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女生酒後失蹤,電腦記錄細思極恐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2006年,轟動韓國的李允熙失蹤案喧囂一時,案件主人公即將畢業,步入新的人生,卻在一次學校聚會後離奇失蹤。

警方起初以為隻是簡單的失蹤案,可深入研究後才發現疑點重重,似乎背後有一雙大手操控著這場失蹤案。

李允熙

女學霸神秘失蹤

李允熙出生在韓國一個幸福的家庭,從小就有父母、姐姐寵著。不過,李允熙是一個性格獨立的女孩。

盡管李允熙考上了梨花女子大學,且拿到雙學位,可因對自己的專業不太滿意,且對相關專業的工作崗位也沒有那麽多渴望,她決定遵循自己的內心喜好,成為一個獸醫。

早在就讀大學前,李允熙就想報考獸醫專業,隻不過那時候家人不同意,認為這個職業沒有什麽前途。因當時她年齡小,隻能聽從父母的建議。而如今自己長大後,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事情。

此時的李允熙已25歲,到了該談婚論嫁的年齡,父母希望她早點解決婚姻大事。但固執的李允熙還是選擇報考全北大學獸醫係,並被如願錄取。

李允熙在全北大學的學習本來十分順利,但誰曾想,在她還有一學期畢業的時候,卻出現了意外。

那一天是2006年6月5日,已經臨近期末考試,全班同學計劃放學後聚一聚,以告別上半學期的學業,

全班40多個同學以及獸醫係的教授參加聚會,會上每個人都很開心,大家也因此喝了不少酒。

就這樣,這場聚會一直持續到6月6日淩晨,每個人都喝得醉醺醺的,直到1點50分左右,大家才陸續離開。

此時的李允熙並沒有喝多少酒,她整個人情緒看起來並不是太高漲,看著大家都起身,她也朝外麵走去。

不過暗戀她的同學金某,因擔心她一個人回去,路上不是太安全,當即走了上前,請求將她送回家。

金某喜歡李允熙已不是一天兩天了,且是偏執狂的喜愛。而李允熙對他不反感,但也沒有正式同意和他交往。可即便如此,金某仍然尋找各種機會和其相處。

聚會地點距離李允熙的出租屋3裏路,大約20分鍾可走到,而金同學為了追求她,特意租在她附近,兩人剛好順路,此前兩人也經常一起走夜路,因此李允熙並沒有拒絕他的提議。

李允熙

一路上,李允熙似乎有什麽心事,沒怎麽說話,等快到住處時,她就讓金同學回去了。但金某目送她走到出租屋,且看到房間裏的燈亮了後才離開。

6月7日正常上課,同學們陸續到達教室,可大家發現一向不逃課的李允熙,今天並沒有過來上課。同學起初以為她睡過頭了,可等了一天也沒有來。

也有同學想給李允熙打電話,但不巧的是,她的手機、錢包、銀行卡等前不久剛被小偷偷走,即便當時就補辦了,但也沒那麽快辦下來。也就是說,此時的李允熙處在半失聯的狀態中。

金同學知道後,趁著下課的時間去找了李允熙,可他發現李的出租屋房門緊閉,敲了半天門也沒人回應。

金某猜測,可能李允熙有事情要忙,畢竟他們已是大四,有些人已開始著手找工作,也有人忙著備考證書,缺上一天課也能理解。

李允熙和金某

現場被破壞

誰知,6月8日李允熙仍沒有來到教室,這就讓大家好奇了,就連上課的教授也莫名其妙,畢竟她一直是乖乖女,從來沒缺過課。

和李關係較好的同學也表示,她作息一直有規律,大學4年來一直沒遲到過,為何如今一連2天沒出現,也不和老師請假?而且偏偏事情就出在李允熙聯係方式中斷的情況下,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有同學已有不好的猜想,金某聽了後很是著急,連忙拉著班裏的3個同學過去看看。

誰知,到了出租屋後,房門依舊緊鎖,敲門無人回應,隻有房間內的狗汪汪叫喊。這就讓金某懷疑了,昨天來的時候就是這樣,難道李允熙一夜未歸?

