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免費乘坐地鐵,其實和有沒有殘疾證沒多大關係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

您有殘疾證嗎?您是殘疾人嗎?

不好意思,沒帶殘疾證沒法證明您是殘疾人,我也幫不了你。

上麵類似這樣的質疑,不知道小夥伴是否耳熟,是否你也經曆過忘帶殘疾證的尷尬。

呆萌姐可是個小迷糊蛋,比如說,今天臭美了,想換個包包出門嘚瑟一下,美美噠走在路上,到了地鐵站,需要換票或者刷卡了,一摸包,媽呀,壞了,殘疾證忘拿出來了,還在原來那個包包裏呢。這下可慘了。

各位坐好了,呆萌姐又開始白話了,和大家嘮嘮嗑,說說我遇見過的幾種情況。

咱先說說這視力殘疾人的殘疾證長啥樣。一個紅色的長方形小本本,你別誤會啊。這可不是結婚證,雖然都是紅色的,大小、手感、功能可差著意思呢。別回頭摸錯了,拿著結婚證到地鐵坐車,人家隻是給殘疾人有福利,可沒說給已婚人士免票。

我們來看看這福利是怎麽回事。

1990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對殘疾人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應當根據實際情況給予便利和優惠”,“盲人持有效證件免費乘坐市內公共汽車、電車、地鐵、渡船等公共交通工具”。

隨著國家殘疾人事業的發展,廣大殘障群體享受到了交通出行的合理便利和政策優惠,為盲人免費乘坐市內交通工具出行提供了具體法律保障。

針對該法律規定在實施中存在的問題,2008年修訂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規定“盲人持有效證件免費乘坐市內公共汽車、電車、地鐵、渡船等公共交通工具”,明確了盲人持殘疾人證等有效證件,即可免費乘坐所有市內公共交通工具。全國31個省(區、市)先後修改地方法規,其中10個省(區、市)將免乘人員範圍從盲人擴大到所有殘疾人,13個省(區、市)將免乘人員範圍從盲人擴大到盲人和重度殘疾人或者重度肢體殘疾人,有些地方規定殘疾人的一名陪同人員也可以免費乘車,為殘疾人交通出行提供了更多保障和便利。

小夥伴們有沒有體驗到以上政策福利?

說實話,呆萌姐確實是這項福利的受益者,畢竟天天出行都離不開公共交通。有了換乘引導和福利票,真是省心又省錢。

可是,可是,事情總是沒有完美的,有些服務和理念確實有待提升。

且聽呆萌姐接著白話。

殘疾證與免費票到底有啥衝突,白紙黑字政策寫得清清楚楚,咋還那麽多問題呢?

想必大家都看到近期熱搜了。

3月18日,武漢的李大哥坐地鐵時,因忘記帶殘疾證,地鐵工作人員拒絕為其提供無障礙通道服務。即使李大哥沒有雙臂,依舊證明不了自己是殘疾人。

李大哥表示,對於失去雙臂這種情況,攜帶和出示殘疾證都是很困難的,這規定很不人性化。

工作人員提出要給李大哥買票進站,被李大哥謝絕了。最終,李大哥自己買票,用腳刷卡,坐上了地鐵。

後麵,3月22日,武漢地鐵道歉,回應工作人員現場處置問題不周,他們接受網友監督。

這是把責任甩鍋給基層工作人員了,他們說自己也冤,規定如此,不執行就是扣錢停職一條龍處理。

不少人是支持地鐵的,覺得不讓沒有殘疾證的殘疾人通過,才符合程序正義。

但,還有一些人認為,有規定不等於規定合理。難道兩袖空空抵不過一紙證件嗎?這可真是魔幻現實主義啊,搞不懂,搞不懂。

當時看完,我也是覺得魔幻得不行,不過我想說說另外一種情況,那就是出示了殘疾證也未必能夠正常乘車,這種事呆萌姐可沒少遇到,早就習以為常了。為什麽要說這些呢?因為呆萌姐感覺,出現這兩種情況,其原因有相同之處。

