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比川普大的人,影響美國幾代人

打印 (被閱讀 次)

上周大法官金斯伯格過世,總統川普迫不急待表示提名填補空缺,不能讓美國大選出現四四局麵。換句話說,總統必須是參議院多數派共和黨的人(自己人),或者下一屆總統必須是川普,否則就是權力丟失。因此,共和黨幾乎達成了一致意見,無論發生什麽事情,川普不能走,老九不能走。

川普上台,縱橫捭闔,所向披靡,撒謊成性,任人為親,下屬換得像走馬燈。最大的問題是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忽悠民眾,把美國的政治顛覆,把人民的團結撕裂,是自己的紅色,死保,是對手藍色那就是洪水猛獸,必須置之於死地而歡快。民主美國早已掉色不再,恐怕要幾十年才能回到當初。

即使川普有通天本事,美國三權分立的結構,總統不可能有中國和俄羅斯那種獨裁政府,那樣胡作非為沒有監督。問題是川普上台以來把聯邦法庭的法官換了差不多兩百人。大法官也補了兩個,第三個好像馬上水到渠成。所以這位極力支持川普的參議院多數黨領導人,才是美國最大的官員,他的政策和愛好趨向可以大大打影響美國格局,政局和將來的幾十年發展走向。

因此,本文專門就美國共和黨多數黨領導人米奇.麥康奈爾(McConnell)其人其事進行一個解剖,分析。簡言之,米奇.麥康奈爾是曾經的自由派(傾向於民主黨)慢慢地變成了一個頑固的右派分子。在川普競選時期,他還是一個不時對川普批評的人,不知咋的,現在幾乎就是川普的應聲蟲,隨要隨到,一呼百諾的地步。

麥康奈爾與奧巴馬政府的關係

在奧巴馬擔任總統期間麥康奈爾曾阻礙民主黨的政策。作為共和黨首席參議員,麥康奈爾與其他願意與民主黨人和奧巴馬政府進行談判的共和黨參議員施壓。普渡大學政治學家伯特·A·羅克曼認為,“純粹的黨派投票曆來顯而易見……但很少像麥康奈爾那樣露骨卻是罕見的。”

2010年10月,麥康奈爾說:“我們要實現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讓奧巴馬總統成為一個任期總統。”當被問到這是否意味著“與總統進行無休止或至少是頻繁的對抗時,”麥康奈爾澄清說,“如果[奧巴馬]願意就某些重大問題中途與我們會麵,那麽與他做生意並不不合適。 “ 甚至拒絕了共和黨對主要總統舉措的最小支持。麥康奈爾努力推遲和阻礙醫療改革和銀行改革,這是民主黨人在奧巴馬任職初期就通過國會審議的兩項最著名的立法。拖延是麥康奈爾最常見的延遲或阻礙立法和司法任命的策略之一。

2012年,麥康奈爾提出了一項允許奧巴馬總統提高債務上限的措施,希望一些民主黨參議員反對該措施,從而證明民主黨之間的不團結。2013年,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哈裏·裏德(Harry Reid)取消了除最高法院以外的所有總統提名中的障礙。到那時,參議院曆史上幾乎所有涉及參議院選舉的選票都發生在奧巴馬總統任期內。在奧巴馬任職期間,麥康奈爾率領參議院共和黨人參加了一次所謂的“紀律嚴明,持續的,有時不為人所知的運動,以剝奪民主黨總統任命聯邦法官的機會。” 在奧巴馬總統提名索尼亞·索托馬約爾為大法官之後,2009年6月。麥康奈爾宣布,他將投票反對索托馬約爾的確認。8月,麥康奈爾稱索托馬約爾為“一個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和傑出背景的好人”,但他補充說,他不認為索托馬約爾在擔任大法官期間會保留其個人或政治觀點。

2010年5月,在奧巴馬總統提名埃琳娜·卡根(Kagan)接替即將退休的約翰·史蒂文斯(Stevens)之後,麥康奈爾指出奧巴馬將卡根稱為他的一個朋友宣布提名。麥康奈爾宣布反對卡根的確認,稱她對自己的“對美國憲法基本原則的看法還不夠成熟”。

麥康奈爾支持布雷特·卡瓦諾(Kavanaugh)

2014年,共和黨人控製了參議院,麥康奈爾成為多數黨領袖。他利用新近提高的權力開始所謂的“對奧巴馬的司法任命的幾乎封鎖”。據《紐約時報》報道,奧巴馬擔任總統的最後兩年裏,有18名地方法院法官和一名上訴法院法官得到確認,這是自哈裏·杜魯門總統以來最少的一次。相比之下,喬治·W·布什和比爾·克林頓和羅納德·裏根任期的最後兩年,分別有55至70名地方法院法官得到確認,而10至15名上訴法院法官得到確認。據《洛杉磯時報》報道,麥康奈爾帶來了“司法確認的兩年顯著放緩”,其中詳細列出了22項奧巴馬司法提名的確認,這是自1951–1952年杜魯門總統以來的最低水平。與奧巴馬任期結束時的數字與喬治·布什任期結束時的數字相比,聯邦司法職位的空缺數量增加了一倍以上。在2019年的晚些時候,麥康奈爾將自己歸功於奧巴馬總統任期的最後兩年中出現的大量司法空缺。

