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呼吸”——同為少數族裔的美國華人,檢驗我們的時候來了

從大陸來到美國,至今在東西方度過的時日大致各半。願以我所見所聞觸及一下東西方的文化和製度。也許能起一點拋磚引玉的作用。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無法呼吸”——同為少數族裔的美國華人,檢驗我們的時候來了

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圖片來自推特)

 

自本周一(5月25日)非裔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察用膝蓋抵住脖子最終致死後,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南部就爆發了抗議浪潮。起初還是和平抗議,但周三下午抗議方式轉向暴力,頻頻出現搶劫、縱火焚燒,到周三夜裏,部分地區已經是一片火海。

 

根據警察方麵的報告,周一發生的事件是,弗洛伊德不配合警察對某案的調查工作,並且有抵抗行為。但是,現場錄像顯示,弗洛伊德非但沒有抵抗,而且在被壓在地上時,一次次乞求“我無法呼吸”(I cannot breathe!)和“不要殺了我”(Don’t kill me!)。但警察不予理會,甚至當旁觀者指出弗洛伊德快不行了時,警察依然不為所動。

 

弗洛伊德的死並不是孤立的事件。不要說新近發生的非裔Ahmaud Arbery在街上跑步無辜被殺,更因為“我無法呼吸”這句話早已成為了一種象征——2014年在紐約的史泰登島,非裔Eric Garner就是死於幾乎一模一樣的原因——不由人不聯想,不質問,為什麽這樣的事情會一次次發生?

 

必須提一句的是,這是在手機時代,有視頻為證。以前發生這樣的事情,差不多都是警察怎麽說就怎麽是了,別人都是空口無憑。所以,現在非裔對這種現象經常說的一句話是,“I told you so.(我早就告訴過你了。)”

 

白人修改法律,非裔上街遊行

 

初來美國不久就曾聽人說,遇到不公平待遇時,非裔與白人的應對方式不同:非裔上街示威遊行,甚至暴動;白人修改法律。

 

這是一種非常簡單籠統的說法。但我不得不承認還真是比較確切的。

 

記得第一次聽見此說時,我心裏“哦”了一聲,有點震撼。當時沒想到的是,這樣短短一句話,需要我十多年的學習、思考和領悟去真正理解其背後的內容。

 

這種不同的反應,體現了非裔和白人對改變法律這一過程所擁有的能量不同。但更深一層的原因是對法律的信任度不同,而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試想,如果非裔完全相信法律,相信司法係統,那就走法律程序,何必上街抗議呢?

 

“我無法呼吸”——同為少數族裔的美國華人,檢驗我們的時候來了

民眾走上街頭為喬治·弗洛伊德呼喚正義。(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非裔的這種不信任體現在兩方麵,一是不相信法製是以公平為出發點的,二是不相信執法的人是公平的。這些年來揭露出的警察栽贓或蒙騙的案例更是使非裔的這一信念愈加牢固。(見 《當警察做偽證時????,《又一次命案警察不被指控——揭開警察正當自衛的“科學”麵紗????)看最近的,Ahmaud Arbery被殺後,沒有任何人被捕,直到Ahmaud Arbery生命最後時刻的一個視頻公開之後,警察局才采取了行動。還有,近年發生的Eric Garner,Philando Castile和Michael Brown死於警察之手的事件,盡管都有視頻顯示受害人完全無辜,最後,卻沒有一個警察被定罪。非裔社區相信,如果他們現在不做任何事情,這一次的最終結果也不會不同。

 

華人你在哪裏?

 

非裔從來就是弱勢群體。曆史上承受的淩辱之殘忍讓人難以直麵。

 

華人在美國也是弱勢群體,現在更是因為新冠疫情,再次成為部分人明顯的歧視、攻擊對象。

 

這個月是亞太裔傳統紀念月,美國公共電視台(PBS)特意為此推出了大型五集曆史紀錄片《亞裔美國人》。影片公映後,在中文自媒體讀到了無數觀後感,大都一致呼籲,亞裔必須與其他少數族裔聯合起來才能有足夠的抗爭力量。

 

但是,華人是不是還應該更往前走一步:不隻是在自己利益受到侵害時才提出團結的口號,而是在別的族裔——特別是非亞裔——利益受到侵害時,自己主動站出來支持?

