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班芙行(2)-湖泊的樂章

走遍千山萬水,隻為尋找初心。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去過被稱作“千湖之國”的芬蘭,也去過有著“歐洲水上城堡”美譽的瑞士,可是我總覺得這兩個國家的湖泊沒有班芙公園的迷人和多樣。或許是因為我冬天去的瑞士,因而還沒見過瑞士湖泊豔陽中的模樣,但謎底即將在明年夏天我的瑞士之旅中揭曉。不管瑞士的湖泊在夏天是不是如佳人一樣“幽居在空穀”,我都在班芙公園的湖泊中“聽”到了人世間最華美的樂章。這華美的樂章,是交響曲,也是協奏曲;是圓舞曲,也是小夜曲,它們在月明星稀時伴我安睡,它們在太陽升起時隨我放歌。

路易斯湖

夢蓮湖

奧哈拉湖

在我跟先生去過的班芙(Banff)國家公園、幽鶴(Yoho)國家公園和賈斯帕(Jasper)國家公園裏,每一個都有令我們心醉的湖泊。有的湖泊大名鼎鼎,有的湖泊默默無聞,但在是我們眼中,這些清澈見底的湖泊都是一樣的美若天仙,一樣的“精妙世無雙”。離班芙小鎮不遠,有兩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湖,它們分別是雙傑克湖(Two Jack Lake)和約翰遜湖(Johnson Lake)。這兩個湖之所以能入選我們湖泊的樂章,是因為它們水的顏色是我最喜歡的Tiffany藍。當我看著鋪滿湖麵的Tiffany藍在耀眼的陽光下閃著亮晶晶的光,當我看著兩個湖身後巍峨高聳的群山,當我看著湖中悠然自得暢遊的人們,我的腳就像生了根一樣,邁也邁不動步,我覺得這就是人間天堂的模樣。

在見到人間天堂的模樣前,我開車走了班芙小鎮的隧道山道(Tunnel Mountain Drive)。據說這裏風景美、動物多,可我除了看見美景外,一個動物也沒看見。不過,當我站在Hoodoos Viewpoint上,看到弓河穀中姿態各異的群山和彎彎曲曲,呈現出Tiffany藍的弓河水,以及我在土耳其看過的仙女煙囪(Fairy Chimney)時,我一點也不覺得沒看見動物是個遺憾,隻覺得班芙的美麗用任何語言去形容都很蒼白。

班芙小鎮的仙女煙囪

雙傑克湖

雙傑克湖

雙傑克湖

雙傑克湖

到達班芙國家公園的雙傑克湖時,陽光還沒有那麽刺眼,但停車場已滿。正當我想著要去哪裏停車時,裏麵剛好出來一輛車,我趕緊停了進去。靠近弓河的雙傑克湖是野餐的好去處,這裏有麵積很大的沙灘,湖中還有一個陰涼的小島,我們看見有人蹚著水把野餐餐具搬到了小島上。在炎熱的夏日裏,一邊野餐,一邊看著波光粼粼的湖藍色湖水和連綿起伏的遠山,以及色彩斑斕的站立式槳板、小艇或皮劃艇在湖中蕩來蕩去,那種感覺一定很奇妙。我們沒有在這裏野餐,隻欣賞著看也看不夠的湖水,愉悅之情已溢於言表。約翰遜湖沒有雙傑克湖大,但也有沙灘,還有比雙傑克湖多得多的森林和造型更優美的群山。不過,這裏的人沒有雙傑克湖的人多。

雙傑克湖

雙傑克湖

雙傑克湖

約翰遜湖

如果說這兩個湖隻是我們湖泊樂章中輕舒慢緩的序曲,那位於幽鶴國家公園,離約翰遜湖和雙傑克湖100公裏多一點兒的翡翠湖(Emerald lake)則是第一樂章。雖然沿著北美洲大陸分水嶺西坡而建的幽鶴國家是洛磯山脈中麵積最小的國家公園,但它卻以壯觀、瑰麗、險峻的景觀而聞名,其中就包括海拔1300米的翡翠湖,它是是幽鶴國家公園中最大的湖泊。一聽翡翠湖這個名字,就知道它的湖水是翡翠色的。雖然班芙公園300個湖泊中有很多湖水都是翡翠色的,但隻有翡翠湖獨享這一名字,並被譽為“落基山的翡翠”。

