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章潤:這世間,總要有人出來講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許章潤,安徽廬江人。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先後就讀於西南政法學院、中國政法大學和墨爾本大學,獲法學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主治法律哲學與政治哲學,兼及憲政理論與刑事法學,尤其關注“中國問題”意義上舶來理念與固有生活調適過程中的法律方麵,而念念於中國人世生活與人間秩序的現代重構性闡釋,汲汲於儒家優良傳統的法律複活和中國之為一個大國的法律布局,追求法律理性與人文精神的統一,尋索學術的人道意義。

主持《曆史法學》集刊,主編“漢語法學文叢”、“西方法哲學文庫”和“法意叢刊”。



這世間,總要有人出來講理

文 | 許章潤

人世熙攘,人性隱曲,人生仿佛一團亂麻,總有講理的和不講理的,也總是有能說會道的和剛毅卻木訥的。那時節,雖說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可事實並非總是如此。

人要講理,不講理便是禽獸。世間要有講理的地方,否則頓成地獄。人生是一個講理的長旅,所以生而為人卻要學著做人。可是,古往今來,就是有人不講理;人間朗朗,常常就是找不到講理的地方;漫長一輩子裏,總會遭遇蠻不講理的人和事。有人不講理,有理沒處講,於是,芸芸眾生,愁腸百結,一不小心,便輾轉於溝壑。它們如同黑雲壓城,讓絢爛人世黯然失色,叫我們這個號曰人類的物種忍垢蒙羞。

譬如,今天下午的會址早已約定,可商家悍然背信棄約,致使我們被迫跼蹙於鬥方,大家自神州四方惶惶奔至,隻好“濟濟一堂”。這便是不講理,無理可講,無處可講。因為,商家和官家聯手,權錢勾搭成奸,便是那上空的黑雲,理路消歇無蹤之際,人間不再是安全和安寧的居所,也就是我們備受欺淩之時。

可是,天下總有理在,人間不可或缺一個理字!要過日子,過好日子,好好過日子,一刻都離不開講理。黑雲如墨,讓人世黯淡,但卻無法將真理的天光籠罩殆盡。相反,天行有常,天理自在人心。這理兒如同澎湃的春水,可受阻於一時,卻終將衝決凍冰,奔流蹈海。——朋友,人活一口氣,講的就是個理兒,你力氣再大,能將她們永遠藏於自家肘腋!?

畢竟,凡事皆有事理,是人就會有情理,人間總歸不可或缺道理,一如它們必將體現為某種法理。而無論是事理、情理、道理與法理,它們無一不是天理之昭昭。天大地大,海嘯山風,夏雷冬雪,是一個理字兒支撐著我們活了下來,也是一個理字兒鼓蕩著我們必須活下來!

找地方講理,把理兒講清,是人的秉性,除非你不是人,除非這個人世墮落成為地獄。

在此,“個案正義”與“人民出場”,是兩種主要的講理方式。

如同江平教授所言,法庭是講理的地方,或者,應當是一個講理的地方,個案正義是講理的一種方式。依恃法權程序安排,首先讓事實鋪陳於目前,從而讓事理袒露於人間,道理和情理可望聯袂排闥而出,流淌於心間。經由法理的精致梳理,最終討得一個是非。可能,也終會明白仁忍高於是非,就是最高的是非。

可法律不是萬能的,法庭更且常常難免為強權所辱弄。於是,人民出場,或許有助於實現正義,遂成一種講理的方式。可能,也是一種沒有辦法的辦法。當今之世,人民的出場不外三種方式。一是革命,可不到萬不得已,沒人會走此絕路。拈出此項,正在於努力避免革命,以政治改良取代玉石俱焚的山呼海嘯。二是選舉。人民具體化為公民,公民換身為選民。萬千選民,勞生息死,養家糊口之餘,手拿選票,在挑選自家代言人的博弈中,表明自己的立場和訴求,實現自己的組織化生存。各以組織化陣勢陳竭己意,於容忍各自的選擇中表達自己的選擇,其實是代價最小的政治存在方式。而這便也就是在講理,一個講理的過程,並終究給出講理的結果。三是遊行示威、集會結社。借由凡此方式,公民彰顯自己的存在,表達著自己的選擇,於討要公道中可能促進公道。至少,它給予弱者以號哭的自由,哭聲震天之時,可能就是石砌的大牆轟然坍塌之際。

