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性之間是否存在純粹的友誼?

打印 (被閱讀 次)

 

              你永遠關閉了,不管多珍貴的記憶

              曾經留在你栩栩生動的冊頁中,

              也不管生活這支筆正在寫下去,

              還有多少思想和感情突然被冰凍。

 

               嗬,永遠關閉了,歎息也不能打開它,

               我的心靈投資的銀行已經關閉,

               留下貧窮的我,麵對嚴厲的歲月,

               獨自回顧那已喪失的財富和自己。

 

        這是一顆心靈向另一顆遠逝的心靈發出的痛苦歎息,但它並不是失戀的人所寫下的情詩。詩句間浸染的,是純粹而濃烈的友誼。

 

         這首詩的作者是著名翻譯家查良錚,他的另一重身份是詩人穆旦;詩裏的,是出版社的編輯蕭珊,她的另一個身份是巴金先生的妻子。

 

                                                              

 

                                                   

 

         查良錚生於1918年,祖籍浙江海寧。在我看來,無論基於品德、才華還是成就,查良錚先生都絲毫不遜於他那位蜚聲中外的族弟——武俠大師金庸。

 

          1935年,查良錚考入清華大學。之後的幾年裏,他以穆旦為筆名,在《大公報》等刊物上發表了大量詩作。他的詩歌既飽含情感又貼近現實,廣受讀者的好評。四十年代初,聞一多編纂《現代詩鈔》時,錄入徐誌摩的詩12首,緊隨其後的就是查良錚,共計11首。當時徐誌摩已逾不惑之年,而查良錚正值青春年少。不難推測,假以時日,這個青年將會成為中國詩壇的領軍人物。

 

        查良錚於1940年畢業於西南聯大並留校任教。兩年後,在抗戰最激烈的時候,他毅然投筆從戎,以翻譯的身份加入了中國赴緬遠征軍。自古以來,文人們大多靠手中的筆抒發報國之誌,真正能像高適、辛棄疾一樣下馬寫詩、上馬殺敵之人寥寥無幾,但查良錚做到了。僅憑這一點,我們就應該銘記這個名字——查良錚,除暴安良的,鐵骨錚錚的

 

         冒著暑熱,忍著饑餓,查良錚在槍林彈雨中奔波了一年多,終於有幸作為尚存者的一員返回國內。

 

        1949年,查良錚赴美留學。三年後,他獲得芝加哥大學文學碩士學位,隨即回國任教於南開大學。1958年,查良錚被指為曆史反革命,受到管製和批判。他被剝奪了創作的權利,但如何安放滿腔的激情與憤慨呢?上天還給他留下了譯詩這條唯一的路。從此,詩人穆旦消失了,人間尚且存留的唯有翻譯家查良錚。

 

         查良錚精通英、俄兩種外語,在逆境中他翻譯了大量的外國詩歌,那些或雄渾或優雅或悲涼或感傷的詩句來自普希金、布萊克、拜倫、雪萊和濟慈。關於查先生譯作在中國文壇的分量,我在此引用兩位名人的評語:

 

        “查良錚所譯的《唐璜》是中國譯詩走向成年的標誌之一。” 這個評價來自於著名翻譯家、文學評論家、詩人卞之琳。

 

         “查先生有傑出的文學素質和自尊,他留下了黃鍾大呂似的文字。他的作品是比鞭子還有力量的鞭策。” 這句讚美來自於向來驕傲自負的王小波。

 

        時至今日,當我誦讀查先生所譯的普希金名作《青銅騎士》的時候,仍然震撼於其所呈現的渾厚流暢、大氣深沉。

                我愛你,彼得興建的城,

                我愛你嚴肅整齊的麵容,

                涅瓦河的水流多麽莊嚴,

                大理石鋪在它的兩岸;

                我愛你鐵欄杆的花紋,

                你沉思的沒有月光的夜晚,

                那透明而又閃耀的幽暗。

 

