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有關原子彈的遠慮和近思

打印 (被閱讀 次)

 日本:有關原子彈的遠慮和近思  

文/沈喬生

這是我第二次踏上日本的土地,我想,有相當部分的國人和我一樣,對日本懷著極為矛盾、複雜的感情。

中日兩個國家,是千年的友好鄰邦,卻又是百年的死敵。千年來,中國文化傳入日本,深深地影響了這個島國。百年間,日本入侵中國,對中國人民進行了血腥的屠殺和野蠻的掠奪,這個仇結得非常深,刻在骨頭上。

日本是我在除了中國之外,看見非華人寫的毛筆字最好的地方。日本人對人是那麽客氣,客氣到你都不好意思。我們在賓館裏上電梯,有個穿和服的女生候在電梯口,誰上電梯,她都要深深地鞠躬。可是日本人對自己又是那麽狠,他們信奉武士道,典型的就是剖腹自殺,長刀猛地刺進腹部,還要攪一攪才能送命,如果還不死,再拔出來,直接抹脖子。美國人作過統計,日本軍人是世界上當俘虜最少的軍人。

從飛機上往下看,日本是一條狹長的島嶼,被浩瀚大海圍裹著。在日本,地震是家常便飯,一年中,人有感覺的地震可達上千次。造成大損害的地震、海嘯時常會發生。日本是一個有強烈危機感的國家。

所以,日本人工作勤奮努力,高科技發達,食品精致。從外觀看,日本是一個非常幹淨的國家,用一個詞形容:一塵不染。我沒有見過比它更幹淨的國家,許多國家是幹淨的地方幹淨,髒的地方很髒。至少我看見的日本,是全都幹淨。

不展開其他,我隻想講,日本還有一點區別於其他任何國家,卻是慘痛的區別。那就是,它是世界上唯一挨過原子彈的國家。此刻我望出去,青山綠水,鬱鬱蔥蔥,樓台亭閣,古韻盎然,你能夠想象嗎,79年前原子彈爆炸,人體瞬間汽化,土地燒成焦土,土地上的一切都化為灰燼,活生生一幅世界末日的景象。據說,至今廣島、長崎出生的畸形兒,比例仍然是全日本最高的。

我還聽見這樣的故事,美國向廣島扔了一顆原子彈,但日本仍不投降,如果此時就進攻日本本土,還將犧牲幾十萬大兵。於是,美國想了個計謀,接著向長崎扔下第二顆原子彈,同時放出風聲,說如果日本繼續頑抗,第三顆原子彈將扔在東京,或者京都。日本天皇這才宣布無條件投降。其實美國隻有兩顆原子彈,第三顆在試驗時已經報廢。

讓思路回到當下。或許因為互聯網,在我的印象中,原子彈被人們如此廣泛地提及,激烈地討論會不會扔出來,絕對是曆史上的第一次。以至於有人把它戲稱為“煤氣罐”,那麽,進行核訛詐,就是提著煤氣罐像老鼠一樣亂竄。

2022年2月24日之前的一天,有人對我說,俄羅斯有可能入侵烏克蘭。我完全不相信,大聲叫嚷,不可能!老普有這麽瘋狂嗎,他敢公然踐踏國際法?

事實證明,我錯了,錯得離譜。

那些天我突然生病,右耳朵根和脖子腫起來,像半個梨子,嘴巴張不開,連牙刷都伸不進。我發燒了,腦子裏迷迷糊糊。這時剛好是進攻基輔受阻,老普老羞成怒,叫囂動用核武器的時候。我高燒不退,飯食不進,睡在床上,半夜裏腦子還在亂轉,這個敗類真會扔原子彈嗎,他有這個賊膽嗎?眼前恍然出現一片焦土,我們的兒子孫子們,將來他們的世界會是什麽樣?

我在昏亂中想出一個主意,做個問卷,以會不會發生核戰為題,向我熟悉的五十多個作家和學者詢問,沒過多久,答卷大多回來了。半數人認為發生核戰的概率不到百分之十;有三成人認為,發生核戰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二十至三十;有一成人認為,發生核戰的可能是零;認為概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不足一成。

事實證明,多數人的判斷是有道理的。當然,事態還在發展,遠沒有結束。

很多人都知道,2022年1月3日,中俄美英法五個核武器國家領導人共同發表《關於防止核戰爭與避免軍備競賽的聯合聲明》。但是,聲明隻是寫在紙上,完全不妨礙戰爭販子入侵烏克蘭,不妨礙他提著個煤氣罐,時不時進行訛詐。國際大流氓就是這個嘴臉。

我們或許很少知道另一個協議。2017年,100多個國家發布《禁止核武器條約》,該條約由奧地利、墨西哥、巴西、愛爾蘭、南非等非擁核國提出的,得到了123個國家的支持,獲得廣泛的讚同。但是所有擁核的國家都沒有參與條約的談判和簽署。

