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我剛經曆了七個小時的微創手術

(2022-07-08 21:33:23) 下一個

【科大瞬間】我剛經曆了七個小時的微創手術

第185期 阮耀鍾 582

編者按

年過八旬的材料科學與工程係退休老師阮耀鍾教授剛剛做了一個長達7小時的微創手術。除了生理的痛苦,他還經曆了什麽?本文記載了他術前術後親友學生的關愛與幫助,也有他對中國醫保的感慨和思考。我們衷心祝願阮老師早日康複,也希望25萬元治療費用早日得到報銷。                                                                           

今年8月18日星期三,我因腹脹腹痛去校醫院看病。醫生懷疑是腸梗阻,建議我去省立醫院看。省立醫院現在是科大第一附屬醫院。星期四感覺好了點,沒去。星期五仍感到肚子脹,並且已三天沒大便了,於是去了省立醫院南區,看普外科。省立醫院醫生讓我作CT檢查。星期六作CT檢查,星期一拿到CT檢查結果,發現腹部動脈中長了個瘤。省立醫院南區醫生建議我打的去廬江路省立醫院總部看血管外科,血管外科醫生建議我住院治療。

後來我一想,這麽大的事,我得先征求一下我安醫的老朋友任祿維老先生的意見。任老比我還年長五歲,去年才真正退休。於是我先把CT診斷報告和診斷意見送任老,第二天帶著CT片去任老家。任老認為,腹部動脈這個瘤是顆定時炸彈,萬一爆炸無法搶救,建議我住院治療,並且說這是微創手術。我的膽結石切除就是用微創手術,第一天做手術,第二天下地,第三天便出院。任老還向我推薦省立醫院的胡何節主任醫師,他是從安醫調到省立醫院的,很有名。

我又去征求校醫院醫生意見。校醫院醫生除了任老說的腹部動脈瘤是顆定時炸彈外,還補了一句“你的腹主動脈夾層形成”,說明動脈壁變薄,也是危險訊號,建議我馬上住院作手術。

於是我給省立醫院的王韻文老醫生發微信。我與王韻文老醫生和她的先生吳炳南老先生是多年老朋友,他們的兒子吳磊還在省立醫院工作,馬上給我掛了安徽省最有名的任老給我推薦的胡何節主任醫師的號。胡何節主任醫師要我住院做手術。

2021年8月31日我入住省立醫院,當晚發現護士站對麵有幅“國科大第一附屬醫院安徽省立醫院”的廣告。我告訴護士,此廣告錯了。國科大是中國科學院大學的簡稱,中國科技大學的簡稱是科技大學、科大、中國科技大學等。第二天他們便把原來那幅廣告撤了。

9月13日,我被安排第一個做手術,由胡何節和洪磊二位主任醫師親自為我主刀。我知道,省立醫院醫生幾次專門研究我的治療方案。其中有一個方案是為我搭二個橋。第一個橋醫保不能報,要花十萬多元。後來我讓老伴問了科大校醫院,考慮我是老教授,享受退休前待遇,學校同意報銷80%,其餘20%我同意自己掏。最後,我也不知道是否用此方案。

我動手術那天第一個關心我的是我在美國的小弟弟建忠。他在美國有一家公司,在中國大陸有四家公司,都是從亊計算機圖象識別的。他現在國內,但平時忙得要命。上午10:21他就打電話問我的老伴小張:“今天大哥什麽時候做手術?需要多久?辛苦你了!做好手術請告知。” 可是一等就等了七個小時,建忠一直等到我做完手術,兄弟情誼,令人感動!

中午女兒和女婿也來醫院了。下午1:00左右大屏幕顯示,請阮耀鍾家屬去冾談室。女兒、女婿都跟著小張進了冾談室。醫生告訴她手術順利,準備再搭個橋,需小張簽字。

9月13日早上不到8:00我便被推出病房,我跟醫生說我自己能爬上手術台,但下手術台的時候老伴一個人搬不動,請醫生幫忙抬一下。我沒想到那天手術會做七個小時, 真是太辛苦胡何節和洪磊二位主任醫師了,那時其他醫生都下班了。幸虧那天女兒和女婿來了,出了手術室我一眼認出女婿,問他你怎麽來了?問完我又昏過去了。

第二個關心我的要算小張的妹妹張仁考了。她勸小張:“你不要老在手術室門口坐著,怪緊張的,找個地方坐一坐,稍微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兒。”說實在,我剛做手術的頭三天,真擔心把小張累壞了,我知道她的體質不如我,萬一她累垮了,我也就完了,我現在全靠小張照顧!我出院後,我的妹妹幾次打電話要來合肥看我,被謝絕了,希望妹妹理解。