人世熙攘,人性隱曲,人生仿佛一團亂麻,總有講理的和不講理的,也總是有能說會道的和剛毅卻木訥的。那時節,雖說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可事實並非總是如此。因而,好人與好人講理,各擁理據,各秉德性,盡管其理軒輊,但終究保有溝通的善意,也總有溝通的可能,事情大致不會太難辦。壞人與壞人講理——如果講理的話,至多講究的是盜亦有道,可能也能溝通。江湖上刀光劍影,自有一套拚搏之道。難辦的是,好人與壞人講理,哪裏有理講呢!特別是,當壞人權高位重,一手遮天之時,你到哪裏去講理呢!又特別是,當不講理的就是政府或者國家本身,天哪,還怎麽講理呢?!小民百姓,又當何如呢?!

因而,總要有人出來講理,這世間才為人間,也方才適於人類居住。當今之世,律師之為一業,職業所係,誌業所在,就是專門替人講理的,也可能是最會講理的。既秉其心誌,複稟其心智,他們挺身而出專門講理,是現代的巫,而恰恰是正義的祭司!

再說一遍,這世間,總要有人出來講理。誰來講理,大家一起來講理,而首先是特具稟賦的法律人出來講理。社會之有律師一業,眾生之養育了法律人,就在於指盼著他們出來講理呢!

為了講理,法律人,站起來;為了過上講理的順暢安寧的日子,億萬同胞,站起來!



x瀟瀟 發表評論於
文章寫的真好! 致敬!
retreat 發表評論於
道理,是道和理共生的,有道就有理,道是對的,理就對。誰在真道上呢?
所以,現在就是沒道理
TNEGI//ETN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arley3 和 todaytoday: 讓我給你們一個比較富有挑戰的答案:中國不僅有富國強兵的現實需要,也有捍衛並延續自己曆史的負擔。思考中國的前途和命運不能無視中國外部的國際政經軍環境。外部的強勢大國始終是一群虎視眈眈的逐利者,中國並不強勢,因而強勢政權是它的唯一現實的選擇,否則,中國將步上其曆史的逆演化道路而分崩離析。難道這樣的走向是中國人民願意的嗎?難道讓中華文明走向湮滅的道路是我們必須選擇的嗎?
TNEGI//ETN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arley3 和 todaytoday: 讓我給你們一個比較富有挑戰的答案:中國不僅有富國強兵的現實需要,也有捍衛並延續自己曆史上負擔。思考中國的前途和命運不能無視中國外部的國際政經軍環境。外部的強勢大國始終是一群虎視眈眈的逐利者,中國並不強勢,因而強勢政權是它的唯一現實的選擇,否則,中國將步上其曆史的逆演化道路而分崩離析。難道這樣的走向是中國人民願意的嗎?難道讓中華文明走向湮滅的道路是我們必須選擇的嗎?
white_lily 發表評論於
不講理的正是這位許先生!人民正在安居樂業,他非要煽動人民起來搞示威 動亂。
專心做學問 發表評論於
這世界真的是有義士的,明知說出來不會有好後果,但是還是要振臂高呼喚醒民眾。佩服他!!
zzbb-bzbz 發表評論於
這世間,隻有騙子才出來講道理
Huilianghu5 發表評論於
許隻想有個地方講理。不想革命,不想遊行。
口袋裏有點錢,你不講理我也忍著。更別說革命,遊行。今天的民意大概就是這樣。
所以,香港遊行是大陸人看不上的,更別提暴力行為。卻不知香港民意是什麽。
許這樣的可能看到危機想喊幾聲。但是不到口袋裏真的沒錢,真要重複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六十年代的生活,過過三十年好日子的這一代人是否還能容忍不讓講理的專製。
Garco 發表評論於
再要多讀點書,然後再出來發言。許章潤可能是讀書讀到隻活在他讀過的書裏,不看看大世界在變化,而且他讀的都是別為為他選好的書目。
-----------------------------------------------------------------------
Tan7th 發表評論於 2020-07-06 21:08:00
好文,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許先生仍是真理在手,無所畏懼了,難得在於無聲之處,發出一聲驚雷,真正有骨氣的知識份子,可惜在中國受打壓
假書生 發表評論於
嫖娼有理!!!!
TNEGI//ETN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zjgz:你和許都無疑是個教條主義的好學生好戰士。可惜,教條主義隻培養被洗腦的蠢貨,他們最大的缺點就是心智不開,還極端頑固。
lzjgz 發表評論於
@TNEGI//ETNI
沒興趣與你談論誰跟誰開戰,隻是不齒你這頭做慣太監的豬在指責希望站著講道理的人
與你沒別的可說,不再奉陪
四月紅楓 發表評論於
書生誤國!理是萬物萬事的規律,逆規律而行自然行不通。中國目前的首要問題是高科技,政治,經濟,軍事遭到列強打壓的問題,你現在要人民站起來,革命,選舉,遊行,搶班奪權?