有人或許會說,他們本來就沒有原子彈,他們簽署有個毛用。我不這麽認為,道理很簡單,如果爆發核戰,必定危及地球上每個人,除了巨大的直接殺傷力之外,還將形成致命的核幅射、核雲霧,藍色的地球將有變成死球的危險。所以,人類的每個個體都應該為自己的生存發聲,爭取自身的生存權!這麽多國家集體簽約,足以顯示了世界各國民眾的意願,對擁核的大國或多或少是個製約。

更重要還不在這裏,重要的是簽約的國家就不會去謀求核武器,這是有重大意義的!有些獨裁者為了自己的統治,為了地區霸權,窮兵黷武,不顧一國老百姓的生活,用大量的金錢去購買技術,傾全國之力去發展核武,果然搗騰出來了。這樣的例子不是沒有。如果都這樣,這個星球上就不是少數大國擁核,而是像雨後春筍一樣,突然間冒出幾十個擁核國家,甚至更多,流氓國家都可能有。

那時候的世界是比現在安全,還是更不安全?

很少有人知道,上個世紀的70年代,台灣就開始核研究,瞞著美國,不讓這個世界警察知道,核研究一直秘密進行。但是沒有不透風的牆,美國的中央情報局打探到了,通過精心的滲透,於1988年策劃了核研究負責人張宗義上將出逃。張逃到美國,出現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國會的決議毫不含糊,不允許台灣發展核武器。於是,美國派出特別行動小組,飛赴台灣,拆毀了所有的核設施。台灣的核研究就此夭折。

美國也多次壓製了日本的核衝動。

我們看過電影《奧本海姆》,知道原子彈之父深刻的內心矛盾和莫大的擔憂。原子彈有一個好處,就是知道了它可怕的毀滅力量後,大國之間不敢輕易發動戰爭。二戰至今已近80年了,第三次世界大戰始終沒有爆發,這大概是原子彈唯一的功勞。

所以,不扔原子彈,是大國的政治底線,也是人類最根本的道德底線。也就是說,人類僅有一條底線,讓原子彈不爆炸,永遠成為一個懸掛在我們頭頂上的擺設。

然而,作為擁核最多的大國俄羅斯,竟然悍然入侵它的袍澤兄弟,挑起野蠻的戰爭。當烏克蘭人民在英雄澤連斯基領導下,在眾多國家的支持下,把第二軍事大國打得原形畢露時,它竟然一再威脅要動用核武,令世人震驚。可以說,當今世界,沒有比核訛詐更卑劣無恥的行徑了。

我們都知道布達佩斯協定,烏克蘭出於經濟考慮,出於國家安全與和平考慮,決定銷毀它領土上所有的核武器。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決定,這是人類曆史上沒有過的壯舉,如果所有的擁核國家都能這樣做,今天的世界就會變成另一個樣子。作為回應,1997年12月5 日,美英俄三國首腦簽署了布達佩斯備忘錄,大體內容是,三國鄭重承諾,決不使用任何武器危害烏克蘭的政治獨立和領土完整;烏克蘭以無核國家身份發加入《不擴散核武器條約》之後,俄英美三國遵守不對烏克蘭使用核武器的義務。

我們假設,如果烏克蘭因為放棄核武而受到核攻擊,那以後誰會主動放棄核武?

但是,戰爭販子視這個條約為無物,不但入侵烏克蘭,還在遭挫後,三天兩頭叫嚷要動用核武器,把毀滅地球文明當兒戲,那種架勢,好像《水滸》中纏住楊誌的牛二,渾脫一個潑皮,我們暫且叫他核潑皮。

同時,有不少無腦兒跟著起哄,為核訛詐叫好。他們根本不知道,核戰對人類意味著什麽。

可以說,當下是人類一個極為危險的時刻。任何以核戰威脅他人的,都是人類的敵人。

現在人們看老普的野心是越來越清晰了,以前放的煙幕都是借口,就是為了實現帝國夢。現在他提出的停戰條件是,烏克蘭把東部四州加上克裏米亞全都割讓給俄羅斯,還不準加入北約。他開了一個國際大玩笑,在世人麵前大出其醜,任何一個頭腦正常的人都曉得根本不可能。隻在強盜的邏輯裏,才有這樣的公式。

我們說,核戰是人類生存的底線。2022年春我發問卷,為什麽多數朋友都認為核戰的概率很低,原因不複雜,獨裁者比任何人都怕死,當他扔第一顆原子彈時,世界上其他的擁核國家必然把原子彈集中起來,一起扔向他,他在哪裏,就扔到哪裏,現代情報非常發達,怎麽躲怎麽藏都沒有用!再深的地下堡壘都能炸穿,他必定是先死,而他手中握有那麽大的權利和財富,過著常人無法想象的窮奢極欲的生活,他舍得嗎?而且,他扔出的原子彈萬一不爆炸怎麽辦?俄烏戰場上,吹得很響的致命武器,拉垮的不是少數。