有人猜測,可能李允熙回老家了,給她父母打電話谘詢不就行了?然而,電話打通後,李的父母說女兒沒有回家,這幾天也沒和自己聯係。

李允熙和寵物

這就讓大家愣住了,那李允熙是去了哪裏?

有同學發現,李允熙的房間窗戶是打開的,可以去對麵樓層看看情況。金某覺得可行,連忙跑了上去,大家緊跟其後。

到了樓上後,李允熙出租屋的情況一目了然,盡管距離有點遠,仍然發現房間內比較混亂,似乎很多東西掉落滿地。

看到這裏,4個同學心底生出一絲寒意,大家都有不好的猜測,難道李允熙真的出事了?幾個人商議後決定報警,警方很快趕來,並撬開了李的房門。

房間被打開後,滿目皆是掉落的物品,兩個寵物狗已餓得饑腸轆轆,不知道這些東西是不是它們弄亂的。

警方簡單看了看,並沒有發現房間內有打鬥的跡象,認為沒有什麽可疑的地方。在警方看來,一個29歲的女生,獨自一人出門幾天都很正常,要不了多久就會回來。

不過同學再三強調,他們是學生,且李允熙一直沒翹過課,不應該失蹤。

同時,有同學聯想到近日李允熙遭過搶劫,擔心劫匪早就盯上了她,且故意將她的手機卡、銀行卡、身份證搶走,造成如今半失聯的狀態……

越想下去,越是後怕!可固執的警方仍然不太重視,認為這不過是簡單的失蹤案件,在韓國很正常。

但見同學們如此執著,警方最終給其父母、姐姐打了電話。收到消息以後,李允熙家人表示立馬過去。

隨後,警方又讓2個同學去警局做筆錄,而金某和另一名女生留在這裏,因考慮到李允熙的家人即將趕來,而李的房間又這麽混亂,金某提議將房間收拾收拾,讓其家人看得舒服一些。

然而,正是這一行為,卻將房間內的所有可能的證據都破壞了,也正因如此,才讓後麵的案情變得撲朔迷離、難以琢磨。

警方模擬現場

疑點重重的出租屋

01、花瓣為何掉落?

金某和女同學兩人分工明確,一人掃地一人拖地,很快將屋子收拾整齊。不過在打掃衛生時,女同學在地上發現了一個幹花瓣。

李允熙曾和她說過,花是一個朋友送的,因她非常喜歡,將其掛在牆上。如果不是外力原因,光憑家裏的2隻寵物狗,無論怎樣也碰不到花,更別說將花瓣掰下來。

02、煙頭是誰的?

傍晚,李允熙的父母、姐姐來到出租屋。她的姐姐到了屋子裏後,就發現了窗台上的煙頭,她以為是妹妹抽的,怕父母責備將其丟了下去。

李姐姐表示,妹妹並非不抽煙,在梨花女子大學學習時,因學習壓力大,跟著其他同學學會了抽煙。不過父母得知後,認為女孩子抽煙不妥,因此李允熙之後就戒了。

可能是因為如今大四了,畢業、找工作壓力大,妹妹借抽煙解壓、消愁。

然而,沒多久李姐姐就後悔了,畢竟這個煙頭不見得就是妹妹留下來的,也可能是“凶手”留下的,這條證據就此被破壞。

03、衣服、日記本哪裏去了?