去翡翠湖,會經過螺旋隧道(Spiral Tunnels)和天然橋(Natural Bridge)。這條8字型的盤山螺旋隧道是19世紀末加拿大太平洋鐵路公司浩大工程施工中最為險要的路段之一,坡度高達4.5%,而一般鐵路坡度不超過2.2%,因此長度僅6.4公裏的這一路段極度危險。如果列車通過,會同時看到列車有三段在上下錯落的隧道和腰帶般的鐵軌上蜿蜒而行,場麵很壯觀。可惜我們沒有這個運氣,隻在觀景台看見了一些展示板。

天然橋

天然橋旁

翡翠湖旁的森林

翡翠湖旁的森林瀑布

相比人工很明顯的螺旋隧道,天然橋就很天然了。它在踢馬河(Kicking Horse River)的河道上,因岩石常年受河水衝刷和侵蝕形成,是幽鶴國家公園的一“奇”。站在人工修築的橋上,看見天然的石橋中間有一道縫隙,讓桀驁不馴的,因融入了岩石而稱銀灰色的河水穿“膛”而過。湍急的河水爭先恐後衝擊石壁,激起震耳的水聲,很震撼。

不過,離天然橋不到8公裏的翡翠湖卻很安靜。湖旁不大的停車場不收費,一麵是森林,另一麵才是翡翠湖。我們先去森林中探秘,結果發現了一個小瀑布。當我們從森林中走出,看見一大片翡翠綠的湖麵時,我們立刻驚呆了。這翡翠色,跟法國聖十字湖水的顏色一模一樣,但聖十字湖是水庫,而翡翠湖卻是冰川湖,28米深的湖底堆積了億萬年來的冰川遺磧,是它們讓清清的湖水在明媚的陽光下呈現出了深淺不一的翡翠色。

翡翠湖

翡翠湖

翡翠湖

這片翡翠色的湖麵麵積差不多有一平方公裏,周邊是有著點點冰川的兩座大山和蒼勁的鬆柏環繞。在兩座大山相連的山脊間,是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遺的伯吉斯頁岩(Burgess Shale)化石床所在地,它重現了5億多年前的地球生態。我們在湖邊漫步,穿過木橋和度假屋,走到湖旁近距離欣賞它的翡翠色,看見不知什麽年代的枯木朽株靜靜躺在湖底,似乎時光已停滯。湖旁還有獨木舟的租借亭,每小時90加幣。我們沒有租,除了因為價格不親民外,也因為不想在陽光下暴曬,還因為我們對劃獨木舟不感興趣,我們隻要在宛如人間仙境的翡翠湖邊靜靜欣賞它的碧波和它散發出的靜謐即好。

翡翠湖

翡翠湖

翡翠湖

關於翡翠湖,還有一個故事。當年發現它的加拿大太平洋鐵路的工程師,在發現它之前還發現了一個湖,那個湖也被他命名為翡翠湖。後來為了紀念英國維多利亞女王女兒,嫁給了加拿大總督的路易斯公主,最先被發現的翡翠湖改名為了路易斯湖(Lake of Louise)。今天,這個位於班芙國家公園內的路易斯湖不僅比翡翠湖名氣大多了,而且是整個落基山脈公園中名氣最大的湖。有人說,如果你不知道怎麽遊玩班芙的三個國家公園,先找到露易絲湖就對了,然後以它為中心,四麵出擊,即能把各個景點擊破。

我們的酒店離露易絲湖很近,我們一辦完入住手續就開去了露易絲湖。這裏的停車晚上7點到早上7點免費,其餘一天收費12.25加幣。在門票奇貴的班芙公園,此地的收費已經很便宜了。露易絲湖大名遠揚,並非因為露易絲公主,而是因為它的“天生麗質”。這“天生麗質”,讓它奏響了我們湖泊樂章中的第二章。

