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一群國會眾議員要求拜登退出大選的鬧劇

不登大雅之堂不附弄風雅入不了主流的老中,用方塊字碼一碼人世間的歡樂。
打印 (被閱讀 次)

從2000年開始,太太和俺就在持續關注每次大選。既看熱鬧也看門道,以看主要黨派民主黨和共和黨各個競選人的新聞,表現,故事和花絮為樂,漸漸地以選民的身份介入各種選舉,自認對美國的選舉文化有了比較深層次的理解。但在這次大選中,尤其是發生在最近的一些事情看不懂,一群民主黨籍眾議員(House Representatives)紛紛出麵,以六月二十七日第一次總統選舉的辯論中,拜登表現失常為借口,要求拜登退出大選。

民主黨和共和黨最後各自推選的總統候選人,不是兩黨的什麽“英明領袖”個人任命的結果,和兩黨各自的國會議員更是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兩黨的最終總統候選人,是經過每個州民主黨或共和黨的初選(Primary)產生的。以民主黨為例,每個州的民主黨選民,在該州民主黨caucus確定的選舉日當天,出去投票,根據自己選票上的一長串初始候選人 (候選人自願報名審核通過),畫圈打勾。選票上的每個候選人所得到的delegates 票數,是根據他/她所得到的民主黨選民(grass選民)的基本票數(popular votes)而確定的。Delegates選票,類似於最後總統大選時總統候選人在各州所得的選舉人選票,該州的delegates數目,是根據該州民主黨人的人頭數而確定的。

民主黨和共和黨的黨內初選早已結束,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得到3896張delegates選票,遠遠超過被黨內提名所需的1976張最低選票數,民主黨其他候選人的總得票數隻有43張。因為民主黨黨代會要在八月份才召開,會上民主黨將正式提名今年十一月份總統大選的民主黨候選人。因為拜登的得票數遠遠超過最低選票數,但還沒有被正式提名,所以現在的拜登被稱做民主黨的“Presumptive presidential candidate”。同樣,川普在共和黨初選中得到2265 delegates選票 (其他共和黨候選人總共得到109張),也遠遠超過該黨被提名所需的最低1215張的得票數,成為了共和黨的“Presumptive presidential candidate”。

所以,很明顯可以看出,決定拜登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唯一依據,是他在各州民主黨初選後所得到的delegates 選票累加後的總得票數,而不是其它任何因素,更不是什麽“偉大領袖”級別的人物的欽點,和那些國會議員毫不相幹。最近幾天,民主黨籍的眾議院議員 (House 裏民主黨一共有213位議員,共和黨219位),大概有7、8個,要求拜登退出大選。俺在納悶,這些民主黨眾議員,以什麽口氣勸退拜登?以一個選民的身份?顯然不是。如果以國會議員的身份勸退,顯然不合適。國會議員沒有任何權力要求黨內得票數最高的總統候選人退出大選。唯一的一種看上去有一定合理性的可能性就是,這些眾議院所在的選區的草根選民集體呼籲,要求拜登退出。可是,即使是這樣,它也隻是那些選區裏選民的聲音呀,不能代表全國所有民主黨選民的意誌。今天早上CNN播出的民意測驗表明,拜登隻落後川普三個百分點,和總統辯論前沒什麽兩樣。如果這個民意測驗結果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選民的思想,它就說明,以前支持拜登參選的人,現在還在支持。那麽,這幾個眾議員,就應該閉上你們的鳥嘴。如果反對拜登太激烈了,遭到自己選區選民的反對,在下一場議員選舉中,很可能自己的烏紗帽就要丟掉。

在上個月的總統候選人辯論中,據後來的報道和拜登本人的陳述,拜登因為高齡,因為感冒,還因為在最近特別多的沉沉公務中精力透支,拜登出現了幾次語鈍,反應不靈敏。可是,很多有識之士早已指出,俺在自己博文裏也及時提到,在90分鍾的辯論中,隻有拜登在認真回答主持人提出的各種問題,而且在大多數情況下,拜登的思路是清晰的,條理是分明的。反觀川普,至始至終,他就沒有在回答問題,而是滿嘴跑火車,謊言隨口而出。可是媒體和那幾個議員,對川普的無賴表現卻視而不見,反而對著拜登頻頻發難。對此,俺實在看不懂。