        1975年,查良錚恢複了詩歌創作,他心中積壓已久的熱情如旭日般噴薄而出,連續寫就近三十首詩。不幸的是,留給他的時間太少了。1977226日,查先生因心髒病突發去世,得年59歲。

 

        查先生的妻子是他在芝加哥大學的同學周與良。她在芝加哥大學獲得植物病理學和哲學雙博士學位,後來成為南開大學微生物學科的主要創建人。查先生夫婦一生和睦,育有二子二女。

 

                                                             

 

                                       

 

        蕭珊原名陳蘊珍,生於1917年,在中學時熱衷於戲劇表演。中學畢業後,她以優異的成績考入西南聯合大學外文係。蕭珊曾先後擔任《上海文學》、《收獲》等雜誌的編輯,並進行了一些文學翻譯工作。她所譯的屠格涅夫作品《初戀》被讚譽文筆清麗

 

        蕭珊於1936年認識了巴金,兩人在戀愛八年後結婚,琴瑟和鳴,感情甚篤。文革中,巴金被殘酷迫害。作為巴金的妻子,蕭珊也無法幸免。在各種批鬥的折磨下,蕭珊的身體健康嚴重受損。她於1972年被確診患上直腸癌,很快就離開了人世,年僅55歲。

 

        蕭珊去世後,巴金極為痛苦,先後寫了數篇紀念文章,並把蕭珊的骨灰盒安放在床頭,陪伴自己度過了餘生的幾十年歲月。

 

        蕭珊確實是一個令人敬重和懷念的人。對丈夫,她盡情;對子女,她盡責;對工作,她盡職;而對於查良錚這樣的朋友,她盡了義。

 

                                                                

 

        查良錚與蕭珊何時初次見麵、如何結下友誼,我都無法查到,但我相信他們結緣於西南聯大。汪曾祺的散文中曾提及同學陳蘊珍,因此我推斷蕭珊也是於1939年入學。距離查良錚在1942年參軍,他們有兩年多的時間共同停留在西南聯大這個坐標。在這所大學裏,很可能有一些對詩歌和外語感興趣的年輕人經常聚在一起談詩論文,而查良錚和蕭珊都是其中之一。

 

        有據可查的是,查良錚在去美國之前,已經與蕭珊、巴金關係甚密。晚年的查良錚這樣回憶:回想起在上海李家的生活,我在一九四八年有一季是座中的常客。那時屋中很不講究,可是由於有人們的青春,便覺得充滿生命和快樂。

 

        查良錚在1952年回國後,開始翻譯一些文學作品。他把很多譯作交給了巴金的平明出版社,於是和身為編輯的蕭珊有了大量接觸。無論是有關譯文、插圖還是進度計劃,兩個老朋友都不厭其煩地進行了詳細的討論。對於當時在生活中飽受懷疑和排擠的查良錚來說,這種敞開胸懷的交流殊為愉快、無比珍貴。他在給蕭珊的信中這樣寫道:我的好朋友,你知道不知道,現在唯一和我通信的人,在這世界上,隻有你一個人。我覺得我們有一種共感、心的互通。有些過去的朋友,好像在這條線上切斷了。

 

        這段話非常令人心酸,一個中年人的落寞、一個詩人的傷感、一個故交對友誼的珍視,全都躍然紙上。查良錚擁有過人的才華和細膩的情感,被孤立的現實令他內心無比苦悶。這個痛苦的時候,所幸還有蕭珊依然毫無芥蒂地待他如初,如同細雨的歌吟安慰著他那顆幹澀的心。查良錚雖然身陷精神孤島,但他知道在遙遠的地方,仍有一個認真地讀他每封信並以同樣的真誠回複他的朋友。

 

        查良錚是一個心思單純的人,不善俗務,他大概不會知道蕭珊付出了怎樣的努力去維護他們的友情。

 

