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飛走了

打印 (被閱讀 次)

                           飛飛走了

 

這是一個早晨,是昨天,朋友打來電話。我接了,就說:“想哭嗎?要哭,就哭吧,我聽著。”

她真的哭了,我聽到了她的淚水在那邊嘩嘩地流淌著,止不住......

前天,她給我短信,說是“恐怕不行了,就是今天,兒子要走了。” 於是我就等著,直到到昨天。我知道她會哭,會哭地很傷心。

我的朋友,吉爾, 喜歡宅在家裏, 她說的“兒子”是她和女兒十七年前領養的一條小狗,她們給狗狗起名叫“飛飛”。

飛飛和她的女兒一起慢慢長大,不分彼我,就是相互的愛,一起樂嗬。現在女兒長大了,飛飛也變老了,吉爾照顧飛飛就像侍奉內心十分疼愛的老人一樣,細心而周全,結果就是原本壽命隻有十四、五年的飛飛活到了十七歲。

我和吉爾差不多每周通通電話,所聊之事,十有八九都是她的狗兒子飛飛如何。有時候聊完了,她會因著我對狗狗的稱道而隨後發過來幾張照片再顯擺一把。我說她的狗狗是個老流氓,總是睜著一雙繚人的大眼睛笑嗬嗬地騙財,騙色騙愛情。

吉爾聽完後,會樂的哈哈大笑,回我“沒辦法,我兒子就是,誰見誰就被勾引。” 我和吉爾就這麽無心地日常聊著,漸漸地關於狗兒子飛飛的諸事便成了我時不時會提起的一個樂子。我會和媽媽講,會和朋友們說,甚至我會演繹出幾個段子來逗朋友們笑個前仰後翻。

昨天早晨,我的心隨著吉爾在電話裏的哭泣聲揪住了,原以為就是個狗狗,走了,我來安慰一下吉爾就好了。可是她講著,我竟然也忍不住地流淚了:

“自從狗兒子三個月前,被診斷患了癌症後,我就知道他會化成蝴蝶飛走的。” 吉爾在電話那邊說著,泣不成聲。

“狗狗這幾天知道自己不行了,就等姐姐回來。” 吉爾的女兒,已經大學畢業,在加州工作。在得知飛飛身患癌症後,就開始每周乘飛機回來陪飛飛,她想和飛飛度過最後的時日,並且還為狗狗請了臨終關懷的獸醫師,指導吉爾更科學地給予飛飛臨終關懷。

“飛飛一直是和我睡的,可是上周開始飛飛卻要和姐姐一起睡,他那是要感謝姐姐的領養之恩,要不是姐姐,飛飛就不會來到我家。” 吉爾一點一點地向我解說。

是這樣的,在美國,我們多少父母因為愛孩子,就會依照孩子的願望領養了一條又一條無家可歸的狗狗。

吉爾說她的女兒就是在流浪狗收留所一眼看到飛飛的。當時飛飛隻是個吃奶的嬰兒小狗,女兒非要,一定要領回家。就是女兒的執拗,她們收養的飛飛,母女倆兒從此就把一條可憐的被人遺棄的小狗養育成人見人愛的小寶貝了。

“飛飛走的前一天,已經沒有氣力了,女兒說,在我出去工作的時候,飛飛的眼睛一直都是眯著睡著了。可是等我一回來,飛飛就立刻睜開了雙眼,我知道他已經是筋疲力竭了,就是用最後一點點精力在等我回來。你相信嗎?狗狗走之前還掙紮著給我和女兒跳了一次舞,他知道我們最喜歡看他跳舞!”

吉爾在電話裏一一數道,我知道她希望能留住那最後的一線快樂。我們愛狗狗,因為和狗狗給我們的日子都是快樂的。

“晚上,坐在我家的客廳,一眼望到窗外,是滿天的星星。就在飛飛走的前一天晚上,突然,有一顆星星就在窗外,以奪目的光芒對著我們閃爍起來,我女兒震驚了,她禁不住查看了星辰名數,結果發現那一顆閃爍的星光是顆命名為羊的星星。而我狗狗的本命就是羊年的。那一刻,我們知道飛飛是要走了。”

吉爾講完,問我相信不?我說“信的。” 隻要經曆過真愛的分離,都會有靈性的交流和感知。

“是的,送走狗狗的當天,女兒說狗狗一定會回來再看我們一眼的。晚上我和女兒坐在客廳的窗前,等待著,果然,在我們的眼前,有一個星星閃爍著奪目的光芒飛過,一次,再一次,而後,就走了。我和女兒怔怔地坐在那裏,半晌,女兒喃喃低語:“媽媽那是顆狗狗星。”

我聽著吉爾的故事,一邊應聲“是,是的,肯定是顆狗狗星。” 一邊在想那會是多麽美好和不舍的時刻。

那個叫飛飛的狗狗走了,還會有快樂的時光到來嗎?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