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樓昨夜又東風

熱血文章,好傳於世人知道;慷慨悲歌共歲歲,湧動心潮
個人資料
正文

春夜思雨

(2019-05-01 23:36:20) 下一個

談幾點關於普通女孩趙雨思新聞的感觸:一、事物不要孤立地去看,幾條新聞和關鍵詞聯係起來更有意思,譬如說她爹是賣藥起家的,以中成藥為主,拳頭產品步長腦心通,針對天朝廣大的慢性心腦血管疾病患者,中成藥這種玩意吃過的都知道,死不了,也好不了,很大程度上就是個心理安慰劑,早晚就著溫開水捂兩粒進去,是廣大中老年人的養生日常。她爹號稱山東首富,身家超過百億,公司在A股上市。說到A股,我們自然而然會想到一種神奇的植物--韭菜。“夜雨剪春韭”,所以整個邏輯鏈條就很清楚了:退了休的大爺大媽把一點積蓄拿出來投給了步長製藥,白天拿個小板凳,捧著紙筆,研究著起伏跌宕的股票走勢,硬是驚出了心髒病,回家趕緊吞兩粒步長穩心丸壓壓驚。這收割,真是寸草不留~說到賣藥的,自然不能不提醫生。說到醫生,就不能不提前兩天上海仁濟糾紛中被警察銬走的那位大夫。誰也不想把“尊醫重衛”變成一句空喊的口號,但為什麽醫生的名聲就糟到了今天這般境地?還不是因為平時過度醫療和拿藥商回扣幹太多了唄,所以這鍋呀,也有行賄的老趙一份。
二、別的不看,就看老趙這波找留學中介被宰的勁頭,就知道他是後富起來的暴發戶,而且做生意的過程中也沒交過什麽真心朋友,所以他才會成為關係戶裏出錢最多的頭號冤大頭--六百五十萬刀,六百萬被中介黑了,真正操作辦事的教練隻拿到了五十萬零頭。我跟我父母聊天時,有時候實在看不下去身邊的親戚朋友申請出國去花冤枉錢找中介,就跟他們吐槽說:“你說這些人是不是錢多到紮手啊?非要把它們花出去不可。那些申請材料的要求和模板網上都寫得清清楚楚,明明可以自己做的事,幹嘛非要把錢扔給別人了。”結果他們告訴我:“人家也是沒辦法啊,誰願意多花錢呢?可除了錢,其他他們啥都不懂啊,孩子一哭一鬧,他們立馬六神無主,所以隻能硬用錢砸唄。”如果他家裏是世代家境優渥的貴族,那他周圍認識的人中出國的肯定不少,甚至多半有海外關係。有這樣懂行情的人點化他一下,告訴他該拿多少,找誰,他本來一百萬以內就能把事辦漂亮的。
三、這妹子其實也算不上什麽大罪吧,年紀小,虛榮心作祟,可以理解(https://m.douyu.com/1381899?from=groupmessage)。不過這一波個人信息在網上一曝光,她的前途涼了大半,至少以後沒辦法做集團的門麵擔當了。看報道說她有四個兄弟姐妹,豪門親情,比尋常人家要複雜得多,也許有家人會因為她出事而帶來集團股價下跌而對她充滿怨恨,也許還會有之前不如她受寵愛的同輩暗地裏幸災樂禍,真正能替她難過的,也不知能有幾個。
最後,想一想,挺可笑的:我們這些普通人拚命讀書為了靠文憑將來掙錢;可這些掙了大錢的人又不惜付出很大代價來替他們孩子謀一張我們這樣的文憑。翻來覆去,真是滑稽。
最近聽歌,對一句歌詞感觸很深,感覺它真是道盡了人生的真諦: “其實你知道,煩惱會解決煩惱”。新的剛來到,舊的就忘掉。很多時候,我們總以為越過眼前這座山丘就再也不會有煩惱了,卻不知道其實我們一直是在峽穀深處亂繞。
畢竟,渺小的控訴才是我們想要的生活情調。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