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之行(二)蝴蝶飛去哪裏了?

喜歡螢火蟲那時隱時現的小火花
打印 (被閱讀 次)

  當一個加拿大少年仰臥在草叢中看著空中飛過的蝴蝶時,也許出於好奇,頭腦中閃出一個問號,蝴蝶每年秋天飛去哪裏了? 然而這個好奇一直沒有離開這個少年,最後競成就了他一生的事業。這個少年就是弗瑞德. 厄爾克哈特博士(Dr.Fred Urguhart). 

《 飛翔的蝴蝶 》( Flight of the Butterflies ) 是一部紀錄片,在這個紀錄片中講述了弗瑞德. 厄爾克哈特博士一生堅持不懈的研究追蹤帝王蝶 ( Monarch Butterfly ) 的遷移路線,並找出少年時代頭腦中那個問號的答案的故事。在這個過程中弗瑞德博士遇見誌同道合的伴侶,另一位熱愛帝王蝶研究的科學助理諾拉 ( Norah ),諾拉加入到他的工作和生活中。他們的主要研究方法是在帝王蝶的羽翼上貼上帶有標記的粘貼標鑒,然後追蹤。夫妻共同推動這項研究的進行,包括組織眾多的誌願者參與到課題當中。而最後一個接力棒就是由一對年輕的誌願者夫婦完成。經過一生的努力及廣大誌願者們的參與,最終揭開了帝王蝶每年秋天去了哪裏,它們的隱匿處的秘密。是一個非常有趣又令人感動的故事。

  文章的開頭就是影片的開頭,年輕的佛瑞德提出疑問,並隨著蝴蝶跑到岸邊,望著它們飛向遠方。隨即在 《 飛翔的蝴蝶 》字幕下,藍色的天空中成千上萬的帝王蝶舞動著翅膀飛翔。美麗的橘黃色羽翼上印著那典型的黑色圖案和白色斑點。而影片結尾則是老年身體欠佳的弗瑞德. 厄爾克哈特愽士來到帝王蝶的藏身之處,無限欣喜和感概,尤其當他看到一隻殘落在地麵上的帝王蝶的羽翼上那個粘貼標鑒時,他知道這是由他們標記並送出的帝王蝶,更是一個無懈可擊的科學依據。激動的博土深知這個帶著標鑒的帝王蝶的重要意義:一個被風損壞的生命碎片代表了帝王碟精彩的生命周期,同時又是解開古老秘密的無價之寶,曆史定格於此。塵埃落定,Mission complete! 

  墨西哥中部就是這個遷移路線的起點和終點。帝王蝶每年春季從這裏飛出,飛到美國的德州,那裏有讓帝王蝶產卵之上,幼蟲食之的一種植物,乳草 Milkweed 。乳草是上帝賜予帝王蝶的仙果,有輕毒,味苦,所以別的動物不會去奪帝王蝶的所愛,而且食用乳草的幼蟲也是有苦味的,對幼蟲起到保護作用。一隻帝王蝶可以產下三百個卵,這是帝王蝶的第一代。帝王蝶的成熟過程要經曆四個階段,即卵、幼蟲、蛹及化蝶。隨著季節的推移,德

州變得越來越熱並且幹燥,帝王碟開始向東部遷移,出現在美國東部,並在美國東部繁殖了第二代,之後到達加拿大的多倫多,開始繁殖第三代,重複同樣的生長周期。但是第三代的帝王蝶不同於前二代,第三代帝王蝶是超級帝王蝶,它們的肌肉更發達,羽翼更豐滿,更加適合長途飛行。而且生命長度是前二代的八倍,完全具備飛回老家並????續後代的優勢。半年的時間經過三代的繁殖,幾百萬隻帝王蝶在秋季開始向南回遷,飛回墨西哥中部。薄薄的羽翼要衝破千難萬險,飛過大江大河,飛翔幾千裏。不屈不撓,就像鮭魚逆流而上,誓死如歸,直到飛回他們的隱匿處安然過冬,肩負著????續家族後代的使命。這是上帝的安排,代代相傳。