共和黨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都是由草根級的選民,按照民主的方式選出。如果遵照媒體或那幾個議員的議員,更換總統候選人,如何更換?象獨裁國家那樣,由黨內大佬或某些精英議員,以獨裁的方式通過拍腦袋做最後的拍板?這種反民主的方式肯定行不通,勢必要引起混亂,最後的新候選人勝出川普的幾率很小。

俺注意到,各種海外中文地刊小報,也怕被說成是“啞巴”,紛紛出籠,根據自己熟悉的獨裁文化背景,信口開河,為民主黨建議出各種選舉組合或選配。這個配,那個配,都是一些沒有拜登的選配,忙的不亦樂乎。他們眼裏,好象就從來沒有草根選民似的。

今天早晨,據CNN報道,拜登向House民主黨籍議員反出一封公開信,強調自己會堅決地將總統競選繼續下去,直到11月份戰勝川普。俺在想,為什麽拜登這麽有底氣?因為他知道,到目前為止,他依然獲得民主黨草根選民的強烈支持,也十分清楚,自己的健康狀況,能勝任另外四年的總統重任。

(照片從網上下載。謝謝。)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在民主黨初選(Primary)中,拜登得到3896張delegates選票,遠遠超過被黨內提名作為民主黨候選人所需的1976張最低選票數,民主黨其他候選人的總得票數隻有43張。拜登得到的這些delegates 選票,意味著有幾百萬選民投了拜登的讚成票。

House裏那幾個民主黨政客和一群媒體人,還包括一些老中,大言不慚:撤換拜登,nominate其他候選人。老中目中沒有草根選民,眼睛隻盯著精英和“黨和國家領導人”,俺容易理解,因為醬缸國自古以來,從來就沒有草民屁民說話的機會。可是,這些美國政客和新聞媒體人,應該能清楚地理解,決定誰是民主黨(或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最後決定權是草根選民,最後決定誰當美國總統,還是草根選民。

如果這些人腦子好使,不糊塗,他們應該很清楚,現在離下個月民主黨開黨代會的時間,隻有一個月時間,撤換百萬草根選民選出的拜登,換上其他任何民主黨人,其中包括拜登的running mate Kamala Harris,到底會有多少選民買賬?選民對任何其他候選人,因為陌生,他們沒有政績和循,在本能上都有很大的抵觸。選民們不是牲口,不是寵物,不會因為民主黨黨內精英指定了另外候選人,在最後總統大選時,原先在初選中投了拜登讚成票的選民,就會自動去指定的候選人。他們中的很多人,可能因為不滿意指定(或經精英篩選)的新候選人 ,根本就不會出去投票。

當下,民主黨最理智最應該做的事情,放置一切爭議,團結起來共同支持拜登向前走。現在質疑拜登的人,最應該在去年或今年年初民主黨初選前或中間,出來向拜登發難。俺當時也覺得拜登因為年齡的關係,參選連任不合適不理智,但在那時,民主黨內似乎沒有反對的聲音。奇了怪了。

來自土共國的老中們,你們就不要瞎摻乎了。因為幾千年來醬缸國官尊民卑的精英意識在作祟,你們向來眼皮朝上,以精英自居,誇誇其談,總是習慣性地忽視美國草根選民的思想,最後笑話百出。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中的葦絮' 的評論 : 對!:):)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halakoW' 的評論 : 您和俺的相同點好象是,您和俺似乎都反對川普。您和俺不同的是,您覺得拜登這次不能擊敗川普,而他民主黨同僚中的某個人,有能力戰勝川普。而俺認為,到目前為止,民主黨內依然是拜登,最有希望遏製川普的“二進(白)宮”。

你我說的都不算,這裏是NBC News 的the latest poll。在辯論前,全國範圍,拜登落後川普的點數在統計誤差範圍內。辯論後的今天,拜登對川普,落後多了1到2個百分點,但依然在誤差統計範圍內。兩人支持率,沒有發生什麽根本性變化。

“President Joe Biden was trailing former President Donald Trump — albeit within the margin of error — in many national and battleground polls before Biden’s debate debacle.

