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暴亂、宵禁這一切究竟為了什麽?

記錄心情和隨想,享歲月平靜安詳
打印 (被閱讀 次)

這幾天發生在美國的事情,每一件都讓人驚掉眼鏡,每一件都讓人無法置身度外。不可想象,也不可理解,沒有任何征兆,示威就變成了暴亂,而且發展成了全國範圍內的、如此嚴重的暴亂。事件雖是因為George Floyd的死亡而起,但仔細研究,更深層麵的原因應該是Turmp當選總統之後,這些年挑起仇恨、種族歧視、白人至上,以及無限度自由的理念所致。時至今日他自食其果,無所適從。

 

記得2001年初來美國的時候,我一踏上這片土地,就深深地感到這是一片祥和的土地,是我內心最期望的美麗自由的土地。正像我在國內的導師對我說的:“你去美國吧,你適合在美國生活,那裏更單純自由”。那時候,美國到處都充滿了溫暖祥和,剛到機場,不管是海關還是入境,所有的邊境人員都會用微笑歡迎你來到美國:“Welcom to America”。即便是911之後,也沒有出現敵對和歧視。時至今日,社會環境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電視上每天都可以看到Trump那翹起的嘴巴在胡說八道。這幾天各地出現了瘋狂搶劫的亂像,他卻在推特上和各州州長大吵,指責地方政府抗暴不力,自己卻躲在地堡裏自保。

 

昨天下午,我們在手機上收到了緊急狀態的警報,通知我們社區的居民要提高警惕,防止暴徒搶劫商店和私人財物。兒子的朋友也發來暴徒預計搶劫的社區名單,我們的社區赫然在上,氣氛變得有些緊張。

 

晚飯後7點多,我們全家四口一起出外視察,看看社區裏將計劃如何防暴。我們先到社區裏最大的購物中心(old orchard mall),看到四周各個出口全部用重型卡車堵上,防止歹徒開車出入搶劫商店的商品,社區內也有許多警車守崗巡邏。然後我們到西北大學校區看看學校是否安全,看看留學生是否身處安全。校區有警車巡邏,校園內還比較安靜,歹徒主要搶劫商家財物,學校不是他們的目標,相對比較安全。全城宵禁,高速公路的Wilmette出口已被架起路障,整個94高速已封路戒嚴。

 

 

芝加哥槍友會協助華埠義警團在中國城華埠廣場外圍,定點巡邏防暴,以保護華人社區民眾和華人商家的財產安全。看到他們眾誌成城,讓人感到特別親切溫暖,關鍵時刻海外華人團結一起,共度艱難時刻。

 

 

幾天來,CNN、 FOX和ABC不停地播放各地亂像,示威者和暴徒已經混為一潭,叫喊聲和槍聲大作。我一直感到困惑,是什麽原因會導致各地如此一致地暴亂?他們是怎樣如此一致地在各地興起聚集?訴求究竟為何?感覺暴徒並非為George Floyd 的死亡而尋求正義和共識,完全是瘋狂作亂,胡作非為,各地政府和宗教領袖與警察一同單膝跪地禱告,試圖以和平阻止暴亂。盡管如此,也沒能停止暴亂者的行為,感覺他們完全無視政府。

 

這讓我想到兩千多年前柏拉圖(Plato,在希臘語中,Platus一詞是“平坦、寬闊”等意思)和他的老師蘇格拉底(Socrates在《理想國》中就已經警示過的:“過度的自由就會是無政府主義”。當時的雅典人,因為蘇格拉底在思想意識上反對過度民主自由,就被控其藐視傳統宗教、引進新神、腐化青年和反對民主等罪名,判其死刑,而他拒絕了朋友和學生要他乞求赦免和外出逃亡的建議,飲下毒酒而死。我不禁感歎,兩千多年前的社會就已經如此,人性真的是千年不變啊。

 

盧梭認為:”人生來就是自由的,然而卻又無處不在約束之中” 。這樣來看自由是相對於約束而言的,政治自由的對立麵是政治權威,沒有限製,哪裏來的自由呢?正如沒有醜,哪裏能體現出美的本質?柏拉圖認為,自由隻有在一定的道德規範、法律製約中才能實現,倘若一切價值體係崩塌,人們無休止、無顧忌、無任何精神和物質負擔地濫用自由的權利,自由將不複存在,因為如果那樣,它就成了通常意義上的瘋狂和放縱,就會激起使用權威。眼下暴徒正是利用泛意的民主和自由,瘋狂地破壞社會的和平與安全。