”譬如,今天下午的會址早已約定,可商家悍然背信棄約,致使我們被迫跼蹙於鬥方,大家自神州四方惶惶奔至,隻好“濟濟一堂”。這便是不講理,無理可講,無處可講。因為,商家和官家聯手,權錢勾搭成奸,便是那上空的黑雲,理路消歇無蹤之際,人間不再是安全和安寧的居所,也就是我們備受欺淩之時“

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害,到底什麽原因,是原本商家免費提供?還是商家違反合同?有否違約金?還是政府有意打壓。如果真是商家背信棄義,多了自然倒閉。

作為商家,當然是做政府想做而不能做的事並有利於人民才有利可圖,如製造芯片。難道商家不支持你鬧革命就是”商家和官家聯手,權錢勾搭成奸“?
TNEGI//ETN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zjgz:莫把自己顯得那麽陋B。 國共內戰還未終戰,即使隔海停戰,也要繼續爭戰。這無妨。總會有個結果。靠嘴巴逼逼沒用的。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美國模式已經失敗,事實就擺在眼前!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程序正義能帶來結果正義嗎?!
如果隻強調程序正義,而不追求結果正義,從製度設計上來說,就是愚弄人民的工具!
從法理上說,就是本末倒置!
所以完善的法律正義必須而且隻能是程序和結果都要正義!
lzjgz 發表評論於
從此文可以看出,許章潤有點天真的悲天憫人的知識分子情懷,可惜生不逢時,在土共國強權當道下,真的沒有一個可以與強權講理的地方,即使律師,真要講理也難逃強權的滅殺。

無論如何,致敬許章潤
Leah_lee 發表評論於
城裏很多人認為隻要反共都是理。卻不知這種理毫無討論的價值。
Leah_lee 發表評論於
讀書讀糊塗的典型。如果他認為天下僅一理,即他的理,那麽還有什麽可講的。深居皇宮王是的人,當聽到老百姓哀號沒有麵包粗米時,問為什不食蛋糕和肉糜。這個理又怎麽講?
jxw103 發表評論於
跟流氓怎麽講道理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首先,許提出的講理方式,完全照搬美國方式。
他提出的一個是法庭的程序正義,這是典型的英美模式,這種模式在社會發展緩慢,社會結構變化小,社會矛盾不強的時期有一定優勢,但一旦上述前提改變,則優勢不存!這一點他自己,作為一個研究法學的學者也已經看到法庭程序正義的短板和滯後,於是他又拋出人民出場的理論,依然是美國模式的照搬,無外乎選舉,集會抗議。革命他認為有了程序正義的法律,再加上選舉和抗議雙保險,則革命沒有土壤。
我隻有一個建議:許學者及其他鼓吹美國模式的,到美國來參加美國革命!
zjymjl 發表評論於
徐老師説的是法製精神,希望中國能在這方麵能改進,又沒説要推翻共產黨。現在真是冤死了。如果這種忠言都聼不進去,和當初老蔣有何區別
TNEGI//ETN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arley3: 每個國家都有其獨一無二的國家、曆史和文化理念。這種理念是國家得以存在並與其它國家相互區別的最高意識形態。許的言行不應突破這個最高意識形態。
渾渾的水 發表評論於
這世上總有像許教授這樣的憂國憂民之士,也有像胡叼盤這樣的搖尾之渣
starwars 發表評論於
從許教授身上,看到清華還是有有良知的教授的!
To_Me 發表評論於


