不說女人,就算是男人也沒有多少人會有她的才情和情懷,她個人的魅力和人性的光輝會永遠在那裏,我不在乎民國時期她是否被大眾喜歡,她被欣賞她的人喜歡就足夠了,況且我看在今天,她仍然被大多數人喜歡著,這就是她的榮耀。
退隱老妖 發表評論於
是不是開後門進去的人家也讀畢業了。現在國內動不動就說海外學位水,因為拿offer容易。不是說你開後門就是說你學位水,現在人家幹脆限製你來了,多好,終於不用嘲笑了。大家終於平等了,都去不了。
禦樹林楓 發表評論於
女人自慚形愧要毀林徽因,男人覺得追不上要毀林徽因。美女才女背負的壓力與流蜚自古比市井大媽多。林徽因這樣的根本不靠別人喜歡或不喜歡活著。
風城芝加哥 發表評論於
Yangtsz :“林兼具工科的理性務實與文科的感性浪漫。林是象火一樣燃燒的女子。她51歲就離世。”說的很好!林要是長壽點,文革就慘了。

“太太的客廳”是西方的沙龍文化。有傳統思想的人看不慣是正常的。不要說民國是從三從四德古封建時代穿越過來的年代,現代看不慣也大有人在。林無疑是非常優秀的。
扭曲時代 發表評論於
作為女性,林徽因的五官精致,身材窈窕,氣質很好。在那個時代能夠在美國讀書,文理兼修,並且談吐自若,還善於裝飾布置室內雅致舒適…肯定是無敵的
boer 發表評論於
胡適寫:我從山中來,帶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蘭草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顧惜、夜夜不能忘。 但願花開早,能將宿願償;滿庭花簇簇,開得許多香。
boer 發表評論於
胡氏寫過“蘭花草”。我從山中來帶著蘭花草…
紅米2015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紅米2015' 的評論 : 既然說她對設計什麽國徽或人民英雄紀念碑,我們當然可以說她對獨裁政權的建立有功了。

那個時候對新政權有所期待,也不是不可理解。倒是錢老,覺得不可思議。
Yangtsz 發表評論於
我們在討論”喜歡”或者”不喜歡”林,不是在討論她的專業成就,政治傾向。
我舉例林在抗戰中進行艱苦的鄉村建築考察,是因為這是我非常喜歡與佩服她的原因之一:林兼具工科的理性務實與文科的感性浪漫。既能在平安時代的客廳裏與各界精英愉快交流,也能在窮鄉僻壤裏,裝點陋室,與鄉鄰苦中作樂。
xyz66 發表評論於
頗為讚同金米網友的評論
” 林徽因無疑是一個充滿個人魅力的人,她的出身,美貌和才氣很少有人能比。
她不是學文的,但寫的詩比學文的胡適的“兩隻蝴蝶”都好。
這樣的人遭女人恨可以理解。誰能做到讓人人都喜歡?”
