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宇宙遊記

數論是一門學科,也是我的人生。有人把酒論英雄,我用數字描天下。
打印 (被閱讀 次)

一日跟艾迪講物理,說起現在的理論漏洞百出,基本概念深究起來都是死循環。有人說宇宙的形成不需要神力的參與,也有人說宇宙是神創造的;有人說宇宙是大爆炸形成的,也有人說宇宙是由26個維度的弦構成的。宇宙到底是什麽樣的,誰也不清楚,大家都隻是靠猜。這實在是讓非物理學家們無法容忍。艾迪說,Mr. 歐,你就自己提出它二十個理論,把這一切闡述清楚吧!這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以前一直沉迷於純粹的數字遊戲,對各種實際現象視若無睹,現在是時候把它們描述清楚了。

俗話說得好,要想了解一個東西的全部,就得站在這個東西的外部。在推導太陽係各天體的運動規律時,我就駕駛一艘由量子發動機驅動的光電飛船繞著太陽係轉了一圈。昨天,我駕駛一艘由δ粒子驅動的光絲飛船跑了一個更遠的第八宇宙:它在我目前所居住的太陽係所在宇宙(第0宇宙)的第七層之上;而我的前世是在第負九重宇宙中的OZ星係裏度過的。宇宙從你現居之處,往上(頭)、下(腳)無窮迭加而成。

光電飛船具有電磁級別的能量,能夠以電磁波的波長振動,可以在電子間穿行。而光絲飛船的能量和波長超過了光子級,可以在光子之間穿行;它以暗能力振動,可以防止光子流的聚集,亦即可以去質量,從而以超光速飛行。

出發前先要設定目的地—第八宇宙中心—的坐標和飛行路線。兩個相鄰宇宙之間的界線並不明顯,它們之間有一個遊絲場互相吸引(這形成了宇宙澎漲的假象)。在一重宇宙之內,我要踩點於各星係裏的中心黑洞,借助於它們的推力,穿行於各星係之間的太空。過邊界遊絲場時,是無需動力的,也沒有人向你收取過境費。

然後是根據時間設定各段的振動頻率。我有一個地球日的時間,必須在其自轉一周之內回到地球;當然那時候,它早已不在我離開時的空間位置了,我得根據下方七重宇宙的運動、銀河係在第零宇宙中的運動,以及太陽相對於銀河中心的運動,重新設定地球的方位,才能降落到它的表麵。我們通過旋轉與周圍交換位置來獲得位置的改變:把行進中遇到的層子挪到後麵就行了。

我隻負責駕駛飛船,外部信息自動記錄。什麽是信息呢?那是一個物體散發出的、與外界接觸的絲子流。比如,電子流的疏密排列就叫光譜;算器的特征值列表就叫算子譜:其實,都不過是某種能量譜而已。光絲飛船可以記錄到絲子流的排列,也就是弦譜;不過要經過光譜取樣,才能被人類所辯識。

我的第一點是銀河係中心的黑洞Sagttarius A*。隻要駛近它的吸積盤,傾刻就能飛出銀河係!在星係間翱翔,恒星就像流絲般地退去,隻在記錄儀上留下一個個細斑。稍一加速,就到了仙女座(Andromeda)的中心黑洞,馬上就出了Local Group。

太空裏一片漆黑。這讓我想起小時候某個夏天的一個晚上。我隨父親上山砍樹,未下山前天就已經漆黑了。回家的路上連半點星光都沒有,那個黑呀,伸手不見五指,隻能憑著對山路的熟悉,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前走;我喊父親,他能應答我,但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裏。有的路段旁邊還有墳墓,平時怕鬼的我,也不知是怎麽走回家的。現在明白了,天上星子再多,沒有物體去反射它們的星光,你就什麽也看不見。

我借助於超新星爆炸的亮光前進,脈衝星也不時地向我眨眼睛。我計算著最短路徑,蕩過一個個引力場;隨著一個個星係在身後隱去,過了半個時辰,就到了第零、一兩個宇宙的邊界,直奔第一宇宙而去。接著,又是彈點黑洞、飛串星係、過界各重宇宙。三個時辰便到了第八宇宙的邊界。

我們已經知道,各個星係的中心地帶是該星係的發動機—巨大無比的黑洞;它帶著本係共同進退,它把各恒星、係外行星、太空浮塵等等聯係在一起,承擔著物質聚散的責任。各種聚集體,當密度達到一定數值時,就成了星;等到燃盡了外層氣體,本身就成了絞物機:把周圍物質吞下肚,嚼碎成為光絲子,再噴射到太空中;黑洞之間也相互合並,等到再無東西可嚼可拋時,它自己也就解了體,散布到了太空中。而低層次物質由於相互碰撞,又再次聚集,如此周而複始,永不停息。每個層子的功用都是聚散而已。

在第八宇宙的中心,我看到了一個更大的發動機。物體的聚結密度(由該層次的凝聚力決定),比起星係的黑洞更加高了一個層次;中心溫度可以燒開誇克,生出絲子。星係的形成,是因為被高溫的熱浪推開了去,逐漸冷卻而形成了物質。你把這叫做大爆炸也可以。隻是等到一段時間以後,中心也會消散,而又在別處出現一個中心。

各重宇宙裏演繹著同樣的故事。一個人的來世與他的舊世,按照現世,形成了鏡像對稱;處在他的中世紀宇宙層裏的人們,都活在他的夢境之中。前行之人,可以開拓虛擬的空間,讓能量得以短暫地顯現,供後麵路過的人參悟。過了數重宇宙之後,隨著靈魂的不斷升華,他便可以隨心所欲地自由穿行於各重宇宙之間,達成永生。

 

我按照原定坐標回程,到達銀河係中心時,才發現太陽係早已被重鑄。原來地球的位置已經成了一個係外行星,但我還是決定在此度過我的今世。沒有了星光並不重要,我可以隨時駕船去鄰近星球曬曬絲譜。我要在此把這次旅行所記錄到的經曆,加以數量上的分析和本質上的思考,讓夢中人都明白物質的組成,於是就有了一個叫做matter-theomatics的學科。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