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驟然落幕:永別了,親愛的

打印 (被閱讀 次)

七月十八日,我的好友陳敏博士離開了這個世界,她的生命定格在了四十二歲。陳敏走在繁花似錦的夏季,她如一朵怒放的玫瑰,永恒地盛開在我的心裏,她將從此超越時光與歲月,永遠年輕美麗,燦爛我關於她的所有記憶。

 

陳敏有過靚麗的人生和閃光的名片。她畢業於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係,2001年到美國,在加州理工(Cal Tech)地球物理和行星科學係讀博士學位,畢業後到麻省理工(MIT)與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作博士後和研究科學家。2017年,她得到密西根州立大學助理教授的職位,並獲得了美國自然科學基金的傑出青年基金(Career Award)。陳敏離世前留下遺言,希望她的葬禮同她的婚禮一樣,全程在網上直播,她選擇在公眾的見證下,走完自己塵世上的最後一程。人們在網上悼念這顆學術上的新星,為她的英年早逝唏噓不止。

 

陳敏生前的同事朋友和學生,回憶她工作中的點滴,她才華橫溢,在科研和教學上認真努力,事業上一路高歌。其實,陳敏不僅是位優秀的教授和博導,也是位暖心的朋友和妹妹。幾年前,我去密西根州立大學商學院(Eli Broad College of Business,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參加金融界的會議(Finance Society Meeting), 期間正是中秋節,在本校任教的友人邀我去他家賞月,並同時邀請了他的幾位華人教授同事。在聚會上,我第一次見到陳敏,那時她到密西根州立大學不久,在計算數學,科學和工程係以及地球和環境科學係任雙聘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

 

那天陳敏帶來一盤冰皮月餅。餐後人們到院子裏賞月時,我和她恰巧坐在一起,有機會聊起各自的工作,家庭和業餘愛好。陳敏打開手機相冊,給我看她四口之家的照片,講述照片背後有趣兒的經曆和快樂的往事。她的手劃著屏幕,一張張照片閃過,最後是七月四號國慶日一家人看煙火的照片,我分享著她作為妻子和母親的快樂,感受到家庭在她心裏至高無上的位置,以及她對家人忘我的愛。中秋之夜,月亮又大又圓,仿佛掛在不遠處的樹梢上,月色下的院子裏,我和陳敏一見如故,一起品茶吃月餅,欣賞著天上皎潔的明月,享受著人間圓滿的幸福。

 

陳敏感性率真,她說她現在的業餘愛好是做飯,因為她的家人喜歡吃她做的食物。她在網上找來各種菜譜,工作不忙時便嚐試著做,她調侃自己從前不做飯,毫無烹飪基礎,結婚後為了家庭,才自主開發了這個業餘愛好。我稱讚她帶來的冰皮月餅,問她如此晶瑩剔透,花紋兒獨特的月餅是咋做的。她給我講製作流程,從月餅模子,餡兒的調製,到烤箱焙烤的溫度和時間,怕我記不住,她加了我的微信,把製作方法發給了我。密州的中秋夜,天氣有些涼,我穿的薄,微微打了一個寒顫,細心的陳敏見狀,起身到她的車裏,拿了一件外套要我披上。

 

第二天她到我開會的地方取外套時,因擔心我昨晚著涼,特給我帶來一盒維生素C和一個檸檬,囑我泡水喝預防感冒。那天她有兩節課,時間緊趕不過來送我去機場,我們相互擁抱就此別過。我送她出來,看著她穿過馬路,原以為來日方長,豈料,那竟是我和她的最後一麵,我們再見的約定因疫情受阻,曾經設想的未來尚未開始,便已結束。那天我帶著她給我的檸檬回家,它溫暖了我一路,陳敏如妹妹般的貼心感動著我。三個多月前,密西根大學傳來她的死訊時,我正在店裏買食品,當看到貨架上的檸檬,我忍不住心中的巨慟,淚流滿頰。。。

 

