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下女鬼的畫皮還債

打印 (被閱讀 次)

三月在王府劍客博客有過一個《我的第一次》征文競猜活動,熱熱鬧鬧一個多月,文學城28位名博寫了文兒,來參加競猜的也有幾十位,大家曬文交友好不歡快!這次活動我投稿一篇《我的第一次: 見鬼》。競猜活動是博主用臨時馬甲發文,讀者猜是誰寫的。我這篇文字最後被5位博友猜中,自以為滿意,畢竟幾經王府劍客的刀光劍影,能逃過大多數博友的追殺和子彈已是萬幸。

好久沒來城裏發文,很多博友催我更新,今日就先回味一下寫《見鬼》時的一些小心思,自行剝下文中女鬼的“畫皮”,以還博債。

《見鬼》原文

(紅筆的地方是“畫皮”

我的第一次:見鬼

活動ID:二牛

那年是哪年?記不太清了,大約2010年前後。秋天裏,我陪幾對兒老外去上海學者訪問和觀光。

我們住在南京路上一家四星涉外酒店,不是國際豪華品牌,名字也不記得了,是大學安排的。

到達上海已是傍晚,從浦東機場一路開過去,摩天樓的彩燈霓虹耀眼,同行的老外們好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相機的鎂光燈如禮花在我座位的後麵閃爍綻放。中方的接待先拉我們去吃了晚飯,大約9點多才到酒店。

酒店的門庭不怎麽起眼,進了轉門就上電梯。一隊的人,包括我在內, 都懷疑這酒店不夠規格。可那個接待的男士說:大家不用擔心,這家酒店準四星,前台在八樓,樓下部分是商務。

到了八樓一看果真不錯,廳也算寬敞,大理石落地,工作人員都會講點兒英語。我們很快check-in,同行的都是夫妻或伴侶,都住大床房。我雖是一個人,但因為是海外陪同,也給了我一間大床房,並且是升級了的豪華間。

經過將近30小時的舟車勞頓,我進房間的時候已是筋疲力盡,根本沒心情享受所謂的豪華,衝個涼就一頭紮進床上那堆柔軟的雪白裏睡下了。

真的是累了,我睡得特別沉。既便那樣,還是被某種異樣驚動。記得我從酣睡中緩緩睜開眼,黑乎乎的背景下,一束亮光從門口照進來。當時的感覺是不知東南西北的暈:陌生的床,陌生的味道,還有屋頂的吊燈,對麵牆上的畫框,外加一個站在床頭的陌生女人。

躺著看那個站著的女人,個子挺高的,苗條,穿發綠的連衣裙,五官看不清,披一頭長發,燈影中有波浪紋。雖然看不到她的臉,但我知道她的眼睛在盯著我:你是誰呀?她說了句有口音的北方話。

我沒說話,因為沒反應過來。兩日馬不停蹄,終於睡個好覺,猛地醒來,真不知道自己在哪裏、怎麽會到了這裏、這是個什麽地方?那個人是誰?是人是鬼?僵持片刻之後,那女人掏出電話,邊播號邊轉身走出房間.

我翻個身繼續睡去。不知又睡了多久,忽然從床上坐起,這回是真的醒了,被記憶中恍惚的一幕嚇醒了。打開床頭燈,仔細看了看房間,意識到這是到了上海,住在酒店裏。“剛才有鬼”?我幾乎叫出聲來,急忙爬下床,跑到門口。門果真開著,半掩。不是鬼,原來真有人進來過,還是個女人,因為隱約能聞到一股香味。

我探頭出去看門外沒人,下意識使勁兒關上門,確認鎖好,爬回床上,可再也睡不著。看下表:夜裏一點多,我打了電話到前台說有人進了我的房間,前台問什麽時候,我說應該是幾分鍾前。他們答應會查一下,第二天早上告訴我。

第二天早上吃早飯前我去前台,前台說已經換了班,夜班沒有交代,不過會再看看監控。我威脅他們要是說不清就帶著所有同事換酒店!酒店經理出來安撫我,答應換個更好的套房,我因此消了氣。