當然,鋌而走險的戰爭狂人不能說絕對沒有。

瑞士和平會議,反映了各國人民結束戰爭、實現和平的強烈願望,尤其突出了反對核戰。會議自然有曲折,但不管此路有多麽艱難,都將努力走下去,而且一定要走通,除此之外,沒有別的出路。

我們的公眾號《虛構與未來》曾經發過一篇文章,是轉發海外的。此文對過往的核爆炸、核泄漏,包括廣島、切爾諾貝利、福島等進行了慎密的分析,得出結論,即使發生核戰,地球也毀滅不了,人類將遭受空前的損失,但植物生物還能綿延,人類依然能生存下去。

關於原子彈,出路在哪裏?不複雜,兩句話,讓那些核彈永不爆炸。永不傷害人類。第二,防止擴散,逐步限止,尤其不能讓獨菜國家從無核國變成擁核國,使《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真正得到遵守,最終過度到安全拆毀。

反對戰爭、熱愛和平的願望存在於全體人類的心中。不要以為,一個人的聲音微弱,但是百萬、千萬、億萬民眾的聲音就非常強烈,就能影響世界大局,好像小溪流入河流,河流歸入大江,大江匯入大海一樣,當民眾的聲音形成浩瀚大海的時候,必定產生搖動太陽的力量。

再寫回日本,我們離開東京後,驅車前往靜岡縣禦殿市,來到了平和公園。太陽放出金色的光芒,天空一片蔚藍,公園建在半坡上,我們沿著斜坡向上走,滿目都是葳蕤的植物,四野十分寧靜。這個公園最初是由一位日本老人將自己私人的土地捐獻出來建造的,以紀念原子彈爆炸的犧牲者。哦,看見平和鍾了,它高懸在一個亭子內,旁邊是粗壯的鍾杵。雖然沒有撞鍾,但此時鍾聲已經在我心底響起,沉重而悠揚,在白塔和樹木間縈繞;同時響起的還有廣島、長崎的爆炸聲,淒慘痛苦的哭泣聲,有日本人,也有烏克蘭人的,更有膚色不同的形形色色的人們。

來日本旅行的人,都會來看平和鍾。當我們站立在平和鍾前時,心裏都在祈求全世界不要再有戰爭發生。

我想,將來,不用太久,類似的平和鍾必將在烏克蘭大地,在俄羅斯大地矗立起來。

 
數字旋律 發表評論於
油翁AI水平相當高,文學色彩濃鬱、三觀正、能量正、知性、高產出,
雖然這次暴露出一點小瑕疵,但瑕不掩瑜,繼續努力,必成大器!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油翁' 的評論 : 謝謝!這不是我的文章,是沈喬生老師的文章,他是中國大陸的一級作家。
油翁 發表評論於
吳友明老師,你的文章內容深刻,對於核戰和世界和平有著深刻的反思和呼籲。希望世界可以共同努力,讓和平鍾聲響徹全球。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粒' 的評論 : 哈哈, 美國沒法承諾啊, 因為已經做了。 而且之後還曾經威脅別國還要做。
吳友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花似鹿蔥' 的評論 : 我一直很好,參加很多活動,就少上來了。這篇是朋友的文章,他委托我貼在這裏。謝謝問候!
麥粒 發表評論於
美國是唯一一個投過核武器的國家,日本是唯一一個承受過核武器的國家,美國也是始終不承諾不先對他國使用核武器的國家,最大的危險在於美國。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好久不見進城,你好啊!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當今世界,沒有比核訛詐更卑劣無恥的行徑了”, 可是當年對古巴進行核訛詐的正是美國啊。 如今唯一使用過原子彈的也是美國。
朝陽門 發表評論於
反對任何原因,任何形式的核訛詐,人類應該徹底銷毀核武器。所以本文反對核威脅的表達是值得欣賞的。
有個疑問:假設烏克蘭戰場吃緊,波蘭派軍隊參戰攻擊俄軍,結果波蘭本土吃俄羅斯核彈,這算俄羅斯違反本文提到的"美英俄協議不對烏克蘭使用核武器"嗎?
這個疑問是根據目前俄烏戰爭的信息,貌似俄羅斯從沒說過會在烏克蘭對烏軍使用核武器,但確實威脅過,如果北約國家直接參與俄烏戰爭,這些國家就是俄羅斯的打擊目標,包括核打擊。
irisin2021 發表評論於
應當強勢對待核威脅,核訛詐,要強勢回應“我的按鈕比你大!我的按鈕比你多!”
小好人 發表評論於
“還要攪一攪才能送命,如果還不死,再拔出來,直接抹脖子。”旁邊有一個負責砍頭的,自殺者把刀插進左腹,劃到右腹,頭一低,旁邊的人順勢砍下頭顱。
友梨江莉 發表評論於
“當今世界,沒有比核訛詐更卑劣無恥的行徑了......
任何以核戰威脅他人的,都是人類的敵人。”
---------------------

完全認同,讚好文章!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