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焉知三十載,重返北大荒》評論匯編 ---3

(2006-09-28 13:13:58) 下一個

《焉知三十載,重返北大荒》評論匯編 ---3

(11) 我們的田野

馬大新 評論於: 2006-09-02 03:00:26

刪除

太謝謝作者了 ! 讀此文我是十分激動的 . 作為天津知青 , 我曾在六團度過整七年的時光 . 你講的很多細節都能喚醒我的記憶 . 一開始我就猜測你是十連的 . 讀到這篇 , 我確信你是 . 每次都期待著下一篇 !

晚風拂柳 評論於: 2006-09-01 12:12:56

刪除

我身邊也有一些在兵團呆過八年的親友 , 朋友 , 讀了你的文字 , 對他們生出了許多敬意 . 他們那時就是十五 , 六歲的孩子 , 可他們卻遠離家鄉和父母 , 在那麽堅苦的地方 , 用自己還沒有發育完全的身體 , 承受著那樣堅苦沉重的體力勞動 , 一呆就是八年 , 不管他們的付出是否有意義 , 但他們的精神和經曆都是值得我敬佩的 .

夏季星空 評論於: 2006-09-01 10:01:56

刪除

從來沒覺得“我們的田野”這首老歌這麽美妙動人。謝謝您的文字,平實卻給人以最真摯的感受。

erlongshan 評論於: 2006-08-31 21:59:39

刪除

我父母都是知青,家裏來往的也是一些知青。以前小時後有年輕一點的知青來我家,總會很神奇的變幾顆糖出來,後來一有知青叔叔來我家我就盯著人家的褲兜看。饞糖啊。 :)

erlongshan 評論於: 2006-08-31 21:46:26

刪除

我離開這裏也有十五年了,出國前每年都回去,如今已有四年沒回去了。我老公經常說等以後有了錢就回我家這買塊地坐地主去。他喜歡種地。:)
他還不知種地的辛苦,根本就不像你在後院開塊地那麽簡單。我在上初中的時候就體驗了一次摟主那種叫天天不應的感覺。那年入秋雨水多收割機下不了地,全農場總動員下地割黃豆,下午下起了雨夾雪,我是班裏最小的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又冷又累,割也割不完的黃豆秧,有時我覺得我都不行了,一抬頭發現前邊的豆秧倒地十幾二十米,是班裏的男生幫我割的,那種感動的感覺不是可以用語言來形容的。後來因為下雨,所有的自行車都要拖著走,車輪裏都是泥,一個小時的路程因為在大泥地裏還拖著個自行車,不記得走了多久,隻記得黑乎乎的,楊樹林嘩嘩的響,大家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到家已經是半夜了。那次勞動可能是我這輩子最累的一次。
都說人老了喜歡回憶,可為什麽我現在也很喜歡回憶呢,還很懷念過去。鬱悶。
非常感謝樓住,讓我們有機會重溫一些往事。。。

winunsat 評論於: 2006-08-31 16:08:04

刪除

You can check the Longshan Farm in google earth, I figure out the town based on your deions
48.492524 Lat
126.6280607 Lon

夢中的夏天 評論於: 2006-08-31 11:57:43

刪除

寫的太感人了, 555555555 ,現在的年輕人是不是也能作出什麽值得一代人懷念的事情呢?特別是伴著《我們的田野》這麽悠揚的旋律。。。

阿檬 評論於: 2006-08-31 10:47:05

刪除

寫得太好了,這麽多年都沒有看過這麽真摯,生活化,有思想,有感觸卻又不悲觀埋怨而是引人向上的文章。
算起來,我的父親和您同齡。我聽父母講過他們那時求學的艱辛,我非常佩服我的上一代,積極進取,為家庭為國家無怨無悔。不管由於什麽曆史政治原因,青春時光被禁錮被浪費,但是這些人生曆練,都是寶貴的經曆和財富。
我讀書早, 1992 年初,初二下學期,還不滿十二周歲的時候,被爸爸媽媽送去離家三十裏地的農村讀書,希望我能接受在家裏所不能接受的鍛煉和教育。那一年半的經曆是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雖然無法同老剛的八年相比,可是我知道,我性格中的很多因素都是那時候養成,有好的,有不好的。雖然也曾想像如果沒有去那裏會是怎樣,但人生又怎麽可能重新再來一次?一晃,我也離開那裏十多年,偶爾的夢裏,也會出現那時的老師和同學。。。
嗬嗬,跑題 ~ 總之很喜歡你的文章,加油!