陳敏的死因令我痛惜不已。自去年以來,她的個人生活發生了變故,隻因她是理想主義者,是唯美並追求完美的人,那變故猶如一座大山壓得她難於呼吸。我曾在電話裏勸慰並開導她,她似乎釋然,我以為她終會把那痛苦的一頁翻過去,她終能挺過來,把過去留給過去,讓那些美好的繼續美好,豈料她卻她選擇了離開。我多願時光倒流,陳敏還活著,那樣的話,我要拚命阻止她離開的腳步,挽住她的生命,因為生命太寶貴,而人的一生難免會有挫折和不測,我們應該學會接受,接受意外,接受變節,接受努力了卻得不到回報,接受人性的殘缺,甚至醜惡。

 

人已去,意難平,一切已成千古恨,如今惋惜陳敏的選擇已經沒有了意義,而我也不能夠用筆蘸著眼淚,在此訴說那要了她的命的“虐梗”,因為這不是陳敏想要我做的。冰清玉潔永不染塵的她呀,寧可自己是一朵飄落的花,淒美地凋零;寧可自己是一首婉約的詩,蒼涼地感人,所以她選擇了她之選擇,如一顆閃亮的彗星劃過夜空,在璀璨中消失。“傷心千裏江南,怨曲重招,斷魂在否?” 我隻能吟誦這古老的詞句,將萬般傷悲化作這篇悼文,為了傷逝的陳敏,也為了人間那些為情所困,在痛苦的深淵中掙紮的人,更為了陳敏離世百日將近,我想對她說:

 

永別了,親愛的!今晚天氣微寒,院子裏的夏花猶在,空中又是一輪明月。我仰望你曾看過的星空,尋找初見你時你臉上的笑容,還有你留在風中搖曳的身影。。。情景依舊人事已非,隻剩古月照今塵,月色中的我,懷念尚未走遠的你,以及你短暫的一生:一九七八年九月八日---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八日。

 

 

 

 

縱橫客 發表評論於
美國的助教授壓力山大,要拿到終身教職,光有才華不夠,每年要出版很多有份量的論文,重要的是拿到funding. 替學校掙錢、爭名氣。否則把你解僱,沒有情麵可言。她老公隻是博士後,收入菲薄,幫不了她。意大利人風流成性,出軌隻是時間問題。這兩條夠過去一帆風順的她受的了!最可憐是這兩個孩子。為了他們,再苦也要活下去。生活不會一直波平如鏡。
恩朵 發表評論於
一個優秀的人突然整個的改變,而且無能為力,那種絕望,隻有死亡能夠解決
當我的精神醫生強烈要求急診科的醫生千方百計地搶救我哪怕最後隻是一個活著的軀體。
36個小時以後我活過來了,可是消化不好的我居然把我吃的藥都消化了,我麵臨著從血液中從身體中的全麵排毒。。。
我佩服美國的醫學
恩朵 發表評論於
作者沒有說原因,但是我想這個原因肯定足以改變她人生的,那個梗,很容易讓人走向死亡。
我不是還活著嗎?當然我沒有她優秀,我們不是在一個層麵上,但我們共同的都有一個足以改變人生的一個梗。
可千萬別說我活著就說我堅強。
TYTOU 發表評論於
冰皮月餅不需要烤箱吧?
ialord 發表評論於
看了文章和訃告,猜個大致情形。這些年來我身邊有幾個認識的人也以這種方式告別人生。令人痛心。我甚至希望事先有預知和他們談談,拉他們回來。讀書的終極目標不是做學問或掙錢,而是做一個明白人。特別是不要做親者痛 仇者快的事情。
mobamo 發表評論於
第一次聽說美國四年前的助理教授居然升級到教授,又升級到美國並沒有的博導這麼一回事
mobamo 發表評論於
第一次聽說美國四年前的助理教授居然升級到教授,又升級到美國並沒有的博導這麼一回事
自導的人生-18 發表評論於
處女座 喜歡追求完美 RIP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亮亮媽媽' 的評論 : 是的,太可惜的,令人扼腕唏噓。。。美好的人生剛拉開序幕,便驟然落幕。生命沒有回車鍵,有時一念之差,千古恨。這兩年疫情困擾,日子變得不容易,加上個人生活中的變故,悲劇發生。。。