  弗瑞徳博士破解帝王蝶奧密的故事及帝王蝶本身生命周期的故事都十分精彩,不禁令人產生去墨西哥看蝴蝶的念頭。女兒是個旅遊蟲,很快折騰出一個旅行小計劃,於是打起背包出發,先去了兩個小城住了三天四夜,有了小城印象。接下來就是去埃爾羅薩裏奧( El Rosario ) 看蝴蝶。埃爾羅薩裏奧是個山區,要去這個山區,我們需先去那裏的一個小城市齊塔庫阿羅 ( Zitacuaro )。

找好長途汽車路線, 從聖米格爾阿連得乘長途汽車到齊塔庫阿羅要三個多小時。長途汽車站非常熱鬧,有點兒像自由巿場,賣各種貨物和熟食。你得在裏麵穿來穿去找到你那輛長途汽車停在哪裏。不過這裏的長途汽車到是十分發達,通向各個地方。聽說長途汽車時有晚點,而我們的車還真是晚點了,還不是晚一點,可以晚幾個小時。而且晚點後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發,要坐在那裏等。本應在下午5點鍾左右到達奇塔庫阿羅,現在不行了。6點多鍾的時候仍然坐在車內。車上還算舒服,隻是對要去的地方十分陌生,而且天又黑下來,不免心中有些打鼓,又開始擔心起安全問題了。女兒到是坦然自若,一口一個 “ 不用擔心 ”。中途有乘客下車,汽車最後在8點左右到達齊塔庫阿羅。這時的車站已比較空蕩,女兒用西班牙語問一位工作人員如何找出租車,工作人員告訴她要在汽車站交好出租車的錢,然後再出站乘車。這套管理係統到是非常好,免得出租司機亂收費。看來這裏是安全的,不勉又覺得墨西哥這個國家還是很有稚序的。果然有出租車在外麵等候。不多時司機就把我們送到住處。

  旅店離市中心的廣場很近,安頓好後趕緊出來轉了一圈,教堂 Jordan 和廣場是墨西哥小城市的普遍模式。廣場晚上是個夜市,仍然燈火通明,好像這裏的老百姓晚上都在夜市吃飯,一個一個小餐車周圍圍著吃飯的人。Jordan 內有小樂隊演奏墨西哥音樂。到處都是聖誕裝飾,一派節日的氣氛。

  第二天是星期六,旅店提供墨西哥早餐。走廊的牆上掛了一幅愛因斯坦的半身像,慈祥的微笑。是當地人崇拜愛因斯坦嗎?另一幅則是色彩鮮豔的帝王蝶彩照,很有色彩。舒舒服服的吃完早餐,就去汽車站等巴士到埃爾羅薩裏奧。大約一個小時的車程。下車後,仔細看了一下車站的巴士時間表,想確定回程的時間。這一看嚇了一跳,周六巴士隻運行到下午2點。女兒隻查了巴士來的時間,並不知道回程的時間。向周圍看看,好像有個旅店,但有點不想住在這裏。不管怎樣,還是先去山上看蝴蝶吧。車站離教堂廣場不遠,那裏有人群聚集,要到那裏找出租車,開車才能上山。最後找了一個司機,他還????點英語,說他曾在美國呆過一段時間。

  他送我們上山,然後在那等我們,再把我們送下山。山上有一個吃飯的地方,他把我們領到一個墨西哥大媽的小吃店,告訴我們最好吃完午飯再去看蝴蝶,因為還要向上走很多的路。知道這個大媽肯定是他的關係戶,但是看到有別的遊客也在這周圍用餐,就在這要了簡單的奶酪玉米餅。我們自己帶了水。午飯後司機送我們到帝王蝶保護區。