 

本人以為,華人(或任何族裔)融入美國社會的終極標準應該是價值觀的認同:人皆生而平等。隻有這樣層次的目標才是值得所有族裔共同去奮鬥。這同時也意味了,凡是違背了基本價值觀的事情都必須去抗議,不管發生在什麽人身上。

 

這一次,弗洛伊德被警察壓著脖子8、9分鍾,眼看著他從一個大活人到沒有動靜,真的是難以直視。對這樣的行為能夠無動於衷,不站出來說話,你怎麽指望在自己的利益被侵犯時,別人也會站出來維護你的權益?說要大家團結起來,不應該隻是對別人提要求。生活中不是這樣交朋友的吧?

 

這是檢驗我們的時刻

 

近些年華人參政意識越來越強,特別是在抵製學校的AA(Affirmative Action,平權法案)方麵,可以說是一呼百應,緊急的時候,可以在一兩天內從全國動員到豐富的物力、財力、人力,把某些聽證會現場堵得水泄不通,主動參加聽證發言的人多到超出聽證會的承受能力。

 

最近,華人給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這次新冠抗疫中,克服了重重困難,以各種渠道,甚至以螞蟻搬家的精神,從國內搞到大量醫護人員的防護用品,捐贈給各個戰鬥在第一線的機構和工作人員;美國華人組織UCA也在全美發起“愛心中餐日”活動,給醫護人員和受疫情影響的民眾送上美味的中餐????,獲得廣泛好評。

 

“我無法呼吸”——同為少數族裔的美國華人,檢驗我們的時候來了

UCA組織的“愛心中餐日”活動獲得好評。(圖片來自公眾號《北美新視界》)

 

華人如此強大的行動力與“我無法呼吸”事件再現時表現的沉默,不能不說是一個鮮明的對比。

 

華人不妨學學猶太人。他們在經曆了歧視後,不是隻為自己族裔抗爭,而是致力於提攜所有族裔的地位。在特朗普政府推出歧視穆斯林的政策時,猶太人立即主動喊出了“今天我們都是穆斯林!”的口號。

 

在特朗普拋出“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一說後,在美國的華人群體再次遭遇歧視和敵視的時候,也是猶太人社區站到了華人身後表示支持。幾十個猶太人團體組織聯名發表公開信聲援華人社區。

 

“我無法呼吸”——同為少數族裔的美國華人,檢驗我們的時候來了

猶太人組織聲援華人社區的公開信。

 

是曆史教訓讓猶太人懂得了,維護所有人的權利,才是最有效地保護自己權利的手段。幫人就是幫己的道理,在這裏應該是得到了最好的詮釋。

 

這次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已經在全國範圍內造成非常大的影響。對華人團體、華人社區來說,這是一個檢驗我們的時刻。所謂團結非裔的力量,以伸出援手的方式去團結才是最佳、最真誠的。

 

此時此刻,我們最需要的是華人社區的領袖帶頭站出來,引領華人社區與其他少數族裔肩並肩,手攜手,為了共同的權益,為了一個更好的社會,共同努力。平權的道路依然漫長,作為《民權法案》最大受惠族裔之一的華裔,在繼續維權的路上,我們不僅不應該缺席,而且有義務勇為人先。

 

相反,如果這樣的時刻不主動公開站出來支持,此處無聲勝有聲。以後再要說團結非裔社區,難了!

 

希望看見華人朋友,華裔領袖和華人組織出來說話,無論是個人還是組織,加入非裔社區的抗議活動,用行動證明我們與非裔及所有少數族裔同屬一個聯盟。

 

 

本文由作者授權原創首發於《美國華人》公眾號

 

更多博文

親愛的同學,有你,是上海人的福氣

我的文章係列
美國大學AA平權法案的前世今生及亞裔的何去何從
真的希望你過得好!
鮮為人知的癌症新說 – 正確解讀統計數據
如果當初嫁給他?
70年代大舅眼裏的上海
有這樣兩種中國人
什麽是民主,我們真懂了嗎?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島 – 看看我們都帶些什麽!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島 – 青島人生活簡單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島 – 洗海澡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島 – 表哥、表姐們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島 – 吃的特殊記憶和老少酒鬼

