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車司機服毒自盡,為何“北鬥掉線”成了他們的噩夢?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昨天深夜看到一個新聞,心裏很難受。

一位名叫金德強的大車司機,剛從唐山市裝貨出發,路過唐山豐潤區一處超限站時,因為車上的北鬥衛星定位行駛記錄儀掉線,他無法證明自己沒有疲勞駕駛,因此被執法人員扣車罰款2000元。

大車司機一天大概能掙200—400元錢,剛一出車就被罰款2000元,作為三個孩子的父親、又肩負養老責任,金德強一時無法接受。

在溝通無果的情況下,他最終選擇了喝農藥自盡,當晚因搶救無效死亡,臨死時戶頭隻有6000元。



在他的字裏行間能看得出這不是偶然的情緒崩潰,而是遇到了壓死他的最後一根稻草,對人世間再無留戀,為什麽他會絕望到選擇自殺?

說到這裏,那就先得知道他口中的“北鬥掉線了”是什麽意思,為什麽北鬥掉線了要罰款2000元錢呢?

原來北鬥衛星定位記錄儀是貨車必須安裝的設備,它的作用之一是限製司機疲勞駕駛,司機開車4個小時必須休息20分鍾。

如惡意破壞記錄儀,將處以2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罰款,並責令整改違法行為。

可金德強是從唐山市裝貨出發的啊,路過唐山市豐潤檢查站時還沒開出25公裏呢,怎麽可能達到4小時疲勞駕駛呢?

根據金德強哥哥的敘述,在貨車營運行業,人人皆知北鬥掉線問題時有發生,不止一個人遇到這樣的問題。

可是判斷到底是惡意掉線還是係統原因, 是由地方執法人員決定的,真相是什麽現在還不得而知。

我今天想討論的隻是北鬥。

我們聽過的北鬥,指的是北鬥衛星導航係統,這是我們國家自主建設的衛星導航定位係統,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國之重器。

這和交給承包商開發的軟件北鬥衛星定位記錄儀並不是一回事。

在大車司機心中,他們分不清楚,隻是覺得北鬥這個詞更像是一個令人畏懼的瘟神,得每年花不少錢養在自己車上,還得祈求它千萬不要出任何問題,千萬別掉線,否則最高達到5000元的罰款,將成為壓垮生活的的沉重負擔。

一、費用高昂,各地收費標準不統一

沒有一個大車司機會忘記2013年強製安裝之痛,大車司機必須自己繳納多則三四千元的安裝費,每年後續還要繳納數百元的服務費,如果不安裝就拿不到營運證。

今年都2021年了,全國各地至今還沒有一個統一的安裝定價,我琢磨這裏頭不就是插了個電話卡嗎?長途費不是早就取消了嗎?

青島網友說自己花了3200元,每年還要繳納300元服務費。

山東網友說每年要交680的服務費。

漯河卡友說自從車上自帶的北鬥壞了之後,安裝新的北鬥係統需要420元,再加上720元的服務費,一共就花了1000多元。

每一個地方收費標準都不一樣。



到了這幾年,情況不僅沒有改善,而且還多了名目眾多的費用???

比如安裝費、培訓費、任何一個費用不交,都不能上崗。

好家夥,有的地方居然還要再收140元一節線上培訓費。可是教別人怎麽用你的產品,這難道不是設計者的義務嗎?

你拿誰當家人們了??



二、係統頻頻出問題

大車司機在交了將近3000元的安裝費,每年還要收取幾百元的服務費,可是隻要能踏踏實實出車,他們也都認了。

可如此高昂的使用成本,北鬥的穩定性和實用性卻還不如免費的導航app,頻頻出現係統更新掉線問題,導致人們怨聲載道。

現在網上大車司機出門之前,互相不再流行說一路平安,而是提醒對方:記得檢查北鬥是否掉線。



這些語句不太通順的話語,已經是極少數有維權意識的大車司機在努力一字一字敲打進行谘詢了,可卻並沒有任何意義,維權耗時長,又取證困難,司機還不如選擇埋頭工作,盡快彌補這個損失。

要知道北鬥衛星導航係統是國之驕傲,是妥妥的“中國芯”,如果不良廠商承包了北鬥係統的開發,借著北鬥名號炒作包裝,卻不去人性化的改善係統,老百姓心中埋怨的會是誰?

畢竟一旦掉線最高罰款5000元,任何一個老百姓也受不了吧?