打掃衛生的女同學告訴李允熙父母,當時她將床單、薄被子拿到洗衣機清洗。但在洗衣機內,有4條毛巾、一條內褲已洗幹淨。聞了聞,發現這幾件東西已出了味,看樣子已幾天沒拿出來了。

女同學感覺到有些蹊蹺,她所了解的李允熙十分勤快,也愛幹淨,每天洗澡換掉的衣服都會及時清洗晾曬,不存在衣服幾天不晾曬的情況。

這個信息讓其父母也覺得很奇怪,按理說,一個洗衣機不會隻洗這點東西,更何況當天聚會時的衣服並不在洗衣機內。父母和同學找了半天,並沒有找到聚餐穿的衣物、鞋子。

難道6月6日淩晨,李允熙並沒有回到住處?難道是金同學說謊?

不過金同學鄭重其事地表態,當天他雖然沒將李同學送到房間內,但直到看到房間燈亮後他才離開,李同學一定回到出租屋了。

很快,金同學的話就得到了證實,李允熙日常背的背包就放在家裏。同學也證實,聚會當天李同學確實背了這個背包。

因當時是夏天,衣服穿了一天渾身是味!李允熙回到住處應該立馬洗漱,衣服也會隨手放洗衣機內。但如今沒有發現,這證明衣服可能一直穿在身上,或有人進了她的房間,讓她沒時間洗漱。

此外,背包找到了,可裏麵的日記本卻沒了。

不管是李允熙的父母還是同學,都表示她有記日記的習慣,每天經曆了什麽事情,都會將其寫在日記本中。

有同學也表示,李允熙的手機丟了後,特意將幾個關係好的同學的電話寫在日記本上。也就是說,隻要找到日記本,就足以發現一些有價值的線索。可即便怎麽找,一直也沒有找到日記本的線索。

正當所有人陷入失望之時,日記本又神奇地出現在全本大學獸醫係實驗室的桌子上,但日記本隻記錄到6月5日下午,內容是“晚上同學聚餐”。

日記本為何出現在這裏?究竟是有人故意混淆視聽,還是李允熙自己遺忘在這裏的?其同學表示,李同學沒有丟三落四的習慣,且大家一開始也沒注意到這個日記本。

警方推測,李允熙極可能是6月6日淩晨遇害,不然以她愛寫日記的習慣,發現日記本丟在實驗室,也會去拿的。

04、茶幾、錘子失蹤了?

李允熙的好友全同學也提供了一個線索,她和李允熙是實驗小組成員,6月5日下午有實習課,李忘記拿實驗材料,她陪著李一起來出租屋。

到了屋子後,因椅子上堆滿了各種衣物,她隻好將就坐在床邊。而床前正是一個矮茶幾,桌子上還有一個咖啡杯,她順手將其拿起來擺弄了一番。

然而,事發後全同學來到出租屋,並沒有發現這個茶幾,她很是好奇,這個茶幾哪裏去了?

其他同學也證實,確實有這樣一個茶幾,李允熙將其當成書桌和餐桌,一次茶幾腿螺絲鬆了,還特意讓男同學過來擰緊。

難道凶手作案後,又將茶幾帶離了現場?

警方對附近鄰居進行了走訪調查,但大家均表示沒聽見什麽打鬥的聲音。考慮當時已淩晨兩三點,即便有動靜也難能察覺。

很快,新的發現又來了。

6月13日這天,李允熙的父親在公寓附近走走轉轉,在出租屋前20米的斜坡縫隙中發現一個垃圾堆。垃圾堆中有不少廢棄的東西,看樣子應該是附近居民丟棄的。

而在垃圾堆中,李父發現了一張茶幾,而茶幾4個金屬支腳已消失不見,隻有桌麵留了下來。從背麵看,應該是有人用螺絲刀卸掉的。

難道這就是女兒平時用的茶幾?李父將其交給警方,警方又拍了照片發給全同學,全同學言之鑿鑿地表示這就是李允熙的。

警方這才意識到案件不簡單,這應該是一場凶殺案,畢竟桌子的金屬支腳極有可能是作案凶器。

不過常理推測,凶手既然能夠用螺絲刀從容地將桌腿擰下,證明凶手有充足的作案時間。

很快,警方又在出租屋裏找到了一個工具箱,但箱子裏唯獨少了個錘子。

案件調查到這個地步,警方已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想,凶手先是用錘子襲擊李允熙,打鬥中牆上的花瓣掉落,且李倒地後又撞到茶幾上,壓彎了金屬支腳。

