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 54父與女

本人近期完成了曆史記實故事,以我家四代為中心,在中國從十九世紀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在中國,甚至世界所發生的真實故事。希望讓後人知到也可作為曆史的側影,供寫這段曆史的人參考。也是一為老人在離開世界之前想說出的話。
打印 (被閱讀 次)

女兒和她的父親

在女兒上小學之初她父親工作換到附近的大學,每天可以回家吃晚飯,不再是我帶女兒到食堂吃三頓飯了,她父親喜歡在家吃,每次下班之前順路在小攤或五道口菜場帶點菜回來。從此家裏有了熱氣。

我們家沒電視,他會帶女兒去七宿舍看公共電視。那是學校為單身教職工買的黑白機。七宿舍一層靠大門處有一個空房間,把電視放在窗口,大家坐在窗前,或站著看。有好節目時人很多,一直站到小馬路上,好不熱鬧。我家離七宿舍要走十多分鍾,他們就做為晚飯後散步,看新聞。我自己去大樓答疑、工作。

她父親很長時間都後悔換到大學工作,這是因為他在懷柔的工作單位要搬到保密條件好的四川山溝裏。據說國家要在山溝裏大大投資,發展很先進的科學技術。國家按軍隊編製,校級軍銜,高工資、高生活待遇來吸引這些原工作人員。我丈夫深深地被那裏業務發展和這些優厚待遇所吸引,況且四川又是他的老家。

他用這些來說服我全家搬去。我堅決不去。因為第一女兒多病,蹲在山溝看病不方便;第二山溝裏的工作不是我的專業,去了也許變成技校老師或中學老師,我的學曆最好就是留在北航;第三我母親、姐妹都在北京;第四也是最重要的:我不想追隨一個不稱心的人到處奔波,為自己不愉快的婚姻,損失已有的一切。

我同意他去,如果那裏有好的發展前途,我決不會耽誤他的。他看我毫無商量的餘地,完全要他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他認真思考:如果去,在那裏他將一輩子獨身,過長期兩地分居的生活。他的家他的女兒在北京我這裏,每年出差和大節日休假回來。除非他自己提出離婚。我已記住當年為離婚遭批判的苦頭,不會再提離婚的。

不去,就是回北航或去其它單位。他在懷柔的工作和北航不太一樣,又因為他提前留校教數學,離開後直接到中科院搞實驗工作,沒有補上所缺的專業課,北航並不想要他。隻有找其它正在發展實驗室,需要高級實驗員的地方去工作。離家最近的是大學,去大學不可能升教授,隻能走工程師這條線。而且工資比參軍要低太多了,損失很大。他思想鬥爭很激烈,家庭和工作孰輕孰重他要好好權衡。

我一句話也不說,我已做好思想準備,自己帶孩子,就像他在懷柔那樣,那時小孩那樣小,那樣多病,那樣艱苦我都熬出來了,現在小孩大起來,懂事,又能幫我,我有什麽不行的!

最後他告訴我他到某大學的實驗室工作。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