林徽音才華橫溢,從她的許多文章著作可見一斑。所謂”木秀於林 ,風必摧之”,這”秀木”並非完美之木,喋喋不休詆毀她的人未免小肚雞腸,有故意吸引眼球之嫌疑。不妨秀出參照的”民國完美名媛”,論才華論論人品論顏值,拿出來遛遛唄;)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angtsz' 的評論 : 根據耶魯家長和北大建築係校友的留言,梁思成的最大貢獻是發現了唐朝佛光寺,林徽因在發掘過程中是梁的助手,一千多年的那麽大的古建築,居然沒有被後人關注,還被日本人說找唐朝建築需要去日本,可見中國人對自己曆史建築之忽視,梁林隻是找到了一個本來很多人都應該知道的古建築。梁思成和林徽因最偉大的努力是麵對強權抗爭和保護北京古城牆,可惜他們失敗。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紅米2015' 的評論 : 既然說她對設計什麽國徽或人民英雄紀念碑,我們當然可以說她對獨裁政權的建立有功了。
Yangtsz 發表評論於
那些不喜歡林的民國男士,女士,有幾個能夠象林那樣在抗戰時期與梁和中國營造社一道風餐露宿,爬上爬下地考察記錄中國的古教築?身患肺病仍奮不顧身?林是象火一樣燃燒的女子。她51歲就離世。冰心倒是長壽,活到98。楊絳更長壽,活到105歲。她們更懂得如何追求自身安穩。
紅米2015 發表評論於
林徽因輔佐專製政權-這個太苛責了吧,林55年就去世了,而且她對保護中國古建築還是有大功的。錢老還參加翻譯毛著呢。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我也喜歡錢鍾書,還朱自清。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untai' 的評論 : 你要求18字的博文題目寫成科學論文般,比較難實施。
frederickj 發表評論於
冰心不單和宋美齡先生關係好,和毛關係也很好。
yuntai 發表評論於
博主犯了一個基本的邏輯錯誤,就是在該用特稱判斷時用了全稱判斷。照博主的句式,標題的意思是“所有民國人士都不喜歡林徽因”,而這樣的全稱判斷是不符合事實的;你隻能用特稱判斷,把話說成:“有的民國人士不喜歡林徽因”,而這樣的大實話適用於說任何民國人士,比如說:有的民國人士並不喜歡魯迅,有的民國人士並不喜歡胡適……
frederickj 發表評論於
林這樣才貌雙全肯定是女人甚至男人嫉妒的對象。要是民國人士人人都喜歡她才不正常。
蘋果山莊 發表評論於
胡適在推進新文化運動時,特意為此率先創作了包括蝴蝶在內共共計八首平白易讀的白話詩,這也是我國有史以來第一批白話詩,這和以後的林徽因做什麽詩有什麽可比性?作為新文化運動的領袖,胡適的這些白話詩唯一目的就是推廣和普及白話文,他寫的深奧難懂曲高和寡能讓普羅大眾接受和理解麽?這和他是哲學家還是文學家還是物理學家還是數學家還是政治家沒有任何關係
美衡 發表評論於
能得到那個時代的來自不同領域的徐誌摩,梁思成,金嶽霖等有思想,有學識,有建樹的人的愛和尊重,林徽因是不一般的。
金米 發表評論於
胡適是學哲學的,寫詩是業餘的。
林徽因是學建築的,寫詩也是業餘的。
作為業餘詩人,林徽因這首詩好過胡適的兩隻蝴蝶。
他們的其他的成就都不談,隻談寫詩的才氣,林徽因勝過胡適。
蘋果山莊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金米' 的評論 : 我們的確太不是一個頻道也不可能一個頻道,至少我不會拿著胡適先生都自嘲的兩隻蝴蝶打油詩做盡文章,更不會讓網友把自個母親照片貼出來去和林徽因比,說不過就蹭著別人的評論罵幾句,您就這本事還有臉說我粗鄙,您去拿麵鏡子照照再說話
蘋果山莊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金米' 的評論 : 嗬嗬,就因為我說的有道理就粗鄙了?您有理說理,光罵人算什麽本事?還不允許人笑有些人的邏輯混亂知識淺薄了麽?