Now Biden is trailing by 1 to 2 points more in some surveys, but the movement is still within the margin of error, and few of the results reflect a radically altered race — though in our polarized and tightly divided politics, the campaign could very well hinge on such margins.”

https://www.aol.com/news/polls-show-11-days-biden-214839183.html
風中的葦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我特意要過來說一句,我覺得目前最重要的是讓拜登休息好,不要讓他操勞操心,把身體狀態調節到最佳,幹掉川普!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邊草' 的評論 : 嘿嘿,謝謝!也就是在西方,俺才能由著自己的性子這麽亂寫字。作為來自第三世界的移民,俺享受著民主和自由,以及隨民主和自由而來的社會平等,公平和公正。川普代表的是極端保守分子,而不是以前的中庸溫和的保守派。這些人的最終目標是趕走移民,(現在的提法是不歡迎undocumented immigrants)。所以,從這個角度去看,民主黨的拜登還是代表著移民的利益。最近看到一則消息,說是白宮發布了一條新的政策,給高溫下室外作業的工人提供更好的福利。這些工人,俺敢說,絕大多數都是移民。幾個月前,在巴爾的摩貨船撞大橋的事故中,當時在橋上工作、因此而落水和死亡的工人,都是移民。

中國城裏幹那些髒亂差工作的人,都來自於農村,他們如何被平等公平和公正地對待過?土共國憲法或有關的法律裏有規定,什麽樣的官員為他們說話謀利益?醬缸國幾千年縱向比,現在土共國政府自娛,比各個封建王朝“英明偉大”,可是和西方文明國家橫向一比,土共政府的野蠻落後和漏,立刻顯現出來。

對不起扯遠了。:)
ShalakoW 發表評論於
Armweak:拜登已經出麵解釋了很多次,為什麽有些人就不相信呢?
****
這恰恰是問題所在。
1
如果拜登無法說服黨內同僚相信自己身體/精神狀況能再作四年總統,那說服黨外中間派選民就更難了。
2
川普辯論中撒謊的表現,除了重複說明一個大家都熟知的事實:川普是個說謊者;拜登辯論的表現,則揭示了一個拜登支持者們努力回避/拜登團隊努力掩飾的事實:拜登的年齡是個問題。
就股票價格不會因為大家重溫一個舊的消息而波動,但婚禮上人們會在揭蓋頭後發現新娘的模樣與媒婆描述的天差地別而四散而去。
這就是生活,一點兒都不公平。
邊草 發表評論於
頂好文!
"俺在2016、2020年兩次把選票投給川普......,改變自己的觀點經曆了一個痛苦的過程。"哇,老兄的轉變理性而且真誠,是一個知識分子應該具有的品質。欽佩!
怎麽我感覺你的臂膀並不弱啊,應該叫armstrong才對呢,不是?lol.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謝謝其他網友留言表達自己的觀點。俺尊重你們的觀點,但坦率地說,俺不同意或部分不同意,但不想費事費時去辯論了。

民主黨參眾兩院的民主黨議員們,此時此刻正閉門開會,討論沸沸揚揚的倒拜登的鬧劇。據俺所知,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和眾議院少數黨領袖都表過態,支持拜登繼續競選。會議結束後,總該發一個支持或反對拜登繼續競選的聲明吧。到時候,鬧劇該結束了。拜登的時間和精力耗不起,多留一些,到時候,在大選那天,把流氓無賴川普打得鼻青眼腫。:)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中的葦絮' 的評論 : 按中國人的標準,川普的表現,和中國人中的“土豪金”幾乎一模一樣。:)就是這個川普,讓俺改變了自己的觀點。以前俺覺得,西方文明標準和中國的標準可能不一樣,川普的low civilization水平讓俺看到,美國和中國的文明或不文明的行為標準其實一樣,隻不過,中國欠文明人的比例比美國高得多而已。

