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患老年癡呆症的這些年 (續完)

諸事胡亂忙罷,總要有點空閑。踩著滿地黃葉,獨自看看青山。
打印 (被閱讀 次)

本來不想再發在論壇, 但希望聽到大家的建議: 母親目前在養老院臥床,發現腦積水,醫生建議作插管引流手術,不知道有聽說過的嗎? 很擔心手術後的感染和身體排異,如果不作,不知道能堅持多久?拜謝各位。

----------------------------------------------------------------------------------------

 

"我早已想不起吹噓過的風景,而隻記得他渾濁的眼睛,用我不敢直視的認真表情,那麽艱難地掙紮著前行。“ 

- 李宗盛 《新寫的舊歌》

回顧母親生病的原因,有一件事很重要:退休後,她一直很信佛,經常去寺廟參加佛事,捐款,雖然家裏不富裕,可她很虔誠,捐錢極多,為了全家,尤其是海外的我,祈求平安。很可能是在外麵被職業盜賊盯上了,2007年的一天中午,忽然有兩個“尼姑”敲開家門,和我說些鬼話,母親竟讓她們進屋了,後來想,她們進家後點的香,可能是迷魂藥,她們恐嚇母親,說你兒子有”血光之災“,我們幫你祈福消災,家裏的現金和金首飾可辟邪,拿出來鎮住妖孽。母親竟一一照辦了,兩個賊忽悠一陣,留下一些“符咒:,就溜了,母親一直迷迷糊糊,聽她們擺布。結果大家都能猜到,錢和首飾都給偷走了。

2016年的暑假,我們全家回國探親。大女兒4歲左右曾在國內呆過一年, 可能也是母親得病前最快樂的一年。雖然,之前給孩子們都解釋過奶奶的病情, 但真看到了,孩子們還是挺傷感的。 好在母親看到孩子們卻是很高興,總是笑,比看到我還樂嗬。 孩子們很乖,很小心地配奶奶玩,像照顧一個小baby, 領著她在屋裏走動,母親看到鏡子裏的自己,總以為是鄰居,會和“她”打招呼。孩子們漸漸地接受了現在的奶奶。

那一年,母親病情平穩,隻是父親很辛苦,想和母親一起住進養老院,隻沒有合適的去處。我那是勸父親找鍾點工,他還是顧慮重重,怕母親不接受生人。

2017年暑假,我們再次回國,母親明顯不如前一年,對話和認人都不行了,也不如以前聽話,吃飯需要父親喂了。我們一再勸說下,父親同意找鍾點工了。花了兩三個星期,第一個鍾點工在我們回美國前終於敲定。 父親終於輕鬆許多。

2018年,著母親知覺能力繼續下降,與我視頻時已不大能說完整的話了。父親精心照顧,保姆也挺精心,每天作好吃的;可吃的好,母親就發胖許多,晚上起夜,父親幾乎扶不動了,父親買了電動護理床,可以自動升降。

2019年,母親行動能力下降,在家裏摔倒兩次,好在都不重,隻是母親胖,父親都扶不起來,打電話叫親戚來幫。父親怕我擔心,沒告訴我,直到有一次視頻,我發現母親臉上有淤青,才知道是晚從床上摔下來了。現在回想,我真是愚蠢,沒有警覺。十月份的一天,災難終於降臨了。那天,午飯後,保姆在洗碗,父親隻是回身去拿個東西,母親在客廳裏仰麵摔倒,後腦磕在大理石地磚上,昏迷不醒,被送到急救室。。。。。。

三天後,我趕回國,母親仍然昏迷,腦內出血,好在血量不很大,另外由於老年癡呆症,腦部萎縮,容血的空間大些,不需要手術。醫生采取保守治療,讓我們作好最壞的打算。那些天,母親時時在和死神較量,她雖然不能說,不能動,可即使在她最虛弱的時候,她還能用力地攥緊我的手,我知道,她舍不得離開我和父親。臥床久的病人最容易肺部感染,母親也沒幸免。我和父親天天期待奇跡,我隻能向佛菩薩祈禱。也許是母親的極強的求生意願,也許是她早年念佛吃素,供養的福報,一個多星期後,母親竟漸漸蘇醒了。