        在政治掛帥的年代,查良錚的人生經曆注定了他將走向悲劇之路,而與他並肩同行的人也必受牽連,因此大多數人選擇明哲保身,切斷了與他的聯係。由於蕭珊和查良錚過從甚密且一再幫他出書,上海作協的副主席靳以囑咐他們的朋友楊苡(《呼嘯山莊》的譯者)轉告蕭珊,以後要與查良錚保持距離。蕭珊拒不接受規勸,反而和楊苡爭執了起來,並堅稱查良錚是一個絕頂聰明、勤奮用功、希望做點兒事的詩人。不僅如此,隨後蕭珊竟然直接去找靳以,指責他的多慮。所有的當事人都辭世之後,楊苡詳細地記述了這件事的經過並發表於《文匯讀書周報》。

 

        這篇文章讓我感慨萬千。當老同學帶著領導的授意來和自己約談時,蕭珊的做法非常出人意料。她並不需要出賣查良錚,比如交出他抱怨政治活動的信件或提供交流中的一些敏感言論,她隻需悄悄地疏遠他就可以換得自己的平安和領導的滿意。但她沒有這樣做,而是堅定地選擇了一條遍布暗礁的航線——冒著風險去為他爭取公道。

 

        查良錚從前對蕭珊並無恩情,將來也無法給她帶來利益,我相信蕭珊的所作所為單純出於兩個字——友誼。這是怎樣的一份沉甸甸的情誼!當幾乎所有人都把查良錚視為特務、曆史反革命的時候,在蕭珊眼中,他仍然是絕頂聰明、勤奮用功的詩人,而且她奔走呼號,祈望能讓更多人拋棄對他的歧見。隻有真正知善惡、重感情的人才能逆著潮流做出這樣的選擇,雖千萬人,吾往矣。

 

        蕭珊在文學上的造詣和成就遠遠無法與查良錚比肩,但她端方正直的品行對得起查良錚給予她的信任,配得上他們之間的友情。蕭珊的心靈純淨美好,散發著清冽的芬芳,給身處困境的朋友帶去了最寶貴的慰藉。遺憾的是,不久之後巴金夫婦也成為打擊對象,蕭珊和查良錚的聯係被迫中斷了。直到1971年,他們才得以恢複通信,雙方都不勝唏噓。蕭珊在確診患上腸癌後,還在盡力為查良錚搜尋參考書籍。而僅僅幾個月後,她就離開了人世。

 

        查良錚在給友人的信中這樣寫道:蘊珍的去世給我留下不可彌補的損失。究竟每個人的終生好友是不多的,死一個,便少一個,終究使自己變成一個謎,沒有人能了解你。我感到少了這樣一個友人,便是死了自己的一部分。

 

        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幸運,可以在漫漫長路上遇見靈魂知己,能夠於茫茫人海中尋到精神彼岸。由於共同的經曆或興趣或氣質,兩人擁有相同的思想和感觸。在這樣的朋友麵前,一個人可以盡情地談論和訴說,而無論怎樣細微的感受,對方都懂得。當一個這樣的朋友走出了自己的世界,同時逝去的是生命的一角。

 

        幾年後,查良錚寫下了本文開篇所摘抄的那首詩。當一個知心的朋友遠去,她帶走了溫煦的陽光和會心的微笑,人生的一扇門就此永遠地關閉。這首哀傷的詩有一個平凡又深刻的題目——《友誼》。

 

        異性之間是可以存在這樣一種情感的,它與男歡女愛無關,更與權利金錢無涉,隻是純粹的一份理解、一份欣賞、一份信任、一份關懷。這種友誼明淨醇厚,它與親情、愛情以及同性之間的友情一道,靜靜地溫潤著原本蒼涼的歲月。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石牛' 的評論 : 看到一景和我的默契,你羨慕了不是?趕緊把保險箱裏的存貨取出來用用吧。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一步一景' 的評論 : 很好,咱倆繼續保持步調一致。
石牛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一步一景' 的評論 : 哈哈哈怪不得格格有恃無恐,原來有兩片同情心麵包哈哈哈好,有心就好。
一步一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哈哈,牛哥怎麽混的? 兩頭落空,俺也表示同情。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石牛' 的評論 : 你這是怎麽混的?不僅沒有異性友誼,竟然連同性友誼也被鎖進了保險箱。