我是9月22日出院的,出院當天,小張最小的妹妹便來看我。但可惜忘了留個影。第二天張仁考來電話要來看我,小張說你們別來看了,老阮9月28日要去校醫院拆線,請王嵐那天送老阮去校醫院拆線吧。我直豎大姆指,誇小張的主意好!拆線那天我是肯定走不到校醫院的,打的又進不了科大。張仁考原在科大幼兒園工作,王嵐的車能進科大。下麵的照片是王嵐和張仁考送我去校醫院拆線回來在我家的留影。

張仁考(右)、王嵐(右)

小張第三個妹妹與妹夫因去東北旅遊,回來又要隔離半個月,無法來看我。

尤其出乎我的意料的是,我出院的第二天,老知心朋友、92歲高齡的吳炳南老先生和他的夫人、省立醫院的王韻文老醫生專程來我家看我。我見到兩位時,真是熱淚盈眶……。下麵的照片是那天在我家的留影。永世難忘!

吳炳南(中)、王韻文(右)

還有一件事也是出乎意外的。10月4日科大材料科學與工程係2012邵宇和2015姚雨二位學生來我家看我。

邵宇(右),姚雨(左)

他們根本不知我住院的事,是國慶長假來看我的。畢業多年的學生還記得老師,還專程來家看我。那天我特別髙興!是我住院、出院後最高興的一天。邵宇還送我一瓶XO酒,我從未喝過如此高級的酒。我留著,待我九十大壽時請大家品嚐。

9月29日唐玉冬和老幹部處厲洪主任來我家看我。唐玉冬代表我們退休黨支部送我500元慰問金,厲洪主任代表老幹部處送我1000元慰問金,這是組織上對我的關懷,我毫不客氣全收下了。其他凡是個人用微信發給我的錢,我一分錢都沒收。希望這輩子能做個清清白白的人!

我幹了一輩子教育,前兩年曾寫了篇拙文《我對教育的幾點思考》,但很快就被封了。我知道自己人微言輕,說也是白說,隻能給自己和組織上添麻煩。但是我這個人有個怪脾氣,看到問題,作為一個有良知的知識分子,不能保持沉默!今天我想對醫療說幾句。

我的一個高中同學的太太,在美國當訪問學者期間查出子宮癌。一分錢也沒花,全是政府掏錢治好了她的病。如今她仍在美國,活得好好的。

我的一位大學同學,在加拿大做心髒搭橋手術,隻花了十加元,因為他要求病房中為他裝一部電話,自已掏了十加元。

這次我在省立醫院住院時間較長,先後送走了三批病友,多是年老體弱的農民。我隻是比他們多念了幾年書,由農村戶口變成了城市戶口。並且我提教授較早,享受退休前待遇,我這次住院和手術費花了近25萬元,我估計絕大多數可以報銷。否則的話,這一下恐怕我也要返貧了。中國宣布2020年實現農村貧困人口全麵脫貧,不知我們政府是否考慮過沒有,一場疾病會使無數農民返貧,這個問題如何解決?

我作為農民的兒子,懇求和希望我們政府能否給老弱病殘的農民多些照顧和幫助!

編輯:許讚華,理實

常務編委:

許讚華 803 | 劉揚 815

黃劍輝 815 | 滕春暉 8111

 

[ 打印 ]
閱讀 ()評論 (5)
評論
beijingconnection 回複 悄悄話 認識的一個訪美老人,不幸得了膽囊炎,做了手術,一分錢沒花就養好病回國了。是醫院的救貧部門處理的,隻出了一份證明說明收入低。美國的真正窮人生大病是不怕的,隻是若沒有保險平時看病會有困難。
beijingconnection 回複 悄悄話 有一次探望病人,一個在一間病室陪他老婆的農民就說他老婆腦出血,每天花很多錢住院,家裏受不了了。中國的醫保太差,還有許多民生問題沒有解決。有時看到微信上那些大喊生在那裏最幸福的人,真感到他們的可憐和可惡。
xiaoxiao雨 回複 悄悄話 He should speak out earlier since he is also from farmer family. Justice and fairness are not pursued by China scholars. Only when they got and enjoyed the advantages, then they will speak out before they die. Anyway it is better than nothing.
藍天白雲915LQB 回複 悄悄話 真是有良知的知識分子。農村人生病怎麽醫保,我不是太清楚,但是,我隻知道,農村的老人,很多有病就是等死,甚至大病自殺,,境況悲慘得很。
藍天白雲915LQB 回複 悄悄話 真是有良知的知識分子。農村人生病怎麽醫保,我不是太清楚,但是,我隻知道,農村的老人,很多有病就是等死,甚至大病自殺,,境況悲慘得很。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