同行的老外們一早都精神煥發地等在大廳,迫不及待地要去開始他們的上海一日遊。等接待的時候我和他們說了昨夜的事,沒敢渲染,怕破壞了我們中國酒店的形象。可他們都一致讚酒店安靜、舒適,說我一定是夢到鬼了,或者是沒有鎖門。倒是後來接待聽了我的故事,一臉壞笑:哥們兒,那可是送上門兒的“機會”啊,可惜了…

事後多年,有時想來仍然後怕:這要是“機會”嘛。。。也就罷了! 可萬一進來的是小偷流氓殺人犯,咱哥們兒是不是就掛了?汗汗汗!

 

剝“畫皮”

如我前所說,我在城裏組織和參與類似的競猜活動已是第5次了,隱身的難度自然越來越大。文字的DNA,身世,家事,個性都很難遮掩, 因為每件事都或多或少牽扯時間、地點,環境和人,瞞天過海實屬不易,無奈隻有認真“畫皮”,試圖蒙混過關。按常理,新人是最不容易被猜到的,但這次競猜最後隱藏最好的前五位中隻有迪兒是新人,還是唯一一個知道所有馬甲真身的活動“秘書長”,而其他四位:喬寧、燕麥禾兒、一凡和亮媽,都是非常熟悉遊戲規則的老江湖。可見,“畫皮”是一種真功夫。

現在就讓我來揭下這篇《見鬼》的畫皮:

首先一層皮是女扮男裝。

文中為了把讀者往男性的方向引,我先把黑貝王妃扮成二牛。二牛這個馬甲雖然隻是兩秒鍾之內的即興:二貨+牛年,但不暴露女身卻是我的既定方針。然後語氣中性別模棱兩可,又特意跟自己叫了兩聲“哥們兒”混淆視聽:立竿見影,有人被二牛騙到(評論摘編):

因為活動的要求是事件必須屬實,所以女扮男裝不能太生硬。“哥們兒”在北京話裏也不一定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稱謂,不算違規。

再來是隱藏黑貝王妃中學老師的身份。城中博友都叫我班主任,我在澳洲當中學老師的身份每個參加活動的人都知道。所以我把訪問中學寫成大學,孩子寫成大人,住酒店時兩個孩子一個雙人間寫成“夫妻、伴侶”掩人耳目。這裏我不得不對亮媽和山雁兩位博主說聲對不起,當時我就想到這兩位是大學老師,有可能中槍,果不其然,百發百中(評論摘編):

還有一層皮是讓人不要猜到二牛和澳洲有關。

文中唯一的線索是旅途的時間,所以我特地強調:到上海“經過將近30小時的舟車勞頓”。心城博主當時排除了我,就是因為這個時間差:澳洲到上海10個小時直飛。

這樣寫並不算不屬實,我帶孩子們去中國坐新航比較多。從出家門開始算,加上在新加坡轉機的時間,再算上到達酒店的過程,20-30小時也是常有的。

最後就是避免京味兒,我文章裏基本上沒有用北京話,還耍了個小聰明用“衝涼”一詞代替洗澡。果真這個廣東字眼兒被猜家們逮到,喬寧博主因為是廣東人被“衝了涼”,可見猜家們有多精明:

其實二牛發文的頭一天我就開始做功課了,有意無意在評論中提到:二牛明天馬甲裏要多套幾件兒。這句話也是有效果的,起碼避免了被老熟人寒一凡猜到:)。

雖然我的隱名埋姓效果不錯,少挨了許多子彈,但是猜家到底太聰明了。如今回頭再看留評,黑貝王妃身上的彈孔真的不少,著實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不知道為什麽隻有5個人最後填上了我的名字,估計猜到我的會是喜兒、麥禾兒、心城、亮媽、菲兒和好運中間的5個,如果杜鵑和生活不叛變,她們也該是猜到了的:

《我的第一次》競猜活動過去一個月了,城中很多網友仍然津津樂道、意猶未盡。我借此再次對大家表示感謝:王府大門常打開,歡迎各位再來!