中國滿大街的人都在比闊都在擺譜,美國公開場合,俺隻看到川普一個人在這麽做。中國滿大街的人都在秀誰更有權有勢,在美國的公開場合,俺隻看到川普一人……。:):)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halakoW' 的評論 : 你如果回放觀看那場辯論,不帶有色眼鏡,而是仲裁人的思考,就不會拜登有問題,有問題的隻是川普。俺覺得,首先發出“拜登有問題”信號的是那幾個媒體人,主要是為了製造聳人新聞,然後人雲亦雲,其它更多的媒體加入,起哄,推波助瀾。就連辯論結束後,從川普的表情和肢體語言去看,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他贏了,更不相信,贏了那麽多。

拜登已經出麵解釋了很多次,為什麽有些人就不相信呢?

現在換候選人,怎麽換?依照什麽準則?精英拍腦袋?不同的精英不同的腦袋,哪個腦袋更靈更英明?再讓草根選民投一次票?這些都是扯淡。

俺覺得,現在跳出來反對拜登的那些人,其實一開始就反對拜登競選連任,這次終於找到了一個借口而已。
笛音悠然 發表評論於
Biden在辯論中思緒經常中斷,說話有頭無尾,不是掉鏈子問題,是整個撲到,更別說有任何有分量的觀點,給我的印象就是像溺水的人亂抓亂撲一通,什麽we beat medicare,什麽border control endorsed me,還動不動來一句the idea of...然後說不出啥,還有比誰健康的問題上扯著Trump不放,竟然指著對手說你體重有260磅,這要放在Trump這裏說這麽政治不正確的話,還不被媒體罵死,想當初CNN主持人Don Lemon譏諷nikki haley作為女人年齡過了巔峰期,不適合競選,結果丟了職位。Biden居然拿體重譏諷對手?要知道Trump隻是說Biden無法完整說話,都沒用年老或衰弱來形容他,很給他留體麵了。而他拿別人體重攻擊,難道不是玩政治的禁忌嗎,Biden連這都忘了,媒體沒拿這事做文章,算他運氣了。要說這場辯論最詭異之處還是Biden的神情,一時空洞,一時充滿恐慌,讓人覺得他簡直神經錯亂,要不然是心裏有鬼,怕成那樣。所以這場辯論讓所有原本袒護他的媒體都受到巨大刺激,無法無視現實,也無法接受這個不是老態而是病態的人繼續待在總統位置上。
上流Man 發表評論於
哈哈,自從拜登辯論中癡呆症狀畢現後,顏麵丟盡,大勢已去!樓主再怎麽努力隻會惹人恥笑!俺長期關注主流媒體新聞底下的網民評論,這些天網民對拜登的漫罵可以用排山倒海來形容。老白要繼續“嚴防死守”,那些唾液都能把他埋了!要知道,以前有關川總的新聞,底下莫名其妙全是罵老川的。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想不開1 發表評論於
作者好像沒有與時俱進哈
ShalakoW 發表評論於
"看不懂,...鬧劇"
***
不是鬧劇,他們隻是認為"換人"後取勝的可能性更大。他們的這一想法,與拜登堅信自己是打敗川普的最佳人選一樣,都是猜測。
拜登是民主黨候選人。這本不問題,拜登辯論中表現 made it so,讓它成為問題,從而讓質疑聲帶有無法否定的合理性。麵對這樣的事實,以阻止川普再次當選為首要目標,民主黨需要迅速決定,換人還是不換人。
扭曲時代 發表評論於
不僅僅是胳膊無力,腦子也空
JustWorld 發表評論於
川黑們無話找話!
風中的葦絮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mweak' 的評論 : 太同意你了!我也曾經是川普的鐵粉啊,他敗選的時候我差點沒哭暈在廁所,現在才知道那是神最好的安排!川普太讓支持他的人失望了!川普最向往獨裁,最欽佩普京、金三胖和習近平, 這個+1000!他就是一個從靈魂到骨子裏都是獨裁的獨裁分子啊!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P33912' 的評論 : 謝謝AP的留言和支持。漸漸地對中國的政治不那麽感興趣了,討論居住國公民國美國的政治和文化,感同身受,也安全多了。:)也希望在適當的時候了解您的觀點。:)

