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端》還是一部編劇邏輯也粗糙的網劇

才高五鬥不覺恥,水灌一壇隻作癡。凸情不枉君付意,子誌難琢我化石。
打印 (被閱讀 次)

自打我上了一篇《開端是拍攝和製作粗糙的網劇》以後,受到不少網友的反對。對於這些反對意見,我是非常歡迎的。我知道,這些網友們都是出於業餘和追劇的角度,他們怎們喜歡開端都不為過。

不過,有一位網友還專門寫了篇文章來指出我不懂該劇。下麵是這位“懂”該劇網友的原話: 

"...我心裏深深地不以為然。其實這位大哥沒有看懂這個電視劇。該劇就是想表現男女主在每次循環中的不同應對,就會改變不同的場景,不同的命運就會出現,比如一會兒是撞油罐車,一會兒又避開油罐車,一會兒是那位大媽引爆,一會兒是她老公司機引爆,怎麽可能每次醒來都會一模一樣呢?"

這位網友反駁我所用的細節,和我原文所述的細節都不同。他所提的這些細節,是這部無限流或循環劇裏必須有所變化的部分。而我說的45路車進站沿江東站的場景則是循環劇中不可改變的細節。這是每個循環劇的編劇都需知道的知識。

有人會在這裏提出疑問,為什麽說其他劇情細節可以在每次循環中改變,但除非循環中有特定條件變化(比如第13集36分處,警方接李詩情報案後提前布控江東站)要求,45路進江東站的場景就是不可改變的呢?這裏大家不必引述任何循環劇情理論,隻要聽聽該劇中的李詩情和肖鶴雲的原話即可。

在第五集30分46-51秒處,肖、李二人曾討論循環的邏輯:所有物理性質的改變都不回帶回下一次循環中。該劇在後麵的循環中,沒有再推翻過這一邏輯,隻能認為這一邏輯是確定的。而公交車進站時的站台場景屬於物理屬性,就是劇情中不應該改變。

還有網友爭辯說,進站場景的改變,即使屬於錯誤,但也不傷大雅,難掩這部劇的魅力。有魅力確實,不然也不會很多人追,上線幾天就好幾億的播放量。但我的那篇論點是該劇拍攝和製作粗糙,並未把結論定在該劇的魅力上(我既沒有說它有魅力,也沒有說它無魅力)。

既然有網友把我對這部劇的評估提到了編劇的邏輯水平上來了,那麽我們就來試試看一下這部編劇的水平。來,先看看其中一處的邏輯細節。

第一集的35:06處,因為提前靠邊放下李詩情耽誤了時間,45路再上橋前的那個十字路口處,綠燈一亮就快速起動,這時恰好一輛外賣車從右邊駛入。

再換個在45路車上的角度看看這一場景的變化情況:

45路司機王興德看到外賣車後,即當外賣車已經從45路的右前方較遠處斜插到左前方時做出應變:踩下刹車、並向左打輪,試圖避開或減輕撞車事故。

緊接著,外賣車被撞倒:

45路再左打輪撞倒外賣車後,又繼續向左前行駛,撞向逆向駛進攝像機鏡頭的油罐車,用掉了至少1秒(甚至可能是2秒鍾的時間),如下圖所示。

這個場景的細節就是這樣了。但是一連串的問題來了:

1)王興德看到外賣車的這一刻,為什麽要向左打輪,而不是向右?外賣車是從右向左進入的。向右打輪,反向外賣車的運動,可以輕鬆避開它。向左打輪則是追著外賣車走,怎麽可以避開它呢?難道王興德突遇險情而慌亂了嗎?李肖經曆無限次爆炸痛苦都不怕死,一個蓄謀爆炸的人,是死都不怕了,編劇能讓他慌亂就是很奇葩了。