記得,2000年9月在長春入學第一天,學辦就給每個同學辦理了長春的盲人乘車證,是一個帶有塑封的橙色小卡片。我和幾個同學第一次在長春用這玩意兒坐車的時候,感到挺新鮮,結果剛上車就被司機叔叔一嗓子給吼住了。捱!捱!那幾個學生,幹啥玩意兒,拿啥坐車呢。

我趕緊跑過去,離近了給司機看,叔叔,我們是盲人乘車證。

誰啊,你盲人啊。

對啊,我看不太清。

那我還是高度近視呢,啥玩意兒,啥盲人啊別扯了,趕緊投幣。

大家七嘴八舌跟司機叔叔解釋,可惜啊,咋說都沒用。那個年代大家都沒有啥殘障意識,就是半盲帶全盲走路,出行也不帶盲杖,隻不過有的同學外觀明顯,有的帶個墨鏡。我們初來乍到不懂如何說服人家,一個個氣得滿臉通紅,憋住一口氣就是不給錢。

司機叔叔估計也是沒見過一群女生咋就能坐車不給錢呢。一路上對我們沒好氣的連批帶損,說什麽當代學生沒素質,上車不給錢。

後來我們特教按摩協會挺給力,他們想了個絕招,敬竹帶頭,老暮、老成、老狗熊他們號召了一批同學去公交總站,好一頓跟人家解釋為啥有盲人乘車證這件事情,國家都有啥規定,然後給人家車隊溜溜做了一天按摩。隊長高興了,直接開會通知司機,這邊有一站是長春大學,裏麵有特教學生,以後拿盲人乘車證的就是免費的。

從此以後,盲人學生們過上了坐車不要錢不挨罵的幸福生活。

04年我畢業了,回到家就想到處轉轉。表姐約我逛街。當時呆萌姐也是一個小蘿莉呢,還挺要麵子的,不好意思拿盲杖出門,還有個原因是,我還能看見點,走路啥的還行不能撞人,不過台階是經常掉下去的,那我也不想拿盲杖。我老媽在這邊送我去公交站,表姐在那邊接我。

上車我就出示殘疾證了。

司機說,不行。我們隻認軍殘證。

不會吧,盲人拿殘疾證應該是好用的啊。

我老媽,在下麵跟著解釋,我家姑娘眼睛看不見。

看不見,這哪能證明啊,一般拎著棍子的都行,拎棍子的我們都給免費。

當時我有點尷尬,趕緊讓我老媽快回去。我掏出十塊錢,跟旁邊乘客換零錢,看不清就伸手等人家塞我手裏,找投幣口也是亂摸一通。後來有個大姐看不過去了,跟司機說,你看人家小姑娘確實眼神不行,你非要為難她幹啥。

司機說了,沒拿棍子,誰知道她是盲人啊。

我說,給你看殘疾證了啊。

那我們不管,殘疾證不認識。

真是一句話給我噎死。

視力一級二級殘疾,拿證不僅可以免費坐車,旅遊景區大部分也免費。記得2010年,大家經常去北京歡樂穀,每周有一天殘疾證免票。大家很愛玩,幾乎每周去一次。工作人員生氣了,覺得大家在占便宜,他們不賺錢,還覺得一堆大盲人排隊太麻煩,看著就煩。於是,進門驗票時,態度越來越差。拿著殘疾證翻來翻去,還舉起來對著陽光看。看上麵的鋼印是不是假的,還盤問殘疾證發證日期是哪天。

我的媽呀,這個誰能記住,一般發了證就沒翻看過呀。

隻見工作人員輕蔑一笑,突然嚴肅地說,這證是你的嗎?假的吧,日期你能不知道?再說了,盲人和智障不能生活自理的都需要家人陪同購票入園。

有人站出來,拿著盲杖開始在地上左右嘩啦,開啟橫掃千軍模式,嘴裏念念有詞,碰著誰受傷了可不管啊。老子來好多次了,怎麽了,殘疾證都是假的嗎,一個人怎麽不能玩了。有你們這樣服務的嗎。

嚇得人家小姐姐連連往後退。一個貌似領導的人出來了,趕緊放閘,讓大家進去了。

看來不給點顏色看看,隻是出示證件也不好使啊。關鍵時刻還是要會點武術。

2017年帶著呆萌剛回到北京,下班做10號線地鐵就被拒絕了。

出示殘疾證和導盲犬工作證,地鐵工作人員直接鄙視我了。

我看你的眼睛沒毛病把。你怎麽能證明,你是盲人?這個殘疾證就是你的?你怎麽證明導盲犬工作證是真的?怎麽證明導盲犬就是真導盲犬?並且導盲犬是你使用的?