2016年2月13日,最高法院大法官Antonin Scalia去世不久,麥康奈爾指出將不考慮奧巴馬提出的任何最高法院候選人:“美國人民應該在新總統下一任最高法院法官時發出聲音。因此,在我們任命新總統之前,這種空缺不應該得到填補。” 2016年3月16日,奧巴馬總統任命最高法院巡回上訴法院法官梅裏克·加蘭(Merrick Garland)。在麥康奈爾的指示下,參議院共和黨人拒絕對加蘭的提名采取任何行動。加蘭提名於2017年1月3日失效。

麥康奈爾在2016年8月在肯塔基州的演講中提到了加蘭(Garland)提名,他說:“我最驕傲的時刻是當我看奧巴馬時的眼神,我說:'總統先生,您不可能填補最高法院的空缺。 。” 在2018年4月,麥康奈爾表示,不對加蘭提名采取行動是“我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決定”。眾所周知,他的非常行為這是“前所未有的”,“他的對抗風格的高潮” “公然濫用憲法規範” 和“憲法硬核的經典範例” 。

麥康奈爾對川普言聽計從

2017年1月,川普提名尼爾·戈蘇(Neil Gorsuch)填補斯卡利亞死後留下的最高法院空缺。麥康奈爾取消了對最高法院被提名人的反對後,戈索奇的提名於2017年4月7日得到確認。

2018年7月18日,在安迪·奧德漢姆(Oldham)的參議院確認成為老川任職期間確認的第23上訴法院法官,參議院共和黨人打破了總統任職頭兩年中上訴法院司法部門確認人數最多的記錄。麥康奈爾表示,他認為司法部門是老川任職的頭兩年,對美國影響最持久。

麥康奈爾2018年10月表示,如果老川在2020年連任之年出現最高法院空缺,他將不會遵循自己的2016年先例,讓即將舉行的總統選舉的獲勝者提名大法官。2020年9月,露絲·巴德·金斯堡去世後,他宣布參議院將對她的替代人進行投票。顯而易見,美國政客的公開的表示虛偽和自私,把民主美國的麵紗徹底撕破了。

到2020年3月,麥康奈爾已與共和黨前任總統任命的法官取得聯係,鼓勵他們在2020年大選之前退休,以確保其接任人選由共和黨總統(特朗普)和共和黨控製的參議院領導。

冠狀病毒的應對措施

為了應對COVID-19大流行,麥康奈爾最初反對《家庭首次冠狀病毒應對法》,稱其為民主的“意識形態願望清單”。特朗普批準了擬議的一攬子計劃後,他隨後改變了立場,建議他不滿意的同事們盡管提出反對,也要“高高興興地投票”該法案。當時,他表示參議院正在“研究政策工具,以將資金直接和迅速地投入美國家庭手中”,以期提供救濟。該法案以90票對8票在參議院獲得通過。

麥康奈爾當然還有一定人性,指示參議院共和黨人就另外兩個冠狀病毒應對方案進行談判:《 2020年冠狀病毒準備和響應補充撥款法案》和《 CARES法案》。 《 CARES法》是美國曆史上最大的經濟刺激方案,占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10%。它在兩黨的支持下通過了國會兩院。

但是, 老川的得力助手非麥康奈爾莫屬。歸根到底,麥康奈爾是比老川權力更大的美國人,一個地地道道的實權派。如果老川提名的大法官確認,那麽共和黨的百年大計就不是紙上談兵,一句空話,而是實實在在,千秋萬代。共和黨和老川的革命江山將來永不變色。

 

材料取自網絡各大新聞媒體,小思隻有評論。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麥大叔是一個典型的白老頭。對美國出了一個黑人總統那個恨啊
Ken99 發表評論於
小思維你就對麥大叔不吊奧巴驢的事耿耿於懷,
你沒看到陪裸戲電視上公然撕總統的國情谘文, 總統還沒上任,民主黨就嚷嚷著彈劾民選總統
19428182 發表評論於
Don't cry for the small brain, Please.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謝謝好文
我心依舊2008 發表評論於
共和黨的盧比澳, 龐國務卿,彭斯才是有理念的人
我心依舊2008 發表評論於
好文,如果說川類似毛,麥康就是康生的角色,此人是偷尖耍滑的政客,另一種可能是此人經濟上不幹淨,有什麽把柄在川手上
PrimeryColor 發表評論於
到底誰聽誰的?
權力肯定是總統大。 但要不被彈劾, 總統必須和參議院合作。總之,先賢們製定的3權鼎立防止極端的出現。川普知道彈劾中參議院的重要性, 故2018年中選, 精力主要在保參議院。
應該說, 目前,總統和麥康奈爾達到了一個大家能夠接受的權力平衡。
西風-西風 發表評論於
你哭 吧!
文取心 發表評論於
小腦袋決定了小思維,大家放過他吧。
tellmey 發表評論於
如果沒有川普競選並贏得總統職位, 我們永遠不會知道the Deep State和媒體的腐敗

tellmey 發表評論於
川普治理腐敗, 他把美國的政治顛覆是美國民眾希望看到的

ahhhh 發表評論於
網絡各大新聞媒體充滿謊言呀。你的評論呢,也還是。
ahniu 發表評論於
無知無畏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