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會40分鍾吸引超千萬人 華語樂壇頂流還是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5月20日晚上你在做什麽,聽周傑倫演唱會、跳劉畊宏,還是看李佳琦直播?

騰訊音樂旗下TME live在5月20和21日晚上8點,通過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全民K歌以及微信視頻號,重映周傑倫摩天倫2013演唱會、地表最強2019演唱會。

周傑倫好友劉畊宏則在5月20日當晚19點30分加練宣傳新歌,兩大頂流的粉絲號召力令照常直播的李佳琦倍感壓力。

事實上,隨著vivi人氣上升,夫妻捆綁秀恩愛已經成為劉畊宏新的固粉手段。5月19日晚,雙方在直播間互送禮物,vivi準備了某品牌的脫毛儀和潤喉糖,劉畊宏則單膝跪地送上某品牌鑽戒和特護霜。

雖然場麵溫馨,但大聲念出的品牌名和鏡頭給到的logo特寫,仍然讓粉絲們敏銳地捕捉到了“廣告”的氣息,品牌方亦在直播間狂刷“嘉年華”。而選擇在5月20日加練,則是為了推廣新歌。劉畊宏抖音最新視頻顯示:今晚(5月20日)7點半,《記得要勇敢》上線直播間,劉畊宏夫婦將帶來愛心手指舞。

然而,盡管演唱會重映被吐槽沒誠意,周傑倫仍然是當之無愧的頂流,其線上重映演唱會開播前預約人數超過1545萬。演唱會的播出也讓粉絲們催起周傑倫的新專輯。

截至5月20日晚上8點40分,周傑倫摩天輪2013年演唱會在TMElive和QQ音樂視頻號的重映直播已有超過1100萬粉絲看過,其間粉絲刷屏不斷。“好久不見的腹肌倫”“這是現在那個小胖子嗎”,《龍拳》開場後,彈幕更是呼喚劉畊宏來給周傑倫上私教課。

圖片來源:視頻號直播截圖
粉絲們更是十分繁忙,一邊看演唱會,一邊跟劉畊宏跳操,還時不時切入李佳琦的直播間。

玩電競、賣咖啡,“不務正業”6年不發專輯

2016年6月,周傑倫帶來第14張音樂專輯《周傑倫的床邊故事》,熱門歌曲《告白氣球》便出自於此。其後,幾乎保持在“一年一專”的他已有近6年未發新專。

本月初,周傑倫在社交平台發文:如果我說我六七月發布新專輯,你們是不是又不信了。此舉引起粉絲歡呼:那個鴿王終於要來了!而喜提“鴿王”美名,源於他數次放粉絲鴿子。

2018年1月18日,為慶祝39歲的生日,周傑倫發行單曲《等你下課》。同年4月,他在澳洲巡演受訪時表示,計劃每3個月發1首單曲,“跟我以往每年發1張專輯不太一樣,這樣的方式能讓每1首歌的關注熱度比較高,更貼近歌迷”。次月,單曲《不愛我就拉倒》發行。

然而其後,周傑倫並未遵守與粉絲3月1首新歌的約定。下一首新歌《說好不哭》間隔1年多時間,於2019年9月推出,與五月天阿信合唱。12月,為愛妻昆淩主演的電影《天火》寫作的主題曲《我是如此相信》上線。

最新單曲停留在2020年6月12日推出的《Mojito》,彼時,他預告接下來可能會有新專輯。但距離歌曲發行過去將近2年時間,新專輯仍然不見蹤影。

5月20日,周傑倫個人社交平台上分享了一張自己參與過造型設計的專輯圖,並配文:“想當年自己做造型,新專輯也自己來嗎? ”似乎也在暗示新專輯的好消息。

圖源:視頻號直播截圖
6年未發專輯,且隻上線5首新歌的周傑倫,精力似乎都放在了副業之上。

今年3月,周傑倫母親葉惠美、經紀人楊俊榮持股、方文山任職的公司巨星傳奇二次向港交所提交招股書。背靠周傑倫IP帶貨,公司主營產品魔胴咖啡3年銷售額超6億元。

此外,2017年4月,周傑倫宣布與IDG共同創立“魔傑電競”品牌,在深圳開設品牌旗下第一家旗艦店——網咖“魔傑電競館”,解鎖網吧店主新身份,並攜手妻子昆淩共同開發智能教育機器人小麻吉。

2019年12月,魔傑電競旗下“J-tea摩傑的茶”在上海開業,內設茶飲區、電競手遊區和輕食休閑3個區域。2020年,摩傑的茶開放加盟,先後在北京、廣東、雲南、福建、山東河南、陝西等多地落子。