我對你深表同情。
石牛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隻是純粹的一份理解、一份欣賞、一份信任、一份關懷。這種友誼明淨醇厚,”

嗯,在同性之間,俺是短暫做到過,還是單身漢的時代.後來社會關係複雜了,這些友誼被鎖進了保險箱,他們現在還是存在那裏. 在異性的眼裏,對方都是異端.我的異端想法是男人應該是獨立的和孤獨的,不需要理解、也不需要關懷,那個什麽“欣賞”,看著吧哈哈哈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一步一景' 的評論 : 親愛滴小冒,周末同樂!
一步一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完全支持格格的以下說法。 周末愉快!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ikecwu' 的評論 : 謝謝留言,但是這篇文章所提供的事實已經證明了你的觀點過於狹隘。
mikecwu 發表評論於
可以,下麵兩種可能:
1,男的是同性戀;
2,女的老或者醜。
否則就沒有純友誼。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點點好!絕對因人而異,Jeff Bezos和Lauren Sanchez原本也隻是異性朋友。^_^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因人而異吧。不太好把握。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舒嘯' 的評論 : 我認同舒兄的判斷。丁玲後來被下放甚至身陷囹圄之時,思及對故友的冷漠,或許會心生悔意。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花似鹿蔥' 的評論 : 鹿蔥好!

正是如此。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迪兒' 的評論 : 迪兒謬讚了。你的文章文筆流暢、脈絡清晰,也很是讓我受益。
舒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蓬萊閣回複中所述丁-沈之事同樣大有現實意義。當時丁玲或許還充溢了真理正義在手的凜然堅定。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君子之愛,發乎情止於禮
迪兒 發表評論於
閣閣是真正的文字愛好者,對我這種淺嚐則止的人來說,能夠讀到你經過鑽研,去粗取精的概括,太有收益了。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iaxi' 的評論 : 查先生幾乎翻譯了普希金的全部作品,而且很多讀者也認為他是翻譯普希金詩歌的最好譯者。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明海藍天' 的評論 : 是的,文中的二人之間既有共同經曆,又有共同興趣,想必在思想和見解上也存在很多共同點。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淡淡的日子' 的評論 : 你說的這種關係似乎和友誼無關啊。友誼隻存在於朋友之間,而朋友則意味著誌同道合。我們和絕大多數男同事、男鄰居根本不是朋友,而隻是同事或鄰居而已。^_^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enxilu' 的評論 : 謝謝留評。我認同你的看法。
xiaxi 發表評論於
難得又可貴的友誼。
我保留的一本普希金詩選就是查良錚先生的譯作,喜歡。但不知道他59歲就英年早逝了,歎息。
明海藍天 發表評論於
當然有了,覺得文章中的倆個人就是這樣的。誌向一致、興趣相投、共同經曆特別是磨難都能建立友誼。
淡淡的日子 發表評論於
男女之間當然會有純友誼,互相沒有吸引力卻必須交往的男女關係就是純友誼。:-)說實話,我認為這樣的純友誼是一種很無趣的關係。那些需要壓抑內心感受的男女關係都不是友誼,無論世人怎麽評說。
Denxilu 發表評論於
隻要兩人品德高尚,友誼必定存在,長久且堅定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暖冬好!比起我下麵所提的沈從文和丁玲之間的恩怨糾葛,查先生有一個蕭珊這樣的真朋友殊為難得。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reemanli01' 的評論 : 巴金寫有多篇懷念蕭珊的文章,其中之一的題目就是《一雙美麗的眼睛》。

查先生晚年所作的《冥想》是一首讀來令人痛心的好詩,尤其最後兩句。我更喜歡他留下的最後一首詩——《冬》,其中以下幾句被鐫刻在南開大學的查良錚紀念碑上:

當茫茫白雪鋪下遺忘的世界,
我願意感情的熱流溢於心田,
來溫暖人生的這嚴酷的冬天。

在最後時刻,這個屢遭摧殘的人心中仍有熱流湧動。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andstone2' 的評論 : 謝謝留言。文革中大多數知識分子的境遇都很悲慘。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是的,非常可貴。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鬆鬆好!查良錚與蕭珊之間的友情很令人動容。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閣閣寫得真好啊,尤其後半部字字珠璣,讓人感動你的感動。對於查良錚來說,有蕭珊這樣的紅顏知己,懂他。欣賞他,為他不平,為他奔走,夫複何求啊。閣閣新周快樂!
freemanli0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這文裏的三個人都讓人佩服。看了蕭珊的照片,在那雙眼睛陪伴下生活,想來巴金即使經受文革的壓力,也不會錯到哪裏。
穆旦確實平和謙衝,最後寫的“冥想”,讀後很震動,真實不虛飾。要說留下什麽,六祖臨終的話,那是師父留給大家的安撫,穆旦的“冥想"就是朋友間敞開心扉的白話。讓人忍不住唏噓讚歎。這事,到底有什麽還是沒什麽。
但如今,突然麵對著墳墓,我冷眼向過去稍稍回顧,
隻見它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亙古的荒漠,
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不過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sandstone2 發表評論於
查良錚和蕭珊的友誼令人感動,但他們的艱難遭遇更讓所有有良知的人悲慟和憤怒,有無數像他們一樣的知識分子被迫害致死。 支持博主的言論: ”我是渾不在意首頁、點擊率這些東西的。網絡世界,每個人寫自己喜歡寫的,看自己喜歡看的,大家開心就好。“ 但現在還有人混淆是非,以衝上首頁、點擊率等等製造“熱門”的假象,以達到帶有任務的目的,可笑之至!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難能可貴!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逆境時的支持與維護尤為可貴,此時的友情最為真摯,也最為珍貴。謝謝閣閣的好分享,問好!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reemanli01' 的評論 : 自由人好!

拜倫天生反骨,一生狂傲叛逆,否則也不會英年殞命於希臘。他自然把這種性情的一部分植入了筆下的唐璜。

查先生雖然積極追求理想,但我覺得他並非憤世嫉俗,天性是平和謙衝的。隻是在那個混亂的時代,也隻有借譯詩的筆來抒發內心的激憤了。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王妃說得很對。愛情必然伴隨著責任和義務,而友情要單純得多,所以維係起來會更容易些。
freemanli01 發表評論於
“查良錚所譯的《唐璜》是中國譯詩走向成年的標誌之一。”
--
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
在大學猛讀唐璜,沒細想過翻譯者的功力。真正多年後回味人家的文字能力的時候,確實是天才。
像蕭珊、查良錚那種真性情,確實是難得。三者的故事也是第一次聽說,很佩服。
又找出唐璜的兩首詩。又浪漫又造反。蓬萊閣這裏的文字都像插花,真不敢亂放東西。:)
但是確實想到了唐璜裏那兩首美妙的詩。

九六
我也看到有些女友(說來奇特,
然而當真:有機會我可以證明),
不管你命途多乖,哪怕在海外,
她們卻忠貞不渝,遠勝過愛情,
當我受到迫害時,她們並沒有,
疏遠我:也不為流言蜚語所動,
不管社會這毒蛇怎樣響蛇尾,
她們仍為我而戰鬥,至今不輟。


有一種人人用來極為便當的,
言簡而意潔的堵人嘴的方法,
每當有誰敢於發揮新的見解,
“好,如果你對,那麽別人都錯啦?”
假如我們把這個振振有辭的,
而且百用不厭的先例反轉一下,
“要是我不對,那麽人人都對 了?”
依我看,人人還沒有變得那麽好。

所以,不管是否得罪誰,我主張
對任何事都請人來自由爭論,
因為時代總是後浪推著前浪,
而後一代總愛責備上一代人,
冥頑不靈,說他們明明是枕養
針氈而無感,實在是麻木不仁,
過去的邪說成了現在的真理
或正統的東西——路德就是一例。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相信可以有這樣的友情,很多是掙紮過的,最後找到一個舒服的點保持友誼。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GoBucks!' 的評論 : 謝謝鼓勵。

我覺得查良錚和蕭珊之間的聯係遠遠超越了作者和編輯之間的工作交流。從已公布的一些信件(比如我文中引用的內容)能夠看出,他們有很深入的思想溝通。查良錚還曾在信中多次抱怨南開的政治活動,若非是自己極為信任的人,他斷不會寫到這些的。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京妞好!