安靜 評論於: 2006-08-31 10:44:41

刪除

雖無驚人詞藻 , 讀罷餘香滿口 . 這個係列寫得真是好 !

eddietsuihk 評論於: 2006-08-31 10:37:05

刪除

太感人了,您的文章寫得太好了。我 86 年的,家在香港,但是父母也是當年從北京下鄉的,總是聽他們說起,就是沒見過。這次終於看到圖片了。 太感謝了。
我在英國讀了 8 年書。最近剛剛回國放假。還有類似的文章嗎。請把聯結發到 eddietsuihk@yahoo.com 。非常感謝

farmerabc 評論於: 2006-08-31 10:17:30

刪除

很多人對上山下鄉指手畫腳,我隻是在想,沒有這一代人的犧牲奉獻,會不會有今天的北大荒?向這些創造奇跡的知青們敬禮。

xyz 東北人 評論於: 2006-08-31 10:04:24

刪除

很感人!!!謝謝分享。我是地地道道的東北人。雖然你到北大荒時,我剛出生,但有些事也經曆過。在小學和初中時,學校也組織我們幹些活:喂豬,載木耳,種蓖麻,篩石子,插秧,收稻子。。。我手上的大疤痕還是小學三年級時收稻子留下的。 1987 年離開那片土地,到現在已經快二十年了。希望以後有機會回國,到那裏看看。

gigide 評論於: 2006-08-31 09:32:11

刪除

朋友給我的鏈接 , 看了一篇就被吸引了 , 寫得真好 , 剛才刷新一下 , 沒想到還趕上更新了
我父親也是老三屆 , 也帶我回過當初他下鄉的地方 , 隻是當初的我 , 並不能理解 , 謝謝您的文章 , 讓我更能體會父親的用心

(12) 北大荒人

阿尚 評論於: 2006-09-02 12:40:49

刪除

我母親也是北京知青,大概比您大六七歲,早在文革開始前兩年就義無反顧奔赴了黑龍江密山,嗬嗬,全校隻去了她一個人兒,在東北輾轉迂回了近二十年,我就是在東北生的,也是家裏唯一後來回到了北京的成員。看了您的連載,非常想也陪我母親回一次北大荒。很喜歡您的文章,期待後麵的故事。另,我在博士大考前一天發現了您的博客,看了您寫人藝的幾篇文章,當即就把我珍藏的茶館光盤拿出來,跟老公一起又津津有味的複習了一遍。嗬嗬,耽誤了不少時間。

CHIHUO 評論於: 2006-09-01 21:34:03

刪除

老剛,這組照片很感人啊,盡管北大荒的人穿上了西裝,但是仍然感覺從他們的心底裏透出的仍然是那麽一股子泥土的芳香,我想你現在是真的洋裝穿在身,但是我感覺從你心裏透出的芳香已經是澆了化肥的芳香,看到照片上的北大荒,感覺仍然是那麽荒,懷疑名字是不是起錯了,還是那麽的原汁原味,變化不大,真不知道是喜還是憂。。。照片上的那個程俊整個一個東北漢子,透這東北銀的那股子虎勁,那麽大歲數了還不減當年啊,那時期的北大荒就是當時社會的一個縮影。

erlongshan 評論於: 2006-09-01 21:23:35

刪除

106-2-10 is right, their son is my classmate. :)

106-2-10 評論於: 2006-09-01 16:47:21

刪除

Thanks so much for the photos. I recognized Sun by first sight. He always helped me sharpen my sickIe in the harvest season. I didn't realize you disguised their names until the end, but indeed was wondering about my own memory - shouldn't it be Liu? . . .
Thanks again for bringing back the vivid memory, after so many years.

夏季星空 評論於: 2006-09-01 10:20:30

刪除

期待下一篇 ......

一沈陽人 評論於: 2006-09-01 08:27:26

刪除

偶然在文學城看到這個帖子,再也放不下了。一路跟蹤尋到搏客,眼含熱淚讀完沒一篇。這麽真誠感人的文字已經很少見了。今天讀到最新連載竟然是淩晨時間發表的。
向您深深的致敬!
老剛,真希望你們一家也住在新澤西,能有機會結交你這樣的朋友。

(13) 連長和指導員

四褲全輸 評論於: 2006-09-04 19:39:34

刪除

老杜的詩引得好,貼切。

mike_cheng 評論於: 2006-09-03 23:50:21

刪除

第一個留言,太好了。
每次看得都是熱淚盈眶。

(14) 五大連池

富女 評論於: 2006-09-05 07:50:27

刪除

拜讀了你所有北大荒的文章,非常感動。雖然沒經曆過那個時代,仍被你的文字和圖片振憾。謝謝你,給我上了生動的一課。祝福你一家和所有在你文章中再現的人們。

youyouwoxin 評論於: 2006-09-04 16:29:26

刪除

老剛,謝謝,非常感謝,
文字好,照片更好。我原來也是十連的,看到這些老人感慨萬千。

龍鳥 評論於: 2006-09-04 09:33:17

刪除

我的家在訥河,訥莫爾河流過的地方,離五大連池很近,可惜還沒有去過。

馬大新 評論於: 2006-09-04 04:59:03

刪除

在我們連隊每天都看著不遠的西北方的五座平頂火山 , 非常地真切 . 可是從來沒有去過一次 . 隻有一次從那路過 , 見到了光禿黑色的冷卻的熔岩 , 也沒有下車 . 隻是聽說有來自各地的人在那裏休養 , 那裏的水最宜治療胃病或皮膚病 . 最近用 Google.Maps 找到了六團以及相鄰的五大連池 .

qiqihar 評論於: 2006-09-04 04:27:47

刪除

老剛,你好。謝謝你。
你圖文並茂的大作,全部拜讀。讓我落淚,讓我想家,想那個年代。我家就在齊齊哈爾附近。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