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陝北行(1)大禹治水的地方

(2019-12-14 19:06:09) 下一個

2014年秋天,我和老公隨著旅行團在陝北“紅色旅遊”了一圈。

那天中午,天有點陰。參觀完號稱“天下第一陵”軒轅黃帝陵後,大巴載著我們過橋穿洞,在盤龍臥虎綿延起伏的陝北黃土高原上,向著久負盛名的“天下黃河一壺收”的壺口瀑布進發。

也不知過了多久,山道拐了個彎,隻見右邊的山崖下,一灣黃色的河床夾在深深的峭壁間,河床中間是一道細細的激流,激流兩旁是大片的河灘,灘中有塊高地,高地上有座小屋,屋邊的高大筆直的旗杆上掛著一串紅紅綠綠的三角旗。一位手持木叉,一身麻衣、麻褲、麻鞋的古代男人塑像威武地站立在屋旁。我好奇地問坐在身邊的老公:“這人是誰?”老公回答說:“可能是大禹。”

“看樣子,今天我們確實到了當年大禹治水的地方,但這小屋是大禹廟嗎?” 我問。

“不知道。” 號稱萬事通的老公回答。(後來,我回家查了一下:“山西平順縣西青北村和棗嶺師家灘村都建有大禹廟。”我們當時到達的陝西宜川境內的沒查到。但“有關大禹治水地點的爭執一直沒有停歇過。當年大禹治水劈開的龍門,離今天的黃河壺口瀑布隻有5公裏。”)

真是“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裏路”。我正暗自慶幸今生行到了大禹治水的地方。“大家注意了,”沉默許久的導遊小姐,全團人尊稱為領導的,忽然發聲:“前麵就是著名的‘壺口瀑布’,大家仔細觀賞是不是很像茶壺嘴。”“哦,,,,,,!”我們這車人頓時興奮起來。

“另外,”她又接著巴拉:“我們這次壺口行很幸運,第一;前些時候,黃河上遊下了一場暴雨,當時,來此地旅遊的人隻能站在遠處的岸邊觀看瀑布,今天大家可以近距離觀賞了。第二:‘壺口瀑布’寬達50米,深約50米,是我國僅次於貴州黃果樹瀑布的第二大瀑布,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黃色瀑布。但是,我們今天看到的瀑布是白色的。為什麽?大家先觀賞。”領導賣起了關子。

 “因為下雨唄!因為秋冬季的水是清的!”按捺不住好奇心的我搶答。

領導看看我,微笑不語。

不久,大巴停在離瀑布不遠的“壺口瀑布廣場”。我們魚貫下車,經過廣場大門,走過高高低低的石頭河灘,直奔主題。

站在久負盛名的瀑布邊,我憑欄向左手的上遊望去,隻見,淡黃色的江水,從兩岸群山之間三百多米寬的河床中懶懶地、平靜地流向壺狀崖口。驟然,墜入我腳下上寬下窄的懸崖,掀起巨大的白色浪花,翻騰傾湧地向著灣曲的河道一瀉而下,其聲勢如同在巨大無比的壺中傾出,使人震撼。輕易不激動的老公此時手裏拿著相機也忘記了哢嚓,禁不住朗聲誦起:“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騰到海不複回,,,,,,”。我也顧不得抹去撲麵而來的水霧,像個小姑娘,不免俗套地對著奔騰的黃河大喊:“黃河,,,,,,,”,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很遺憾,那天是陰天,沒有陽光的直射,我們沒有欣賞到明朝陳維藩《壺口秋風》裏的“秋風卷起千層浪,晚日迎來萬丈紅”的彩虹隨波飛舞的奇麗景色,更沒有欣賞到傳說中的“旱地行船”和“水裏冒煙”的異像。

“九曲黃河萬裏沙”!曾記得串聯到北京時火車經過黃河大橋,感歎過河水那個黃。可眼前的黃河為什麽是淺淺的黃白色?回到車上時,我還沒忘記這個問題,再次問起出身陝北的領導,領導這時才回答:“不單是因為下雨,同時也不因為秋冬季節黃河水是清的,而是:為了治理空氣汙染、控製水土流失,多年來,人們在黃河上遊的黃土高原上,飛機撒種和人工種植了大量的綠色植被,甚至在石頭上用鋼釺鑽洞,放進泥土再栽進樹苗,所以,如今的壺口瀑布變‘白’了。”

難怪人們說,“聖人出,黃河清”。古代的聖人,治水,現代的,治沙!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