對於這個題目,我倒是沒有什麽切身經曆。異性朋友自然有,但交情絕沒有達到那種高度。

查良錚和蕭珊各自擁有和諧的家庭和穩定的夫妻關係,所以我認為他們之間的交往足以證明世上存在著異性之間深厚的友誼。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iced91030' 的評論 : 我不是鑒定師,無法回答你的問題。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曉青好!

同意你說的,大多數人恐怕不行。異性之間要建立深刻而純粹的友誼,不僅需要很高的道德標準,更需要豐沛的精神世界。這樣的話,思想上的深度交流會成為關係的基礎和重心。若非如此,大概也隻剩下生理層麵的吸引,細思恐極。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生活著' 的評論 : 歡迎生活!

既然“體驗過”,何不現身說法?^_^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覺曉' 的評論 : 小小好!

所以說蕭珊非常了解查良錚,她的評語“絕頂聰明、勤奮用功”字字可鑒。

巴金把楊苡介紹給了自己的哥哥李堯林,二者有過一段時間的通信,但最終止步於朋友。

這些人物與你們上海灘基本都有一些瓜葛。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estshore' 的評論 : 謝謝你的分享,尤其還是“基於現實經曆”的分享。

我也分享一些經曆。從前我認為同性戀違反天道,是精神空虛、思想糜爛者之所為。搬到目前的住處後,才發現我的鄰居就是一對女同律師。她們為人和善,處事大度,與我們從無齟齬,而且這些年來二人始終同進同出,情深意篤。雖然我仍然無法理解她們的情感,但她們讓我知道文雅有識的同性之間也可以存在真摯持久的愛戀。

所以我的看法是:不能因為自己沒有同樣的經曆就否認它在世界上的存在。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謝菲兒!我感到非常意外。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ooibosTea' 的評論 : 謝謝茶兒鼓勵!幹一杯香檳吧!

我會堅持做自己,做讓自己喜歡的自己。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進城一看,嚇了一激靈,還以為我眼花了。

那位在兩天後把這篇博文推上首頁的編輯,謝謝你!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和閣閣的相識, 是從一年多以前我開始寫博始, 你一直的留言。 覺得我們的思想, 甚至生活習慣都有很多相同的東西。 希望相識和相知不被什麽狗屁網紅的想法汙染。 前些時你的關於“需要辛苦維持的關係,都是錯的關係“, 我也很讚同。 哈哈, 多吃黑巧克力!
Redcheetah 發表評論於
non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隻有真正超越世俗的人, 心靈之間的理解和碰撞才能越過兩性吧。 就像真正 隻 是為了“文學”和“藝術”的人, 或者真是為了自己想記錄的東西才會寫博的人, 才不會在意和關注什麽“首頁、點擊率”, 整天掛嘴上的人, 不過是在意。
GoBucks! 發表評論於
寫得不錯。但是似乎也隻是工作關係,蕭是編輯,查是作者。聰明有創造性的人朋友自然少,但人家並不是想象中的孤獨。一般人對這些人不能理解,產生不了共鳴。
iced91030 發表評論於
gay男加直女,算嗎?