盡管醉心副業,6年隻出了5首單曲,周傑倫重映演唱會熱度仍然空前,這也與近年來華語樂壇難出佳作有關。

抖音神曲、愛豆專輯充斥,80後仍在聽20年前老歌

“穿越千年的傷痛,隻為求一個結果”,2005年,飛兒樂隊率先帶來《千年之戀》炸場,同年,王力宏《大城小愛》、林俊傑《一千年以後》、SHE《不想長大》、五月天《知足》、光良《童話》神仙打架,劉畊宏亦發行單曲《彩虹天堂》。

年末,周傑倫帶來神專《十一月的肖邦》,其中,僅一首《夜曲》為他拿下第十二屆全球華語音樂榜中榜年度最佳歌曲等在內的9個獎項,“夜曲一響,上台領獎”由此傳開。

次年,樂壇四大三小發力,蕭亞軒《表白》、蔡依林《舞娘》、梁靜茹《暖暖》、張韶涵《隱形的翅膀》、楊丞琳《左邊》、王心淩《彩虹的微笑》廝殺。

那是華語樂壇的鼎盛時期,至今,這些歌曲仍在不少80、90,甚至00後的歌單上,長期霸榜各大熱歌榜。

時間軸拉到2021年,在TMEA騰訊音樂娛樂盛典上,年度華語十大熱歌公布,分別是《雲與海》《白月光與朱砂痣》《浪子閑話》《醒不來的夢》《踏山河》《千千萬萬》《淪陷》《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清空》和《執迷不悟》。

事實上,華語樂壇的頹勢早已顯露。2016年,張藝興接受采訪時放話:要帶領華語樂壇進軍世界,遭到網友群嘲。

然而在騰訊音樂由你榜推出的《2018~2022年專輯TOP10》上,他的專輯《蓮》高居第二位,第一位是王源的《夏野了》,前五中的另外三張專輯分別是蔡徐坤《迷》、薛之謙《塵》和時代少年團《舞象之年》。
圖片來源:騰訊音樂由你榜微博在飯圈的強大力量麵前,林俊傑的專輯《幸存者Drifter》僅排名第六,而他也是近年來唯一推出專輯的華語樂壇“老人”。隨著流媒體音樂成為主流,唱片公司衰落,“劣幣驅逐良幣”使得流水線同質化音樂充斥歌壇。

唱片公司沒落,假彈假唱也能擁有千萬粉絲

樂壇的懷舊風,同樣出現在近期熱播的音樂綜藝《聲生不息》。節目請來林子祥出山,葉倩文開嗓,令張國榮、Beyond歌曲再現,引起觀眾強烈共鳴。港樂正火的80、90年代,也是唱片公司風頭正勁的時期,滾石、英皇等捧出大量知名歌手。

進入21世紀,華納唱片齊聚那英、鄭秀文、張惠妹、蕭亞軒和孫燕姿,被稱為“華語樂壇的天後宮”。彼時,唱片銷量是衡量歌手實力的重要指標,但隨著流媒體音樂興起,盜版盛行,實體唱片銷量下滑,唱片公司收入隨之下降。

近年來,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台興起,MCN公司遍地開花,賺快錢稱為共識,真正潛心做音樂的人少之又少。

某重型音樂樂隊的吉他手阿齊(化名)對這種現象表示非常無奈,她的主業是一名UI設計師,供職於廣州一家MCN公司。

阿齊對時代財經表示:“很多網紅音樂人都是團隊打造的,我們公司一位抖音粉絲超2000萬的女音樂人,她街頭賣唱的視頻都是有專業打光和專業攝影取景的。另外一位粉絲千萬的男網紅,大部分短視頻都是假彈假唱、音畫分錄,歌也是找槍手寫的。”

“現在很多平台,想要推廣自己,會額外添加太多音樂之外的東西,如果音樂本身足夠優秀,那附加一些也沒什麽,會更有意義。但是,很多時候,附加的東西,遠超過了音樂本身。”阿齊對此充滿無奈。

獨立音樂人賀銘洋也指出,用戶社交和碎片化的傳播可能有利於作品宣傳推廣,但它絕對不是欣賞音樂最好的方式。

更重要的是,飯圈文化興起後,資本熟練掌握了割韭菜秘訣。

2020年,肖戰發行數字單曲《光點》,銷售額超過1.3億元,同年,王一博單曲《無感》上線僅11小時,收入超過3000萬元。樂華招股書顯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王一博《無感》和《我的世界守則》銷量超過1700萬和1500萬張。

資本逐利,在短期的暴利麵前,同質化、低質量音樂作品層出不窮。20年過去了,華語樂壇排得上號的仍然是世紀之初的老麵孔們。

或許,下一站,華語樂壇不僅沒有天後,也不會再有天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