我心想,不愧是京油子,這小嘴兒夠損的。我也沒客氣,你不認識殘疾證和導盲犬工作證,孤陋寡聞還能怨我啊,我不是你領導,找領導給你培訓去。

然後過來幾個工作人員,畫地為牢把我圍到中間,開始檢查證件。一個中年男人對我說,你這殘疾證照片是用雙麵膠粘的,這個不對勁,是假的。你說怎麽回事?

什麽?這照片難道有啥防盜粘貼術嗎。這我哪兒懂啊。

您說雙麵膠粘的是假的,真的應該怎麽粘呢。我不懂,發我就這樣,我也沒撕下來檢查過。要不然您去問問發證部門,為啥給我用的是雙麵膠。

一個年輕女人說,你的導盲犬沒帶嘴套。

為什麽要帶嘴套?

現在是晚高峰,這是地鐵規定,導盲犬要佩戴防止傷人的護具。

我終於聽懂了,原來不是懷疑我,不讓我坐車,是不喜歡導盲犬,非要找個理由阻攔人。

我的導盲犬是受過專業訓練的,沒有攻擊性。而且訓練的時候就沒帶過嘴套。防止傷人的護具有明確規定是嘴套嗎?我們導盲犬帶著導盲鞍進入工作狀態,這個就是護具。

那不行,車上人太多,怕引起恐慌。沒嘴套不能上,我們也幫不了您,要不然你選擇其他交通工具把。

呦嗬,這是逐客令啊。

我憑什麽不能高峰期坐地鐵,那我等,錯過高峰期可以嗎。等一個小時我沒問題。

一個矮胖男人甕聲甕氣地說,怎麽,你這是不配合我們檢查啊。帶到警務室處理,別站在這裏影響其他乘客。

誰影響其他乘客了,你們把我困在這裏的好不好。

又有一個女人說,女士,別生氣,這樣吧,我們給您打個車,您和狗狗回家就方便了。現在人太多,打個車舒舒服服多好啊。您說對吧。

少跟我來這套。看來這也不是高峰期問題。說白了,就不想讓我坐車啊,找了各種理由搪塞我,這地鐵公關可真有一套。

我就堅持不妥協,正常出示證件坐地鐵是我的合法出行權利。要不然把站長負責人找過來評理。我自己有錢,不需要你們給我打車,我也不做公交。交通台記者聞訊趕過來了,站長也來了,一直僵持到末班車。

經過了交通台報導,北京地鐵十號線開始整改了,這幾年幾乎沒怎麽出現這種刁難視障乘客的事件,當然也有個別人新入職的不懂工作流程。通過投訴基本都能解決。

看看以上的這些經曆吧,哪一次不是有可以證明的證件?不是依然遇到了各種問題嗎?所以,要求殘障者出示殘疾證才可以免票,表麵上是嚴格按規定辦事,其內裏是為自己免除責任,同時暴露了工作人員對殘障群體的態度。無論認證不認人還是連殘疾證都不認,他們內心對殘障者的輕視與歧視是相同的,是顯而易見的。

國內第一條地鐵線從1969年建成至今,已過去五十多年。在這五十年裏,我們能看到全國各地地鐵發展的巨大變化。殘障人士乘坐地鐵,從最初地鐵沒有無障礙設施,例如垂直電梯,盲道,從個別城市憑盲人乘車證免票,到現在引領服務,都是一點點進步的。但是這些進步和服務是不是還需要提升?