我家隔壁有點傳奇色彩的鄰居係列
我家隔壁有點傳奇色彩的鄰居 – 開篇
我家隔壁有點傳奇色彩的鄰居 – 後記
我家隔壁有點傳奇色彩的鄰居(續) – 來自徐家姐妹的反饋

育兒篇係列
與女兒談戀愛、婚姻、生活
談海外華人到底該不該逼孩子學琴和中文
到底該不該推娃—老調新談

美國點滴係列
五角大樓文件事件真相(3)-- 美國媒體在最高法院鬥智鬥勇
我在美國占便宜的事 (一)戇人有戇福
美國點滴(七)也談西方的公平概念
美國點滴(二)紐約地鐵與上海地鐵之比較
在美國,保健品和藥品的關鍵區別是什麽?
美國黑人和白人對不公待遇的不同應對方式

美國教育係列
美國專家對聰明孩子與天才孩子的比較
美國高三學生的

北美這點事 發表評論於
"白人修改法律,非裔上街遊行"。前段時間,少數白人為了響應‘解放’他們的州的召喚,不顧州的明文法令也上街遊行,有的還帶著槍。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華人都應該了解陳果仁事件,這個事件不僅僅是白人對亞裔的歧視和殺戮,更是美國法律對亞裔的歧視和存在的無視。
而如今類似陳果仁的事情因為疫情而在美國發生,從川普開始。
ayk 發表評論於
亞裔有些時候應該站在黑人一邊,亞裔有現在這樣的環境也是沾了黑人不斷抗爭的光
Redcheetah 發表評論於
why is a black again?
Brooks 發表評論於
全國範圍打砸搶, 沒辦法去和他們肩並肩
gladys 發表評論於
這個事情,我們又不知道具體經過,去站什麽隊?去瞎喊什麽?
wujiandao 發表評論於
和黑人一起去打砸搶嗎?你看看黑人抗議都幹了些什麽?這些人配和守法公民享有一樣的權力嗎?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是值得思考的一個問題,不過不少華人覺得自己就是深膚色的白人。
槍迷球迷 發表評論於
華人受到種族歧視?我問遍微信和文學城:那個老中親身經曆過被歧視的具體事件?沒一個老中能說出來。

種族歧視是左派的狗皮膏藥,什麽事都是種族歧視。
PrimeryColor 發表評論於
作為華裔, 一邊倡議反對AA, 一邊又要支持非裔平權。 可能嗎?
pokemama 發表評論於
難,首先他們對我們不友善!何以回報?
ZheFei 發表評論於
可惜太多的華人目光短淺,而且華人尤其種族歧視:瞧不起黑人,瞧不起印度人 ...嗬嗬,隻看到鼻子尖那點自己的利益。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好文章。有些白人確實是種族歧視分子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這個警察有十幾次投訴。該市是民主黨的大本營,市長議員一向都是民主黨。居民也是明尼蘇達州中最貧窮的。現任州長州律師也都是民主黨。聯邦參議員也都是民主黨。這類事件基本上都是發生在民主黨核心區。你說呢?
mikecwu 發表評論於
回複ahhhh:黑人暴徒和黑人受害者不是一回事。我們要求公正,包括對黑人的公正,其實是為我們自己今後的公正做鋪墊。有的很壞的白人說,排華法案是對的,因為當時中國那邊有金三角黑幫組織,是防止罪犯進美國。你說這有道理嗎?
mikecwu 發表評論於
回複ahhhh:黑人暴徒和黑人受害者不是一回事。我們要求公正,包括對黑人的公正,其實是為我們自己今後的公正做鋪墊。有的很壞的白人說,排華法案是對的,因為當時中國那邊有金三角黑幫組織,是防止罪犯進美國。你說這有道理嗎?
car88 發表評論於
這是個偶發事件,但被民主黨的州、市長利用,放任打砸搶蔓延,給老川的大選上眼藥。
randomspot 發表評論於
讚一個
ahhhh 發表評論於
很難那。前兩天黑豹們不就去騷擾唐人街了嗎?你叫那裏的華人怎麽來支持黑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