讚勇者! 不做黨奴的真正的人!

visit2018 發表評論於
我們符合一切黑社會的特征。
TNEGI//ETN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老黃123:搞成啥樣了?把一個不被美國放在眼裏的貧弱大國搞成了被美國到處宣揚是威脅的核大國。還能怎樣?
TNEGI//ETN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arley3:都什麽年代了。誰還信奉“普莫率莫”的理念。
dumbttt 發表評論於
所以黨國人不要想太多,安心立命,清靜無為才是正道。 實在受不了就移民,別學這個許章潤
chishui 發表評論於
北韓的老百姓對三胖滿意度更高,能說明什麽呢?
dumbttt 發表評論於
許章潤書生之見也。這世間野蠻戰勝文明,落後征服先進,有理沒處說,乃正常現象。
Laren 發表評論於
在一個獨裁的國家裏,研究,講授和學習法律,人權就是一種悲哀。
老黃123 發表評論於
2019年,人家台灣人均gdp 2萬多美元,日本將近4萬,韓國也是3萬多,中國才剛一萬多,亞洲之前自由度最高的香港,人均高達4萬多,新加坡2019年也是五萬多。

不要又拿大外軒那套大國有大國的難處來說,人家大國美國,澳州更多,人均5萬多。現在哪個發達的大國,包括德法美澳,不都同時是所在區域麵積和人口最多的國家?
老黃123 發表評論於
搞成了咋樣?搞成了中華民族全民族被維穩?全體中國人變成隻能對德國共產主義說是的奴才?搞成了中國gdp在整個華人世界,東亞同一文化圈,倒數第一?

要比,和自己同根的台灣,香港,新加坡,或者同文化的日本,韓國比。同根的台灣在蔣經國解除黨禁,報禁後,人均gpd從1987年的4000多,上升到1990年差不多8000,翻了一倍,中國同期是從1987的200多到1990的300多,誰耽誤了中國的發展?到底是民主還是德共獨裁更適合中國人?

