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博文
(2022-09-29 19:18:20)

【科大瞬間】第211期|路陽788 【作者導讀】 筆者自八十年代留美,在美國學習工作生活已數十年。大約二十年前,有一段時間,常常在淩晨時分清醒以後,回憶起科大時代的往事,當年那些青春的麵孔、熱烈的情懷,一個個、一件件,縈繞眼前,揮之不去。隨著時間的流逝、年齡的增長,這些麵孔與回憶愈加清晰,鮮活如初。 於是,筆者開始設想寫下大學時代的故事,[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2-09-26 13:38:04)

第210期王9015 【作者導讀】 上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中國實行市場化改革,為自費留學創造了良好契機。國內普通家庭的學子通過考托福、考GRE和申請獎學金的方式,也可以自費出國留學。“出國熱"在科大這樣的精英學校,更是掀起了一股浪潮。在科大的"隨波逐流",在當時的社會上看來就是”引領風騷“。科大因此被稱為世界名校的本科預備班。[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5)
(2022-09-24 05:11:29)

第209期瞬間2季2022-04-14朱以林小傳路陽788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當年在全國範圍內拔尖錄取學生,除了政治原因不能從台灣招生外,全國其他29個省市自治區皆有優秀學子在科大就讀。如筆者當年所在的生物係,78級有36名通過正常途徑錄取的同學,加上第一期及第二期少年班8位天才少年,全班44名同學來自全國23個省市自治區。本文介紹778的一位學長,朱學長。朱以林大學證件照(1[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2022-09-20 18:53:24)

【科大瞬間】第208期|劉錚878 【編者按】
878校友劉錚本科畢業工作後轉讀法學,之後在美國矽穀成為一名訴訟律師和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她的經曆給中國留學生幾個啟示。其一,要找到自己的興趣和強項都有一個自我探索過程,這個過程一般應該在大學本科時發生,但由於中美教育製度的差異,不少同學在讀研階段才補上人生這一門重要的課。二,科學和法律這兩個看似[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22-09-17 14:07:56)

專欄|華盛頓手記:北明: 東西合璧古今相交—中國再無方勵之 方勵之長逝後,中國再無科學與民主齊驅、東西方文化並行、古典與現代相交、理性與感性完美協同的科學家。 2022-09-13 方勵之書法楚辭《天問》贈劉賓雁。蘇煒(左)和北明(右)在“劉賓雁八十華誕暨文學創作六十五周年慶賀會”上展開這幅書法橫卷,舉坐驚歎,掌聲持續而熱烈!2005年2[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2022-09-15 20:13:04)

第207期 【編者按】 又到清明節,軒植華教授特別思念故人,尤其想念他深愛的中國科技大學。於是,他一口氣寫下了此文。相信文中提到的一些人和事,不少科大人也有共同的記憶。 清明憶科大故人 軒植華物理學院退休教授 1.三個北大校友在科大教熱學 明天清明,是追憶故人的時候,身在上海足不許出戶,又想到科大的一些人和事 我是197[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2-09-13 17:17:51)

第206期【編者按】半杯清茶社是華府的一群以文會友的愛書人士,788路陽校友是其中的骨幹成員,該社的漫公教授與他亦師亦友。本文是路陽在漫公逝世五周年的追思,讓我們不但了解到漫公與其家族成員在外交、天文、物理以及醫學領域的不凡成就,也看到這些前輩在人文藝術方麵的深厚造詣,更讚歎漫公與作者這段珍貴的忘年之交。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漫公的大女兒也是[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黃帝內經》裏麵的分子密碼 劉揚8152022-09-11第238期 【編者按】 中醫一直是一個極具爭議的話題,爭論的核心是“中醫是不是科學”,反對方認為中醫不是科學的主要論據就是中醫所說的精、氣、神等基本物質無法通過嚴格的實驗科學找到,而支持方又拿不出讓人信服的科學依據。 815劉揚在研究生物力學中的流固耦合的問題vasomotion時,受李約瑟“中國古人[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5)
(2022-09-10 17:49:51)

【科大瞬間】小區被封了李愛民807瞬間2季第205期【作者導讀】疫情爆發後,每個人都深陷其中,尤其是小區被封以後,感受更是前所未有的。我曾將親身經曆的事情寫下來發到朋友圈分享。最近幸得《科大瞬間》青睞,劉揚、沈濤幾位學友希望我稍作修改後轉載。按照他們的要求,把幾篇公眾號的短文集合到一起。能夠借助《科大瞬間》這個更大的平台與校友分享生活點滴,[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2-09-05 21:34:58)

第204期 懷念先生 by一位80年代校友 光陰荏苒,日月如梭。我們敬愛的先生於2012年4月6號在美國AZ州仙逝,已經10周年了。 回想10年前,當時我剛從美國飛到國內,準備為期2周的訪問講學。大概是4月8日上午,我收到從美國發來的電子郵件,轉發先生去世的消息。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將信將疑,因為消息來得非常突然,在國內互聯網上也找不到任何信息。我隨即[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5)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