路易斯湖

路易斯湖

路易斯湖

路易斯湖

 

露易絲湖的三麵都是茂密的群山,正對著開闊地的山上是大麵積的維多利亞冰川(Victoria Glacier)。跟開啟了湖泊序曲和第一樂章的湖泊旁邊荒山上的星星冰川相比,路易斯湖的冰川就是龐然大物。雖然那些荒山上也曾經覆蓋著白裏透藍的冰川,但它們沒有維多利亞冰川幸運,至今還“健在”。當這個“龐然大物”在第一時間衝進我們的視野,我們立刻想起了《國家地理》雜誌對路易斯湖的評價:“此地永遠不會讓人失望” ,也想起了它的“野外藍寶石”綽號。

不會讓人失望的還有它的湖水顏色。隨著光影的移動,它時而出現美麗的湖藍色,時而出現迷人的翡翠色,無論哪種顏色,都翩若驚鴻般使人陶醉,難怪有“落基山脈的翡翠寶石”之稱呢。而湖水之所以會有令人目眩神迷的顏色,是因為湖底都是被冰川碾磨後的岩石細粉,岩石粉在吸收了陽光射入水中的所有顏色後,將藍綠和湖藍色反射到我們的眸光裏。為了從山峰的高處和近處看到它,我們一共來了三次。

路易斯湖

路易斯湖

路易斯湖

路易斯湖

而讓路易斯湖更獨樹一幟的是,它的身旁有一個費爾蒙城堡酒店(Fairmont Chateau Hotel),此酒店跟班芙小鎮的溫泉城堡酒店是“姐妹”。隻不過,溫泉城堡酒店是灰色的,但費爾蒙城堡酒店是乳白色的,這讓它在視覺上,特別是從山上俯瞰時,給路易斯湖增添了畫龍點睛的一筆。比溫泉城堡酒店晚建幾十年的費爾蒙城堡酒店還有一樣是溫泉城堡酒店不能相比的,它緊鄰著路易斯湖的一側是一個大花園。花園裏不僅種著各色鮮花,露天還舉辦著音樂會。

這樣奢侈的景色,讓路易斯湖成了班芙國家公園裏的頭號大明星,凡是到此公園的人,就沒有不來這裏報到的,它也成了北美最受攝影師青睞的攝影地點。據說,若想拍攝這顆冰肌玉骨的明珠,最佳時間是日出時刻。此時,冰川的顏色會由黎明前的暗灰漸漸變成奶黃、粉紅、橘黃和火紅等,那種難以言表的色彩瞬間變換是天地間的一個奇觀。

路易斯湖

路易斯湖

路易斯湖

路易斯湖

我們沒欣賞這個奇觀,因為我們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比它在日出時刻更撩人的夢蓮湖(Moraine Lake)身上。它們相距15公裏,但路易斯湖在主路邊,而去夢蓮湖得拐進盤山道,此路冬天封閉。因為要走夢蓮湖邊的四個步道,所以我們在這條山路上往返穿梭過四次,其中兩次還在路旁看見了熊,一次是黑熊,另一次是帶著熊寶寶的棕熊。看著它們就在我的車邊津津有味地吃著Berries,我的心跳都要停止了。不過,不是因為驚嚇,而是因為驚喜。

真不知道是誰把夢蓮湖的名字翻譯得如此勾魂,讓我在製定行程時都沒看它的具體信息就毫不猶豫把它放在了行程裏,然後就被它折騰得骨頭都要散架了。其原因是這個公園的停車位不到150個,而想在日出時看它的遊客數不勝數。我們第一次淩晨3點半開到了上山的路口,結果路口被堵死了,工作人員告訴我們3點10分停車場就滿了。我們不甘心,第二天半夜12點多一點就去了,這一次我們終於找到了停車位,其代價是後半夜幾乎沒合眼,看著滿天的星鬥在清澈的黑幕上眨眼,看明亮的圓月悄聲聲地移動。半夜3點,我哆哆嗦嗦地從車裏走出,去查看停車場。我繞了車場一圈,一看,車位全滿,看來像我們這樣瘋狂的人大有人在。