都是中國人,台灣和香港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就一早躍入亞洲四小龍,新加坡是城市典範,而中國同時期是大躍進,大饑荒,和文化大革命,中國最終得以擺脫一定程度的貧困,是所謂的改革開放,其實就是引進資本主義。
TNEGI//ETNI 發表評論於 2020-07-07 04:20:25
許先生講過很多自認為的道理,也遺漏了很多道理。中共董事集團把中國這家大公司經營了71年到今天這個樣子。
Chickred 發表評論於
許教授認為當今的中國是不講理的,要“億萬同胞,站起來”,好像中華民族又到了另一個“最危險的時刻”。可實際情況呢?現在中國快速發展,當然問題很多,但大部分百姓對自己人生活是滿意的。許教授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人,可惜不是時候。
Chickred 發表評論於
講理是理想狀態,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有不講理的人或時候。同時,講理又是相對的:同一件事情,某些人認為是講理的,另一些卻認為不是。
yhr 發表評論於
比王滬寧水平高,學曆好,就是骨頭太硬了,不然現在也能夠像王奸臣一樣,吃香喝辣,找年輕漂亮沒文化的服務員老婆。哈哈。
TNEGI//ETN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arley3:因為他想通過喊喊把董事會搞下台。他在中國是搞法學的,但沒有從中國的曆史和現實來討論中國的法學問題,而是要在中國貫徹西方的法學理論。
TNEGI//ETN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arley3:因為他想通過喊喊把董事會搞下台。他在中國是搞法學的。但沒有從中國三曆史和現實討論中國的法學問題,而是要在中國貫徹西方法學理論。
missC 發表評論於
被嫖娼
TNEGI//ETNI 發表評論於
許先生講過很多自認為的道理,也遺漏了很多道理。中共董事集團把中國這家大公司經營了71年到今天這個樣子。有些人想憑嘴巴喊喊要董事會下課,許先生就屬於這類人之一。
亮油 發表評論於
教授多如草芥,沒人記得他們,唯有出類拔萃者青史留名。
弟兄 發表評論於
難得還有這樣有擔當的國士
Jane49Jane 發表評論於
看這教授的經曆就是中共在習掌權後的倒退史,這習一尊是不把中國帶回老毛文革不罷休。
老爺們 發表評論於
我聽過曉波的課。
老爺們 發表評論於
其實他就是另一個劉曉波!
akuan 發表評論於
共產黨隻講暴力,不會跟你講理的!
但是希望許教授的作為能讓許多麻木的中國愚民有那麽一點點觸動。
須知道,共產黨對許教授不講理,共產黨任何其他中國人同樣不會講理。
所以,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反思,為什麽共產黨敢騎中國人頭上任意欺壓!
對於這樣的惡黨,每個人都應該抵製,這是中國人能夠揚眉吐氣的唯一出路!
freespeech 發表評論於
痛心教授的一片良苦用心,可惜生不逢時。但一介書生能如此不畏強權、敢擔敢為,讓人欽佩。
pekingopera 發表評論於
習近平是共黨第一大票客。習包子玩女人最在行,在福建有賴昌星提供的包間,專幹這事。對內築牆,不讓民眾說話,批評一句這個垃圾包子就是“顛覆國家罪”。生活在這種垃圾治理的國家內真是民眾大不幸!
笨傻癡呆戇 發表評論於
阿共和你講理那還叫阿共?哈
趙Q 發表評論於
孔夫子要是活著到今天,那肯定被嫖娼。要是太監話多的話,那也跑不了
*summer* 發表評論於
再得一個諾貝爾和平獎
龍樹 發表評論於
動不動就讓別人站起來。然後你們坐著看戲。
小毛er 發表評論於
這個社會應該容忍不同的聲音。不然就是法西斯。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難辦的是,好人與壞人講理,哪裏有理講呢!特別是,當壞人權高位重,一手遮天之時,你到哪裏去講理呢!又特別是,當不講理的就是政府或者國家本身,天哪,還怎麽講理呢?!小民百姓,又當何如呢?!”
-----------------
許教授的文章既令人產生共鳴,又令人心中悲切,其中透著一股濃濃的絕望之情。可憐啊,字字苦口婆心,明顯是為了喚起統治者對百姓的一絲憐憫、一絲良心、一絲警醒。黨國體製的最邪惡之處,就在“權大於法”,或者說“法律為權利服務”。中國的絕大部分法律之所以都是惡法,就因為幾乎每一條法律“都為權利運作留下了巨大空間”!!在這種惡法橫行、公權力濫用和權利尋租到肆無忌憚的中國,所謂“講理”(對薄公堂)就變成了赤裸裸的權利和背景的博弈。這就是為何中國現在除了北上廣深之外,仗勢欺人、強取豪奪、欺男霸女等等弱肉強食的罪惡,每時每刻都在中華大地上演的最根本原因!
Goldwang 發表評論於
無法做到講理,中國社會自古奉行“難得糊塗”
愚人2021 發表評論於
“槍打出頭鳥”、“出頭椽子先爛”!

許教授堂堂清華教授怎麽連這個淺顯的道理都不懂?

曆史上無數先驅—當然這裏不是指共產黨的先驅—拋頭顱、灑熱血,最後都是功虧一簣!

中國的深層次問題是老百姓的問題,當許教授你為他們出頭的時候,他們還想吃你的“人血饅頭”!

當然,也不能消極對待,並不是沒有辦法解決老百姓的問題!人類社會要想跨入文明的門檻,沒有基督教的指引,恐怕難以完成,放眼四海,這是顛之不破的真理!

