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法國的“伊斯蘭問題” 58%法國人支持軍方介入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4月14日,一封寫給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公開信引爆軍人幹政的軒然大波,由20多名退役將軍,一百名高級軍官和一千多名軍事人員簽署,這封在網上發布的公開信警告,如果政府再對當前法國反種族主義、伊斯蘭主義等的社會亂象不作為,無法成為消極旁觀者的他們,會積極的幹預,法國可能會“爆發內戰”和導致“數千人死亡”。

對於軍人威脅軍事政變,從國防部長到三軍參謀總長都譴責違反軍人中立原則,但是近乎三分之二的法國民眾都讚成他們對法國社會亂象的看法。

在這封名為“願榮光重歸政府”的公開信中,強烈譴責了當前法國社會的亂象,反種族主義、伊斯蘭主義,“這些危險都在瓦解著共和國,時間很緊迫,工作很艱巨,法國正處於危險之中,這些致命的危險正在威脅著她”。

因此,“領導我們國家的人必須迫切地找到必要的勇氣來消除這些危險”,他們譴責了馬克宏政府對當前形勢的不作為,並威脅若政府一直無動於衷,他們將會自己采取措施來保護這個國家: “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鬆懈將繼續在社會上不可阻擋地蔓延,最終導致爆炸,我們積極的同誌將介入危險的任務,以保護我們的文明價值和保護我們在國家領土上的同胞。”

右派雜誌《當代價值》(Valeurs Actuelles)刊登了這封向馬克宏總統政府發出一係列指示的公開信,警告政府必須捍衛文明價值觀、捍衛愛國主義,反對“郊區部落”,並應該更堅定地遵守法律,來避免法國內戰。信中說:“現在已經不是拖延的時候了,否則明天內戰就會結束這種日益混亂的局麵,屆時,數千人的死亡將是你們的責任。”


公開信表示,“危險在增長,暴力在日漸增加。十年前,誰會預料到一位教師有一天會在他的學校外被斬殺?”作為國家的仆人,他們一直準備好接受考驗,不能成為這種行動的消極旁觀者。參與連署的人士強調,“即使在退休後,我們仍然是法國的士兵,在目前的情況下,我們無法與我們偉大國家的命運保持距離”。

對於公開信所言,“和我們一樣,我們的大多數同胞都對你們的搖擺不定和有罪的沉默感到厭煩”,LCI的民調顯示,確實,絕大多數法國人讚同前軍方人士對正在瓦解的法國社會(73%)或一種在社區之間產生仇恨的反種族主義(74%)表達的看法,而且有58%的法國人說他們支持這些軍方人士,尤其右派中71%的共和黨人(LR)和86%的極右派國民聯盟(RN)支持者。

民調還指出,49%的法國人認為陸軍應在無須命令進行幹預的情況下進行幹預,以確保法國的秩序和安全。政治學家傅奎特(JérômeFourquet)指出,無須命令就這樣做,稱之為軍事政變。軍人們空洞的信表達了麵對行政當局的不信任審判,而法國民眾認為政府已經不作為,感覺法國靈魂四處遊蕩,並擔心會流離失所。

軍事曆史專家戴魯(Eric Deroo)以為,這件事可回溯到國家陷入危機時萬不得已的神話,這是萬不得已的最後手段。這是法國的特殊性,是長期政治曆史的一部分,從拿破侖到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將軍,再到第三共和國布朗熱(Georges Ernest Boulanger)將軍和貝當(Philippe Pétain),每當情況惡化時,法國人就想要召一名將軍參加政治活動,就是因為他是非政治人物。他認為,這封信隱然一股暗流,在2017年第一輪選舉中,約40%的軍人,憲兵和警察就投給了極右派。

三軍參謀總長勒冠特(François Lecointre)說,這封呼籲幹預的信令他很震驚,因為軍隊的中立至關重要。國防部長帕爾利(Florence Parly)指出,這是將軍隊政治化,是不負責任的,她強調,“軍隊對什麽樣的呼喚作出回應?是回應國家的召喚。”對於違反中立義務的軍人,(法律)規定了製裁措施,如果簽署人中有現役軍人,她已經要求參謀總長采取適用軍人身份規定的規則,也就是製裁。對於同樣受中立義務約束的退役軍人簽署者,也有可能受到製裁。

法國民眾則拒絕國防部長部長的懲罰決定,根據Harop / Ifop的民調,隻有36%的人支持懲罰現役士兵,26%的人支持懲罰退休人員。參與聯署人士也回應,部分政治人物和政府嘲笑他們,“鄙視,侮辱我們,今天國家無情的對待我們,同時要懲罰我們的一些同誌,幸運的是我們有法國人民作為盟友。”

國民聯盟馬琳·勒朋(Marine Le Pen)表示,她非常讚同信中無法無天的地區、犯罪、自我仇恨和我們的領導人拒絕愛國主義等看法,並分擔他們的悲痛,但她認為這些問題隻能靠政治來解決,因此號召聯署人士在2022年總統選舉中與她的政黨聯手。

帕爾利則批判馬琳·勒朋,“軍隊並不是一個政黨。軍隊不是用來競選的”。她批評參與聯署的退役將軍聲稱捍衛法國,“而他們卻煽動仇恨的火焰”。帕利說,“他們隻代表自己,想把軍隊政治化是對他們使命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