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瑣事(十二)一萬美元

打印 (被閱讀 次)

紐約瑣事(十二)一萬美元:

天寒地凍大蘋果,可恨暖氣不工作。
兄弟齊心覓配件,省得萬元益處多。

冬天,小業主最怕什麽?當然是暖氣不工作。不過,這最多隻對了一半。通常情況下,小業主都有相熟的冷暖公司,可以花錢消災。但是,如果冷暖公司說要等幾個星期才拿到新的配件,這下子就成了一個真正令人頭疼的問題。
去年感恩節前,長島一家診所的暖氣壞了。第二天,冷暖公司老板-麥克告訴房東空調機風扇壞了。所有的供應商都說沒有配件。運氣不是太好,Tran 這個牌子的空調機比較特殊,風扇是反轉的。而其他所以牌子的空調機都是正轉,沒法找到替代品。向廠商定購需要三到四個星期,從俄亥俄州發貨過來。

毫無疑問,沒有暖氣沒法看病。而且,因為年代的關係,室內電線的容量有限,如果同時帶幾個電熱器就會跳閘。房東問麥克還有沒有其他任何辦法?麥克說可以定購一個全新的空調機,費用為一萬美元,兩三天就裝好。找到新的風扇,修理費大約在五百美元上下。

對任何房東來說,五百美元解決問題是沒有理由花一萬美元的。這是生意的基本原則。可是,不花一萬美元,就得關三到四個星期,損失會極其慘重。還有一個關鍵問題,一旦病人流失就很難回來。其影響不可謂不大。一萬美元與五百美元一時就成為一個‘做還是不做,這是一個問題(哈姆雷特)’的痛苦選擇。

常言道,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正當焦頭爛額不知所措時,從加拿大來的兄弟說請冷暖公司發個風扇的照片,一定要有條紋碼,因為上麵有型號。冷暖公司找不到配件不等於我們找不到。魚有魚路,蝦有蝦路,各有各自的供貨渠到。紐約這麽大,長島沒有,不等於整個紐約沒有。

照片很清晰,也有型號。但是具體去什麽地方去找呢?總不能大海撈針吧!如果一家一家去問,要到猴年馬月了。事實上,根本不知道哪些公司是提供空調機風扇的。正常情況下,房東根本不會管到這樣的事情。

一時間,又亂了方寸。不過,俗話說兄弟同心齊力斷金。兄弟問房東家裏是不是裝過空調。那,裝空調的師傅應該知道去什麽地方找配件。一語驚醒夢中人,老張應該知道。而且,這個天津人還比較爽快。隻是他手裏工作特別多,經常不接聽電話。不知道找不找得到人。

運氣不錯一打就通。畢竟是十多年的老客戶了。老張說法拉盛大學點家庭站旁邊的某某公司是賣空調機零件的。打電話過去竟然無人接聽。柳暗花明又一村,在網上一查,巧了,曼哈頓中國城也有一同名的公司。走路隻需十多分鍾。還猶豫什麽呢?麵對麵地溝通是最有效的。

一路上都在暗自祈禱好運。看了照片,廣東人店老板二話不說就朝後麵走去,看來有戲了。過了一會兒,抱著一個灰塵撲撲的紙箱出來。不知道是在哪個犄角旮旯找到的。

裏麵是一個由銀色葉片組成的圓柱體,和傳統的坐扇和吊扇完全不同,型號完全符合。房東畢竟不是修理工,還是放心不下。就給麥克打去電話。麥克聽起來好像很吃驚,又問具體尺寸。房東就把電話遞給了商店老板。讓他們兩個直接溝通。

麥克讓商店老板用尺子量了長度和直徑。麥克告訴房東說不是百分之百的一樣,不過,還是叫房東買了下來。付款(184美元)後,店家還專門提醒一定要抱好。鋁製品摔變型了就沒用了。

約好第二天9點半。當房東到達時,兩個工人已經把屋頂上的空調機拆開了。看到風扇後也沒說什麽就抱上房頂去試。一會兒麥克也來了。天氣寒冷大家躲在診所裏避寒。雖然沒有暖氣,總比外麵好吧!

其實房東心裏還是很不踏實的,因為麥克曾經說過尺寸差了一點點。事實上,在空調機放出暖氣前,誰都不敢保證一定會工作。理論和實際往往有差別。過了一陣子,工人說裝好了。麥克馬上進行調試。又過了一會兒,大功告成了。

麥克感歎說修了這麽多年的空調。這還是第一次由房東找到配件。從來沒有這樣的事情。風扇其實還不是原裝,但,已是最好的替代品了。也許是房東的努力沒有白費 。

的確,房東的運氣實在是好到爆棚。理論上講,在曼哈頓找到風扇的機率比在長島要小很多很多。因為曼哈頓都是大樓,不用這種四五噸功率的小空調機。沒有需求當然不會進貨。風扇不知道在倉庫裏睡了多少年了。

另外,在尋找風扇的過程中,如果房東兄弟不是碰巧在紐約;如果老張不及時接電話;如果店家沒有多年的陳貨;如果差一點裝不上;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無可質疑,運氣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曆史上,東吳周瑜運氣不好,因為同時代有西蜀的諸葛亮。才有了‘既生瑜何生亮’ 的千古一恨。不過,運氣並不是全部。如果一開始放棄尋找,也就沒有後麵的運氣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首先要去做,再看運氣。所以,做什麽事還是要全力以赴。即便不成,也問之無愧。要知道一萬美元可是那麽好賺到的!
 

妙人兒28 發表評論於
網上搜一下概率可以找到
海風隨意吹 發表評論於
好故事,很有懸念哦,看得津津有味。
6ba6 發表評論於
要風扇葉片順時針還是反時針轉罷了,把電機接線重接就得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