 

CNN報道(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天下午Turmp 在白宮發表演講時說:“如果不遵守秩序,就沒有自由,沒有安全,沒有未來” 。發表演講後,他步行到拉斐特公園。 然後他拿著《聖經》到聖約翰教堂(St. John’s Church)外,舉起了《聖經》,舉了好一會兒說:“我們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我們將維持它的安全,不久我們會回到很好的狀態,我們會更加強大”。不知Trump是否真的信靠上帝,我們無從判斷,隻有上帝知道。

 

 

事實上,上帝在創造人類時就給予了人類自由與約束。耶和華神吩咐人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自由),隻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約束),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後果)!"(創2:16~17)。但人類卻要悖逆上帝,摒棄了約束而滑入墮落的無政府主義。《聖經》的奧秘不是在字句上,是要讓人在經意裏得生命的,這和其它的宗教書籍絕然不同。

 

上帝不是不讓人知道智慧,而是人不能變成上帝,成為啟示者、成為知的源頭,而隻能是一個受造的接受者。好比電腦,隻能接受人的指令,在人創造的規定程序下自由運行。所以,不是尋求智慧是罪,是要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這個行為是罪。上帝宣布的禁令,與其說是一個懲罰的警告,不如說是陳述預告一個事實。人類應該清醒地認識到,上帝是創造者,是賜人生命的,拒絕上帝就意味著拒絕生命,其結果必定是死。

 

二戰以來很長時間內,美國幾乎強大了一百多年,經濟高速展使美國處在極度自由的社會狀態,人民的自豪感慢慢地衍變成了自高、自傲,變得越來越無視一切、無視規則,無視上帝。Trump上台以來,極度白人至上,挑動仇恨,以致積怨成疾。盡管爭取自由、尋求正義是公民的權利,但這並不意味著可以非法搶劫,遵守法律和秩序,並不意味著不可以傳達個人意願。兩千多年前,雅典的公民正是想以個人的秩序,代替一個國家的秩序,以致走向自由的頂點。而當時的蘇格拉底並沒有反對民主製度,他則認為民主製度下的自由,更應該體現在公民行為的適度,而不是極端自由泛濫的民主。如果以搶劫,燒殺去爭取正義,本身就玷汙了正義,這不是每個人所希望的。

這幾天,由於歹徒搶劫了許多商店,把日雜食品店搶劫一空,很多民眾就把自己家中的食品免費送到日雜商店門口,以避免來買食物的人沒有食物可買。滿地收拾得整整齊齊的食品袋,讓我們看到許多人暖暖的愛心

 

 

還有無數的警察單膝跪地與示威者一同為逝者禱告。喬治·弗洛伊德的弟弟特倫斯·弗洛伊德也回到事發地點悼念哥哥,並發表演說,呼籲示威者結束過去一周在美國境內發生的暴力和騷亂局麵,他說:”我哥哥不希望這樣,讓我們用選票說話”。

 

今晚已是示威的第8個夜晚,各州依然從晚九點至淩晨六點實行宵禁,許多商家把店麵玻璃大窗用極厚的木板固定保護,無數的警察堅守夜班保護商家和社區居民。很顯然大多數公民是正義的,趁火打劫的邪惡者畢竟是少數,是見不得光的。公民才是社會的主流,這個國家有這樣好的公民,她就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就是充滿希望的國家,她會歸回到很好的狀態,依然會得到上帝的祝福,變得更加強大

 

完稿於芝加哥

6/2/2020

思與行 發表評論於
從下麵的統計數據, 可以看出左派已經洗腦了半個美國。

2019年美國犯罪報告:在10 million 起逮捕中,有1004起說警察開槍打死的。
Total unarmed, 41: 白人 19, 黑人 9,
警察因公殉職 89人

黑人人口:42 million, --- Unarmed deaths: 9人

西風-西風 發表評論於
小三兒她姐 發表評論於 2020-06-03 13:49:11
回複 '路上的光' 的評論 : 你不是上帝,你怎麽知道老川不是上帝揀選? 滿嘴跑火車的騙子Jacob 被上帝揀選,他的12個兒子成了猶太人12個分支,分散在全世界各地. 上帝出牌經常不在常理中.

上帝的旨意高於人的意願, 靈界的東西我們看不見摸不著. 世界的走向不為人的意誌而轉移, God has the final word. 我們不知道上帝的意圖,但民主黨的邪惡伎倆已昭然若揭.