  帝王蝶保護區( Monarch Butterfly Sanctuary ) 在很高的山上,這是真實帝王蝶過冬的避風港。墨西哥有很多高山和森林,但帝王蝶很挑剔,它們過冬的避風港隻有那麽幾個地方,而埃爾羅薩裏奧是其中開發最好,也是到訪最多的一個保護區。海撥一萬英尺的高度,開始有木製台階,延伸很長一段距離,但最後一段直接走在山路上,要休息幾次才能走上去。但是在到達頂端之前,有一個帝王蝶的 “ 遊樂場 ” , 有很多花草,也是休息的好地方。看著帝王蝶在花草間飛起飛落,與遊客們玩著捉米藏,心情也隨著帝王蝶的出現而變得愉悅起來。和花草中的帝王蝶玩了一陣子,近距離的觀看這些美麗的小精靈後便一鼓作氣走到了觀測點。

  帝王蝶那隱秘了千百年的藏身之處終於展現在眼前。紀錄片裏的場景來到了現實中,令人激動得不行不行的。寂靜的森林裏藏著百萬隻帝王蝶,這裏不是一樹一樹的花,而是一樹一樹的蝶,一串串的帝王蝶好像一掛掛的鞭炮掛在鬆樹上,有厚厚的一團圍在樹幹上,也有一團團的掛在鬆樹頂端的鬆枝上,琳琅滿目。據說這種圍在一起的特殊存在方式是為了抱團取暖。此外仍有無數隻遊離的帝王蝶在鬆林間飛舞,構成一個蝴蝶的王國,一幅自然界的奇觀!看著眼前的奇觀,想到這裏的每一個帝王蝶都經曆了艱難的長途跋涉才飛回到這個王國,而且即使回到這裏,仍然有很多帝王蝶會夭折。幸運度過冬天的帝王蝶春天又要飛出開始新一輪的遷移,它們的生命真是即脆弱又堅強。遊客們如醉如癡的觀賞著帝王蝶及它們的藏身之處,相信大部分人也是長途跋涉來到這裏,無不感歎這一奇觀,一切都是值得的。

  整個帝王蝶王國是受到嚴格的保護,有繩索拉出界線,遊客不能逾越。盡管帝王蝶的藏身之處被揭密,但並沒有對它們造成傷害,反而被更加保護和觀注。感謝保護區所做的一切,即向公眾開放,又不失保護措施。

  觀賞完後當我們隨著遊人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聽到一種聲響,似乎由遠而近,由小到大,好像是一個潮頭來臨的聲音,急忙回頭張望,原來是附著在樹上的帝王蝶不知是什麽原因開始解體,每一支蝴蝶的撲啦聲匯聚在一起成為一個巨大的轟鳴聲,接著鋪天蓋地的帝王蝶飛入空中,盤旋於林間,似乎將陽光都擋住了,過了一會,又逐漸回到樹上,各就各位,恢複常態。突發事件也讓我們看的目登口呆,好一陣才緩過神來,該下山了。

  抓緊時間向下走,還沒解決如何往回走的問題呢。下午四點之前走出保護區的大門。出租車司機如約在外麵等我們,準備送我們下山。便請他一直把我們送回到齊塔庫阿羅,他十分樂意。先下山,再開向齊塔庫阿羅。路上他先接上一個親戚,一位墨西哥婦女,坐在前麵。過一會又接上一個親戚,十五、六歲的男孩,坐在後麵和我們在一起。時不時的和女兒說些西班牙語。最後當接近有夜市的小廣場的時候,知道他是把我們送回來了。在小廣場下車,再看看這個小鎮的夜景,明天離開。





 

小火花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油翁' 的評論 : 帝王蝶的遷徙故事及科學家解秘的故事都十分精采。多謝油翁的光臨及支持!
油翁 發表評論於
小火花的文章描繪了令人興奮的帝王蝶遷徙故事,讓人思考生命的堅韌和美好。感謝分享這個令人心動的旅程,期待更多精彩故事!
小火花 發表評論於
多謝菲兒光臨及留言。菲兒去了不少好地方,尤其是一些度假聖地。我們去過坎昆和墨西哥城。墨西哥的小誠也挺好玩,很接地氣。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兩篇好文都拜讀了,原來墨西哥還有這麽好玩的地方呢,下次要去看看。我們隻去過Puerto Vallarta ,坎昆,墨西哥城,tulum,Cozumel。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