夢蓮湖

夢蓮湖

夢蓮湖

夢蓮湖

一切的辛苦都很值得,日出時的夢蓮湖美得超凡脫俗。曾有人這樣比較過彼此相鄰的路易斯湖和夢蓮湖,說路易斯湖是一位高端大氣的皇室公主,而夢蓮湖是一位冷豔不羈的山林少女。如果路易斯湖憑借著維多利亞冰川和古色古香的城堡成了皇室公主,那夢蓮湖則憑借著特有的十子峰(Ten Peaks)而成了山林公主。當日出時的柔光慢慢撒向這些高低錯落的山峰時,金色的大幕也就徐徐拉開了,山峰像《天鵝舞》中的小天鵝一樣,一個接一個地出場,被金色所籠罩。它們金色的倒影投射到波瀾不驚的夢蓮湖中,像一幅多彩的油畫,美不勝收。這樣的景致讓夢蓮湖成為了加拿大出鏡率極高的湖泊之一,也被公認為世界上最有拍照價值的湖泊,還被印在了1969年到1979年發行的20元加幣背麵,因此它又被稱為“二十元景觀”。

有著如此夢幻名字的夢蓮湖在英文中意為“冰磧石”,因冰磧石堵住山上的融雪形成的。站在岩堆(Rockpiles)上俯瞰它,我們覺得它跟位於十峰穀(Valley of the Ten Peaks)內,像十個高矮不齊的兄弟姐妹的十子峰一起,正在聯手為我們演奏魅力無限的湖泊第三樂章。帶著一塊一塊冰川的十子峰倒映在寶石般質感的冰川湖麵上,如詩如畫。那湖水,也跟路易斯湖的一樣,隨著光線變化,時而湖藍色,時而翡翠色,如精靈般讓我們傾慕。因為太愛慕它,我們晚上5點半又來到了它的身旁。雖然倒影依然在,卻沒有了金色。

夢蓮湖後半夜

夢蓮湖日出

夢蓮湖清晨

夢蓮湖清晨

夢蓮湖白日

夢蓮湖白日

如果說這些湖泊我們都可以開車前往,那有一個湖我們不僅不能開車去,還得徒步11公裏才能接近它,它就是幽鶴國家公園內的奧哈拉湖(Lake O’Hara)。先生一聽要走11公裏,立刻打起了退堂鼓,無奈我隻能自己去。而我之所以必須得走11公裏,是因為加拿大政府為了保護海拔2020米的奧哈拉湖和其周邊的高山生態環境,每天隻允許兩輛巴士上山。我坐巴士下山時特意數了一下座位,每輛巴士隻能坐32個人,因此每天可以坐巴士上山的人隻有64位。為了搶到一個座位,加拿大政府采用了抽簽方式。我從來沒有過這種運氣,索性連爭取都放棄了,一開始就抱定了徒步上山的打算。

11公裏,對喜歡旅行的我來說,不算什麽,但爬山的11公裏,我卻從未嚐試過。為了避開烈日,我清晨6點20就開到了奧哈拉湖的巴士站,看見一個男生等在那裏碰運氣,希望早上八點半的巴士會有空位。我心想,我才不會“傻老婆等捏漢子”呢。回程時看見他跟我坐一個巴士,一問,果然巴士滿員,他白等了兩個小時。

奧哈拉湖沿途

奧哈拉湖沿途

奧哈拉湖沿途

奧哈拉湖沿途

奧哈拉湖沿途

奧哈拉湖沿途

從巴士站到奧哈拉湖的11公裏,海拔上升400米,但不陡,是緩緩的爬升,大部分路都是質量不是很好的柏油路,可並不難走,路旁的樹上每一公裏都有清楚的裏程標識。沿途不是茂密的森林和繽紛的野花,就是叮咚的河水和各式的山峰,清晨的陽光灑在這些山峰上,讓偉岸俊朗的它們多了一絲柔情,顯得分外妖嬈。就這樣,我一邊在微涼的風中欣賞美景,一邊拍照,絲毫也不覺得累。我非常慶幸自己走了11公裏,把幽鶴公園的美麗全都印在了我的眸底。雖然前10公裏的路上隻有我一個人,但我一點兒也不害怕,因為沒帶防熊霧劑的我把可能會遇到熊的這件事早忘得一幹二淨。最後一公裏我才看到一個健步如飛的姑娘從我身邊走過,也看見最早一班的巴士從我身邊開過。不過,我並不羨慕車上的人,他們沒能像我一樣在掛滿露珠的清晨欣賞到獨一無二的美景。