鈴蘭又挪窩了,重新開通了她的鈴蘭小屋。她盼望著AP和其他人去聽風呢。:)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irisin2021' 的評論 : 謝謝留言。俺這次投票,支持誰反對誰,投誰不投誰,主要是憑著俺對兩個候選人的personality的理解。川普是個另類,一個罪犯,一個pathological liar, 俺無法認同一個罪犯和一屁三謊的人做自己的總統。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油翁' 的評論 :謝謝油翁的美言。俺十分enjoy民主國家的言論自由環境,在這裏,俺寫出的每一個字,都是俺個人觀點的真實表達。俺在文學城寫字,主要是為了表達自己。俺不喜歡拜登的open-boarder政策,但欽佩他的personality。支持拜登,也是為了反對川普。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中的葦絮' 的評論 : 謝謝。俺也這麽覺得,也這麽希望。對於俺在2016、2020年兩次把選票投給川普的選民來說,改變自己的觀點經曆了一個痛苦的過程。俺在第一篇談本次大選的文章裏和下麵的留言中,說了一些俺眼中的川普。川普太讓俺失望了,連一個普通公民的道德水平都不具備,現在更是一個身背34項指控都成立的convicted罪犯。另外,還有三個更嚴重、一共57項指控的trials在等待著他。

川普最向往獨裁,最欽佩普京、金三胖和習近平。
AP33912 發表評論於
阿暖教授分析的有道理,那幾個眾議院議員沒出息還想奪回該院多數的席位。算是(足球)越位犯規吧-:)
irisin2021 發表評論於
支持川普的是理性的,他四年執政的對內對外的政策基本是對的,至今看,也是對的。反對川普是感性的,他就是一個壞人,大嘴,幹的再好也不選他。美國人是現實的,誰能搞經濟能賺錢,就選誰。
油翁 發表評論於
Armweak的文章內容深入淺出,對美國選舉過程有深刻理解。最近在民主黨內部的爭議也引人關注。文章中邏輯清晰,讓人隻能感歎:“草根選民才是最重要的!”
風中的葦絮 發表評論於
我覺得拜登會贏,為何?川普根本不可能是一個選項,民主黨這個時候換將更是不可能,美國人民是很成熟的選民,他們知道如何選擇。前兩天跟女兒聊天,她選拜登,我認為女兒在某種意義上代表的是美國人的民意。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號螞蟻' 的評論 : :) :)川普對拜登,最後川普是笑是哭,還是象2020年那回,一哭二鬧三上吊,俺們不得而知,川普也不知。:)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川普表示感謝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京_01link' 的評論 : 從您的寫的這個幾個字來看,您就沒有看那場辯論。口口聲聲說民意,但沒有任何有出處的真實數據拿得出來,基本上是在拿“民意”作為空頭帽子,裝腔作勢而已。:)