楓葉糖漿007 發表評論於
嗬嗬,誰會見到一個讀者刻薄呢?人刻薄的都是自己看不慣的。作家的書沒有必要仁厚道義,但是為人要。想想被刻薄的人的感受。還是對事不對人好,不過這個對作家要求就高了。文如其人,可以想象。那本書基本上就是把背後說人的壞話印在紙上。對錢鍾書個人來說,也就是為什麽前無古篇,後無來書,一生沒有第二本。
書好看,人不敢苛同。
蘋果山莊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lashingcat' 的評論 : 誰low?誰在嘲笑因為質疑她婚內出軌的便是連戀愛連異性都沒碰過的連曖昧都不懂的就是誰low,說不過了就隻能罵人low的才是最low
金米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lashingcat' 的評論 :
我一眼就看出了那位的粗鄙,所以我不和他有爭執。完全不在一個頻道。雞同鴨講。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我不求作家的書寫得厚道仁義,隻求可讀性強。我見過錢鍾書和楊絳,親切樸素待人溫和,印象不錯。當然,要求作家為人厚道也沒有錯,不過那樣要求自己和親朋也許更靠譜。
楓葉糖漿007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酥酥' 的評論 : 從來沒有 bother去看過。覺得也就冰心水平。冰心那樣的文章也算個作家,嗬嗬
楓葉糖漿007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一開始看圍城也覺得好看,但是後來看文章說裏麵的人都是他們夫婦朋友,他們夫婦特別是楊絳為人刻薄,突然覺得圍城不好看了。這種書隻能出一本,八卦了朋友,還刻薄他們,那就沒有朋友了唄。然後隻能道聽途說,再也寫不出了。
風酥酥 發表評論於
楊絳的書我都當廢紙扔了
flashingcat 發表評論於
回複‘蘋果山莊 “: 你可真夠low. 本來就事論事,你上來就是非常針對性的人身攻擊,而且內容讓人作嘔。而且,還是在你根本沒理解我的意思的前提下。正因為網絡上的隱身特性,像你這樣的人就連廉恥都沒有了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未死已蒙諡法”的貓---哈哈哈,笑死我了。我還是喜歡“刻薄”的錢鍾書,讀他的書是件特別開心的事。至於林徽因,她沒有書可以傳世,那她就不是我們這代人的事情了。
二胡一刀 發表評論於
就事論事,林的這首詩寫得不差,尤其最後幾段,一首詩通常被記住的就是那麽幾句最好的,唐詩宋詞也一樣。至於說民國人不喜歡她這話就非常不客觀了,最多說有些民國人不喜歡她,喜歡她的人不也是大把嗎?尤其在那個時代她這樣的女人有人不喜歡很正常。
蘋果山莊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lashingcat' 的評論 : 有了趣,玩曖昧什麽時候玩,咱這是在談婚內三個男人,這和未婚時玩曖昧一樣?這和談沒談戀愛有沒有和異性交往過有毛關係?如果你另一半也婚內三女或三男,你再來這現身說法不遲,不然這地越洗越髒
楓葉糖漿007 發表評論於
從林徽因的婚姻選擇就知道,她是一個有頭腦的人,至少是世俗方麵知識的頭腦。那種詩人浪漫學者都是不靠譜的,熱的時候快要融化了,冷的時候比冰還冷,完全看心情,而他們的心情可不是有一個合理的上下限的。以林對男人的理解,她做出這樣的選擇不奇怪。看看嫁給詩人,畫家的原配哪一個有好下場。林是人精真的沒錯。
楓葉糖漿007 發表評論於
這篇文章雖然有史料,但是寫得偏頗。林徽因的長相有照片為證的,非常清秀,家世又好,被男人追捧不稀奇,女人大半是妒嫉。
那個時候寫文章寫身邊人很多,錢鍾書夫婦是出了名的刻薄。不刻薄寫不出好文章倒是真的,要深入骨髓描寫,把人壞的一麵精確展示,間接也暴露自己也不是什麽好料。
平時這樣做人一定沒有朋友。林徽因家經常高朋滿座,林一定是會做人的。利用男人見仁見智,男人甘心與他人何幹?