如果是我,我隻會拚了命的加班想把這個冤枉錢賺回來,我會更不能睡覺,也更無法休息。

因為沒錢了,我就得冒險多跑,因為跑多我又被罰錢了,變得更窮。

這將成為一個貧窮與疲憊的惡性循環,拖著他們一步步墜入深淵,金德強的死不是因為一時悲憤想不開,他是絕望到了極點,才想以一己之力,喚醒我們每個人。

不然誰舍得給身後留下三個可憐的孩子,還有年邁的母親?

金德強駕駛的車輛仍停在豐潤區超限站院內,隻是車的主人不會再回來了。



三、執行不人性化

法律規定司機每隔四個小時強製休息二十分鍾。

北鬥係統的初心也是為了司機的安全考慮。

可在執行的時候,是否人性化的去考慮大車司機的困境了呢?

如果遇到突發情況呢?

在節假日或者堵車時,部分服務區會因為車流量爆滿而掛出告示牌,禁止大貨車進入服務區休息。

此時不熄火,馬上要到四個小時的關卡了,司機為了不被扣2000元錢,不敢關北鬥,又不敢開車。

因此隻能選擇把車停在服務區車道,然後直接被扣除200元3分,這已經是好的結果了。

那如果再遇到特殊路段呢?

有些國道山路漫長,中間沒有休息站,到了4個小時怎麽辦?

如果是我,我可能會選擇冒著生命危險停在山路中央,祈求老天讓我不要出車禍,讓我賺到這筆養家糊口的錢,我死不足惜,請讓我的家人好過。

總之一句話,大車司機實在太難了。

在如今,公路運輸仍舊占據我國運輸係統的70%以上,為我國經濟做出突出貢獻。

每個人心心念念的快遞、大好山河的新鮮蔬果、日用所需都離不開他們的奔波運輸,我們每個人都和他們息息相關。,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這麽多年這麽多新聞報道,依然沒有人去解決這個問題,雖然我隻是一個普通的自媒體人,我有些問題不得不問!

五問北鬥

一問:這個北鬥究竟是被什麽承包商設計的?到底是誰負責維護和提高使用體驗?

二問:北鬥盒子掉線一次要罰司機2000-5000元罰款,如果是設備自己的原因導致掉線,那開發商需要扣錢嗎? 

三問:地方是否應該更人性化的去執行和北鬥有關的政策,是不是應該針對不同路段設置合理的大車休息區?

四問:北鬥的安裝費與服務費設置的是否合理?為什麽各地收費標準完全不同呢?千萬別頂著北鬥衛星的鼎鼎大名,卻耽誤老百姓事兒,侮辱了國之重器。

五問:最後一個問題,我想交給大車司機自己來發聲,這是一條此前在網上默默無聞的提問,今天有人能聽到了嗎?



若不是生活所迫,誰不願意找一份安全安逸的工作?誰不願意踏踏實實睡個好覺?

若不是養家糊口,誰又想違法亂紀,在陌生城市挨交警一句句數落,被生活逼得醜態百出,苦苦求饒呢?他們有的孩子都很大了,難道他們不想要尊嚴嗎?

是的,他們要不起,因為尊嚴是太奢侈的東西,他們不得不舍棄,去兌換生存的一絲縫隙。

被貨主罵、被交警路政罰款、被油耗子偷油、遭遇風雪貨物受損,因為掉線被罰款,金德強的故事,是所有大車司機故事。

今天我想說這些話,因為我上大學的時候,一直夢想去搭車旅行,這把我父母都嚇壞了,在他們眼裏,大車司機就是一群可怕的人。

可那是我對社會最全無偏見的年紀,我在塵土飛揚的國道上,和太多大車司機聊過天,我看到他們在山間放聲高歌提神,會喝一罐罐紅牛,抽一摞摞香煙,而他們會把家人的照片掛在後視鏡上,他們都盼著一路平安。

就是這群大車司機,好奇地載上我,送我在最窮的年紀看遍了祖國的大好山河,我知道他們的歌聲在山間嘹亮,但他們在社會上的聲量太過微弱。

我懇請所有人今天抽出五分鍾重視一下他們,如果每一次推動社會進步,都要一條人命的話,那我們的代價就太慘重了。

我希望未來有一天,他們能踏踏實實的休息,安安全全的開車,也能體麵的養家糊口。

到了那一天,他們不再需要用一條人命去提醒這個社會。

“請看看我的困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