要不就陽痿男 。。。
曉青 發表評論於
這種純潔有人行,多數人估計不行,最好別試,否則倒黴的是自己:)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謝謝閣閣的分享!我相信異性之間純潔的友誼,特別是那個時代的文人。異性之間的交往,有時思想可以共鳴,但性不一定相吸引,或者是道德約束的障礙。這種感情挺美好的,我體驗過。
覺曉 發表評論於
另外,中學生蕭珊是給巴金寫信。
楊苡也是中學生時給巴金寫信。你去查查,蠻有意思。
可見巴金當時很受中學生喜歡。
王小波的《青銅騎士》就是對查先生致敬,我記得讀到過。
覺曉 發表評論於
閣閣。不得不冒出來讚你這篇。蕭珊,是上海愛國女校畢業,浙江寧波人,這點,和穆旦是有共同浙江籍,比起四川人巴金。記得四年前,讀《南渡北歸》時,我還抄過書裏穆旦寫的詩,特別是他是走去西南聯大的,當時有聞一多等師生從長沙出發,至昆明。
“帶著一本小型的英漢字典上路,一旦記住了某頁的內容就把這頁撕下來。到達昆明時,字典已經化為烏有”。這是我想留言的一點,有才華有刻苦。
我留意蕭珊不隻是她是巴金夫人,而是她就讀的中學,是蔡元培創辦,離我工作的學校很近。我九十年代去過。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基本不可能。
深刻的友誼產生高度的信任,或者說基於高度的信任。
而性心理和因此導致的性行為的最高境界也是基於信任和產生信任,這兩者有交集,而且有很大交集。
也就導致異性的友誼會產生性吸引,和彼此性需求。
有可能抑製,比如基於道德因素,但並不是很現實。
這不僅僅是理論,也是基於現實經曆。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ooibosTea' 的評論 : +1哈哈哈,恭喜閣閣,好文上首頁了!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 對於其它博文,我是渾不在意首頁、點擊率這些東西的。”
格格,慢慢的你會發現,文學城是圖有“文學”的虛名。他們並不注重文學。相當一些被推首的文章應該是名有其實的“散文”。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好文!不僅文筆清澈,文章結構首尾呼應,鋪設漂亮。茶兒學習了。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對於其它博文,我是渾不在意首頁、點擊率這些東西的。網絡世界,每個人寫自己喜歡寫的,看自己喜歡看的,大家開心就好。唯有這一篇,我倒真是希望它上首頁的,因為我願意讓更多的人了解才華橫溢、學貫中西、赤心報國、一生坎坷的查良錚先生。但轉念一想,查先生生前尚且不計安危榮辱,又豈會在意身後名呢?

罷了。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舒嘯' 的評論 : 舒兄過譽了。

查良錚和蕭珊都是正直淳厚之人,所以在惡行遍地的年代仍能夠保有心頭的一縷微光。而另一個關於文人之間友誼的故事則不這麽美好,也曾令我感慨不已。

胡也頻被殺後,留下丁玲和幼子。身為密友的沈從文挺身而出,全程護送丁玲母子返回湖南,為此失去了賴以生存的教職。後來,二人因某些觀點不同而漸行漸遠。

解放後,政治上不敏感的沈從文被貼上了“反動文人”的標簽,長期遭受打擊羞辱,內心非常苦悶,甚至試圖自殺。某日沈突然聯係上了已成為文化部領導的丁玲,於是前去拜訪,寄望於對方能予以過問以改善自己的處境。未料丁玲在見麵過程中極為冷漠,完全是領導接見下級的口氣,更休談伸手相助。經曆此事,沈從文徹底心如死灰。

越是關鍵時刻,越能測試人性。相較之下,蕭珊之端方善良,更顯珍貴。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是 這篇比較鄭重其事 :)
舒嘯 發表評論於
又一篇讀罷感歎不已的文章。既要感歎文中主人公們感人至深的風華風範,也感歎為文者的心氣之正與才氣之盛。