2)即使王興德確實慌亂了,下麵的劇情也很奇葩。45路公交車在路口中央處撞倒外賣車後,繼續向左前行駛(說明司機王興德並沒有再轉回正向)了15-20米,並裝上駛進路口的油罐車。也就是說,45路公交車在踩下刹車到撞擊油罐車走了至少15米路程,那麽它的刹車距離是15米以上,這個在路口綠燈下剛剛起動就踩下刹車的公交車的時速多高?公交車80-100邁車速時刹車痕13米,50-60邁車速的刹車痕5-6米。一個路口綠燈後剛剛啟動的公交車,加速到這個路口中央(即行駛20-25米)能達到的時速最快可能40公裏每小時(即通常所說的40邁時速)

3)這裏有人會反問,司機王興德既然看到有油罐車,可能就一不做二不休,使勁一腳油門地撞上去,還能掩蓋爆炸真相。但是路口事故的時間時1點42分,距離王興德和陶映紅的目標爆炸時間1點45分還差三分鍾呢?王興德會不會願意讓他設計的爆炸換一個時間和地點發生?一個爆炸犯,死都不怕,為什麽還要故意踩一腳油門去掩蓋犯罪真相?

最後這個問題,我先不做更明確的回答,因為大家追劇的還是喜歡不劇透的。看,我這個拍磚的人,也是很有公德的。

對大家來說,開端這劇雖然好看,但它確實也很爛。拍攝、製作和編劇,都很爛的。看到爛的地方,我不批它,也會有人批它。沒人批它,他們就不可能進步。他們不進步,大家以後就隻能看到爛劇。

寫看了這麽多,你能同意我的,就請舉個手。誰想再反駁的就來唄,隻要你敢你能。你越反駁,我能發現的它的爛料就越多。

賈平凸 發表評論於
回複 'voiceofme' 的評論 : 任何人任何事都有不完美之處。指出其不完美之處,並不意味著他們就一無是處。即使是垃圾,也可以變廢為寶的可能
voiceofme 發表評論於
作者是在垃圾裏使勁翻東西來證明是垃圾。
voiceofme 發表評論於
這麽爛的劇作者花了那麽多的時間去研究細節。這個作者是不是有個癖好就是在垃圾裏翻東西?
賈平凸 發表評論於
你提到的最後那次循環,警察布控下車站場景改變,雖然改變的方式
有待商榷,但這些改變並沒有在劇中自相矛盾,劇中其他鏡頭有反映
站前路邊確實有停車位的白線,而且至少畫了四個車位。如果哪個城
市真有這種情況,那可以算奇葩,但這還不算該劇鏡頭裏的自相矛盾

賈平凸 發表評論於
循環起點不同,允許發生變化,但必須是合理的。什麽是合理變化呢?每次循環的
變化源頭,都是再次進入循環的角色和他再次進入循環後的行為。除非他的行為引
發,任何變化都不合理。公交車進站前的站台場景,在前若幹次循環中,就是一個
無法被再次進入循環角色的行為所影響的場景,因此不應該有變化。車上場景有任
何變化都還是允許的,角色循環醒來可以影響車上人員。
臨時上網 發表評論於
不是來反駁,是討論吧。
我這樣理解科幻故事裏的“循環”:
1)上一次循環裏物體物理性質的改變不會出現在時間起始點更早的下一次循環裏。這故事中的循環起始點是先晚期後早期,依次往前提的。
2)如果下一次循環與與上一次循環的起始點一樣的話,那個時間點的場景不變,之後的就都變了。如果起始點時間不一樣的話,所有場景都會改變,隻有變化大小不同而已
劇中,每一次循環,起始點的時間都提前了,雖然公交車到達東江車站時刻沒變,但是車裏人物的行為在車到站之前已經變了,那麽,車外的情景,比如東江車站的場景與前相似而又有所不同,也應該是允許的吧?
做為國劇,這部劇的確給人以新鮮感。不過,bug還是有的;肖鶴雲的那個有關物理性質改變的解釋算一個,禁不起推敲。提編劇方麵的一點問題,在最後一次循環裏,公交車還挺遠,車站鏡頭拉近,隻見一排車停那兒,我,一個普通觀眾,立刻感覺“這警察真蠢!”。 前麵情節,布置的是“喬裝上車”,看看他們的陣仗,不打草驚蛇才怪呢。倒不是說警察不可以犯錯,可劇裏警察主要的破案本事似乎都在看監控上。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