奧哈拉湖

奧哈拉湖

奧哈拉湖

到達奧哈拉湖,9點剛過,我走了不到3個小時。草草在湖邊吃了簡易早餐,便開始欣賞這個高山湖泊和它周邊的高山草甸風光。這一欣賞,就是一天,我走了差不多30公裏,開創了我登山徒步的新記錄。這一路,我終於知道以拔地而起的山牆和奔騰飛濺的瀑布而得名的幽鶴國家公園為什麽令人望而興歎,為什麽奧哈拉湖所在地被稱作離天堂最近的地方了。

跟翡翠湖同屬幽鶴國家公園,但麵積不到翡翠湖一半的奧哈拉湖湖水跟翡翠湖的一樣,也呈翡翠色,但在不同的光線裏,它還呈現出路易斯湖和夢蓮湖的湖藍色。如果說奧哈拉湖的湖水顏色並沒有讓它成為落基山脈公園的翹楚,那它周邊山體保存的厚度高達161米,是世界上最完整的伯吉斯頁岩岩層則可以讓它成為整個落基山脈當人不讓的的佼佼者。因為種種這些,奧哈拉湖把我們湖泊的樂章推向了最高潮,“聲聲入耳,字字珠璣”,終生難忘。

奧哈拉湖

奧哈拉湖

奧哈拉湖

奧哈拉湖

我們湖泊的樂章在賈斯帕國家公園內的瑪琳湖(Maligne Lake)幸福地收尾。之所以說幸福,是因為我不但不用走11公裏,而且還可以乘坐遊船去觀賞它。它是落基山脈眾多湖泊中唯一可以行駛馬達船的湖泊,也是加拿大的一個標誌性景點,經常出現在加拿大的旅遊宣傳冊上。而它之所以會如此出名,是因為一位攝影師在湖畔深處拍下了一張照片,並將之命名為精靈島(Spirit Island)。沒想到這張照片獲得了攝影大賽的大獎,於是此湖聲名大噪。

這個世界第二大冰湖的瑪琳湖比湖泊樂章中的所有湖都大,有20多平方公裏,深近百米,這裏的原住民稱其為“海狸湖”。不過,往返90分鍾的遊船從碼頭開向湖中秘境的精靈島時的最初路段,湖水和周邊景色並不吸引人,湖水是普普通通的藍色,周圍是沒有立體感的針葉林。可隨著冰川和奇異山峰的顯現,瑪琳湖的湖水也開始變成翡翠色。到達精靈島時,我們的眼前是一幅既立體又多姿的圖畫。這樣的畫圖,讓精靈島有了“上帝開會之地”的美譽。

瑪琳湖

瑪琳湖

瑪琳湖

瑪琳湖

瑪琳湖

可惜,我的手機拍不出這些湖泊俏麗動人的千分之一,我的文筆也寫不出這些湖泊斑斕醉人的萬分之一,但它們與山峰和冰川共同奏出的美妙樂章,卻縈繞在我的腦際,經久不去。這“餘音繞梁”,就像北宋著名詞人晏幾道寫的那樣:“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宵剩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

路線

 
lily0824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UAN_健康2021' 的評論 : 謝謝讚美。班芙是有夢中情人的“素質”,可你為什麽怕見呢?
lily0824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采薇兒' 的評論 : 是的,班芙是“讀你千遍也不厭倦”之地。
DUAN_健康2021 發表評論於
好細膩的文字,班芙就像夢中情人一樣,想見又怕見,不如永遠保存這個美夢。
采薇兒 發表評論於
跟著你的美文重遊了班夫,又起了再遊的衝動。班夫的美值得一去再去欣賞。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