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和她的愛(4):1957年春天去北京的漫長旅行

在世界行走中的隨想和隨筆,隻事耕耘,不計收獲,給自己,給天地,也奉送給同行的夥伴們
打印 (被閱讀 次)

               (4)1957年春天去北京的漫長旅行

無係之舟,2020。12。5。

     1957年初,到了北京兩年多的媽媽已經安頓下來,我的大妹妹和小妹妹也相續出生了,小妹妹身體很弱,媽媽準備要接我和外婆到北京幫助她照看家裏。很快在家鄉的親人們都知道了這個消息。到城裏來看外婆的人更增多了,印象裏經常外婆都要做好幾個人的飯。做為孩子,我依然是無憂無慮地玩自己的,隻是一想到要和同學和好朋友分開,很有些舍不得。

     我記憶最深的是走前的一天,老家鄉下有幾十個人來送行,外婆在外麵包了四五桌席,是吃西昌的臊子麵(細掛麵,肉末和西昌的鹽菜一起炒,在湯中加蔥花,辣椒油,花椒油)。西昌是稻米的產地,那時能吃一頓臊子掛麵也算是一種改善和享受,對於外婆來講也是對故鄉人對她深情相送的報答。後來我才知道,由於人太多,我三叔沒有讓住在城裏的人來吃這頓飯。我現在回想,外婆走的前夜可能沒有睡覺,三月上旬的西昌還是咋寒咋暖,來送行的人們在三姨媽的廳堂和各個親戚家過了一晚,她一直在說怕人們受凍,。第二天,大概是黎明前,我們已經到了汽車站,來送行的人可能會有五,六十個,我腦子中永恒的就是遠處的早霞和近處黑黑的人群。我隻記得上車之前,我一直緊緊地拉著四姨媽手,和她在一起,心裏很難過,我哭了,她也在默默地流淚。外婆踏上車和大家揮手告別的一瞬間,我看見了她的雙眼充滿了淚水。。。

     車行駛出簡陋的車站,我和外婆的頭都一直伸到最遠,一直看著黎明之中的這個人群,直到他們消逝在視線之外。我隨外婆開始了我人生第一次遠行。告別是遠行的第一步,也是最難過的一步。。

     和我們同行是是父親的同學,在西昌郵局做局長的張伯伯。後來才知道他是一個抗戰時期就加入了CCP的老革命,但不願繼續做局長,請父親在大學為他謀了一個職位。這次是他去北京上任,父母就此請他護送我和外婆。

     我們從西昌到北京的路,如果在今天乘坐飛機是三個多小時,坐高鐵,前後不過十一,二小時,而我們的行程是將近二十天。我們用三天半的汽車路走了500公裏的從西昌到成都,每天如何上上下下,我沒有什麽深的印象,隻記得一路都是在維護道路的道班工人,我外婆對我說,這條路沒了他們就走不了。

     到了成都,那時寶成鐵路不僅沒有完全修通,還不斷有新坍方,我們隻有等。張伯伯自己住在省郵局的招待所,我和外婆住在一個很小的旅店之中。連天的陰雨,我隻記得要一手提一個暖瓶,每天要到隔兩條街的“老虎灶”提開水,每次出去,外婆要千囑咐萬叮嚀,她怕我摔了,燙了,還怕把店裏的暖瓶碰壞。。我第一天還真得摔了,膝蓋破了,但是在去的路上,因此有驚無險,盡管我沒有對外婆說,還擦了擦褲子,還是被外婆看出來了。她一看膝蓋,很心疼。第二天,她堅持要自己去,我那時並沒有意識到外婆已經是69歲的老人,但我自然地明白她的小腳走路,根本走不快,而且覺得自己已經長大了,完全可以把水打好。我跟外婆千保證萬求情,還不惜麻煩找出了自己有的一雙“膠鞋”(當現在的雨靴一樣,但沒有筒,這在當時能買的起的人也很少,因此我舍不得穿),穿上這個鞋,覺得一定要用上讓外婆放心。自此,我沒有摔過跤,每天在雨中都能順利打回我們兩人用的水。

     大約等了有七,八天,火車通了。上車的那天,張伯伯和我們不在一個車廂,他把我們的行李托付給一個老鄉,要他送我們上車。車站上人山人海,人們都在慌忙中奔跑,我們和張伯伯和那個老鄉都擠散了,我根本不知道後來那個老鄉如何找到我和外婆的,車快開時,他把行李從窗外遞了進來,我也根本不記得我們怎樣擠進了車廂,總之,火車終於開動了。。現在想起,也許真是上天在冥冥中保佑著我和外婆,一個69歲的小腳老人,一個九歲的小女孩在那種混難中能安全無誤地坐上車!