對前輩大師查良錚有三重崇敬:傳神達意韻律優美節奏流動的翻譯家、融匯浪漫主義詩情與現代派生命意識的才華橫溢的詩人、赤子之人。

無緣拜讀蕭珊的文字。記得巴金在晚年的“講真話的大書”《隨想錄》中曾說蕭珊比自己有才華、隻是不用功。更有一代文豪對”小友“的懷念,哀婉淒絕,印象很深。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芋頭_2020' 的評論 : 同感。擇友以人品、誌趣為重,性別倒在其次。當然,異性朋友相處一定要設定一些禁區,不可能像同性密友一樣無話不談。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一步一景' 的評論 : 小冒呀,你對我的評估過於樂觀,對友誼的評估似乎又過於悲觀。

這年頭兒,同性之間都有純粹的愛情了,異性之間哪能沒有純粹的友誼呢?^_^
一步一景 發表評論於
布萊克側重於操守,葉芝側重於愛情,而查良錚則側重於友情。下一個會是誰?
異性之間是否存在純粹的友誼?以前的人應該有吧,現在的人可能少見的。
詩選的好,格格的文筆更是沒得說的, 任何題材,風格輕鬆駕馭,牛啊。
芋頭_2020 發表評論於
讚閣閣的又一篇力作!惺惺相惜,高山仰止的男女友情一定是存在的!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風格有變化?小c是認為這篇的基調比較嚴肅吧?^_^

我是個喜歡開玩笑的人,寫到自己的經曆或身邊的親友時難免調侃幾句,但是對於查先生這種品行高潔、才華出眾的忠義之士,我是斷不敢有半句戲謔的。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qun0' 的評論 : 群兄好!

其實本來我更希望選取查良錚投筆從戎、隨軍入緬的經曆作為切入點,但是查先生為人低調,極少提及那段經曆。既然缺乏史料,我也就無法發揮。

想起以前我曾看過網上關於“異性之間是否存在純粹的友誼”之爭論,所以覺得擴展查先生與蕭珊的交往倒也恰當,這段事實經得起推敲,也能夠很好地回答上麵的辯題。
qun0 發表評論於
欣賞了格格的這篇介紹兩位詩人的博文。明白格格的這篇博文是講述查良錚和蕭珊兩個異性才男才女之間的純友誼。你這篇的題目”異性之間是否存在純粹的友誼?“很抓眼球啊。純友誼肯定是存在的,但現實中可能比較少吧。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眼睛明亮澄澈,一看就是內心純淨之人。
- 確實是這種感覺。 閣閣這篇風格有變化 :)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胖我的' 的評論 : 哈哈,胖胖也對王小波那篇文章印象深刻。翻譯的水準完全應了這句老話: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原文是不變的,誰譯得更準確、更優美、更傳神,一比便知。

查先生的麵容確實清秀,眼睛明亮澄澈,一看就是內心純淨之人。

你的第一句話非常真實,異性之間的友誼往往會摻雜著一點點愛慕的成分,但隻要雙方都能把握尺度,仍然可以保持一份美好健康的友誼。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菲兒好!我選取的某些題材不會有太多人感興趣,但滿足了我自己的抒發願望,這就夠了。

我博文的主題之一是古今中外的詩人,但我每次盡量選取不同的切入點,比如寫布萊克側重於操守,葉芝側重於愛情,而查良錚則側重於友情。

海寧查氏書香門第、翰墨之家,盡管後人開枝散葉,很多人離開浙江,仍然才子頻出。
我胖我的 發表評論於
何為“純粹”是問題關鍵。我覺得存在異性彼此吸引的友誼也是純粹的,總不能要求這樣的朋友都把對方當成genderless。我還記得王小波那篇文章裏和查先生的譯文相對比的那個版本,王說那是二人轉的調調兒,好像開篇一句就是(記不大清了)“我愛你大城的營造”,哈哈,笑死我了。大不敬地小聲說一句,良錚先生麵容清秀溫婉,好像可以直接當瓊瑤劇男主哈。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沙發,乍一看名字,以為是講金庸,原來一個朋友就是金庸的哥,哈哈。

閣閣的文,總是意味深長,“異性之間是否存在純粹的友誼?“又是亙古通今值得探討的大話題。期待閣閣的沙龍再一次高朋滿座:)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