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啥血型?

喜歡寫隨感,東南西北,想到啥寫啥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爸爸哥哥姐姐們都是O姓血,我媽媽是B型血,我自己呢,隱隱約約好像也是O型血,但是確鑿的證據卻沒有。“都是聽他們講的”。

那麽,來到德國30多年了,也從來沒有想去測過,也不知道要到哪裏去測?在德國,要知道自己是什麽血型,隻有二條路:一條路是作為女人在醫院裏生孩子,出院時會拿到一張母嬰卡,上麵有媽媽的血型;或者,你是一位光榮的鮮血者,紅十字會會給你免費測試,再給你一張卡片留作紀念。

曾經,在一家小醫院裏動過二次小的手術。想必,他們在動手術前也要知道病人是什麽血型的吧?當時,怎麽就沒有想到要問一聲呢?

我不知道自己要到哪裏去測血型,拖了很久。有一天,突然意識複蘇,要了解自己血型的願望突然強烈了起來;就好像一個被領養的孩子,突然想起來要去尋找親生的母親。我去請教萬能的網絡,它們告訴我可以去網上訂試紙,或者去醫生那裏要求。

我選擇了訂試紙:有一種是中國的,很便宜,我不太敢相信;我選了一款貴的,德文的,(但仍然有可能是中國製造,好像中國人蠻喜歡做這樣事情的)。我的想法是要簡單快速。試紙到了之後一看,測法還蠻複雜的。請老公一起幫忙,他也搞不定,主要是要求很高,達不到。後來大約莫張地做了一遍,結果很模糊,根本就比較不出自己是哪一類血型。估計高手很細心地做,也是這個結果。本來嚒,那麽粗糙的東西,怎麽能夠得出精確的結論呢?

Blutgruppen - Wissenswertes | Haema Blut und Plasma

還是去了家庭醫生那裏,他從我手臂中間很粗的血管中抽出了一管血,送到了波鴻的一家實驗室裏。二十天之後,再去醫生那裏拿結果。

老公聽說我要去檢查血型,吵著也要去檢查。他年輕時經常鮮血,問他為什麽?因為他喜歡開摩托車,他怕出事後需要輸血,所以有補償心理。平時給別人鮮血,做點好事積點德;到時候,用別人的血,心安理得。但是30多年過去了,那張卡都不知道丟到哪裏去了。他知道自己的血型,但是沒有證明就沒有說服力,他需要一張證明。於是,他也如法炮製,也去醫生那裏抽了一管血。我們二人約好,同一天去醫生那裏看結果。

結果是,醫生祝賀我們,二人的血型一模一樣:O RhD-Positiv。O型血的人在德國占34%的比例,在中國大約為29%。然後O型血裏還分RhD+/RhD-。奇怪閥:一個老外,一個中國人,二人的血型是一樣的,老公可以給我當白求恩大夫了。

人類,目前已經發現並為國際輸血協會承認的血型係統有30種,其中又以ABO血型係統和Rh血型係統(恒河猴因子)最為重要。1900年,奧地利維也納大學病理研究所的卡爾·蘭德施泰納發現,健康人的血清對不同人類個體的紅細胞有凝聚作用。如果把取自不同人的血清和紅細胞成對混合,可以分為A、B、C(後改稱O)三個組。後來,他的學生Decastello和Sturli又發現了第四組,即AB組。數年後,蘭德施泰納等人又發現了其他獨立的血型係統,如MNS血型係統Rh血型係統等。1930年,蘭德施泰納獲得了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過去,DNA技術還沒有發展,驗血型也可以大概地鑒定親子關係,但不很準確。

 

父母血型 子女可能 子女不可能為
A及A A,O B,AB
A及B A,B,AB,O  
A及AB A,B,AB O
A及O A,O B,AB
B及B B,O A,AB
B及AB A,B,AB O
B及O B,O A,AB
AB及AB A,B,AB O
AB及O A,B AB,O
O及O O A,B,AB
 

 

對O型血的叫法也不一樣,我們中國人稱它為“歐”,而德國人稱它為“零”。

Blutgruppen und ihre Eigenschaften – Aberglaube in Japan!

紅米2019 發表評論於
我(還有我太太)的一個困惑是,我似乎永遠記不得自己的血型。我肯定是曾經知道的,但是稍過一段時間就會變得不肯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