還有主流媒體 和 大外宣武矛扇動暴亂!!
白手套 發表評論於
真正的暴徒就在你評論區裏,俗稱喪失良知喪失是非觀念喪失基本判斷能力的極端川粉。這個國家現在各方麵都是一塌糊塗,就是因為他們的存在。還好不是大多數,雖然也不少。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如果對於這次事件看到的是暴徒,或者關注的是暴徒的方麵,隻能是你還是這個社會的旁觀者,而不是社會的一員。這次事件的大爆發的特殊因素是在一個多月時間裏連續三起類似事件發生(跑步被殺死的事件時很早就發生的,但直到最近才被知曉),和病毒下黑人不成比例的高死亡率,都顯示了黑人在美國的現實處境。
任何政治抗議都是可能導致某種暴力和破壞行為,因為客觀上的社會混亂總是有人要利用的,尤其是幫會的行為。
但如果沒有暴力,一般不會引起社會極大反響,典型的就是川普上台不久後的兩次全國性的抗議示威我,先是婦女的大遊行,然後是關於dreamer的大示威,都是全國性的有組織抗議行為,參與的人數遠高於現在這次事件(這兩場示威我們都參加了)。
但都沒有產生什麽結果,政府裝著看不見就是了。有組織也就降低發生破壞行為的機率,是一種發泄,但不觸動社會。
這是個悖論,老毛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多少解釋了產生變化的基礎,種族問題在美國並不是才發生的,人們爭取解決這個問題已經幾十年了,從民權運動到現在的成果可以被川普到反對政治正確到做法一夜之間毀掉,那麽如何看待曆史上那麽多人的努力呢?
美國事實上是在革命的邊緣,而且社會也有這種需求,因為不僅貧富問題是戰後最嚴重導致社會矛盾激化,同時也是可以使用的各種合法手段都被川普上台後的做法弄的失效了。參議院共和黨目前是多數黨,並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川普的行為,但惹怒川普就意味自己可能失去共和黨選票,因此就不得不遷就川普。當年納粹在德國也不是最大黨派,但社會民主黨不得不遷就納粹選民、也就不得不容忍希特勒,直到希特勒從製造國會縱火案摧毀共產黨,到最後摧毀民主社會黨,逐漸利用社會的懦弱而競爭了全國,美國如今就是類似的局麵。美國正在法西斯主義的邊緣,川普與希特勒的唯一區別是他沒有一支衝鋒隊那樣的基層組織控製社會。
正常人不會喜歡暴力,但沒有暴力就根本不會引起社會注意,尤其是社會正常渠道沒有了以後。否定了政治正確,也就等於否定了憲法第十四修正案。而如果憲法都失效,還有什麽“正常途徑”呢?這就是美國如今落入的悖論境地。
看客678 發表評論於
共產黨領導下的暴亂。目的就是推翻川普。從他上任第一天開始就一直沒有停過暴力革命
BeagleDog 發表評論於
博主question這些暴徒是怎麽一下子就從哪裏冒出來了?我在網上看到至少兩個帖,一個是Antifa, 一個是blm. 都是有時間和地點的。記得其中一個是讓人在3:30 到某某mall 的第二和第三層樓parking lot 匯合。這種就是通告集體打砸搶。否則protest 應該是去政府門前,而不是商業中心。有時候我們太純良了,想像不出黑暗的力量並不是自發的偶然的,而是有人精心策劃的。
小三兒她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路上的光' 的評論 : 你不是上帝,你怎麽知道老川不是上帝揀選? 滿嘴跑火車的騙子Jacob 被上帝揀選,他的12個兒子成了猶太人12個分支,分散在全世界各地. 上帝出牌經常不在常理中.

上帝的旨意高於人的意願, 靈界的東西我們看不見摸不著. 世界的走向不為人的意誌而轉移, God has the final word. 我們不知道上帝的意圖,但民主黨的邪惡伎倆已昭然若揭.
路上的光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三兒她姐' 的評論 : 回複 '大號螞蟻' 的評論 : 回複 'cjasn' 的評論 : 回複 '零不是數' 的評論 : 回複 'ahhhh' 的評論 : 回複 'HCC' 的評論 : 回複 '大榮確' 的評論 : 回複 '白手套' 的評論 :

謝謝大家的閱讀,我們在這裏討論的目的主要是為了美國更好,我不想太多地討論政治,作為川普是一代君王,上帝是天上的君王,他是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作為地上的君王,也應該是和平的君,而不是每天胡言亂語,朝令夕改,身邊大臣天天換,疫情、暴亂,每一件壞的事情都是國際遙遙領先,作為一代君王也應該思過,不管外界有多少因素,民主黨也好,中國也好,管理不好就是君王無能。我們討論的目的就是探討如何使美國更強大。因為我們熱愛美國。
小三兒她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路上的光' 的評論 : 美國優先 = 白人優先? 樓主是如何得到這樣的結論的? 莫名其妙!