妹妹一定也在大學工作,對學校的情況比較了解, 謝謝分享!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ldmansea' 的評論 : 沒關係,no worries!
亮亮媽媽 發表評論於
她這個年齡如果在Assistant professor的位置上會壓力非常大。加上孩子尚小,沒有超人的抗壓能力會很容易被擊垮。如果是在tenure track第三年的話,也是係裏評估的關鍵階段。一般係裏如果不太想留一個人的話,第三年會的評估會寫出來。有些看著形勢不對就會找下一家,不然到第五年拿不到tenure也得走人。越是大的學校壓力越大。太可惜了,孩子還小,希望能有愛她們的人照顧。謝謝你寫出她的故事,希望她在天上安好。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圍城裏的故事' 的評論 : 哦,謝謝告知!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嚴惠姍' 的評論 : 謝謝慧珊,祝安好!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園姐姐的話充滿人生智慧,確實,與生命相比,其它都不重要!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笑薇.' 的評論 : 是的,正如雅士教授所說,“人追求完美的同時,也必須學會接受生活中的不完美”,因為有時人生會有變數,一生不變,完美如初,太不容易了。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鴻鵠生而有翼' 的評論 : 她其實是個樂觀熱情洋溢的人,很好的家庭教養。工作之外,人緣兒也特好。。。她的選擇令所有熟知她的人非常非常震驚。隻是突然個人生活發生了變故,糾結,不能接受。可能疫情中,見不到父母親人和好友,壞情緒積壓在心裏太久,一個坎兒過不去,一念之差。。。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heidi876' 的評論 : 聽陳敏的大學同學說,她上學時非常開朗活潑,歌兒也唱得好,是那種多才多藝,令人仰慕得學霸。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lly' 的評論 : Well, 也許世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本身,包括人的感情,所以必須學會接受變化,move on...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山韭菜' 的評論 : 謝謝韭菜親愛的!你的留言也令我有些淚濕。我看到你的qqh了,沒事兒,別放在心上。你又有出新書的話,請發個鏈接給我。take care!
山韭菜 發表評論於
岸沚的博文看得我,淚眼婆娑!有什麽能比生命更珍貴?難道不考慮孩子和父母的感受嗎?太令人惋惜了!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ldmansea' 的評論 : 謝謝,祝安好!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tst123' 的評論 : 確實讓人痛惜!難以相信。謝謝!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姐' 的評論 : 是的,一個那麽美好的人兒,突然就不在了。。。謝謝麥姐!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眸影搖紅' 的評論 : 是呀,令人無限痛惜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heidi876' 的評論 : 同感,如果沒有疫情,不是整天隻能在家裏,身邊沒有親近的朋友和父母姐妹,肯定不是這個結果。。。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alidali' 的評論 : 她2008年博士畢業後,到MIT作博士後,2011年到 Rice U 任“Research Scientist", 2017年8月到密西根。。。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江南雅士' 的評論 : “人追求完美的同時,也必須學會接受生活中的不完美” 是這樣,因為生活中難免會有意外, 有不完美,必須學會接受,學會無論發生什麽都要/也能接受。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媽媽的故事' 的評論 : 確實,人生驟然落幕,孩子沒了母親,一切好像噩夢一般。。。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Highage' 的評論 : 謝謝到訪,祝好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竹野' 的評論 : 生命隻有一次,太寶貴,所以不能放棄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是這樣!假如過了這個坎兒,再回頭一切都會風淡雲輕,可現在沒有假如了。。。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林海平兔' 的評論 : 悲劇性的結局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弄弄說的對,這也是我難過不已的原因, 如果不是疫情,能親自幫她過了這個坎兒,也許。。。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江南一朱' 的評論 : 是呀,非常優秀的一個人,多才多藝。。。
江南雅士 發表評論於
一顆學術上的新星,如此美好的人生驟然落幕,令人噓唏不止。。。確實,人追求完美的同時,也必須學會接受生活中的不完美。問好汀蘭。
嚴惠姍 發表評論於
惋惜。估計是抑鬱症吧?
圍城裏的故事 發表評論於
她在領英上還有用戶號呢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您的博文裏說:”自去年以來,她的個人生活發生了變故“!也部分解答了我的另一個疑問。
-----
她來美16年(博士畢業大概9年)後於2017拿到Michigan State Tenure track 的助教職位,從拿到助教職位到她去世前的3年多裏,她的工作應當很忙很忙! 如果再有"個人生活發生了變故", ...!
RIP!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簡翎' 之前寫了博客,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8495/202107/36224.html。