另:不久前我回王府把大家留言中的詩句作成了帖,歡迎博友們有空回去看看: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350/202104/27525.html

 

 

夏圓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到現在我腦中的蒙古大夫形象還是戴一頂瓜皮帽的娘娘,根深蒂固了都。這個寫成小品,真會笑粗人命的!
董蘭丫 發表評論於
王妃好!

故事看著怪嚇人的,我出了一身冷汗!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迪兒' 的評論 : 可以想象迪兒樂不可支的樣子!我一看提到總院就多說了幾句,結果把自己給你當了擋箭牌。我沒想到你,覺得你不是學醫的。太好笑了:-)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喬寧' 的評論 : 喬裝打扮你最行,不要說我烏龍喬劍客:-)我還要向你學習!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omo_sharon' 的評論 : 沒錯,越來越難隱藏。下次要寫小說體才行。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時間地點人物都是真的就是真的唄,你那篇我都沒往你那裏想,就覺得會是夏圓,放過你這個真“殺雞犯”:-)
迪兒 發表評論於
才回味過來,王妃替我擋子彈,也是間接地保護了自己呀。
我因為知道謎底,領教了大家的探案熱情和偵探本領,下了很大的功夫為自己打掩護。蒙古大夫的騙術果然不凡,自己發文那一天,我幾乎要笑抽瘋了。
喬寧 發表評論於
王妃,你對“真實”的注解,實在讓我大開眼界。謝謝分享花絮。

這次出現的幾位“神助攻”,臨門一腳,扭轉乾坤,非常烏龍,非常給力。

哈哈哈。。。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想要做得滴水不漏確實很難,一不小心就露了馬腳。所以我沒有參加,無論我的工作經曆、生活環境,一寫就被人猜出。
蓬萊閣 發表評論於
讀完這篇才明白,參加王府活動需要滿滿的套路。