為了抹平房間內打鬥的痕跡,凶手將茶幾和沾有血跡的錘子帶走。而因茶幾桌麵太大不好攜帶,且金屬支腳已經折彎,凶手遂將其卸掉分開丟掉。

不過,此時所有人都有一個懷疑,凶手應該對這附近很熟悉,比如那個隱蔽的垃圾堆,警方調查一周都沒能發現,如果不是李父意外發現,案件可能還會定性為簡單的“失蹤案”。

此時,李允熙的父母已將凶手鎖定在金同學身上,畢竟他就住在附近100米處,知道這附近有個垃圾堆很正常。

同時,金同學也是聚會當晚最後一個接觸李允熙的人,至於他們離開酒吧後做了什麽、發生了什麽,沒有人知道。

同時,報警的那一天,金同學提議打掃房間,如此一來指紋、頭發等一切現場證據都被毀掉了。

李允熙和同學合影

隻是,因沒有確鑿的證據,警方並沒有第一時間對金某進行審訊。

電腦記錄細思極恐

案件還在繼續調查中,最讓人細思極恐的莫過於電腦網頁瀏覽記錄。

6月8日晚上7點28分,李允熙姐姐打開她的電腦,想從網頁瀏覽記錄中找到有價值的信息,沒想還真發現了細思極恐的東西。

上麵顯示,6月6日2:59-3:02分,短短的3分鍾內,李允熙利用中國百度搜索了“112”、“性騷擾”等關鍵詞,且還打錯了字。

而“112”是韓國報警電話,可猜測出她當時應該很緊張,或許有人對她性騷擾,她想要報警,可手機卡丟了。

李姐姐立馬將這一消息上報給警方,警方初步發現,電腦從3:03到4:21分是處於閑置狀態的,而到了4:21分的時候,電腦被人長按電源鍵關機。

這意味著,李允熙從回家到4點多一直沒睡下,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會讓她強行關機?難道有人在這個時候找她,她擔心瀏覽的網頁被發現?

李允熙同學表示,她沒有強製關機的習慣,電腦在學校一開就是一天。而強製關機最傷電腦,除非電腦卡機才會按電源鍵。

警方將電腦拿給技術人員偵查後又發現,3:02-4:21分時,電腦還有瀏覽或聊天的痕跡,可內容卻被人用特定程序刪除,以至於警方無法知道這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麽。

如果是李允熙本人,她沒必要刪除這些信息,可見有其他人操控電腦。

難道是凶手為了混淆視聽、擾亂警方的思路,故意留下“112”、“性騷擾”等信息?但不管怎麽說,6月6日聚會結束後,李允熙的房間內不止她一個人,不然她不會有這些反常的舉動。

而且警方還發現,6月8日下午2:18分,電腦時隔2天後又一次開機。而此時正是金某和女同學打掃衛生的時候,沒有別人打開此電腦,但對於是否開機的問題,兩個同學均表示不清楚,可能是收拾東西時碰到了開機鍵。

6月10日,警方發現首爾一家酒店內,有人用李允熙的賬號訪問了音樂網站。難道李允熙真的隻是心情不好,出去旅遊散心?

可調查酒店附近的監控,並沒有發現李允熙或可疑人員出現。難道有人故意擾亂警方思路,利用黑客技術將IP定位為首爾某酒店?

警方分析,可能凶手的電腦技術高超,且對李允熙比較熟悉,知道其個人賬號。

當然,考慮李允熙手機案發幾天前被偷,也可能是盜賊用其手機登陸賬號。

實驗室骨灰多出140斤?