我讀完”簡翎“的博文後有許多疑問,您的博客解答了一個疑問,謝謝分享!
中國科大畢業後2001來美,2008博士畢業開始做博士後等,2017年拿到Michigan State Tenure track 的助教職位......!
RIP!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她的決絕而去給所有做父母的提出一個重大課題,爬藤不那麽重要,重要的是培養孩子的堅強毅力,鬥誌和勇氣,禁得住摔打和磨難。
笑薇. 發表評論於
惋惜!! 一個年輕的生命! 同情! 有你這樣的朋友,對逝者也是安慰!! 看來學會 problem solving 很重要。
鴻鵠生而有翼 發表評論於

太遺憾了,這麽美好的一個生命。 不知到是從小家庭不幸福,感情突變觸發了她的絕望感,還是因為從原生家庭到戀愛都順利,沒有受過感情挫折,一個坎就過不去。因為感情就求生欲望這麽不強烈,她還有孩子和好工作呢。像她那麽優秀的女子,在美國離婚帶孩子也找得到很好的愛人。

heidi876 發表評論於
其實,隻是這一段時間的無比痛,如果有家人和朋友緊盯著,熬過去了之後就慢慢走出來了,回頭一看是用別人的錯誤懲罰了自己。真的不值。沒有經過的人是不會體會的。她是78年出生的,應該是看的開的,比起60後和之前出生的人。可能科大畢業的人比北上廣學校畢業的要正統。
眸影搖紅 發表評論於
姐妹情深。。唉,太可惜,正直英年,還有一雙兒女啊。要是戰勝了心中那個魔就好了。逝者安息!
麥姐 發表評論於
情深意切的文,太可惜了,希望天堂沒有煩惱。RIP。
tst123 發表評論於
情真意切。文章寫得好感人!這麽年輕有才華,太可惜了!
oldmansea 發表評論於
逝者安息。剛才跳出來4個問號,不知何故
oldmansea 發表評論於
逝者安息????
Ally 發表評論於
太可惜了。不想猜,但願不是因為渣男。
媽媽的故事 發表評論於
太可惜啦!還有失去母親的2個孩子,該是多麽憂傷。。。
Highage 發表評論於
有教會幫助沒有?
竹野 發表評論於
可惜了,什麼人值得你捨去自己的生命
竹野 發表評論於
可惜了,什麼人值得你捨去自己的生命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聰明又溫暖的理工才女,可惜沒有再堅持一下,為了倆娃也要硬挺,再回頭,也無風雨也無晴。
林海平兔 發表評論於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可惜她要是堅持一下,熬過這個坎,就會淡忘她認為的大難了
江南一朱 發表評論於
真性情的女子,英年早逝,可惜。人生變故,扼腕歎息。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是呀!我一直恍如夢中,今天才能寫這篇悼文。
岸沚汀蘭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是的!悲傷難過。。。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還以為我的沙發呢。 才女啊, 這麽年輕。 真可惜。 問好汀蘭。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太可惜了,還這麽年輕。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