王妃布下那麽多陷阱也就罷了,竟然每個都能圓得過去,不違反遊戲規則。這個太狠了!^_^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梅華書香' 的評論 : 梅花的那篇我是猜到滴!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鬆鬆後來說二牛讓你懷疑人生,笑死我了:-)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我這個渣渣猜到了呢子大衣:-)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馬哈魚' 的評論 : 我沒寫過這個故事但在你們誰的博客留言的時候提起過,或許你是這麽看到的。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arkM76' 的評論 : 真“雞”!那個時候小姐在酒店都是平蹚的!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梔子花開2020' 的評論 : 謝謝梔子花那個蒙古大夫的大坑,為我擋了不少子彈:-)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omaninhome' 的評論 : 我其實還是有很多優點的,家家還是學點我的好品質吧:-)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杜鵑盛開' 的評論 : 杜鵑當叛徒的報應吧,哈哈!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波城冬日' 的評論 : 沒看到監控,導遊說那些女的和酒店都是串通好的,酒店不會給我看錄像的。那個小姐就是走錯房間了,她們有鑰匙的。可怕吧?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心依舊2008' 的評論 : 不好意思,我很後悔破壞了自己的光輝形象:-)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打了第二針疫苗後,老溪身體精神大變。。。有這個效果?我還沒打針,觀望幾日再說。姐姐的答案是被“衝涼”的,與打針無關:-)
另外,不要“挑動群眾鬥群眾”哦, 哈哈!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牟山雁' 的評論 : 山雁被我算計不虧,你那篇到處算計我,被我一眼認出,嘿嘿!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我們之間有點難過關,太熟了,以後知道不說就好,讓別人猜。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夏圓' 的評論 : 哈哈,你圓精靈,騙不過你呀!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我是設計了山雁一下的,哈哈,把弄弄唬了》最近沒去你家,回頭過去看看。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心中之城' 的評論 : 你本來已經鎖定了我,又改了主意,都是梔子花的坑啊:-)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如果愛玩兒也算是才華,那我就領了,哈哈!下次橄欖不要錯過!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哇,記憶深刻,非當成男士了哎!謝謝再次大作分享了,祝快樂健康,吉祥如意!!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太會掩蓋和隱藏了,而且還很會轉移視線:)
曉青 發表評論於
渣渣猜不到:)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我向毛xx保證,我是之前讀過的!大海撈針的事兒,俺不幹!哈哈哈哈
MarkM76 發表評論於
寫得真好,沒準是個真鬼。哈哈
梔子花開202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1 都賴蒙古大夫
womaninhome 發表評論於
隱藏得很深!我反正沒有猜到兩個,除了猜到了小小之外,教學帖真有用,我可以好好學習。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二牛啊,本來我是一口咬定你的。怪就怪後來出來的蒙古大夫,活生生的讓我丟了一分 成了渣渣:)
波城冬日 發表評論於
鬼的文寫得太逼真了,我心一直懸著呢,到底後來看了監控沒有啊?是人是鬼? 哈哈!
我心依舊2008 發表評論於
我當時也以為很好猜,以為是牟山雁,字謎,從文看以為是男文友, 又是大學講師或教授, 畢竟是王妃,不簡單。我這個智者碰到王妃,甘敗下風,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嘛。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喜孩兒,Hight Five ,刺頭兒老溪和你一起狠紮,砸作弊的王妃,還強烈要求圓導收回獎給王妃的寶貝。。。不過懲罰王妃作弊,是不是要考慮坦白從寬的政策呢,那還是讓圓貓法官定奪吧?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我起先猜喬少,就是被王妃的第一套 “衝涼”套住了,因為喬少是上海廣東人。但又想到喬少在矽穀忙軟件工程師,哪有空陪老外回國光,就鎖定是山雁教授無疑,但是覺得他好像是河南人(河北人?)。怎麽會說老廣話衝涼呢。
其實是知道王妃帶著跟自己學中文的學生們去中國的。但看到了王妃的大套是“同行的都是夫妻或伴侶”,就不往王妃身上猜了。其實王妃這個套是不符合發文規定 “真實”精神的,“同行的都是夫妻或伴侶”是可以說成大多數老外都住大床房。王妃怎麽暗示是男性寫手都沒關係,隻要不明說我這位男士,都不違規。打了第二針疫苗後,老溪身體精神大變,性格已經從溫文而雅變成滿身長刺的刺頭兒啦。王妃犯錯也要紮一紮。。
牟山雁 發表評論於
不少人以爲我是捉鬼人呢。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原來紅色的都是娘娘作弊的部分,班主任還作弊。客氣,客氣。不對,是可氣,可氣。
難怪我一露頭就被認出來了,我全是照實說的。沒作弊,一個紅字也沒有。
下次活動不許有紅字了!!!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我猜中你的,哈哈。得意一下!
夏圓 發表評論於
這個二牛我到最後是用排除法鎖定你的,所以說嘛,娘娘不是低情商,也不是蒙古大夫,是牛,二牛,真牛,哈哈哈!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我中套了,猜成牟山雁了:)
心中之城 發表評論於
哈哈!太逗了。層層剖析,原來如此。。真相大白。渣渣心服口服。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王妃好有才哦!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姐' 的評論 : 菲兒本來猜到我了,奈何我死不承認:)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一凡也有沙發坐。你有一天晚上的評笑死我了,的確蒙到你,還有鬆鬆:)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菲兒沙發,我這篇讓你催出來的。看來你不是5個猜到的人之一,哈哈,叛徒:)
麥姐 發表評論於
班主任真不是白當的,把學生們蒙得一愣一愣的,我也和菲兒一樣,以為王妃是蒙古大夫呢。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王妃娘娘,你這二牛把我蒙得好苦,俺自作聰明地還以為是牟兄!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沙發,哥兒們就是犯規,姐兒們不行嗎?哈哈哈。其實是想到王妃的,但是蒙古醫生給攪和了,王妃是個隱藏得很深的壞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