母親脫離危險後,父親和我四處尋找能接收臥床病人的養老院, 看了好幾家,條件都不滿意,直到發現本市的三甲醫院新開了一家規模很大,設施也很不錯的“醫養結合”的養老院,目前母親已經住進那裏了。

 

 

 

 

 

泥中隱士 發表評論於
我母親也講過她被兩個妮姑樣子的女人騙了,情節和你寫的差不多一樣。她們大概在廟裏看人燒香再從什麽渠道搞到地址然後找上門來?
欲千北 發表評論於
很欣慰看到樓主的母親有了合適的去處,老父親也可以安心休息。
老年癡呆分很多類型,除了阿氏癡呆(alzheimer’s)之外,還有血管性癡呆等等。處置方案和藥物都是不同的。我母親從約65~70歲診斷有腦萎縮,老年癡呆,尋醫問藥近20年,中醫西醫看了不知多少,病情越來越嚴重,我一直認為不是阿氏癡呆,但也不知如何醫治。十多年後有個三甲醫院副院長,老年病專家,開了兩個很便宜的老藥,尼莫地平和卡托普利,一天幾分錢。三天後病情顯著好轉,並長期維持。藥效主要是由於尼莫地平,卡托普利吃不吃無所謂。我由此估計母親是腦血管硬化,供血不足,導致慢性腦萎縮。尼莫地平擴張血管,改善血供,症狀就緩解了。此後我母親過了7年去世,期間還做了心髒起搏器植入手術。除了最後2年,病情還可以,記得家裏親人,可以心算加、減、乘法、和簡單應用題。
老年癡呆不是一種疾病,雖然表現形式相近。分清老年癡呆類型,對症處置,非常重要。
猴寶貝 發表評論於
同情,我媽媽也是這種病,不知道是不是吃魚油和增強記憶的藥,十年來一直記得家人,家裏有這樣的病人家屬真的是很難。
家宴 發表評論於
你難,你父親更難。幸好找到一家養老院可以分擔你和家人的困難。養老真的不容易,體會深深。
一樵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SL1234' 的評論 : 他們其實也不願拖累兒女啊。
一樵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hy86' 的評論 : 多謝!
一樵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newGSDowner' 的評論 : 阿彌陀佛。在人無法操控的領域,希望大慈大悲的願力保佑每個苦海中的人。
一樵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okemama' 的評論 : 希望很快有藥研發,美國各大藥廠都在投巨資,3年前,聽說 Lilly 的一種藥差點就上市了,可惜沒通過三期試驗。這是個龐大的市場,估計快了。
一樵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真是不幸中的萬幸。我真感激這家養老院,功德無量啊。
一樵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Greenpigeon' 的評論 : 謝謝!我父親說他後悔當年少生了個女兒。
一樵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人參花' 的評論 : 多謝!
一樵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來也匆匆London' 的評論 : 的確如此,現在國內老人養老的需求大的驚人,合格放心的真不多。
SSL1234 發表評論於
小時候希望父母……………………現在隻希望他們腦子清楚,能自理
lhy86 發表評論於
讀著淚流滿麵,保重。
newGSDowner 發表評論於
信佛的人真是有好報啊!
pokemama 發表評論於
真不容易!謝天謝地,終於找到了適合的地界。你老爸真夠辛苦了!
我天天都在擔心,怕自己走到那一步......。我已早早告訴孩子們了,不要舍不得!真到那一天,千萬別難為自己,送我去天堂!不然,我自己也難受,那才叫“度日如年”了。
曉青 發表評論於
真不容易,好在找到了能照顧她的醫院。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Greenpigeon' 的評論 : +1
Greenpigeon 發表評論於
謝謝你的文章。海外獨生子在父母晚年時很難,多保重!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讀著讀著就淚目了。保重。
來也匆匆London 發表評論於
真不容易,尤其能找到收老年癡呆的負擔得起的養老院不容易。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