有人說,為什麽拜登不能象美國曆史上的那幾個總統,象George Washington學習,自動退出?依照俺的觀點,如果當時George Washintong 如果碰到象川普這樣將嚴重損害國家民主法治係統的對手,俺覺得他不會退出,要繼續fight。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dad' 的評論 : 我們看吧,俺也不覺得拜登一定能贏,但俺覺得,民主黨現有可能candidates中,好象沒有人比拜登更有把握beat川普。現在有人在為Kamala Harris造勢,認為她比拜登更能擊敗川普,俺不這麽認為。2016年總統大選,Hillary Clinton,無論從哪方麵去看,都比現在的Kamala Harris強。避開其它因素不談,Harris的種族和性別這兩大弱勢,就會讓她敗在川普的腳下。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hhhh' 的評論 : 觀點一致,謝謝。這是俺寫這篇博文的觀點和目的之一。象紐約時報的Van Jones和那幾個民主黨議員,俺覺得他們個個自命不凡。在這個國家,如果有人以精英自居,指點江山,遲早肯定要栽跟頭。記得克林頓總統下台後,在公開場合,依然誇誇其談,馬上就有人草根級選民上前提醒:你已經不是總統了。
北京_01link 發表評論於
黨內選舉時沒人知道他身體的真實狀況,講話基本上都靠提示器。這次電視辯論露了馬腳,有欺騙選民之嫌,支持率大降。拜登不顧現時的民意和黨心,一心堅持參選,隻會大敗,毀了一世英名。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ustWorld' 的評論 : 尊重您個人的觀點。即使觀點不同,也歡迎您寫出自己的獨立看法,不歡迎您來張貼轉載小報或個人微博上的文章。
Ldad 發表評論於
老態龍鍾,說話有氣無力,留下他絕對有利於Trump。
ahhhh 發表評論於
沒錯。這是對民主的巨大威脅,是政變。
JustWorld 發表評論於
https://x.com/usa912152217/status/1810094426234200111

眾議院監督委員發現拜登白宮醫生Kevin O‘Connor,居然跟拜登的弟弟James Biden一起開了個醫療公司,Americore Health LLC,並給拜登送了20萬進賬。監督委員會認為O'Connor今年2月份的發聲明證明拜登健康活躍,能夠勝任總統職責是受他私人生意影響的....並且他從來沒有推薦讓拜登作認知測試。監督委員會決定讓O'Connor作證並提供文件。

拜登治國最爛,但是你必須佩服他的家人能夠利用他的職位,找到一切發財機會的投機嗅覺,連健康檢查這一塊都可以怎麽賺錢,還可以利用總統醫生的名聲以後發大財,當然,拜登家族也要是股東跟著賺。 現在,這個瓜被敲破了,原來是個臭瓜!
JustWorld 發表評論於
200多年的建國史,沒人用司法手段無休無止地搞前任總統,但是拜登政府這樣幹了,高院被逼無奈出手。

拜登是個耍嘴皮子的政治騙子,軟弱無能,引發烏克蘭戰爭。 美國人知道了真相,不好糊弄了!

民主黨2024年大選敗局已定,不管候選人是誰,現在的各種宣傳隻是盡量減少負麵影響,避免參眾兩院選舉崩盤。

2016年大選到2024年初,民主黨的競選基金碾壓共和黨,但現在已逆轉。

特朗普的競選報告稱,今年第二季度籌集了 3.31 億美元,擊敗了拜登

作者:吉爾·科爾文

2024 年 7 月 2 日美國東部時間下午 3:33 更新

紐約(美聯社)——唐納德·特朗普的競選團隊表示,今年第二季度的競選金額超過了總統喬·拜登,據報道,其競選金額為 3.31 億美元。

這一數字超過了拜登連任競選團隊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周二早些時候報告的同期籌集的 2.64 億美元,消除了拜登的現金優勢,並可能削弱拜登在上周災難性的辯論表現後平息黨內恐懼的努力,這引發了呼籲讓他靠邊站。

特朗普的總額包括競選團隊稱在 6 月份籌集的 1.118 億美元。這一數額低於拜登上個月報告的 1.27 億美元籌集資金,其中包括辯論當天及辯論結束後籌集的超過 3300 萬美元。

但特朗普的競選團隊報告稱,本季度末其手頭現金為 2.849 億美元,而拜登報告的現金為 2.4 億美元。

特朗普競選團隊高級顧問克裏斯·拉奇維塔和蘇西·威爾斯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特朗普總統的競選籌款活動日複一日、月複一月地蓬勃發展”。聲明指出,拜登競選團隊在廣告上的支出高得多,但似乎並沒有起到什麽作用。
登錄後才可評論.