另外, 疫情前, 老川做的有章有法
- 失業率降低
- 反非法移民
- 福利政策調整
- 建牆
--與中國的貿易談判
--墨,美,加三國協議等等等..

民主黨自從老川上台,沒完沒了擾亂社會秩序, 破環民選總統章程, 狗屁彈劾, 無中生有的誹謗, 媒體無恥的謊言, 美國曆史上沒有一屆總統受到如此的不尊重! 魔鬼邪惡的力量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滅亡. God bless America!
零不是數 發表評論於
被歧視到需要上街遊行,堵路攔車好多天程度的應該也是少數。多數正當遊行的人是支持者,是造聲勢的人。

路上的光 發表評論於 2020-06-03 13:01:31
回複 '零不是數' 的評論 : 暴徒比著正當遊行者應該是少數,但是他們強大的破壞性,造成了巨大的聲勢。其實這樣的暴亂組織在芝加哥經常出現,但他們仍然是少數人。
路上的光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零不是數' 的評論 : 暴徒比著正當遊行者應該是少數,但是他們強大的破壞性,造成了巨大的聲勢。其實這樣的暴亂組織在芝加哥經常出現,但他們仍然是少數人。
路上的光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三兒她姐' 的評論 : 我覺得川普在國家帶領方麵是有很大問題的,帶著眾人在聖約翰教堂(St. John’s Church)前,沒有一個人帶口罩,一個好的君王,應該是好的榜樣。眼下疫情如此嚴重,每天胡言亂語,抓不住重點。
路上的光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三兒她姐' 的評論 : 美國優先,白人優先論,看起來是愛國,這種政治傾向就會導致極端化,很容易挑起民族爭端。
小三兒她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路上的光' 的評論 : 這種愛國主義,導致了民族主義,就會導致白人至上的優越,因此挑起種族分歧。
-- how? 不懂這段話的邏輯. 請解釋一下好嗎?
小三兒她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HCC' 的評論 : You are entitled to your opinion :)
路上的光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三兒她姐' 的評論 : 回複 'HCC' 的評論 : 回複 '大榮確' 的評論 : 川普提出的“美國優先”政策早已經被解讀為“白人優先”政策。這種愛國主義,導致了民族主義,就會導致白人至上的優越,因此挑起種族分歧。
白手套 發表評論於
遊行示威和打砸搶完全是兩撥人,兩回事,不要學川帝把兩者混為一談。
大榮確 發表評論於
樓主指控川普是白人至上主義的唯一根據就是他是個白人。
HCC 發表評論於
>>>- 我認為老川不是白人至上主義者, 而是個愛國者.

老川有可能是個愛國者,但他也是個自戀自大無知無能滿口假大空的騙子。
ahhhh 發表評論於
這些年挑起仇恨、種族歧視的人到底是誰呢?
零不是數 發表評論於
"趁火打劫的邪惡者畢竟是少數"? 樓主低估了他們的力量。現有的警力完全無法控製跳出來的暴徒。別說警察保護民眾,連他們自己的警局警車都保護不了。
帶槍的警察走單了,還需要“示威者”的“保護”,真是天大的笑話。法律給了你在生命受到威脅時使用武力的權利,是警察不懂法,還是這權利被人剝奪了?
cjasn 發表評論於
明尼阿波利斯每一級的政府和司法都是左派。如何再用選票說話?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凡是發生這類事件的地方一定是民主黨核心區。民主黨自1974年以來一直占據明尼阿波利斯市長的位置。如果那麽偉光正,為什麽讓這麽一個有十八次記錄的警察存留至今?就是因為在這些地方,不嚴格執法,就會案件頻發。而嚴格執法就難免推到極限,一不小心就過界失手。偶然中的必然。隻有工作機會和工作能力的培養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根本不是什麽歧視問題,而是經濟問題,階級問題。
小三兒她姐 發表評論於
大頂好文! God bless America!

有兩點我想與樓主分享:
- 我認為老川不是白人至上主義者, 而是個愛國者.
- 想摧毀黑人的背後力量不是共和黨而是民主黨. 一個冰雪聰明的黑人女性非常清醒地指出了黑人的窘境和民主黨的陰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muFIM4meXg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