民主也有民主的問題,民主國家拿穆斯林一點辦法也沒有!西方的政客還為新疆維吾爾人鳴不平,從長遠看,伊斯蘭的威脅要遠遠大於共產黨的威脅!

river2020 發表評論於
澳洲學成回國的都是垃圾!被澳洲汙染的中國人都是垃圾
sigmazao 發表評論於
矮大緊被大眾陪審團KO,就是最好的詮釋中國大V帶路黨的窮途末路。
lue96500 發表評論於
法、理、情,誰先誰後,中國搞了上千年了。一個研究法律的寫什麽雞湯文?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錯就錯在講理。
aloha999 發表評論於
自以爲是 百無一用 毫無學術成就的二流大學文科生瞎扯淡

欠関 最主要趕緊降低待遇到最低檔

自謀職業最好 移民?趕緊走
海外華人-1 發表評論於
坐議立談無人能及,靈機應變百無一能。這就是當今中國公知的真實寫照。
中國司法必須學習西方的人民陪審團製度才能避免玩弄法律於股掌之間
的訟棍和扇動民粹的網絡大V的操控。
aloha999 發表評論於
這百無一用的東西先發工地搬磚3年 再説話

要不成天瞎扯淡 不知百姓疾苦
van1 發表評論於
不管對與錯,我支持你說話的權利!
verlin 發表評論於
RFA說他是流氓,嫖娼。
RedSurfer 發表評論於
講的很好,是個爺們。
飄過的雲 發表評論於
是個爺們兒。
東田楓葉 發表評論於
許教授這番說法,聽起來似是而非。當然,尤其法理上所享有的人權民主言論自由。無可厚非。然而,問題在於,許教授所論述的那番總是清高地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所謂“道理”,也無非是“什麽階級,說什麽話”罷了。他深入過中國社會底層嗎?抑或無非是完全脫離實際之空談。他的那些所謂的“道理”,即使拿到歐美國家裏,也未有人看得上。這就是他這類當代書生政治幼稚病之所在了!即,其行業學術天下無敵。而國家政治呢,純屬幻想空談,不懂裝懂,不切實際而根本落實不了社會實踐!
東田楓葉 發表評論於
許教授這番說法,挺起來似是而非。當然,尤其法理上所享有的人權民主言論自由。無可厚非。然而,問題在於,許教授所論述的那番總是清高地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所謂“道理”,也無非是“什麽階級,說什麽話”罷了。他深入過中國社會底層嗎?抑或無非是完全脫離實際之空談。他的那些所謂的“道理”,即使拿到歐美國家裏,也未有人看得上。這就是他這類當代書生政治幼稚病之所在了!即,其行業學術天下無敵。而國家政治呢,純屬幻想空談,不懂裝懂,不切實際而根本落實不了社會實踐!
東田楓葉 發表評論於
許教授這番說法,請起來似是而非。當然,尤其法理上所享有的人權民主言論自由。無可厚非。然而,問題在於,許教授所論述的那番總是清高地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所謂“道理”,也無非是“什麽階級,說什麽話”罷了。他深入過中國社會底層嗎?抑或無非是完全脫離實際之空談。他的那些所謂的“道理”,即使拿到歐美國家裏,也未有人看得上。這就是他這類當代書生政治幼稚病之所在了!即,其行業學術天下無敵。而國家政治呢,純屬幻想空談,不懂裝懂,不切實際而根本落實不了社會實踐!
說三四句 發表評論於
徐先生是最值得敬佩之人,頂天立地的男兒
kry999 發表評論於
你跟他講道理,他跟你講法律,你跟他講法律,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刷流氓,他跟你講法製,這就是中共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就疫情麵前美國的表現,30年內不要想 [顏色革命] 了。
格利 發表評論於
“為了過上講理的順暢安寧的日子,億萬同胞,站起來!”
Tan7th 發表評論於
好文,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許先生仍是真理在手,無所畏懼了,難得在於無聲之處,發出一聲驚雷,真正有骨氣的知識份子,可惜在中國受打壓
fische 發表評論於
膝蓋麻了,一時半會兒站不起來。
老幹部 發表評論於
民族的脊梁,不多了,佩服!
noborders 發表評論於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豈不是更具煽動性?五mao 無腦
sigmazao 發表評論於
最後一句話,就是煽動。顏色革命配方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