案件進展到這個程度,雖然發現了諸多可疑的跡象,但硬是沒有可供繼續追查的線索,這讓警方很是鬱悶。

不過,對李允熙背包進行檢查時,警方又有新的發現,其背包內的動物麻醉劑被用了一半。這種東西個人不能攜帶,但李允熙是獸醫係學生,且6月5日下午有手術實習課,因此攜帶麻醉劑也不難理解。

但使用過的麻醉劑,到底是實習課用掉的,還是凶手為了防止其醒來,特意注射在其體內的?如果是後者,那凶手或對李允熙比較了解,知道她隨身攜帶麻醉劑。

警方又立馬去學校進行調查,發現獸醫係每周都會對實驗室用過的動物屍體集中銷毀。但以前每周焚燒的屍體不過80斤,可案發的那個禮拜,屍體竟增多到220斤,多出來140斤。

此時已臨近期末考試,課程基本結課,隻有一門課還沒有上完,沒有大型牛、馬實習課,按理說動物屍體不該多出來這麽多,難道這些屍體中混入了人的遺體?

也就是說,凶手極可能是李允熙身邊的人,且對全北大學比較熟悉,而金某成了最大的懷疑對象。

李允熙同學稱,金某曾有過收集李同學頭發、衣物的習慣,也會在筆記本上記下她的日常穿搭。有男同學說,最初金某一直是跟蹤狂,每天跟蹤李允熙的去向。

這樣一個“變態狂”,似乎真的和“凶手”能夠扯上關係。

不過警方調查時,金某卻表示,當晚他送完李同學後就回去睡覺了,直到上午10點多才醒。但他的這番表述,並沒有人證明,可信度也不高。

因金某一口咬定和案件無關,警方隻能作罷,但要求他提供當天穿過的衣物。金某將衣服交給警方後,警方又拿去化驗,發現T恤上確實有血跡,但卻是解剖的動物血跡。

但因李允熙的家人一口咬定金某就是凶手,警方又對其進行測謊實驗,可在檢測中金某情緒波動正常,否定了他的作案可能。

對於這一結論,李允熙家人並不信服,那些心理素質極佳的嫌疑人,確實可以逃過測謊儀的檢測,這個結果不應該當做證據。

和教授有關?

接下來,金某提供了一條破案思路。他表示聚會當天,李允熙提出和他換座位,因為其旁邊坐著的人是教授。

期間李允熙上廁所後,曾問過金某,教授有沒有跟過去,從她的語氣來看,她似乎很怕教授,難道是性騷擾?

同時,有記錄顯示,教授曾私自使用過焚燒爐,且關於聚會當晚回家的供詞有過修改。

不過因沒有確鑿證據,警方並沒有對教授進行審訊。

一切的線索都無法繼續研究下去,警方曾公開搜集證據,並四處派發傳單,希望有人能提供證據,可一直沒有找到有效線索。

2019年,韓國某節目再次報道“李允熙失蹤案”,並給出新的假設,可能是陌生人尾隨作案。那個年代,韓國的貧富差距巨大,社會不穩定因素較多,“尾隨”事件很是尋常。

再聯想案發幾天前,李允熙曾遭劫匪搶劫,可能這個劫匪已在暗中觀察很久,並伺機在她深夜回家後動手。

不過再多的猜想,也仍然沒能確定李允熙是死是活。如果她還在世,今年已44歲。直至今日,李允熙的父母依舊處在悲痛中,且多次公開嗬斥金某,甚至公開其真實個人信息,認為他就是凶手。

但法律要講究證據,沒有證據一切的猜想都隻是猜想,不能隨意冤枉好人,但也不能放過壞人。

隻可惜最初時警方並不重視案件,導致第一現場被破壞,不然也不至於使得案件如此被動。而李允熙的父母仍相信,女兒還活著,他們還在繼續尋找,就算隻能看到其遺體也已心滿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