答案是肯定的。服務需要有溫度,並不是工作人員看著像殘疾人,才提供服務。更不能認證不認人的認死理。

其實,工作人員有自己的判斷標準,他們就是有著對殘疾的刻板印象。他們無意中顯露了自己可以控製他人能否乘車帶來的權力感,對於乘客免費乘車,他覺得“我說能救能,我說不能就不能。”所以才有了種種不可理解的行為。甚至連他人的殘疾狀態都成了工作人員能評定的。這不就是健全主義中心思想嗎?我們殘障群體的身份和權利都建立在公共服務認知和態度上,完全不能自主。

很多城市的地鐵站都是殘疾證換票製度。先拿著殘疾證到客服中心換票,說是換票,其實就是免費領取一張車票。工作人員翻開殘疾證抄寫裏麵的殘疾證號,然後給你一張實體車票,我們在通過閘機刷票進站。出站時,再把車票塞進閘機裏。時間長了,殘疾證被翻得破爛不堪,我們就要買一個殘疾證保護套,封皮是保護了,裏麵幾頁紙都快揉搓成衛生紙了,軟塌塌的字跡也不清晰了。很多人想了個好辦法,打印殘疾證號,貼在證件後麵讓他們抄寫方便。工作人員說,不行,我們後麵有攝像頭,我們必須翻開殘疾證檢查,這個人監督我們的。

我的天,這屬於啥了不得的福利嗎?即使給所有殘疾人免票,我相信,就目前的無障礙出行狀態,也不會有太多人出來,而且,誰沒事坐地鐵玩啊,上班上學的基本常年就這些人,我相信他們一定能統計出來。沒必要搞這麽複雜,殘疾證翻爛了也沒法更換新的啊。

有一次我被拒絕乘坐地鐵,其中有個工作人員挺聰明,在中殘聯官網上輸入我的殘疾證號,驗證沒問題了,跟我道歉放我近站。雖然我很不高興,但是也算是有個好態度。所以我想,我們是否可以放開本地和外地的區別,免去抄寫證件這個環節,可以直接號碼認證,不過這樣也很耗時,或者普及第三代殘疾證卡片,沒有戶籍限製,這樣在哪裏坐地鐵都不需要抄號碼了。

回頭我們再看看,對於殘障人士的服務和福利,到底是給殘疾人的還是給殘疾證的。

有人會說是給持證殘疾人的,那麽如果這個人由於個方麵因素,確實殘疾了,沒有辦理證件,難道就要不給提供服務了嗎。

這就好比一個十歲小學生長得比較高,雖然他不能享受兒童票,但是不能因為人家長得高就不讓人家玩兒童玩具。

國家通過提供免費乘坐地鐵等福利措施,以減輕殘障人士及其家庭的經濟負擔。這不僅體現了社會對殘障群體的關懷,也是對殘障人士權益的保障。這種政策有助於促進社會公平,讓殘障人群能夠更好地融入社會,享受與他人同等的出行權利。

在當今社會,隨著科技的飛速發展和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們的生活變得越來越便捷。然而,在這個看似完美的世界裏,仍然存在著一些不公平和歧視現象。其中,對殘障的偏見和歧視問題尤為突出。許多人在沒有深入了解殘障人士的情況下,就對大家進行評判和質疑,甚至認為某些人是“騙子”或“作秀”。這種行為不僅侵犯了殘障人士的合法權益,也違背了社會公平正義的原則。

事實上,殘疾並不是一個人的自我選擇,而是一種人類繁衍過程中的必然現象。每個人都有可能遭遇意外或疾病,導致身體殘障。因此,我們應該以友好和理解的心態來看待殘障人士,保護每位殘障人士的權利和尊嚴。

我們每個人都有享受各種服務的權利,無論是否持有殘疾證。對於那些外觀上看不出有明顯殘疾特征的人,不能僅憑主觀臆斷來質疑殘疾身份。殘疾證是經過專業機構評估和認定的,具有法律效力。每個行業都應該尊重殘障人士的隱私和尊嚴,不輕易質疑他們的身份和權益。同時社會各界也應加強對殘障人士權益的保護,提高公眾對殘疾人的認識和尊重,共同創造良好的公共服務和無障礙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