     火車在本來就沒有真正修通,下雨又不斷塌方的在路上走走停停,我和外婆似乎無所謂,我們有一張簡單的臥鋪。我喜歡一刻不停地看窗外的景物,那時坐火車的老人小孩可能很少,列車員還和外婆聊天,我很羨慕列車員,腦子中天真地以為,他們和郵遞員一樣是跑遍天下的人。

     不知走了多長時間,在一個好像是下午的時間,到了陽平關,火車路就沒有了。我們集中起來,要大家上一輛輛覆蓋著帆布蓬的大卡車,讓大家就坐在自己的行李上。我記得外婆匆匆買了一小籃熟雞蛋,我們就上車了。人在小時,沒有任何年齡的概念,現在回想,這輛隻是蓋了簡單帆布的大卡車,風雨捎大根本擋不住,裏麵塞滿了人,上上下下僅是通過一個掛在車後擋板上的很簡陋的小鐵梯,沒有任何多餘的扶手,對一個69歲的老人,還不用提及她的小腳,該是多大的艱難和不便!可我自始至終沒有聽到外婆任何的一句抱怨和訴苦的話。

     路上如何過的,第一天晚上住在那裏我沒有任何記憶。第二天,我們住在鳳縣,我所以能記住,是外婆的功勞。鳳縣是個小山城,我們的旅店在半山腰,我可能是很累了,要直接上床睡覺,外婆沒說什麽,她拉我到房子外麵,周圍是一片黝黑的山巒,在山邊架起一排用寬竹溝引來的山泉水,住店的一些人在那流水邊刷牙,洗臉。。無論怎樣,都要講衛生,這是外婆的信條,我們一起用這冰冷的水刷了牙,洗了臉。可能是外婆喜歡那裏的風光,她特意(因為我知道她認識“鳳”字)問我旅店大門上麵匾上的字,我告訴她是“鳳縣第一旅社”。她說,鳳縣,好名字,跟你媽一樣。

     應該是第三天晚我們到達了寶雞,在寶雞住了一晚後,終於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車,現在想來,外婆此時可能會感到輕鬆了一些?小的時候,對大人完全是無知的,不在意的,隻是全然不知接受著外婆的愛和她的無微不至的全身心照顧,人類也許就是這樣,一代又一代!

夢回西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家宴' 的評論 :

我們都是77屆。。。而且在一個大學供職,哈,人生何處不相逢!請見悄悄話!
夢回西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林向田' 的評論 :

謝謝閱讀和留言! 我總感到,那時被祖父母帶大的孩子,似乎有點不同的味道?
林向田 發表評論於
好故事。我也有類似的經曆,在我三歲時我外婆(也是小腳老人)把我從吉林帶回湖北。
夢回西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家宴' 的評論 :

謝謝老鄉閱讀和喜歡!歡迎常來敲門!外婆是我心中的瑰寶,也是一個值得傳頌的普通人!在成都教書時,我去過你的老家樂山至少三次,留下許多照片,非常非常喜歡!
家宴 發表評論於
好美的記憶,好偉大的外婆。問好四川老鄉。特別喜歡這樣的故事和文字。多謝分享。
夢回西藏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ctMonkey' 的評論 :

謝謝你閱讀和留言! 這是小時一些深深的自然記憶,是的,外婆是一個非常有素養的人,有幸能和這樣的外婆過了自己的童年和青少年時代!
OctMonkey 發表評論於
謝謝你把這些記錄下來跟大家分享,你外婆真是一個非常有美德的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