至於她文采好不好,一般水平是有的,別人吹捧也有,不過對於一個美女來說,已經是智慧與美貌並存了。
flashingcat 發表評論於
生活中不就有好多會玩曖昧的女人嗎? 奇怪啊,好多人沒談過戀愛,沒和異性交往過嗎? 在包辦婚姻的年代可以理解。但是。。。
蘋果山莊 發表評論於
搞笑,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錯了就錯了,再死撐吃相就會難看,難不成胡適一生隻有這一首為了推動白話文而故意寫的打油詩兩隻蝴蝶?一定要把兩隻蝴蝶作為胡適的代表詩,那也是他推動白話文運動的獎章,讓這麽多人知道了胡適一生隻有兩隻蝴蝶這麽一首廣為認知的打油詩
peter黑 發表評論於
按道理錢鍾書應當是夠資格進梁太太的沙龍,為什麽他會不在其列呢?也許是錢的太太楊絳,作為最才的女,不喜歡林。錢鍾書也隻好遵從妻囑不去,當然心裏難免有點酸溜溜的。
金米 發表評論於
聞一多的詩,是不是比胡適的兩隻蝴蝶好太多。
金米 發表評論於
抄幾句聞一多的詩—-也許。

也許你真是哭的太累,
也許你要睡一睡,
也許你聽蚯蚓翻泥
聽小草的根須吸水
比人間的咒罵聲更美
那麽你先把眼皮閉緊
我就讓你睡
我把黃土輕輕蓋著你
我叫紙錢兒緩緩的飛
蘋果山莊 發表評論於
'雅美之途' 的評論 : “ 林徽林怎麽能跟胡適比,差得十萬八千裏啊”
十分同意,胡適這首故意為之的兩隻蝴蝶打油詩,比低幼年級的小學生水平都不如,難不成低幼年級的小學生水平都比胡適高???神馬邏輯,樂死我了
bighead00 發表評論於
基本讚同博主雅美的觀點。林徽因也好, 錢鍾書也好,他她們的學識,才氣很多都是‘創造’出來的。為了賺吃瓜群眾的注意和錢,或者其他的目的。是矮子裏拔將軍。
金米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扭曲時代' 的評論 :
以後有機會一定讀讀徐悲鴻兩任太太的傳記。很有意思的。人生本來就是五彩繽紛的,哪能是非黑即白那麽簡單。
金米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扭曲時代' 的評論 :
蔣的情人是張,不是陳誠,是我記錯了。
扭曲時代 發表評論於
蔣碧薇畢竟是民國時期的大家閨秀,徐悲鴻岀身卑微。這點上蔣碧薇一輩子沒有忘,張道藩更適合蔣碧薇的品味,可惜隻恨未逢閨中待嫁時
扭曲時代 發表評論於
To 金米: 徐悲鴻的兩任夫人的自傳,我在多年前讀過了。蔣碧薇的情人是張道藩,她是真的情迷於他。但是離婚條件是徐悲鴻給她100幅畫,養了她一輩子,她也試圖去與張道藩分享。張道藩妻子是位西方女性,他最後在台灣沒有選擇離婚,與蔣碧薇一起生活,蔣碧薇的傳記有自怨自憐情懷,略微報複張的背叛
金米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扭曲時代' 的評論 :
蔣碧薇也是個謎。以後有機會讀讀她的傳記。她好像死心塌地的跟著陳誠。人家是有家室的人。
可她就是不跟著徐悲鴻。
金米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蘋果山莊' 的評論 :
這位網友,我就不和你爭論了,因為覺得我們不在一個頻道。不想浪費時間。
金米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雅美之途' 的評論 :
我隻是拿他們的兩首詩對比,明顯的胡適的遠不如林徽因的。
扭曲時代 發表評論於
那個時代,還有一個很有趣,引起爭議的名媛,徐悲鴻的第一位妻子,蔣碧薇。蔣碧薇為了澄清一些事,以免後人爭議紛紛,幹脆自己留下了一部傳記。徐悲鴻的第二位夫人不甘,也寫了一部傳記。
扭曲時代 發表評論於
我讀過梁思成的第二個妻子的自傳,為了避免讀者認為她是胡編,她用了很多梁思成給她的手寫書信的複印件放在書中。我認為是真實可信的,梁思成在第二段婚姻中很放鬆幸福
金米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雅美之途' 的評論 :
德州紅脖子是他的網名,和有沒有文化沒關係
扭曲時代 發表評論於
To 石假裝: 謝謝。我僅僅讀過“圍城”,和他夫人的“洗澡”。
蘋果山莊 發表評論於
當年林徽因還和梁思成說我愛上了兩個人,這可怎麽辦,梁思成說如果你覺得他好,勿需擔心我,去找他吧,可她又不走,繼續在幾個男人間周旋。能有這麽些個粉還在誇集美貌智慧一身的林徽因,這迷魂藥,自個陶醉
扭曲時代 發表評論於
To 京華人, 如果你去百度,搜索錢鍾書,就會看到介紹他在1937年,獲得牛津大學艾克賽特學院的副博士學位。我仿佛記得在錢鍾書去世後,夫人楊絳曾認可錢在世時,學位問題上有些不真實。
石假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扭曲時代' 的評論 : 錢鍾書早起的隨筆集“寫在人生邊上”挺好。
石假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雅美之途' 的評論 : “ 林徽林怎麽能跟胡適比,差得十萬八千裏啊”
同意!
石假裝 發表評論於
“ 絕大多數女人都不喜歡林,大多數男人都被她迷住”,一般是又漂亮又能幹。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金米' 的評論 : 林徽林怎麽能跟胡適比,差得十萬八千裏啊。
蘋果山莊 發表評論於
拿胡適的兩隻蝴蝶去和林徽因的詩比就太貽笑大方,胡適作為新文化運動的主推者,特意用最簡而易之的兩隻蝴蝶這樣的白話文在玩笑間鼓勵大眾用白話文普及白話文,能拿胡適都說是塗鴉的詩去和她的詩比,奇葩
徐誌摩為了趕去參加林徽因的討論會而不顧天氣惡劣上了郵政飛機,事後林徽因還把一塊失事殘片擱臥室裏,周旋於三個男人中間,梁思成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她把梁思成當什麽?
她作為梁思成助手,他們夫婦在保護文物上做了大量工作後世需要銘記,但把林徽因捧到神話位置就極可悲可笑,還是那句話,坊間盛傳的她集美貌學識一身,任何人假如有她家族的強大資源和背景,誰都能出類拔萃。甭動不動就讓網友show自家母親照片,說不定網友母親不是作家圈卻是名媛,要什麽出名?這就如有些歪理,隻要說一句中國城市建設做的還不錯,立馬有人跳出來說中國那麽好趕緊滾回去別呆美國,一樣的不可理喻不講理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扭曲時代' 的評論 : 同學買管錐編讀,我翻過,基本上看不懂。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金米' 的評論 : 德國紅脖子也有文化人,自己對母親的美麗最熟悉。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西北東南' 的評論 : 16歲少女談戀愛,很正常。
雅美之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unfengfeng' 的評論 : 你確定愛林徽因,鑒定完畢。
京華人 發表評論於
扭曲時代 發表評論於 2024-05-28 04:13:14
請問博主讀過“管錐編”嗎,反正我是沒讀完讀懂的。

錢鍾書在牛津得了一個副博士學位,我們知道“副博士”有多少水份。如果要比,錢鍾書的學識遠不如陳寅恪
—————
牛津大學根本就沒有副博士這個學位,隻有俄羅斯和前蘇聯有副博士。至於《管錐編》,就是讀書筆記。
扭曲時代 發表評論於
謝冰心倒是真的外貌不岀眾,但是與宋美齡先生是校友,所以一起做了好多事情。
扭曲時代 發表評論於
請問博主讀過“管錐編”嗎,反正我是沒讀完讀懂的。

錢鍾書在牛津得了一個副博士學位,我們知道“副博士”有多少水份。如果要比,錢鍾書的學識遠不如陳寅恪

金米 發表評論於
林徽因無疑是一個充滿個人魅力的人,她的出身,美貌和才氣很少有人能比。
她不是學文的,但寫的詩比學文的胡適的“兩隻蝴蝶”都好。
這樣的人遭女人恨可以理解。誰能做到讓人人都喜歡?
金米 發表評論於
那位德州紅脖子網友, 既然有個人說你媽媽漂亮過林徽因,你自己也這麽認為,還有你媽媽的照片在手,何不放上來,讓大家也見識見識。
知道林徽因的人很多,但有幾個人知道你那漂亮,有學識的,交際廣的媽媽呢?
西北東南 發表評論於
1920年,在英國,林徽因(1904——1955)遇見徐誌摩(1897——1931),他們相愛的時候,林才16歲。而且,不久林就離開徐了。
1931年,徐誌摩因飛機失事而死,很不幸,也很可惜,但是怪不到林的頭上吧?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我覺得你不必再去在意林如何好還是不好。林是一個集智商、情商、逆商與美貌於一身的人,並不表示她每一個方麵都拔尖,但是合在一起,她是無敵的。
那些什麽錢鍾書、金嶽霖都是有缺陷的人,就像李白也有缺陷、杜甫也有缺陷,但是瑕不掩瑜,獨放奇彩。這些人是奇才,而林是全才,所以招恨。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